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43章 爺爺熬的雞湯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宋大夫,想必不需要我特别询问您的情况,屏幕前的观众们对您的事迹也基本是耳熟能详了,作为现今国内最知名的天才医生,您在国内以及国外的几次传奇经历,展现出了您超凡绝伦的医术,我和很多观众都很好奇,您是怎么在这么年轻的岁数,就拥有如此不俗的实力。”
“这个问题,已经很多人问过我了。如果是别人,一般会回答说是99%的汗水加1%的天赋。而我想说的是,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汗水、天赋和经验各占三分之一。”
摄像机面前,宋澈口若悬河(满嘴放炮)的陈述道:“首先是汗水。我和大部分医生不同,我刚记事起,就开始学习医术了,别人家的孩子在看漫画,我在看医书;别人家的孩子在摆弄玩具玩偶,我在摆弄针灸模型;别人家的孩子在遛狗撸猫,而我则已经拿起手术刀,在给各种动物做解剖了……”
对座的汪冰冰听着听着,脑袋里自动脑补出了一个勤勉刻苦的小孩子,顿觉得满满的励志色彩。
趁着宋澈话音刚落你,她配合着接茬说道:“宋大夫的童年经历,让我想起了周董的一首歌,《听妈妈的话》。实不相瞒,我小时候也是被我爸妈逼着学各种东西,我也经常跟他妈发牢骚,凭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能嘻嘻哈哈的玩耍,而我每天就是学不完的功课,直到我以不错的成绩考上大学,进入我现在的单位,我终于理解了我父母的初衷。”
“没办法,这个世界本就不是游乐场,除非家里有矿,否则就必须从小就开始奋斗努力,才不至于输在起跑线上,乃至在未来活得浑浑噩噩、艰难挫折。”宋澈感慨道:“我小时候有次真的是学得受不了了,赌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汪冰冰莞尔失笑:“那后来呢?”
“结果肚子饿坏了,又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家了。”宋澈摊手无奈道,嘴角却挂着感怀的唏嘘:“原以为我爷爷要揍我一顿,没想到爷爷很平静,给我烧了一碗鸡汤面,并且说了一句让我刻骨铭心的鸡汤话。”
“什么?”
“我现在不对你严厉,等你长大以后一事无成,那就是社会对你严厉了,而且会更残酷更无情,而且你连补交学费的机会都没有。”
宋澈陈述出了宋老头的那番经典鸡汤话。
世界不是游乐场,反而更像是一座竞技场。
无论主旋律如何粉饰太平,但实际上,社会从未脱离过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
你不努力,别人努力,别人就有更大概率占有更优质的各方面资源,而你未来可能连老婆都讨不到。
很残酷,但现实就是如此。
所谓的快乐教育,是二代们才配拥有的。
而宋澈从小时候起,想赚一点零花钱,都是靠着给猪羊牛治病换来的。
毕竟他的起步点,比普通人还不如———他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
那些出身好能力强的人努力是为了成功,因为人家有可能会成功。
而他努力则是为了活下去!
汪冰冰深以为然,不失时机的道:“听得出来,宋大夫能有今天的成就,脱不开宋爷爷的栽培。”
“没错,他让我在学医方面事半功倍,少走了很多弯路。”宋澈微笑道:“他给我最大的财富,就是经验。”
“大家都知道,医生是越老越吃香,说白了,就是经验的积累。而我的经验,除了从小给各种动物做解剖,很大一部分是爷爷传授给我的。”
“我爷爷是老中医,经验积累少说也有七八十年了,只要我闲着,他就会给我讲述他从医以来耳濡目染的各种典型病例,从诊断到辩证,事无巨细、一点一滴的都灌注到了我这块小海绵,换言之,我相当于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开启了医学生涯……”
关于宋老头的具体身份和遭遇,宋澈没有细说。
毕竟太过敏感,哪怕自己说了,回头节目也肯定会剪辑掉。
而汪冰冰听着这段绘声绘色的讲述,神采愈发奕奕,脑海里又自动脑补出一个仙风鹤骨的医学伟人。
这一刻,汪冰冰觉得回头剪辑时,该给这一段加一段她偶像周董的另一首歌当作背景音乐:《爷爷泡的茶》。
等宋澈给宋老头吹完牛比,汪冰冰又继续把话题往下引导:“有了汗水,也有了经验,那么造就宋大夫的最后一个要素,那就是天赋了。论天赋,我觉得无论专业人士还是吃瓜群众,都得给宋大夫竖一个大拇指咯。”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首席醫聖》-第943章 爺爺熬的雞湯讀書
“怎么说呢,我的医学天赋呢,确实比大部分的医生要好一些,这也没什么好掩饰的。古今中外的各种专业大牛,从科学医疗到文艺体育,他们能在各自的领域成为佼佼者,取得一系列优异成就,靠的远不是勤学苦练,而是他们的大脑或身体天赋本就比普通人高一些或高得多。普通人用十天才能学会的东西,那些天才一天或者一小时就学到了,这就注定了他们能达到的上限也会高得多。”
宋澈很光棍也很臭屁的说道。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谁都知道C罗梅西和勒布朗詹姆斯等运动员很牛比,但如果你觉得他们是通过努力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那只能说你太图样图森破。
汪冰冰内心赞同,但又觉得宋澈说这些话不太妥当,毕竟他们节目是一个励志类的正能量节目,可不能这么打击那些天赋平庸的观众们。
于是,她及时的抢回了话头,把采访继续带回自己的节奏上,胡扯絮聊了一通,最后汪冰冰示意宋澈来一段结束语:“宋大夫,你作为一个励志传奇,要不给大家一些忠告和劝勉吧。”
宋澈想了想,道:“那要不还是把我爷爷曾经说过的鸡汤话,转赠给大家吧。”
“嗯,您说。”
“在绝对的天赋面前,再多的汗水和经验都是徒劳!”
