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碎金記 洛零柒-第三十四章 轉身

碎金記
小說推薦碎金記碎金记
“寡廉鲜耻!不要脸!”庞祈玉一路上念念叨叨,却因为骂人语句的缺乏,而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一句。
哪有女人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贞洁!
他气顾菀的堕落,平常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
她不是很得意吗?她为什么不永远的得意下去!
为什么不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日子,非要把头削尖了往里头钻,来受人这一遭折腾和羞辱。
她那么聪明,靠自己的本事,又不是走不好那条路,却偏偏要来走捷径,走这么一条一看就充满污泥的路!
庞祈玉讨厌走捷径的人。
精品都市小說 碎金記 ptt-第三十四章 轉身熱推
他出生前,庞家或许落魄,但他出生之后,祖父便高居官位。他或许在物质上缺少过钱,但在精神上却没有贫穷过,不管走到哪里,他都是别人需要讨好的人。
在别人眼里,他就是通天的捷径。
只要通过他,便能攀上他爷爷的路子,从此扶摇直上,青云纵横。
然而捷径不是条好路。
或者是自己不够聪明,被人骗了。或者是爷爷有意纵容,让他看清人心险恶。总有那么些人,能从他这里成功,然后通过他爷爷,拿到各种各样的机会,从此一步登天。
精品玄幻小說 碎金記 愛下-第三十四章 轉身熱推
但毫无意外的,大部分人,都会在后面坠下来,跌的比当初还惨。
攀附别人而行,总不如靠自己来的稳固。
然而他劝不动顾菀。
她拿了请帖后,便一心一意的准备衣服,连他都愿意为她低头,去找人走关系,让她不如此番冒险,她却置若罔闻。
她在他面前那么倔强,分毫不想占便宜,怎么到了衍王面前就这么软和,任人拿捏?
庞祈玉越想越气,一路走着,骂着,但最后脚步却忍不住越走越慢。
他若真的走了,她该怎么办?
她真的会找人解药性吗?
衍王那头禽兽会怎么办?
万一有别的侍女闯进去,窥破这一幕,坏了她的名声怎么办?
一个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他脑海中,最后庞祈玉停住了脚步。
他是想办法混进来的。
原本,他是不该来,也是不想来的。
但是她一个人,他放心不下,所以才悄悄跑来,想暗中关照一二。
如今真的出了状况……
若他真的心肠那么硬,他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罢了。最后一次!
庞祈玉猛然转身,朝着顾菀的方向跑去。
这一次帮了她,接下来她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回头看她一眼的!
**
“顾菀,顾菀!”
庞祈玉回到房间时,房间里很安静。一眼扫过去,床上没人,地上也没人,被子乱七八糟的堆在地上,目之所及,唯有满室清辉。
他有些着急,担心顾菀还在水中,匆匆跑到后面,发现浴盆里也没有人,心中吓了一跳,正想要往外跑时,却听到哗啦一声,然后就见一个人头从睡里冒了出来。
“唔”庞祈玉一个反手捂住自己的嘴,好险没有叫出来。
“走了还回来做什么。”顾菀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刚才火急火燎的人不是她。
“我不是,你,”庞祈玉察觉到不对劲儿,一个健步的走上去,抓住的想要再度藏身于水底的她,“你在哭?”
“我没有!”顾菀倔强的说到,但单薄的微微颤抖的身体和拼命忍住的啜泣,却暴露了她。
“你……”庞祈玉见惯了她倔强的样子,面对这样的顾菀,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不难过,我也没什么好难过,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顾菀高高的昂起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天鹅,“世人只说名节对女儿家来说多重要,却不知道它是何等的累赘。”
“衍王若不是贪这个,又怎么会对我纠缠不休?”
“若我早就破身,若我成为残花败柳,依他的骄傲,还会这样对我紧追不舍吗?”
“只有他放弃了我,我才能真正的得以喘息,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否则,我便要日日笼罩在他的阴影下。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不管我怎样周旋,一旦他下定决心,对我便是灭顶之灾。”
“所以,你是你多管闲事!”
