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獵魔人怪談》-326陰陽鬼的幫助鑒賞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阴阳鬼说道:“你把这里的消息带出去,猎魔人们不傻的话,应该会有所准备,我不希望永生国度建立起来,若是你们有把握对付主上的话,我愿意跟你们合作。”
猎魔人有把握对付主上,阴阳鬼才会跟猎魔人合作,若是没把握的话,它就选择追随主上,这墙头草做的。辰逸冷笑:
“你真是好打算啊!到最后无论是猎魔人胜出,还是主上胜出,你都不用承担任何风险。”
阴阳鬼神色黯淡:“说真的,我是希望你们能赢的,毕竟谁也不愿意死去,况且我们鬼,一旦死了就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别扯这些没用的。”辰逸怒吼,口口声声说支持猎魔人,却站在了鬼物这边,此刻还要阻拦自己去救豆芽,辰逸怎么可能会给它好脸色。
不过这个阴阳鬼的脸庞怎么越看越眼熟,之前辰逸一心想要弄死它,所以没在意太多,现在它就站在自己眼前,辰逸才看清它的脸庞。
“我们之前见过?”辰逸皱眉。
阴阳鬼神秘一笑,当着辰逸的面分化成了两只鬼物。
“原来是你们!”
怪不得阴阳鬼看着那么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怪不得它的声音一柔一刚,原来它是由两只鬼物融合而来的。
眼前这一男一女,就是辰逸在经历血色婚礼的主角角色,陶思远和方怡。
它们两鬼在那个游戏幻境里很弱,轻轻松松就被辰逸杀死了,辰逸也没想到还能够在现实中见到它们。
它们亦如游戏中那般,融合为了一体。
回想起那个游戏规则,记得当时电脑屏幕还显示着,如果有人能在游戏里存活下来,它就会满足那个人一个愿望。
“这……”
辰逸突然感觉也不是那么着急了,现在距离刚才不过几分钟,豆芽应该不至于几分钟都撑不下来,如果让阴阳鬼出手救下豆芽,它应该能做得到吧?
辰逸眼珠子不停的在陶思远和方怡身上打转,同时思考着要提出什么愿望,让它去对付主上?显然它是做不到的,还会白白浪费他们替自己做事的机会。
如果让它们送自己离开昆仑山,那也不行,它们本来就打算送走自己,无论接下来自己叫它们做什么,到最后,它们也会送走自己,等于还是浪费。
“你是不是在想跟我许什么愿望啊?”陶思远好像能看透辰逸内心的想法一样,似笑非笑的问道。
辰逸愣了一下,但也没有否认。
“我不知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事,但是你也看到的,我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你要让我办的事超过我的极限,那我也无能为力。”
陶思远先打了一记预防针,它看辰逸如此谨慎的在思考,总感觉没底气。
辰逸好奇:“那之前你为什么夸下海口,说要满足能从幻境里逃出来的人一个愿望,而且刚才我还没认出你,你完全可以不告诉我这件事啊?”
对于辰逸的这番问话,陶思远就不认同了,它冷声说道:
“我堂堂七尺男儿说话算话,既然我答应给人许愿,自然不会违约,不过我是真没想到有人会从幻境里活着出来。”
辰逸哦了一声,原来古代人的思想这么传统,就算变成鬼也改不过来,可这事它要是不讲,还有谁能知道呢?
辰逸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方怡,它不讲,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它自己和方怡了。
“快点决定吧,不然等主上回来,谁都救不了你。”见辰逸还在思考,陶思远催促道。
“主上来这里究竟要做什么?”
辰逸还是没说要求,先提问道,既然它让自己带消息回去,这事肯定得先弄清楚。
“它要祭炼这里的亿万生魂,制作一把能对魔造成极大伤害的武器。”
方怡上前接话道,她眉目间布满愁容,话语间充满愤恨,显然是很讨厌这样的做法。
辰逸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不由的问道:“生魂被祭炼了之后会怎样?”
方怡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生魂一旦祭炼了,就会永世不得超生,此后人界、魔界再也不会有它们存在的痕迹。”
“嘶——”
“这不就是跟魂飞魄散一个概念?”辰逸倒吸一口冷气,这做法真绝,他怒斥道:
“如此做法,有违人道,你们就这样助纣为虐?”
