火熱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第四十章 【別裝】推薦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这是原定今晚七点的章节,我有点不舒服要先睡觉了。这两天起点容易出BUG,不敢设定定时发布,所以先放出来了。
大家明天早上见~
本书公众版时期,每天两更,早九点,晚七点。】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第四十章 【別裝】看書
·
第四十章【别装】
果然,从酒店里刚出来,陈诺就接到了老孙的电话。
说起来,老孙打这个电话的心情是非常腻歪的。
可没办法啊,自己家的小白菜,回到家里就哭哭啼啼的。
老孙耐着性子仔细问了好几遍才把下午放学时候的过往问明白了。
要说老孙是真不想打这个电话。
陈诺那个小子,若单纯就是自己的学生,老孙还挺喜欢他的,也愿意真心的关心着孩子。
但牵扯上自家的宝贝小白菜……
老孙就觉得,像陈诺这种小猪崽子,就该像种萝卜一样给栽到地里去!
可问题是,自家的闺女,对这个小子的心思,这些日子来,就算是瞎子都看出来了。那个好感是明明白白的摆着的。
老孙一直拦着防着,就只当是青春期孩子萌发对异性的好感。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四十章 【別裝】展示
严防死守个一年,高考一结束,女儿上大学去,天各一方,这事儿就抹过去了。
可今天女儿回来哭哭啼啼,一脸悲切,仿佛遭人抛弃了一样。
老孙就气的差点出了高血压。
这个陈诺,难不成还是个小渣男?
仔细问明白了,老孙先松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自己担心的那档子事儿。
接下来,就一个电话,把陈诺召唤到了家里来。
陈诺进门就看见孙姑娘在那儿默默无言的板着脸。
老孙到是看着仿佛没事儿人一样,很随和的招呼一声:“来了,进来坐。”
陈诺笑眯眯进屋,换了拖鞋,陪老孙坐在沙发山。
老孙还给倒了杯水。
老孙毕竟是成年人,哪里是憨憨的孙校花能比的。先悠悠然然的过问了一下陈诺最近的学习状况,又叮嘱了几句,打工也不能总逃学,课程不能丢下。
再嘱咐了几句,在学校里要注意和同学团结,不要招惹是非。
末尾再谴责了几句现在学校里一些学生的不良风气。
说完了一通话后,老孙才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下午到底怎么回事?张林山那几个人为什么上门找你麻烦?”
陈诺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得,老孙没话说了……原来根子在自己女儿身上。陈诺等于当了挡箭牌。
这就没法责怪陈诺了,反而还得感谢他才对。
“那……下午那个南高丽的转校生,你在哪儿认识的?”
听听,这就是水平。
没问你认不认识。
直接就问你,在哪儿认识的。
直接就把问题定了性子,然后一针就扎到了细节上了。
幸好陈诺已经把事儿抹平了。
听老孙问到这里,陈诺面色很古怪:“说起来也是巧了。就前两天晚上,我在磊哥店里学修车了。这个女孩刚好在附近逛,车就坏了。我就给她修了一下。”
老孙皱眉:“她一个外国女孩,年纪又不大,一个人逛街呢?”
“当然不是了,还跟着了一个大人。”陈诺道:“但语言不太顺,话都说不明白。”
“嗯,然后呢?”
“然后,哦,我看着人家是外国人,我就跟磊哥说了一句,没收她钱。”
老孙似笑非笑:“免了个修车的钱,最多十块八块的吧。至于那个小女孩今天到学校来,对你……嗯,对你那么热情?”
陈诺嘻嘻哈哈一笑:“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帅吧。”
“别嬉皮笑脸的。”老孙皱眉:“说实话。”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第四十章 【別裝】讀書
陈诺故意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就跟她随便聊了几句,都是驴头不对马嘴的瞎聊,十句有八句都听不懂。哦。她说,她说我长得像元斌,就一口一个欧巴的喊着我了。”
听听,这就是不要脸的话了。
陈诺又笑眯眯道:“好像南高丽的女孩都那样,见着明星就声嘶力竭的,看见帅哥就像见着偶像一样……你得了解这个国家的人,对颜值这个东西的那种誓死追求的劲儿啊。不然哪来这么多整容的啊。”
老孙琢磨了一下颜值这个奇怪的词儿,若有所思。
陈诺的话,在一边写作业同时支着耳朵偷听的孙校花,其实没听太明白。
不过老孙却是听懂了。
嗯,语言不通,十句有八句都听不懂——听不懂,还能聊出像元斌来?