“……”
汪冰冰握着话筒的手颤抖了一下。
她觉得这场采访到头来是做了无用功。
扯了半天,人家只是将成功归结于自己的天赋。
没有天赋,再多的汗水、再多的经验,纯属‘然并卵’!
人氣小說 首席醫聖 ptt-第943章 爺爺熬的雞湯分享
可你讲得那么直白,考虑过那些天赋平庸的普通人的感受吗?!
蓦然间,汪冰冰的脑海里,又自动脑补出了一个很诡异的画风:仙风鹤骨的宋老头精心熬制出一碗碗心灵鸡汤,不停的往宋澈的嘴巴里灌……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首席醫聖笔趣-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爲謀?熱推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宋澈虽然无法苟同胡培军妄图获得长生之策、并以此牟利的理念,但也由衷的理解并认同胡培军的忧患意识。
不得不说,胡培军将人性和世态看得格外透彻。
同样是百年医门,乐家的惨淡现状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
胡家不想重蹈覆辙,就必须争取足够多的资源来武装自己!
“宋大夫,我知道你和你爷爷一样,有自己那一套的原则,我不奢求得到你的认同,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既然已经上了这条船,接下来这条船要驶向何方,就由不得你了。”
胡培军指了指宋澈的金菊花戒指,沉声道:“你现阶段弃船退出,恐怕也晚了。你和我一样,都已经被太多太多的人盯上了,哪怕你通过央视媒体向所有人宣称自己不了解什么长生术,但别人信不信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就目前来说,我和你都还算安全,我是隐藏得够深,别人找不到我,也套不出什么情报,只能继续按兵不动。而你则是站在了聚光灯的底下,一举一动都大众瞩目,别人想动你之前也得掂量掂量。可是你觉得这是长久之计么?”
“俗话说为子孙谋,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我们还有亲人。我让芝书游手好闲,再让他上这档节目,目的就是想让他曝光在大众的面前,让一些人不敢对他下手,但节目终会结束,热度也终会褪去,我不希望我们全家一辈子都过得提心吊胆……”
宋澈心里一动,质问道:“已经有人要对你们动手了?”
“要不然呢,至于是谁,我不好说,因为没有证据,而且窥觑长生术的势力太多了,数不过来。”胡培军意味深长的笑道:“而且我们家被推到这个处境,我还得感谢宋大夫你的助攻,如果不是你再次重启了医圣门的传说,让几件圣物有机会集合到一块,那些窥觑者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坐不住了。”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笔趣-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爲謀?
火熱玄幻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爲謀?讀書
说着,胡培军忽然头往前倾,浮现出一丝狰狞之色,咬牙道:“宋澈,你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切都收不住了!”
宋澈的心境也冷冽了起来。
面对胡培军扣下来的这顶黑锅,宋澈一时间也只能受着。
毕竟正如胡培军说的,是自己重启了这个尘封已久的医学宝藏!
虽然探寻这个医学宝藏的行动从未停歇过,但之前大家都是秘而不宣,保持着微妙的僵局状态。
但随着自己横空出世,并且将关于长生之术的秘密推动到了台前,已然是牵一发而动全局———打破了僵局!