对此,陶思远不做任何回答,它知道自己是罪人,但是它不敢违背主上,要是惹怒了主上,自己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它怕主上伤害方怡。
“你现在知道主上在做什么了,就赶紧把消息带回你们组织,趁现在还早,猎魔人联合魔物还能扭转局势。”陶思远重新催促道。
比起拯救世界,眼下的辰逸更想救下豆芽。他对陶思远问道:
“你能把我送出去,就代表也能把其他人送出去,对吧?”
“嗯!”
陶思远颔首:“是可以的,但是所付出的代价很大。”
见救豆芽有戏,辰逸开口说道:“那行,我的要求就是把秘境里的猎魔人都送出去。”
陶思远没有立即答应,它在思考值不值得,它把辰逸送出去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但是那个叫豆芽的女孩正在和黄翦厮杀,要是突然消失了,黄翦肯定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而且猎魔人有八个人,自己一次性送走那么多人,肯定消耗巨大。
辰逸心头微微一凉,看陶思远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有点棘手,既然做不到又何必夸下海口?又想弄个说话算话的人设,又付不出行动,这鬼物的举动让辰逸一阵鄙夷。
陶思远真在思考猎魔人值不值得自己大量投资之时,它感觉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冰凉。
它回低头一看,发现是方怡挽住了自己的手。
方怡挽着陶思远的手,目光坚定的说道:“帮他们一把吧,主上的野心很大,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等它建立好了永生国度之后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历史上出现过不少功臣被杀的事件,有些是因为功高盖主,有些只是木秀于林,总之,像它们这种千年厉鬼,若是不完全被主上掌握在手里,被杀是迟早的事。
依照陶思远和方怡的性格,带永生国度建立起来后,它们肯定会在幻境里隐居的,到时候主上肯定不会放任它们离去。
与其等待被杀,不如在猎魔人身上下赌注,万一猎魔人赢了,他们二人就可以投胎转世了。
听着方怡一番解释,陶思远咬咬牙:“好的,那我就帮你们一把,我会把你们全都送出去,不管是活人,还是尸体。”
辰逸微微一愣,是啊,还有尸体这么一说,这次不知道活下来几个人。
其中文心兰死的时候,他是亲眼看到的,不过那时辰逸在和黄翦在对弈,根本无暇救援。
那个因为未婚夫死去,而不愿意向众人敞开心扉的女孩永远的留在了昆仑山,希望她的鬼魂不要被主上祭炼吧!

7xqc3精彩玄幻小說 獵魔人怪談 ptt-298畫中仙(一)看書-b9toa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就在组织里的每个成员厉兵栗马,枕戈待旦之际。
我和阎王女儿有个约会 酒窝里的酒
丰源市田源区的一个小镇上的一个大院子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卖力的介绍着这座老宅。
“我这老宅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院子很大,特别清静,绝对符合你们的要求,要不是我们夫妻俩长期在外地做生意,基本不常回家,这老宅我们是真的舍不得卖的。”
辰扬鹰两鬓发白,四十来岁的他看上去竟有一副五十多岁的模样,他每到一处,就会跟身后的另一对中年夫妻介绍着。
推开正厅的房门,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块写着“春风满面”繁体字的牌匾,辰扬鹰继续介绍着:
“这是我们祖上先辈曾靠中状元时,附近的乡亲们请来书法大师给提的。”
辰扬鹰身边有个女子默默的挽着他的手,那是他的妻子李若。
帝宫欢,绝宠艳后
妲己的任务 张鼎鼎
他身后的那对中年夫妇买家,衣着尽显贵相。
男的挺着个啤酒肚,西装革履打扮,据说是市里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叫霍广泰。
女的叫王素雅,雍容华贵,哪怕从她中年的脸上,也能看得出她年轻时候应该很漂亮。
“这间老宅确实不错,清静,雅致,如果成君能住进这里面,他的病情应该能缓和不少。”
王素雅在霍广泰耳边小声说道。
霍广泰点点头,他本人也有买下老宅的想法,不然就不会特意从市区赶来看宅子了。他对辰扬鹰问道:
“之前我特意请高人过来看过,老宅的风水很不错,人在里面住久了,多少会招财,这么好的一间祖传老宅,不知辰老板为何要将它卖出去啊?”