她的声音虽轻,但吐字却十分清晰,语句中毫无感情,仿佛已经将自己抽离。
“那你不疼吗?”庞祈玉叹息了一声,伸手到她脸旁,想要帮她逝去眼泪,却见她仿佛担心被烫伤一般躲开。
“疼?”她下意识的反问,然后没有回答之前,眼泪却扑朔扑朔的落了下来。
这种隐藏在黑夜中的哭泣,比任何大吼大叫都让人动容。
“如果你离开,他将不会骚扰到你。”庞祈玉帮她拭去了脸上的泪,“天地之大,总有容身之处。”
“不,我不能走。”顾菀几乎是本能的反驳。
“为什么?”庞祈玉不理解,如果她是爱慕虚荣,那留在这座斗兽场倒可以理解。
但她并不是那样的人。
“这里只有一地废墟,留下来不过是触景伤情罢了。”庞祈玉劝道,心里甚至算起来,要如何带她离开,又将她安置在何处。
“这里不是废墟。”顾菀细弱的手指抓着他的手,却力逾千钧,“我要留在这里,我得找到我爹。”
庞祈玉看着顾菀,只觉得脑中似乎有一道闪电劈过,所有不明白的东西都明白了。
他先前还不理解,温柔赚钱,经营天工阁,还有个恢复祖先荣光,完成爷爷心愿的奔头在那里,她一个大小姐对这事那么起劲儿是为什么?
为钱?为名?
那还不如靠着这张脸,嫁个富家翁。
庞祈玉知道,若她想要过上跟以前差不多的日子,靠脸绝对要更容易些。
但她却选择了更泥泞的一条路。
“大成律中有载,若五品以上官员犯法,可缴罚金赎罪。”庞祈玉咽了咽唾沫,看着顾菀反问。
顾菀呆呆的站在那里,水珠子从她的下颌线上滑国,从下巴尖上坠落,落在庞祈玉手背。
她没有说话。
“我记得,顾大人犯事之后,便没有响动,此案应该还在审理之中……若没有秋后问斩,便应该关押在狱中。”
“只要有钱,就能救出他。”顾菀声音沙哑的说道。
“可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嘛!”庞祈玉惊呼。
顾菀平时从没提这事,整天嘻嘻哈哈,他们没有人想到,她竟然在筹划这种事。
“我会赚到的!”顾菀固执。
庞祈玉见状,无话可说,沉默片刻后,却是一把抱住了顾菀。
“你做什么!”顾菀惊呼。
“我会帮你的。”千万种情绪涌上心头,劝阻的话,嘲讽的话,关心的话,安慰的话,最后却只汇聚成了这一句。
“我会帮你的。”他抱紧了她。
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孤勇,他怎么可能不帮她。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碎金記 起點-第三十二章 黑夜展示

碎金記
小說推薦碎金記碎金记
“瞧你这高兴的样子,”顾菀笑着走到安乐郡主身边,然后拉起了她的手,做出亲密的把臂同游的姿势,跟周围说道,“都说不出来话了。”
大长公主的赏花宴是盛会,大大小小的名媛众多,但身份比安乐郡主多的却不多,所以那些原本想要趁机找顾菀茬的女人们,见到两人如此熟稔的动作,倒不好下手了。
虽然之前听说顾菀与郡主关系不好,但那只是听说罢了……贵女们之间,有貌合心不合的,但也有貌不合心合的,谁知道顾菀和安乐郡主是什么关系,万一贸然上前,吃了排头怎么办?