精品都市言情 首席醫聖 江湖喵-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爲謀?相伴
“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你一开始也没想过闹得人尽皆知,但你确保不了其他人都守口如瓶,尤其沐春风、吴元山这些卑劣小人,在你这吃了瘪,他们更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你不准备分他们一杯羹,那他们绝对会纠集更多的帮手上来跟你抢!”胡培军冷笑道:“还有虎视眈眈的赵家和霍家,事到如今,这已经远远不止是医门的事了,而是举世豪强们关注的焦点,试问,这天底下有几个人不想长命百岁,特别是有钱有权的那一撮人。”
“关于这档节目,一开始,我们家真没准备凑这个热闹。但是现在形势不由人,各方势力暗流涌动,他们找不到我的下落,迟早会对我儿子下手,我只能先把芝书推到聚光灯底下,在大众的眼皮底下,起码还是安全的。”
宋澈是真没想到自己无意中引发了一起多米诺骨牌效应,改变了这么多人的生活乃至命运,叹了口气,他苦笑道:“所以,你跟栏目组抗议,要求把胡芝书排到第二个出场,其实并不是为了斗气,而是想尽快让你的儿子露脸出名,以尽快的确保他的安全。”
胡培军点点头:“我不能现身,以芝书的能力,凑热闹还行,我根本不指望他能夺魁,所以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和乐绍成的身上,我们一起合作挖出这口旷世宝藏。”
胡培军太老谋深算了!
原来,在指派胡芝书报名参加节目的时候,他就已经设想好了接下来的全盘计划!
甚至,胡芝书邀请自己过来、再让自己碰巧走进这个书房,估计也在胡培军的算计中!
“按你说的,我连累了你们胡家,于情于理,我是应该要助你们一臂之力的……”宋澈沉吟道。
胡培军抬手打断:“我没指望给你动之以情,而是要对你晓之以理,让你明白现在的局面状况。宋澈,我为了我儿子筹谋了这么多,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你的妻儿吗?”
此话一出,宋澈的脸色一寒,眼中乍现出逼人的锋芒!
随着他攥紧的拳头,无名指上原本含苞状态的金菊花,猛然就绽放了开来!
但是,绽放的金菊花,飘散出来的不是芳香,而是凌厉的杀机!
妻儿,这对于宋澈而言,已经成了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
原本的宋澈洒脱不羁,可以说,正因为他无牵无挂,使得他敢于屡次参与殊死搏斗!
而现在不同了。
宋澈和徐乔恩已经订婚,虽然还没正式结婚过门,但这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厮守终老的挚爱。
而且,徐乔恩的肚子里还怀上了彼此的骨肉。
这一大一小,就是宋澈要竭尽全力守护的信仰!
现在,胡培军忽然将话题扯到了他的妻儿,还透露出妻儿可能面临的不利预兆,这彻底触犯到了宋澈的逆鳞!
胡培军看了眼那金芒灿灿的圣物戒指,面不改色的道:“你看,你一知道有可能会连累到你的妻儿,立马就发飙了。而我为了保护亲人,戴着面具,隐世埋名了这么多年,我付出和牺牲的,或许是你目前还难以体会的。”
“你再看看乐绍成,他本可以功成身退、颐养天年,但为了给那两个不孝子擦屁股,几乎弄得晚节不保,为了研制新药方,试药试得肝脏都快不行了,图的是什么?不就是一家人的平安吗?”
“好了!你不必说了。”宋澈深吸了一口气,拳头渐渐松开,脸上的怒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刚毅决然:“你们都是为了亲人而奋战,不代表别人不会这么做,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保护家人的决心!”
闻言,胡培军笑了。
笑得胜券在握、志得意满。
精华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 txt-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爲謀?
他觉得宋澈大约是妥协了……
宋澈缓缓站起身,语速恢复正常,却不留情的泼了盆冷水:“但你不要觉得我就会因此和你合作,我肩负的不止是家庭的责任,同时也继承了我爷爷的遗志,那就是当一个好医生。我没有那么宏伟的理想,可是该承担的使命,我一定义不容辞,该恪守的底线,我一定分毫不让……”
胡培军又皱了一下眉头,又觉得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一个,长生术的秘密,我会去破解。但是我不会将它作为牟利的工具。”宋澈一字一句的道。
“你想一个人独占长生的秘密?”胡培军摇头讥笑道:“先不说你有没有这个机会,如果真是这个结果,恐怕到时候牟不牟利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下到权贵、上到国家,都会纷至沓来的找上你,你躲得过么?”
“自保的法子有很多啊,比如我被这么多人盯着、恨着、窥觑着,但呆在聚光灯下,至今不都是安然无恙嘛。”宋澈很光棍的道。
胡培军楞了一下,旋即猛然一拍桌子,惊愕道:“你想把这件事彻底公开?!”