辰扬鹰双眼浑浊,根本看不出商人该有的精明,他轻声叹气道:
“我和我妻子已经决定离开丰源市了,以后也不打算回来了,留着这块空地也没用,所以就给它卖掉。”
辰扬鹰是辰逸的父亲,他一直认为他的儿子辰逸在两年前,死在了医院太平间的那场大火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儿子为何会出现在医院的太平间,他甚至连辰逸的尸体都没有见到。
庭有琵琶树
只是后来警方在太平间里检测到了辰逸的DNA,还有一小块带有辰逸血液的衣角,以及被火烧焦的手机和半张居民证,那些都是辰逸的。
得知此时的李若赶到医院,看到辰逸留下的“遗物”直接昏厥了过去。
激情燃烧的穿越
辰扬鹰更是悲痛欲绝,苦苦央求着警方要查明事情真相。
良 陳美錦
当晚,辰扬鹰坐在医院的病房门口,整整一夜未睡,次日醒来的李若,看见自己丈夫的头上竟长出了好多白头发。
因为当时监控设备出现了问题,以及在太平间调查到指纹的几个嫌疑人也都失踪了,所以案件一直没有进展。
辰扬鹰自那之后,便一直留在了丰源市,可两年过去了,这件事始终没有头绪,更是连太平间为何失火的原因都没找到。
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辰扬鹰自知等不到什么消息,便决定把老宅卖掉,然后带着妻子离开这座令人伤心的城市,去新的地方,领养一个小男孩,重新开始生活。
霍广泰还想问些什么,结果被比较细心的王素雅拦了下来。
七国仙
女性都是比较感性的生物,辰扬鹰刚刚的那番话里包涵了太多心酸和无奈,王素雅听得出来。
“既然你们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就开个价吧。”
美女斗邪王 安格斯
王素雅自知和辰扬鹰是交易关系,他的家事如何,那是他自己的事,眼下还得尽快买下这栋老宅,把霍成君接过来才行。
一番商量之下,最后以一千万的价格做成了这桩交易。
其实,辰扬鹰这栋老宅占地面积大,里面有两层楼房,附带假山水池,整个老宅和院子从外面看上去颇有一副古代贵族的气息,内部装饰豪华,现代设备齐全,换做平时,就算卖一千五百万也不成问题。
不过他现在懒得计较这些,因为一千万足够他去别的小城市买个小楼房,开一家小卖部,然后再去孤儿院领养个小孩,安安心心的陪着小孩成长。
辰扬鹰至今都不知道辰逸遭遇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太平间,他很后悔,他直到失去儿子才发现自己对儿子平日里的生活一无所知。
商议好价格之后,几人办理了交房手续,辰扬鹰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带着李若离开了丰源市。
…………
三天后,老宅外面挺着一辆豪华的限量加长版斑马牌汽车。
这车的主人自然是霍广泰,由于辰扬鹰临走时什么都没带走,原先的家具都还留在老宅内,这让他们省了一番搬家的功夫。
霍广泰因为工作原因,还是要住在市区的,这回,他主要是送王素雅和他的儿子霍成君过来。
为了自己这个儿子,霍广泰可是操碎了心。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候的霍成君从古玩市场回来后,一言不发的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唯独吃饭的时候才会出来。
起初王素雅还没有在意,认为他是跟同学闹变扭了才会如此。
直到后来霍成君开始自言自语,连吃饭都不出来了,都要保姆送进去吃,她这才发现不对劲。
王素雅发现异常后,连忙联系了还在公司的丈夫霍广泰。
紫宸宫
霍广泰得知事情之后,便匆匆忙忙的赶回家里,踹开霍成君的房门一瞧,房间里的样子让他大吃一惊。
房间里面乱糟糟的,桌子、椅子,还有那些霍成君淘回来的瓶瓶罐罐全部倒在地上,地上垃圾成堆,简直跟猪圈一样。
而霍成君本人,则是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副完好的画卷,这副画也是他从古玩市场淘过来的,王素雅之前见过,画中是一个绿衣女子倚靠在凉亭之中。
霍广泰看到这个场景,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拖着霍成君的身子就往房间外面走。
仙匠在异界 化佛手
在拖的同时,他突然发现自己那一百三十斤的儿子突然变得很轻,回头一看。
霍成君居然变得瘦骨嶙峋的,宛若一只白骨精,刚刚他被画卷挡住了,导致霍广泰并没有发现,现在发现了自然是吓了一跳。
是的,短短几天时间没见,那个有点微胖的霍成君,居然变成一个瘦子,瘦的连骨头都看的出来的那种,就连皮肤也变的病态的白色。
王素雅看到此景,顿时泣不成声,两夫妻连夜带着儿子去医院看医生,可是医生说霍成君身体没有问题,就是有点虚,他给霍成君开了点补品。
医生这么敷衍,气的霍广泰站在医院门口破口大骂,他儿子才十八岁,从古玩市场回来,连家门都没迈出过一步,怎么个虚法?