大家心里头这么想着,便三三两两的站着,一时间安乐郡主身边竟然没有旁人,等她反应过来,想要甩掉顾菀的手臂时,却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显得像是小孩子的无理取闹。
“我老远听到笑声,便知道是安乐来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响起,顾菀和安乐郡主一起抬头看去,便见大长公主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她如今五十多岁,在公主里头算是生的平平的,但被一股子富贵气养着,倒也有几分仪态,看着比实际年纪要年轻许多。
“殿下。”见是大长公主来,这一圈便都齐齐的拜了下去,她走到安乐跟前,见到顾菀,着实吃了一惊,“顾菀你……”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碎金記 愛下-第三十二章 黑夜熱推
“莞儿给大长公主请安。”顾菀盈盈的行礼,没有半分不自在,坦坦荡荡的说道,“是安乐郡主邀我来的。我今时不同往日,若是旁人的宴席也就罢了,但一听说是您的,便冒昧骚扰了。”
顾菀的话说的极漂亮,也给足了大长公主面子,大长公主见状,笑着点点头,“来了便好,原本也是该请你的,只是不知道帖子往哪儿送,安乐这次懂事了。”
“我不是,我,”安乐郡主着急的反驳,只是那句“我没有”,还没有说完,便听到衍王那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来,“你怎么了?”
“我,”安乐郡主看到衍王那冷冰冰的死人脸,脸先是一白,然后是一红,难得乖巧的不说话了。
“你怎么到女眷这边儿来了。”大长公主摇着团扇,半真半假的责怪了一句“没规矩”,然后便走到衍王面前,挡住了他灼灼的看向顾菀的目光,笑着说,“你还是随我去前点吧,宴席还没开始,你这样不合适。”
按照规矩,在合宴未开始之前,男宾女宾该是分开入场的,何况就算是正宴,彼此之间的接触也该是合乎礼仪才对。只是大长公主向来喜欢抱皇帝的大腿,而衍王又是新皇面前的红人,所以她这责怪,也怪的十分敷衍。
“过来跟姨母打声招呼。”衍王淡淡的说到,目光却一直锁在顾菀身上。
与那夜的素淡相比,今日的她富丽堂皇,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不,确切来说,几日不见,她又漂亮了。
原来的顾菀,美的慵懒漫不经心,像是一只骄傲的猫,极仿佛没有什么能引起她的兴趣。
如今的顾菀,在顾盼生辉之间,却多了几抹昂扬之气,仿佛小猫一夜之间变成了豹子,有种勃勃的生气。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碎金記》-第三十二章 黑夜鑒賞
衍王不得不承认,她被吸引住了。
比之前那种,想要打破她,揉碎她,更热烈的想要占有她的渴望。
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大长公主说话,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她。正常的女人,经历这种目光,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局促,而她却是站在那里,歪头盯了他一眼,然后便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脸,跟旁边人说话。
连半分不安都没。
这种大胆和挑衅,让衍王呼吸都不由得急促了几分。
恨不得将她牢牢的抓进手里。
然而,这不是适当的时间。
“是,我陪你过去。”衍王微笑的收回了视线,然后扶起长公主的手臂,在一众名媛的目光中,平静的离开。
仿佛他真的只是来打一个招呼一样。
**
有这么一个小插曲,等到两人离开后,安乐郡主也没有了发脾气的兴趣,直接气呼呼的带着自己的跟班离开,留下顾菀在原地与人寒暄。
“菀菀,你这衣服好漂亮,在哪里做的?”
“自己的绣娘做的。”
“你家里出事了?”
“一点儿小麻烦而已。”
“听说你爹被抓了。”
“你见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住原来的宅子?”
“厌了,换个地方。”
“为什么你继母去了乡下,你还留在这里?”
“你爹去年丁忧,也没见得你跟去啊?”