没等宋澈回应,单是捕捉到宋澈眼神里的狡黠,胡培军就知道这坑货又要作妖了!
“这个主意,不就是你刚刚提醒我的嘛,因为看到我站在聚光灯下,获得了关注和平安,于是启发了你的灵感,也效仿着把你儿子推到聚光灯下博关注,以便免遭毒手。那么我为什么不把这个医学宝藏也深挖开来,呈现给更多的吃瓜群众看到呢?”
宋澈飒然一笑:“既然你说我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目前来看是很难再关回去了,那索性把盒子全掀开来吧,看到的人多了,也就不是秘密了,那么我和你,乃至我们相关的亲友们,都不再是那些豺狼虎豹们的目标了。”
“……你疯了!”
胡培军艰难的吐出了三字曰。
纵然他极力克制,也难以抑制波澜澎湃的心绪,更别说短时间内消化宋坑货的这惊天馊主意!
他何等的工于心计,将每一步计划都构思得精妙慎密,比如将宋澈引到这里,将局势和利弊分析清楚……按照预设的剧本,宋澈绝对没有一丝半点的理由再拒绝自己的提议了。
可万万没想到,宋澈居然来了一招不按常理的“将计就计”!
或者说,他这就是破罐子破摔,但又摔得很有水平和技巧!
将秘密公开示人,让秘密不再是秘密,那么他们这些掌握秘密的关键人物,也就失去了价值———没了价值,自然也就没人惦记窥觑了!
“我没疯,是你着相了。”
宋澈用手指敲了敲书桌上的《聊复集》,侃侃而道:“我刚刚都说了,医学乃至所有知识,之所以用文字记载下来,目的就是传承和分享,而不是被一小部分人据为己有,当成牟利乃至自私自利的工具。”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首席醫聖-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爲謀?閲讀
“你觉得,我爷爷和乐绍成老先生就真的比你愚蠢迂腐?普天之下的医门药房,就属你们胡家最精明?胡培军,我告诉你,不是我爷爷没机会靠卖药方专利赚钱,也不是你们家老祖宗有多牛比聪明,而是打从一开始,咱们走的道就不是一条道!”
“我承认,你家老祖宗是个商人,而且是一个长袖善舞、精明至极的顶尖商人,不管他开创余庆堂的初衷是什么,但如你所说,这本质上是属于商业操作,也就是说你们走的是商道,而我们走的则是医道。商道和医道,道不同,怎能为谋?!”
“你们只是将医学当作牟利的手段和工具,而我爷爷、乐老先生,乃至众多普普通通的医生们,学医的初衷就是治病救人,我们的理念根本是背道而驰,试问又谈什么合作?这是我拒绝你的理由,想来,也是当年我爷爷拒绝你的理由吧!”

sbadm超棒的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20章 數風騷人物,還看今日讀書-fh0wx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下了一夜雪。
第二天,燕京尽是一片白雪皑皑的画风。
宋澈起了一个大早,去了黎老的小别墅。
果然,黎老十年如一日,依旧蹲在亭子里用白雪水煮茶喝,左手捧着瓷杯,右手握着钢笔,聚精会神的看着本子。
南蛮大王混三国 秋小鸭
鉴于宋澈最近是这儿的常客,守卫们也没阻拦,任由他悄然无声的凑到了黎老的身旁,低头一看,只见小本子上只有一行标题:香山雪。
宋澈记得第一次来这时,黎老的小本子上就写着这个标题,当时还满以为黎老是要吟诗作对,结果都这么多天了,黎老依旧还只是一个‘标题党’。
“黎老,您是想不出该怎么写吗?”宋澈忍不住询问道。
黎老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头看了眼这个留了好久好久的标题,道:“我想过很多版本的词,但每次想落笔的时候,都觉得意境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程度。”
宋澈思忖了一下,试探道:“您要追求的境界,该不会就是像伟人那首《沁园春雪》一样的境界吧?”