接下来的几天,霍广泰带着霍成君换了无数家医院,得到的竟然是同一个结果。
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霍成君哪是有点虚?一个从未踏出过房门的少年,怎么在短短一星期虚掉五十斤的?这绝对不可能。
丰源市的医院没有办法,霍广泰只好把儿子带回家里看着,自己再去找关系,看看能否找一个权威的医生帮助自己。

fs4y1优美小說 獵魔人怪談笔趣-297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閲讀-0dv0q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德兰国的覆灭并不是人为导致的,也不是什么自然灾害,是一群蛰伏在德兰国已久的鬼物入侵造成的。
諸 神 遊戲
戈旗沉下脸,严肃的说道。
在场的猎魔人多多少少都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德兰国一夜之间覆灭,说明鬼物已经不再隐藏,开始大肆进入普通人的眼界。
就像千年前的那般,全民诅咒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事情一旦到了那个地步,组织空间就会变得完全不够用,如果被诅咒的人不进入内部空间,那肯定会遭遇鬼物袭击。
毕竟到那时的外界,绝对是鬼物横行,四处作乱的。
“那德兰国的猎魔人呢?”
付琪出声问道,猎魔人遍布世界各地,只要有鬼物的地方,就有猎魔人。
考神的试炼 孤僻怪人
最強 的 系統
“全部战死!!!”
戈旗告知结果,又解释道:“并不是所有国家的猎魔人都像我们运气这么好的,有觉醒出神通‘炼器’的先辈,又恰好有天外陨石辅助,继而打造出了空间戒。”
整个世界,觉醒出“炼器”神通的猎魔人屈指可数,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都身处在大国之内。
所以一些小国的局势可谓是相当严峻,小国的猎魔人可是连睡觉都要留半分清醒,时刻警惕着鬼物的偷袭。
“所以现在,是不是要派我们去支援德兰国?”
王佳材继续提问,他问的问题都是大家比较关心的。
一整座鬼城啊,真要过去支援,这得去多少人啊,整个华国又有多少闲置的人手能派出去的?
听到这个问题,戈旗微微摇头说道:
“这倒不至于,西方也有不少大国,他们已经派出人手驻守在德兰国附近,目前暂不需要我们的支援。”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才听说这件事,要真马上让他们去国外支援,那可真的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德兰国一夜之间被覆灭这事,牵扯的太大。
不光是猎魔人,就连普通人都特别关注,德兰国附近的一些国家,民众人心惶惶,不少人表示看见了怪物,谣言四起,西方联盟的官方想瞒都瞒不住。
丰源组织内,戈旗把这事交代完毕后,又严肃的告诫道:
“接下来执行任务的成员们,你们必须多注意来历不明的鬼物,一旦得知它们与别的鬼物有组织、有预谋的入侵,必须第一时间把情况传达给组织,这比什么都重要!最近鬼物来势汹汹,我不想丰源成为下一个德兰国。”
话毕,戈旗示意散会,独自回到书房,他实在没想通有猎魔人的牵制,鬼物为何还敢大肆入侵人类城市?
一夜之间灭掉德兰国,鬼物有这么大的能力吗?德兰国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他们的组织首领好歹也是三阶猎魔人啊,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入侵了呢?
大厅里的成员们都异常的安静,每个人都在努力消化这个消息,就连平时废话极多的王佳材此刻也是眉头紧锁的。
辰逸率先起身回房,豆芽紧随其后。
关上房门后,豆芽问道:
“德兰国覆灭的消息你怎么看?”
辰逸思考了一下说道:
“西方的大国里面,应该有不少强劲的猎魔人,他们应该能对付德兰国里的鬼物,战局一时半会儿延伸不到我们华国,只是……”
“只是什么?”豆芽问道,她不太喜欢深度思考,所以她只需要听辰逸分析就好。
青凤 进修海
“只是我比较在意的是,这一波鬼物入侵背后隐藏着什么?按理说能覆灭一个国家的鬼物都应该产生灵智了,那么多鬼物是联手覆灭德兰国的,还是幕后有更加强大的厉鬼在操控?”