那就是没少聊啊!
懂了!
年轻的小子,看见一个漂亮姑娘,就起劲的聊呗。
总得来说,不算什么过分离奇的事儿。
年轻人么,看见美女,谁不喜欢多说几句套套近乎。
倒也未见的是什么坏心思,无非就是少年男孩的正常反应,瞧见出色的异性被吸引了呗。
甚至于,老孙心里还有一丝不太好明说的念头。
嗯,爱聊,聊去啊!
刚好,使劲聊去!聊出啥火花了……刚好就别祸害我家小白菜了呀。
“哦,前天那个事儿,磊哥当时也在的。您要不信,您问他就知道了。”陈诺苦笑道:“我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陈诺故作轻松的说完了这些。
至于老孙会去问磊哥,那才怪。
这种事儿,不值当还专门去问一嘴的,问了就显得很事儿了。
再何况,就算真的问了又如何?
就磊哥那演戏的天分。
就磊哥那儒雅随和的人性。
别说让他认下这件事,就算让他冲长腿妹妹喊阿姨,磊哥都绝不带含糊的。
聊完了,天色不早。
老孙没留饭的意思……看着样子,大概是想等陈诺走了,好好和自己的女儿谈谈心。
于是陈诺起身告辞。
“爸,我送他下楼。”孙校花忽然站了起来。
刚才全程,孙校花就在一旁不远的餐桌上写作业,其实全程耳朵都支棱着听着。
此刻忽然站起来要送陈诺。
老孙先是一皱眉,却一下看见了女儿眼神里,那和平日里完全不同的执拗的目光。
老孙心中叹了口气。
罢了,也许,让他们俩说清楚了,更好呢。
陈诺也微微的有一丝意外,但没说什么。
两个少年男女分别换了鞋出门。
下楼的时候,陈诺没吭声,孙校花也没有。
走到了楼下,还没出单元门楼洞,孙校花忽然站住了,借着楼洞里的黑暗,原本跟在陈诺身边的,一下就靠近轮里半步,拦腰紧紧就抱住了陈诺。
陈诺没动。
楼洞里黑漆漆,静悄悄的。
姑娘的身子,软软的,香香的,就这么贴在陈诺的胸前。陈诺甚至能感受到女孩的心跳。
陈诺沉吟了一下:“你……”
却听见,孙可可在黑暗中,脑袋就歪在了陈诺的肩膀上,柔柔弱弱的语气,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幽怨,更有些许柔情,和掩不住的女孩儿家的委屈。
“……我都还没像下午她那样抱过你呢……”
“…………”
几秒钟后,姑娘抬起头,借着昏暗的光线,陈诺却依然看清了孙可可满是红晕的俏脸。
女孩迅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溜烟,逃跑似的上楼去了。
陈诺却反而不走了。
站在原地,黑暗中,也不知道脑子里想什么,思量了片刻,叹了口气。
心思有些复杂。
对孙可可的感情,其实真没到那种想法。
真没到。
若是只看色相,男人对漂亮女孩馋身子的本能,自然有。
可馋身子,也不能馋孙可可……就冲着和老孙的关系,也不能祸祸人家女儿。
再更深的心思和情……就真的没到那一分程度!
活了两辈子,心肠刚硬的阎罗,怎么可能轻易对一个女孩就倾心呢。
还差了些。
那么刚才为啥没推开呢?
废话!
一个花季年华,相貌如花似玉,身子香香软软,同时又摆明了对你倾心的姑娘贴着抱了上来。
几个男人能拍着胸脯说,推开!
别装!
何况……嗯,刚才贴在一起的感觉……胖点,确实好啊。
·
晚上,张林山同学从一个巷子里的垃圾桶旁醒来。
没有手机,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走出巷子,张同学晃晃悠悠……街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学校方向已经一片漆黑。
可今天下午……那叫什么事儿啊?
带着一脑袋疑问,张林山决定先回家。
往家的方向才走了几步,迎面就看见了自己爹妈一路寻找着过来了。
刚喊了一声“爸。”
张父几步赶上来,一个大嘴巴就扇在他脸上!
“混账,你还知道回来!死哪儿去了!你又闯祸了!校长都找到家里来了!”
张同学傻了。
这个……
我要说我下午被一个男的扛走了,而且扛着扛着我就睡着了,刚才才醒过来……
老头子能信么?