七嘴八舌的疑问,像刀枪剑戟一样刺过来,但顾菀却是处理这种事的高手,不慌不忙的一一回应过去,话半真半假,气势却一如往昔,到最后这些妄图将顾菀推倒踩一脚的人,不知不觉的被带回了原来的节奏,只剩下赞美顾菀的衣着和打扮。
何况,这本来也是她们所擅长的。
朝堂之上的事情,离女孩子们太远了。
聪慧如顾菀,也是在抄家那一刻才知道父亲完蛋了,更何况这些连她都不如的女孩子们。
对于她们而言,唯一知道的可能就是顾家出事了。
至于什么事,何种事,在长辈们那里,一句不要多管的闲话,便已经足够阻断所有疑问。
一群无忧无虑的笼中鸟。顾菀看着她们唧唧喳喳的样子,在心里头浅浅的笑着。
一如当年的我。
**
大长公主的宴会有三天,第一天只是宾客到达,第二天才是真正的宴会,第三天便是有人离开,有人继续玩乐。
这已经是极其节俭的事了,先前先帝在位时,有些奢靡的宴会要连开十天半个月。如今据说当今圣上节俭,大长公主变改了风格,一般三五日便结束。
这别苑是先帝赐的,有小半个山头大,房屋几百件,因此留着宾客门过夜不是难事。等一番寒暄后,婢女便将顾菀引到了休息处。
“您的行礼已经帮你放好,这是您之前用过的屋子,还特别点了你喜欢的依兰香。”负责接客的婢女十分机灵,没有话本子里的捧高踩低,不仅举止有礼貌,还按照她往日的习惯点了香。
“多谢。”顾菀笑着回了礼,等婢女要走时,出声叫住了她,“我还有几句体己话想要跟大长公主说,不知道可否通传一声?”
“殿下今晚有客,恐拨不出时间,”婢女有些意外,但也很快做出反应,“我先去通报一声,等得了答复再来回您?”
“有劳了。”这个答案算是在意料之中,倒也不是十分失望。顾菀点点头,让人带上门出去,然后盘算着明日该如何拉订单。
新帝刚登基,自然没有公主。先帝女儿少,长公主们也寥寥,且与新帝关系不好,在京中几乎没有影响力,连这种宴会都没有被邀请来,所以说如今皇家公主中,身份最尊贵,影响力最大的,还是这位大长公主。
若她对天工阁的东西有兴趣,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多了。
顾菀之前与大长公主的交往并不深,只是随父亲拜访过几次,觉得她是个精明市侩,但也温柔慈祥的阿姨。按照父亲的话来说,只要利益够,她什么都会帮你做。
只是让人遗憾的是,并没有如同预期般的约到大长公主,于是明天只能靠自己临场发挥了。
没关系,顾菀向来是个有准备的人,连最坏的状况下,她都做好了打算,何况眼下实在是不能算得上艰难。
想到这里,顾菀便轻松了下来,更衣洗漱,然后埋头睡觉。
大长公主的别苑,自然样样东西都是好的,棉被温暖,床铺柔软,连空气中,都泛着甜甜的香味。
只是这香气,未免有些太香了。
**
顾菀半夜是热醒的。
身子滚烫,却又湿的不行,仿佛有一把火从最内里烧起,将身体里所有的水份都逼了出来,整个人大汗淋漓的如同躺在水里。
除此之外,还有那沉重的,仿佛要将人碾碎摊平的重量。
是男人!
一个体型比她大的,颇有分量的男人,正隔着被子,喘着粗气的将她搂的死紧。
那双手很冷,硬的像是铁块,在她身上一寸寸的探寻,似乎想要将她掰碎,来细细研究里面的构造。
压迫,恶心,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怖。
危险,这是顾菀的本能反应。
这种对于危机的恐惧,让她从那几乎要将人脑子烧坏的灼热中清醒起来,然后她不动声色的将手伸到了枕头下,摸到了那冰冰凉凉的东西。
是她睡觉前,压在枕头下的簪子。
“顾菀,顾菀,顾菀……”那男人疯狂的呓语着,像是在吟唱某种信仰,又像是在渴求某种赐予。
顾菀冷静的等待着,她知道他忍不了太久。
精华都市小說 碎金記笔趣-第三十二章 黑夜相伴
果然,当隔靴搔痒的占有无法令他满足时,身上的被子被掀开,然后一个人头犹如猪拱地一般的朝她脖子凑过来。
就是现在!
电光火石间,顾菀出手,用尽全身力气的将簪子刺向来人的脖子。
然后下一秒钟,她听到一声咬牙切齿的闷哼。
“顾菀!”
遮住月光的乌云恰好飘开,柔柔的月光洒进屋里,她看到一张并不算太陌生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