辰逸在担心的是这个问题,若是有智者在背后推动整件事情的发展,那肯定所图甚大,一个小国根本满足不了鬼物背后那位的胃口。
而且,他潜意识那片血色天空照耀下的废墟里,依稀还能看到很多华国文字的招牌,也就是说,华国迟早也会爆发厉鬼入侵事件。
修真世界的老虎 西瓜炒哈密瓜
“可恶,偏偏不记得那个时间点。”
辰逸懊恼的自责道,如果知道那次潜意识里,消失记忆的时间点,就可以早做准备了。
豆芽并不知道辰逸在说什么时间点,她见辰逸在暗自懊恼,一把抱住了辰逸:
“没关系的,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能一起面对。”
有些话,辰逸并没有如实的告诉豆芽,比如他在潜意识里看到许许多多的猎魔人都惨死在鬼物手中,其中包括豆芽。
想到这里,辰逸紧紧的抱住豆芽,轻声呢喃道:
一 斛 珠
“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会挡在你面前,我不想失去你。”
他相信,既然自己是从未来来到现在的轮回者,那么自己一定可以改变现状,不会再让悲剧发生了。
话说,楚昊也是轮回者,他是不是也在某个时间点遭遇了什么,才过来的?
那楚昊究竟遭遇了什么呢?还有他是如何做到死而复生的?
此刻的辰逸无比后悔,当初自己把后土盾借给严小青之后,那只会进入人类潜意识的鬼物被愤怒之下的严小青当场击毙了。
早知道他当初就亲自跟在严小青身边,留下那鬼物一命,说不定还可以让它帮自己进去楚昊的潜意识,看看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当然,这世上也不会有后悔药出售。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丰源市也比较平静,偶尔会被王管家感应到一些微弱的死气,或者灵异网站发布的求助帖,都是被陈百翔、严家姐弟、王佳材、瑶瑶他们解决的。
换做以往,组织里的二阶猎魔人都会无所事事的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可这两天,组织的大厅里面明显活跃了许多。
原本放着沙包供成员练习格斗技巧的角落,现在沙包已经被移走了,变成了一个供成员们真人对战的场地。
在这之前,也只有豆芽会拉着辰逸在大厅里真人对战,现在不一样了,这块地方一天到晚都有人占着。
大家都在做着最坏的打算,在绝望来临之前提升自己的实力,哪怕多一分实力,活下来的几率也大一分。
早上还是付琪跟阿仇在格斗对战的,下午就变成了王佳材和萧靖歌。
有时候执行任务回来的瑶瑶也要和严小杰练上两手。
辰逸和豆芽索性走出组织内部,在四合院的院子里进行格斗对战,不过辰逸还不是豆芽的对手,哪怕两人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在这方面,豆芽丝毫不会留手。
最悠闲的莫过于王管家了,他一如既往的打扫四合院,给成员们做饭,有时候还会坐在院子里给辰逸指导两手。
楚昊也逐渐适应了组织的环境,偶尔会跟其他成员出去执行任务,虽然他成为了二阶猎魔人,可他的二阶神通究竟是什么还无人得知。

updse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獵魔人怪談 txt-296驚天消息熱推-3fmon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辰逸睁大眼睛看着渐渐打开的房门,他当然知道开门的人是谁,只是没想到人家居然一点都不避嫌。
整个组织,不敲门进辰逸房间的除了豆芽,还能有谁?更可恨的是,组织里面不可能特意给他安装防盗门,而普通的门锁对豆芽简直形同虚设。
豆芽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她看到只穿着大裤衩子的辰逸,小脸腾的一下变得红扑扑的。
“这么晚不睡觉,跑我房间做什么?”
辰逸没好气的问道,还给不给自己一点隐私啊,自己才换上一直舍不得穿的蜡笔小新内裤,还没穿热乎,就被看光了。
“那个,我一个人在房间,我害怕有鬼趁我睡觉的时候偷袭我,所以就想来你的房间。”
豆芽一改往日酷酷的性格,说话之时,大眼睛很配合的转动着,显得极其灵动。
豆芽这副模样看的辰逸心猿意马的,试问谁见过豆芽露出这种小女人的表情,怕是把她从孤儿院带出来的戈旗都没见过吧!