·
第二天,上午学校里。
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吴老师,带着已经换上了全身崭新八中校服的长腿妹妹走进了教室。
精致的脸孔,加上那高挑妖娆的身段,一头中长直的黑发。
全班男生都倒吸一口凉气。
熱門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 起點-第四十章 【別裝】熱推
李颖婉脸上绷着,虽然看见了陈诺,已经眼神都变得温柔了,但是硬是没笑出来。
吴老师介绍:“这位是来自南高丽的李颖婉同学,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会在我们学校借读,暂时编入我们班。”
全场沉默三秒钟。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全班男生忽然集体欢呼喝彩起来!
看着这群男孩如牲口般撒欢……女生们则顿时心思酸溜溜了起来。
呵,男人!
李颖婉等大家安静了下来,站到了中央,鞠躬。
用半生不熟的话语说出了那句自己练了很久的话。
“大家好,我是李颖婉,很高兴来到这里!”
吴老师目光在班上转了一圈,凡是被他看到的男生都刻意挺起了胸膛。
可惜,最后目光落在了陈诺身边的空位。
“李颖婉同学,就坐到最后排陈诺旁边那个空位上吧。”
全班男生一片叹息。
孙可可的眼皮跳了几下。
姑娘心一横,深深吸了口气。
“老师!”
孙可可直接站了起来。
“嗯?可可,怎么了?”
孙可可用力咬了咬嘴唇,却抬起头直视过去:“新来的同学是外国人,可能华语不够好,坐在最后怕她更听不清讲课。而且,最后一排,也看不清黑板。”
“嘶……”
这下,全班不少男女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孙校花,实力护食啊!
罗青回头对陈诺低声道:“看着,暗战现在就开始了……”
顿了顿,罗青又补了一句:“兄弟,你回头要好好谢谢我。”
说完,罗清直接就站了起来。
“老师!让她坐我的位置吧,我往后挪一排,我和陈诺坐一块。”
吴老师正为场面尴尬而为难着……他教书教了半辈子了,这点年轻少男少女之间的事儿,哪里有看不明白的?
何况,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儿,操场上不少学生都看见了的。
早传到他耳朵里了。
可后来发生的有些离奇呀。
这个南高丽女孩抱了陈诺,而陈诺却抱着一个男生跑掉了?
什么剧情?
算了,吴老师暂时压下八卦之火。
当下就点了头:“就这么办了!”
罗青起身,拿着自己的书包坐到了陈诺身边,空出了自己的位置。
吴老师拍了拍李颖婉的肩膀,指着空出来的位置,说了两句。
李颖婉脸色不变,扭头对吴老师鞠了躬,然后背着单肩书包就快步走过去。
看得出,长腿妹子很开心……能坐到陈诺前面,很近了呀。
当然,因为语言关还没过,所以其实刚才关于座位选择的一番暗战。
长腿妹子其实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幸好没听明白。
·
原来罗青的同桌,正是本班的一位男生班长。
原本班里是男女混坐,这位和罗青凑在了一起,其实心中一直颇有遗憾的。
但也没办法,班里女生比男生少。
可没想到,天降如此大礼包。这位看着又明艳又高挑的南高丽妹子,就成了自己的同桌了?
这人生巅峰,来的未免太刺激了吧?
李颖婉妹子坐下,翻书包,拿出自己的书本文具。
班长咳嗽了一声,低声道:“你好,同学,我叫……”
“嘘!!”
李颖婉对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然后,妹子拿出自己的文具盒。
上面贴了很大的贴纸。
嗯,一般的妹子么,这个年代的,要么贴个周董,要么贴个谢霆锋。偶尔遇到两个贴古天乐的也不奇怪。
至于南高丽的……神话组合还没彻底过气,贴的也不少。
但长腿妹子的文具盒上的贴纸……
班长一眼看过去,呆住了。
一身绿袍,面如重枣,眉如卧蚕,美髯飘飘。
一手拢须,一手持刀!
刀是什么样的刀?
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冷艳锯!
卧了个大槽!
班长傻了呀!
这南高丽妹子,什么品位?
还没完!
妹子郑重摆好,然后坐直了,双手拍在胸前。
啪啪啪!
用力拍了三下,然后双手合十,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一脸虔诚!
班长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这位外国美女小同桌。
然后一脸惊恐的回头看后面的两个兄弟。
那眼神的意思:你们看见没?!