辰逸淡然点头,让她进来,随后反应过来,她可是豆芽啊!七岁就开始跟鬼打交道,现在还是在内部空间,她怎么可能会害怕?
就算真的有鬼,那也应该是鬼害怕她吧!!!
正所谓看破不说破,有的时候确实需要装傻充愣一下的。
比如现在,若是辰逸起身戳破豆芽的谎话,再把她退出房间,估计辰逸这一晚上都会睡不着,思考着今晚的做法是否正确。
平日里辰逸尽显钢铁直男的风范,那是因为他整日在跟鬼物斗争,根本没考虑过自己的感情问题。
可在辰逸得知,豆芽是因为自己被枯鬼踩在脚下而暴走时,他又重新审视了这个姑娘,回想起跟她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
府邸大学、消失的游乐园、招募王佳材、石库村的河神、龙兰遗迹、帮慕容云雪寻找前男友的遗物、一起支援界北市等等。
没想到两个人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扪心自问,辰逸真的对豆芽没有一点感情吗?
不,肯定是有的,不过身为被诅咒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辰逸曾亲眼看着孙钰死在自己眼前,还有叶子,也死在了辰逸的怀中,这也导致了他根本不敢轻易放开情感。
可是,在得知豆芽为了自己,不惜放出身体里的女鬼的时候,辰逸又想通了。
自己逃避又有什么用?豆芽还是会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扑向厉鬼。
既然躲不过,倒不如彻底放开自己的感情,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哪怕到最后万劫不复,起码不会留下遗憾。
骗子生活
与其让豆芽拼命保护自己,不如自己变得更强,保护着豆芽,让她不再使用那未知的神通。
想到这里,辰逸看豆芽的眼色愈加柔和。
“看什么呢,我就是害怕,晚上想在你这儿睡觉。”
豆芽说完,便撞开辰逸,把叠好的被子铺平,快速的钻了进去,大有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
辰逸干笑的挠挠头,也不客气的钻进被窝,嘿嘿笑道:
“关灯,睡觉!”
组织里的房间没有窗户,更不可能有月光照进来,灯一关上,房间里面就变的一片漆黑,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
这是正常的,两人早上刚确定了关系,晚上就睡在一起,任谁都会紧张。
“豆芽!”辰逸小声呼唤。
“嗯!”豆芽回应,声音细若蚊蝇。
万能杂货铺
千岁恋人
“我喜欢你!”辰逸继续说道。
“嗯,我知道。”
网游之死亡召唤
其实两人从早上已经开始,就默认了这段感情,只是他们之前缺少了一个表白的仪式。
极限突击
“豆芽,你靠我近点。”辰逸又说道。
豆芽朝辰逸移了过去,靠在他的胸膛上,黑暗中,一张温热的嘴唇凑在了豆芽的嘴巴上。
豆芽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任由辰逸亲吻着自己。
这也是辰逸的初吻,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喊豆芽接近自己,然后趁其不备,直接偷袭。
这是什么感觉?软软的,像是在吃棉花糖一般,一口咬下去一大半都是空气,可就是感觉很甜。
辰逸不信邪,在两个嘴唇短暂的分开之后,再次亲了上去。
这回,他想起了高中时的好友林南和林萌萌曾经在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上面,他们输了之后当众亲吻的场景,记得当时林南还把舌头伸进……
辰逸想着,也学着林南当时的样子,笨拙的撬开豆芽是贝齿,缓缓探了进去。
大唐俏郎君 圣灵火
“嗯哼~”
豆芽轻哼出声。
黑暗中,辰逸卸去了豆芽最后的贴身衣裳,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令人心神愉悦的交响乐。
重生之超级大地主 位面劫匪
木板有节奏的晃动着,雄狮的喘息、低吟,黄鹂的啼叫、泣鸣,又像是身处在海边一般,有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不断拍打着沙滩……
次日清晨,组织里没出去执行任务的成员全部候在大厅,等着戈旗下来宣布重要事情。
辰逸、阿仇、付琪、萧靖歌、王管家,以及豆芽这位隐藏的二阶猎魔人,竟全数在场,当然,这也变相的说明了目前丰源组织管辖的范围内,没有出现强大的厉鬼。
而楚昊此刻被一群老成员团团围住,就连处事不惊的王管家都是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旁没见过楚昊的王佳材惊疑不定,这莫非是哪个深受组织成员喜爱的大佬,潜伏在鬼窟好多年,完成任务,王者归来?
女 總裁 的 貼身 保鏢
王佳材对组织以往的成员并不感冒,他要是有瑶瑶一半八卦,也就能知道眼前这个楚昊是在一年前已经死过的人了。
要知道辰逸之前失踪四个月,期间那个叫瑶瑶的女孩加入,她一眼就能认出辰逸的身份,可见她有多八卦。
可惜此刻的瑶瑶正跟着严家姐弟在外面执行任务,否则他肯定也能一下子认出楚昊。
“咳咳!”
一声轻咳,戈旗从楼上下来,顺势解救了楚昊被围的窘境。
追债与求爱 炎璃
所有人在大圆桌上围坐成一圈,等待戈旗发话。
戈旗环顾了一圈,确定待在组织的人都到齐了之后,才开口说道:
“昨天下午,每个城市的组织分部都收到一条来自总部的消息,地处西方的德兰国,在前天夜里彻底覆灭,沦为了废墟。”
霎时间,组织内部一片寂静,众人面面相窥。
现在可不是什么野蛮人横行的年代,现在有各个大国相互制衡,就算有矛盾也很少会采用战争来解决的。
虽然德兰国只是一个小国,还没有临海市大,但以雷霆之势瞬间覆灭了一个小国,试问哪方势力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那个,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王佳材弱弱的举手问道,同时其他人也是一脸疑惑,只有辰逸多多少少猜到了什么。
血色的天空、城市的废墟,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avg8y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獵魔人怪談-295輪迴者推薦-ul4yl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什么是轮回者?”
楚昊一脸疑惑,他还在看着三生镜播放的画面。
因为画面中,楚昊从流光溢彩的裂缝里面掉了出来,他是昏迷的,就这么被丢在公共厕所门口。
“怪不得你没有记忆,原来你是轮回者,只是,你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过去?未来?”
辰逸在别墅的房间内来回渡步,这太不可思议了,要说别人还可以理解,为什么偏偏是楚昊。
刚刚三生镜播放一年前府邸大学的画面时,楚昊是被厉鬼击杀的,而现实中的楚昊,他的骨灰还放在组织的墓冢里,他不应该是未来回来的。
难不成是过去穿越过来的?这更不可能,一年前楚昊死的时候明明才是一阶猎魔人,而这个穿越过来的楚昊竟然是一个二阶猎魔人。
最重要的是,老鬼明确说过只能去过往,不能去未来,否则辰逸早就把一年前的李玉杰给带过来了。
那岂不是又证明了楚昊是未来穿越回来的?
一时间,辰逸的脑袋乱成一团,所有的线索都证明楚昊都是已死之人,不可能成为轮回者。
可楚昊不仅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还用三生镜看到他穿越过来。
是三生镜出现问题了吗?也不可能,从古至今,灭魔百器只有丢失,从未出现过失灵的状况。
辰逸如同在产房等待妻子生小孩的丈夫一般,不停的来回走动。
斗 天 武神
“那个,我问一下,如果我是你口中的轮回者的话,会出现什么问题啊?”
楚昊弱弱的问道。
冰焰战神 铁马飞桥

辰逸抬头,看着满心不安的楚昊说道:
“你能有什么问题?要你真是轮回者,你找到老鬼就能回到你之前待的时空了。”
思考了一会儿,辰逸又说道:
“不对,你的存在就是一个大问题。”
楚昊听着辰逸的话,小脸瞬间变的煞白,虽然他本来就因为进阶二阶猎魔人变的很白了。楚昊问道:
“什么问题?扰乱时空,私自改变过去的罪名?”
辰逸无奈,这小子肯定是平时没少看科幻片,即便是失忆了,他还这么能脑补,不过经他这么一说,辰逸倒想开了不少。
瞧人家楚昊,一个失忆人员,还得知了自己是轮回者,还能稳如泰山的坐在这开玩笑,辰逸焦急的心情瞬间缓解了不少。他说道:
“刚刚你自己也看到的,在一年前,你已经死了,而且尸体都被烧成灰了,你觉得你有没有问题?”