罗青严肃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尊重外国友人的宗6教6信6仰!”
旁边的陈诺已经抚住额头了……
·
【那个,该投票投票,该打赏打赏……邦邦邦。
还有人说这本书是什么老的套路,什么兵王流……我压根就没看过几本兵王书。
再说了,且不讲什么兵不兵王。
套路无所谓新还是旧。
大家读者其实讨厌的不是套路,读者讨厌的是差劲的作者,把故事里的套路,写的稀烂恶臭。所以大家其实并不讨厌套路,讨厌的是烂文。
没有烂套路,只有烂作者。
只要写出对的味道,套路其实无所谓新或者老。
这是我的创作理念。
谢谢您们支持看到这里。也请继续看下去。】
·
·

精品玄幻小說 穩住別浪 愛下-第三十七章 【不開心了呀】推薦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七章【不开心了呀】
孙家的房子不大,那种建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老式单元楼。这种老式的房子有个特点,就是客厅很小。格局规整——一点面积都不带浪费的。
两个卧室一大一小,平日里老孙两口子住主卧,小房间则是孙校花的闺房。
陈诺把孙校花放在沙发上休息,自己站在了客厅通往卧室的走道口子那儿,略一思量,大声道:“你们家药箱在哪儿?”
这个年代,家家户户都家里背着药箱的,体温计,以及一些常备的感冒药,退烧药,消炎药什么的。
毕竟平时谁都难免有个头疼脑热的,一般老百姓得个小病都自己先扛着,自己吃点药,弄不过去了才去医院。医院也远,而且这个年代,药店也没有开的大街小巷都是。
不像二十年后,很少有人在家里备这些了。一个美团送药,直接就送家里来——还能送TT呢。
孙校花晕晕乎乎,她确实是发烧了,刚才路上走着还行,这会儿进了家门,往沙发上一靠,却反而有些不清醒,含含糊糊低声道:“在我爸妈房间里,就在梳妆台下面的竹篓子里。”
陈诺嗯了一声,没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故意松松垮垮的走了过去,拉开了主卧的门把手。
他开门的动作很大,直接推开门就走进去。
进门也没东张西望,直奔梳妆台而去。
安德森的身形如同一条游鱼一样,脚步轻如狸猫,无声无息的从房门后滑了出来,就落在陈诺的身后。
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个鬼魂一样没有分量,看着脚步是沾着地面的,但一看身影移动却仿佛是飘着的感觉。
陈诺在屋子里走动,从门口晃到放在卧室里那张双人床侧面的梳妆台的时候,安德森的身形,非常诡异的游走,始终保持在陈诺的背后——这是一个视觉上绝对的死角。
而且,无声无息。
安德森在静静的打量眼前这个少年。
看着年纪不大,穿着蓝白相间的外套,走路的时候肌肉松弛,而且耷拉着拖鞋。
此刻这个少年就背对着自己,蹲在梳妆台前翻东西。
从身形上看,肩膀的肌肉是松弛的——没有任何戒备感觉。
安德森只用了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这是一个普通人。
陈诺故意把自己的后背卖给了对方,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姿态,甚至连肌肉也都是放松的,看着就仿佛真的是一个毫无察觉正在一心翻东西的普通少年。
而实际上,就在他眼前,是梳妆台抽屉的铜把手。
把手上的漆已经磨光了,铜底上,陈诺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身后,一个白种男人正在紧紧盯着自己。姿态如同一只捕猎状态的猫科动物。
尤其是对方指间夹着的一枚钢针。
陈诺眼神一凝。
这是个高手。
而且……外国人?这就不是普通蟊贼了……
陈诺翻出了药箱子,然后起身。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安德森已经飞速的后退,身子贴在了墙壁上,然后他整个人仿佛违背了物理规律一样,身子贴着墙壁……
就如同蜘蛛一样后退,然后爬上了墙壁,最后身子吸在了天花板和墙壁的交界处!