楚昊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辰逸眼前,就代表着世界上可能存在着一种死而复生的方法,而这方法只有楚昊知道。
可偏偏楚昊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轮回者,继而失忆了,因此,辰逸想解开的一年前他回到过去的谜团全部断开了,反而还增加了不少谜团。
“会不会是镜子出问题了。”
楚昊问道,他可以接受自己是什么轮回者,但是说自己死了这点,他根本无法接受。
辰逸挠挠脑袋说道:
“总之,你先跟我回丰源,你的出现虽然证明不了我失踪的三个月究竟在哪,不过也变相的说明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事,真不是一时半会能想通的,反正先把楚昊带回去总没错。
楚昊倒无所谓,只有包吃包住,他去哪都成,反正他不想再去外面流浪了。
当天中午,辰逸就告别了任翠花,顺便厚颜无耻的要了一个司机,帮自己带回丰源市。
有些事,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比如现在,他们带着楚昊哪也去不成,因为楚昊没有居民证。
本来辰逸是打算先去一趟临海市总部的,因为他答应过总部首领林铭安,要把三生镜交给他,顺便再把慕容云雪带过去。
这是之前辰逸跟林铭安约法三章是内容。
不过现在辰逸迫不及待的想把楚昊带回丰源组织,再给戈旗看三生镜里的内容,他要大声的告诉戈旗,那虚空中的裂缝就是轮回之门,自己从来没有骗过他!
到时候再把三生镜交给戈旗,让他还去吧。
慕容云雪那边,辰逸已经给她发过信息,信息里面有总部的地址以及暗号,至于她愿不愿意去总部,就不在辰逸的管辖范围内了。
在锦凉市的老司机带领下,当天晚上十点多,几人终于回到了丰源市的组织。
辰逸和豆芽带着楚昊、老司机走进组织的内部空间。
此刻丰源市的内部空间很是安静,想来这个点,执行任务的都出去了,留在组织的也都睡下了。
只有收到豆芽信息的戈旗,在大厅内的桌子上安静的品茶。
让豆芽先告诉戈旗自己带着楚昊回来,是辰逸示意的,不然等明天让戈旗看到楚昊,肯定会在众人面前失态的。
来自锦凉市的老司机在安排了休息的房间之后,立马就上楼了,他开了一天车,实在太需要休息了,也无暇去管别人组织的事情。
这回锦凉市发生的事情,豆芽已经告诉戈旗了,戈旗伸手招呼楚昊:
“你过来!”
楚昊回头看着辰逸和豆芽,看到两人点头之后,才缓缓走过去。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戈旗太陌生了,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凶楼
戈旗仔细的观察着楚昊,似要看出伪装的痕迹,半响之后,他摇摇头说道:
“把三生镜给我,然后你们去休息吧,楚昊以前的房间还空着的,豆芽你带他过去。”
戈旗能这么说,就说明他不计前嫌,不再去追究辰逸的过去了,辰逸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免得遭他厌烦。
辰逸老实的把三生镜递给戈旗,然后和豆芽他们一起往楼上走去。
绣娘 宛海
“哦,对了!”
重生魔统天下 发下宏愿
秘笈古文网
戈旗叫住三人说道:“你们明天八点来大厅等我,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说,留在组织的成员必须全部到场。”
“我也要到场吗?”楚昊指着自己问道。
“当然,你一直是我们组织的一员。”
戈旗笑着说道,不过他笑起来,脸上的疤痕会随之扭动,楚昊感到一阵惊悚。
把楚昊带到原本属于他自己的房间,简单的帮他打扫了一下床铺后,辰逸和豆芽纷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比起楚昊那布满灰尘的房间,辰逸的房间显得干净多了,虽然谈不上一尘不染,但是被子、床单都异常的干净,像是全新的一般,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上。
“唔?王管家还挺贴心的,我不在组织的几个月,他还特意过来帮我整理房间。”
辰逸自言自语的猜测道,他依稀还记得自己执行东海迷雾时候,消失了整整了四个月,等他再回组织看到自己的房间,到处都是灰尘,哪会这么干净。
辰逸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房间根本不是王管家收拾的。
王管家只会在组织成员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去整理一下房间,一旦成员离开组织时间长了,他也就不去整理了。
辰逸开心的去洗漱了一番,顿时感觉全身舒坦,也唯有这个辰逸住了快两年的房间,能让他完全放松。
洗完澡出来的辰逸穿着全新的蜡笔小新内裤从浴室里出来,正准备回归温暖的小床之时。
“咔嚓!”
剑修至尊诀 风雪今夜
锁体扭动的声音响起,辰逸的房门被缓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