陈诺故意从他下面走过,没有抬头,甚至他的后脖子有那么一瞬间,就暴露在安德森手指间的钢针下。
出了主卧,陈诺随手把房门也带上,回到了客厅。
假装拿起暖水壶,茶杯,倒水。打开药箱找出了感冒药,又亲手喂孙校花吃了两粒。扶着她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从头到尾,陈诺的眼睛其实都紧紧盯着主卧的房门。
几分钟后,他的眉头稍微松了松。
人走了。
陈诺想了想,伸手在已经迷迷糊糊的孙校花的后脖子上某个位置轻轻按了一下。
孙校花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陈诺则重新走进主卧。
看了一眼,人确实走了。
陈诺皱了皱眉,走到阳台上,扫了一眼,发现了左侧的铝合金窗有一丝缝隙。
伸手轻轻的打开窗户,手里收着劲儿,窗户无声无息的拉开,陈诺身子一跃就上了窗台,双手往外摸到顶沿,身子就如同一只狸猫般灵巧的滑了上去。
老孙家在五楼,上去,就是楼顶了。
楼顶空空荡荡无人,陈诺落地的时候目光已经扫过一遍了。
楼顶平日里也没人上来,地上的隔热水泥板有不少都已经破败烂掉了,还有一些则是乱七八奥摆放的空调外机,还有太阳能热水器的装备。
陈诺飞速的绕着楼顶的边缘跑了一圈,最后在左侧看到了楼下,大约十多米外,一个身影正在不慌不慢的离开。
戴着帽子,双手插着裤兜。
衣服的颜色和自己刚才在铜把手上看到的一样。
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栋宿舍都光秃秃的矗着,周围没有什么住宅楼,远处则是一个工厂。
陈诺直接侧身翻了出去,双手轻扶挂在楼体外侧的排水管,身子直接顺着就滑了下去,整个过程不到十几秒。
落地后,陈诺飞快的把校服脱了下来,在手里一窝,随手扔在了楼下的灌木丛中,然后飞快的跟了出去。
安德森步行的速度很快,虽然低着头,但其实并没有放松警惕,在几个路口的时候,借着等红灯的时候,还特意观察了身后。
确定了安全,安德森才放心的换了个方向,朝着酒店就去,在到酒店之前,他甚至还停下,进了路边的一个小超市买了两瓶矿泉水。
半个小时后,安德森走进了酒店大堂。
站在远处的一个路灯下的陈诺,看着安德森的身影消失在了酒店里,尤其是安德森进门的瞬间,他准确的看到了在落地玻璃墙上倒影出来的安德森的脸孔。
陈诺的双眼眯了一下。
站在原地,思索了几秒钟后,陈诺扭头离开。
·
孙校花从沉沉的甜睡之中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人呢?
试着喊了一声:“陈诺?”
厨房门口,探出半个脑袋,少年脸上带着可爱又无害的笑容:“醒了?”
脑袋缩了回去,片刻后,陈诺端着一碗白粥走出来,轻轻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转身又进了厨房,拿了个小碗出来放在了白粥旁。
小碗里是一叠切成了丝儿的榨菜,洗过去了皮的,只切了菜心儿。旁边还挑了一小堆肉松。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穩住別浪-第三十七章 【不開心了呀】熱推
不顾少女愣神儿的样子,陈诺直接伸出爪子,在孙可可的额头上摸了下。
“嗯,不发烧了。感觉怎么样?”
女孩的脸上带着娇羞,侧头让开了陈诺的手,低声道:“还行,就是没力气。”
“饿的。”陈诺把碗往前推了推:“把这个吃了,这都下午三点多了,你午饭都没吃,当然没力气。”
少女望着陈诺,有些怔怔的出神,然后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开始泛红,就像涂了胭脂似的,赶紧低头拿筷子,捧起碗来就乖乖的吃了起来。
饭后陈诺又扶着她进了房间去床上躺着,然后又把个清洗消毒过的体温计晃了晃。
“张嘴,啊……”
女孩害羞的笑了笑,陈诺让她把体温计含着:“三分钟后拿出来。”
转身出了卧室。
孙校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房门没关,能听见陈诺在客厅里收拾碗筷,和随后传来的厨房里洗碗的水声。
脸上又开始泛红了。
嗯……平日里,爸妈在家,好像也是这么过日子的呢……
女孩娇羞的身子缩成一团。
陈诺洗好了碗筷,回到卧室,看了一眼时间,从女孩嘴巴里拿出体温计瞧了瞧。
“三十七度不到,嗯,不发烧了。应该就是个小感冒。”
说着,陈诺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了。
窗帘并不是那种隔光的材料,只是让房间的光线变的暗了几分。
“能睡就再睡会,生病了就要多睡觉,睡觉最养人了。”
窗帘拉上的瞬间,女孩又有些羞不可抑,仿佛想到了什么,拉起被子把半张脸蒙住了,只露出了眼睛。
但下一个瞬间,被子就被陈诺拉下来了。
“睡觉别蒙着脸,不怕把自己闷出毛病么?”
说着,陈诺就转身要出房门
“你……你是要走了么?”孙可可柔柔弱弱的喊了一声。
“……”陈诺回头,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眸子,犹豫了一下:“我先不走,等你睡着了,我就在客厅看电视,你有事就叫我。”
超棒的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笔趣-第三十七章 【不開心了呀】分享
孙可可松了口气,看着陈诺走出了卧室,然后客厅了电视机打开,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声音。
女孩睁大双眼,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脑子里想着什么,发了会儿呆。
终究还是生病体弱,渐渐的,眼皮沉重下来,慢慢合上,不多会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孙校花发现房间里已经黑漆漆。显然已经是天黑了。
自己卧室的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但是隔着房门,能隐约听见外面传来老孙和杨晓艺说话的声音。
孙校花起身,甚至来不及穿拖鞋,就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老孙和妻子正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看见女儿跑了出来。
“可可。醒了?”老孙开口。
孙校花没言语,目光在家里打了个转,没看到那个少年的身影,不由得心中失落。
“陈诺呢?”
老孙一听,眼角先抽了抽,吐了口气,才道:“他下午就走了,你妈下班回来,他就走了。”
杨晓艺一眼看见自己的女儿光着脚,过来就赶人:“怎么下来下地不穿鞋?你还生病呢,赶紧去床上躺着去。”
孙校花撇了撇嘴,回到卧室里,身子往床上一倒。
……哎,不开心了呀!
·
【照例邦邦邦求票求打赏。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ptt-第三十七章 【不開心了呀】看書
然后,要对你们说点题外话:最近疫情有所反复,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尽量别去公共场合,别乱跑,有闲暇的时间就窝在家里看书吧。
尤其是身在河北和东北的,你们要保重呀!】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穩住別浪討論-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怕你们等的急,也是一个连贯的情节,所以一口气把今天的第二章也放出来了。】
·
第三十一章【求个公道】
“老孙,我对不起你。”杨晓艺咬了咬嘴唇,咬牙道:“当初嫁你的时候,我就怀上了!……而……而他,他又出国走了,丢下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然后……”
“然后刚好,我又一直喜欢你,你就接受了我。”老孙惨笑。
他凝视着自己的妻子:“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说,我愿意照顾你。你问我,敢娶你嘛?我说,敢。”
“老孙,你是好丈夫,是好父亲,是我对不起你!”杨晓艺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老孙盯着自己的妻子,好一会儿,他才颤颤巍巍伸出手来,把自己的妻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他扭头看姚蔚山,脸色很悲凉:“好了,你要的局面,你看到了,姚蔚山。可可我不会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
说着,他试图拉着妻子走。
“等等。”
姚蔚山冷冷道:“公司盘账,最迟日期就在下周。今晚你出了这个门,你就准备看着你妻子坐牢么?几十万呢!你上哪凑去?”
老孙站住了!
他艰难的转过身来,盯着姚蔚山。
“我去借!”
老孙咬牙:“我今晚就去找我的亲戚朋友。一家家上门,我去求,去磕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
姚蔚山笑了,眼睛里藏着锋芒:“借?就凭今天白天,学校里的那一出好戏!老孙……你觉得,还有人敢借你钱么?高利贷都追到学校里去了!谁还敢借你钱?”
“……“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
老孙身子一晃,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姚蔚山。
“是,是你?!!你!!姚蔚山!你好毒!!”
姚蔚山哈哈大笑!
“做生意,总要认识一些城狐社鼠的角色。你别诬陷我,没证据的事儿,可不能乱说!”姚蔚山狞笑着,缓缓的摸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拍在了桌上。
他的声音如同魔鬼一样。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足足一百万。可以解决你现在所有的困境,所有的问题!你妻子挪用亏空的公款,可以还掉!亲自朋友借的钱,可以还掉!还有高利贷,也可以一笔还掉!就再也不会有任何麻烦,一点手尾都不会留下!
想一想,认真的想一想,老孙,别意气用事!
难道你想看着你妻子坐牢么?晓艺她才多大年纪?这么就一辈子毁掉了!
你想看着那帮高利贷的人,隔三岔五的去你学校里闹事么?
对了,这个学校里,你若是觉得待不下去了,这笔钱,还了所有的亏空和欠债,还能剩下很多!
还能剩下几十万,不少了。
老孙,你还能用剩下的钱,去做个生意,以后都不用在学习里教书了。
啊,你喜欢教书,我差点忘记了。
那就拿剩下的钱,去打点关系,然后,调去别的学校好了。
调的远远的,没人知道高利贷闹事的事情,去一个新的环境,你还好好的当你的老师。
这样,不好么?
再说了,可可跟着我,又有什么不好的?
我有钱,比你有钱多了!
我带她回M国,给她办M国身份!我可以给她优越富裕的生活!最好的!
优美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分享
住大房子,锦衣玉食!
我还能给她上名校!
这辈子,她都可以换个活法!
这些,难道对孩子不好么?”
说着,姚蔚山弯腰,从桌子下提起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公文包,放在了桌上。
啪嗒一声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来,放在桌上。
“这里有三份文件。一个是亲子关系鉴定的证明书,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还有一份,是抚养权转移的同意书。
老孙,你签个字,杨晓艺也签个字。
一切,就结束了!
所有的麻烦,这些事儿,就如同噩梦一样,就结束了,醒了!
签个字,拿了这一百万,结束一切麻烦,去开始新生活。
不好么?”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看着面色惨败的老孙夫妻两人,姚蔚山仿佛胜利者一般的笑了。
他居然合上了公文包。
“我知道,老孙,我太了解你了。你的性子,你的脾气,当场你是转不过这个弯子的,也抹不开这个脸!没问题,我了解你,我也给你点余地。”
说着,他一摆手,语气带着足足的嘲弄味道:“今晚你们可以先回去。好好想想我的提议……你嘛,性子倔,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兴许还存着一丝侥幸,觉得自己可以再努努力,再去借一圈钱什么的。
没事儿!我给你这个机会!
我给你三天!
三天内,你来找我,我的条件还是这样!
一手签文件,一手拿钱!
怎么样,我够给你面子了吧。”
`
姚蔚山觉得自己今晚无比兴奋!
看着那个失魂落魄,仿佛脊梁骨都被抽去了的中年人,带着妻子离开。
他兴奋的给自己又倒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用力解开了自己衬衫上最顶部的纽扣,只觉得心中畅快无比。
姚蔚山回到了自己在酒店顶楼的豪华套房。
进门之后,他得意的大笑了三声。
这种得意畅快的心情,比他四年前,赢得了生意上一个巨大的成功,并设局成功的把竞争对手逼得破产跳楼,还要高兴!
比他在对手跳楼后,他把那个和自己作对了多年的对手的女儿,硬生生的,一步步用钱,砸到了自己的床上,更来的畅快!
姚蔚山直接进了洗手间里,脱掉衣服洗澡,热水冲在身子上,那种心中胜利者的姿态,而引发的热血,始终都压不下去,越发的燥热。
他甚至想着,等会要不要打个电话,把自己前些天在城里勾搭上的那个艺术团的女孩子叫来。记得她伺候自己,伺候的相当不错。
嗯,可行。
至于孙胜利……
真当自己会放过他么?
幼稚!笑话!
自己这些年,早就学会了一个道理,斩草要除根!
只要孩子给自己带走了,带回M国去了,回头腾出手来,自然不能给自己留个隐患。
总要再想个法子,彻彻底底的踩死他才行。
姚蔚山得意的想着。
就在他穿上了睡衣,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来到客厅的时候,忽然,他站住了!
装修的非常考究的豪华套房,客厅的灯没开,光线很阴暗。
沙发上,一个人影坐在那儿。
姚蔚山心中一惊,豁然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什么人?!“
说着,他就转身要去房间里。
“找这个?”
沙发上,陈诺缓缓往前探了探身,一张脸从阴影里露了出来。
一个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被他扔在了地上。
姚蔚山眼色一变,顿时就扯开嗓子:“来人……”
声音戛然而止!
面前沙发上的少年,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姚蔚山。
姚蔚山闭上了嘴巴。
“这位兄弟……”姚蔚山用力吞了口吐沫:“求财?求财的话,可以商量的!”
“不,不求财。”陈诺缓缓站了起来,平视着姚蔚山: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求一个公道。”
·
【看了一遍,想表达的味道基本出来了,还算满意。
求票,求月票,推荐票,嗯,有打赏的也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