黎老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略显诧异:“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听耿大哥说您退休后,每年一到下雪天就喜欢跑香山来住,然后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喝茶写诗,只是他给您训了几个冬天,愣是没看到你写出半段诗词。”宋澈笑道:“而且我听他说,您的偶像就是伟人,平生最中意伟人写的诗词,出去打战都要带着伟人文集,睡前都要翻一翻。”
“伟人可谓是经天纬地的不世奇才,他写下或说过的任何诗词名言,都有着极高的思想境界,多看一眼,就多收益一分。”黎老妥妥的伟人小迷弟,一脸敬仰的道。
接着,他又瞅着小本子上存放了N久的标题。叹息道:“至于伟人的沁园春雪,那自然是空前绝后的巨作,可惜我的人生境界难及伟人的十分之一,苦思冥想了几个冬天,也没能写出相似意境的词句……但是,这苦思冥想的过程,不失为我余生的修行。”
宋澈竖起大拇指:“您老能有这个觉悟,就足够望到伟人的项背了,我相信您老假以时日,一定也能写出旷古空前的杰作。”
黎老一翻眼皮,嘟囔道:“少给我拍彩虹屁,今天来我这打秋风,又是图的什么打算?”
说着,黎老放下钢笔,又斟了一杯微凉的清茶。
宋澈这才坐下来,笑道:“这一次来,依旧不是为我自己的打算,而是想替别人求一个人情。”
“谁?”
“乐家。”
宋澈开门见山:“乐家掌管通仁堂百多年,黎老对乐绍成他们应该不陌生吧?”
黎老一蹙眉头,沉吟道:“他们家出事了?”
这时,旁边的助理提醒道:“乐绍成的二儿子乐城,之前被人骗去澳港赌场,输了一大笔钱,最终债务关系转到了强健集团的曹宪民手上,曹宪民逼着乐家签下了对赌协议,看情况不容乐观。”
宋澈不由心想这些首长身边的助理们,一个个是不是都是百事通。
“败家东西!乐家的百年基业都给败进去了!”黎老直接骂道。
顿了顿,黎老看了眼宋澈:“你是希望我出手干预,帮乐家保住家业?”
御剑星河 流云过处
“我还不至于这么不识趣。”宋澈否认道。
黎老确实位高权重,但不管他对乐家是如何感观,也断然不可能出手干预。
毕竟乐家确实是欠债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若是贸然恳请黎老相助拉偏架,还不如让黎老找人直接拿钱接济乐家。
黎老玩味一笑:“既然你不指望我出手相助,那还要说什么?”
“我是向您告状来的。”宋澈脸色一正,义愤填膺的道:“昨天我受邀参加乐绍成老先生的八十岁寿宴,本来是大喜日子,没想到债主居然挑这个时间点上门催债。如果乐家是赖账不还,那还勉强算情有可原,但距离还债期限还早,债主这么早来催债,还挑人家老爷子的大寿,未免太不厚道了!”
天上掉下个红绣球 开少
“有这事?!”黎老的眉头一拧,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重生之算账
而宋澈还在添油加醋:“更令人愤慨的是,乐绍成老先生当场就被气得中风,送进医院抢救了!”
黎老没立刻吭声,但已经怒形于色了。
崑崙 神宮
华夏虽然是法治国家,但自古以来都讲究人情的公序良俗。
没错,乐家欠债是事实,哪怕乐城是被人忽悠上当的,但谁都不能质疑债务的事实。
我意逍遥
但是距离还债的期限还没到,什么时候不好催讨,偏偏选择在人家老爷子的寿宴上讨要,实在是丧尽天良!
更恶劣的是,还把人家老爷子给气得重病入院了!
这还是快过年的时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群混帐是想把人逼得家破人亡才甘心吗?!”黎老忿然道:“乐绍成情况如何?”
“还凑合吧。”宋澈道:“本来是挺严重的,还好我在现场,及时给抢救了一下,现在起码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唉。”
八十岁得了中风,这几乎去了一半的命了。
闻言,黎老也做不到无动于衷了。
一方面他之前负责领导们的保健工作,在药材采购方面,和通仁堂也算有一些渊源。
上校的替身新娘 予感
另一方面,同样是古稀之年,看着乐绍成几乎被逼上了绝路,黎老怎能不懂恻隐之心呢?
“债主是谁?”
“强健集团的曹宪民。”
天黑请闭眼
“曹宪民……就那个卖假药的?”
黎老显然也听过强健集团的名号,冷笑道:“这假药贩子,吃惯了人血馒头,是觉得不过瘾,还想吸人骨髓呢!”
缔造辉煌的那几年
旋即,黎老交代助理:“我也时不时听闻这个曹宪民卖的保健药品存在坑蒙骗的情况,你给下面打个电话,过去走访核查一下,一旦发现违规违法问题,依法办事、绝不姑息!”
助理忙不迭的答应。
黎老摆明了是要敲打警告曹宪民!
商人终究是商人,无论多么的财雄势大,一旦上层的大佬对某个商人有了意见,一个电话就能把人炮制成渣渣。
“黎老实在英明神武、义薄云天,就冲这点,我觉得您很快就能写出名留青史的《香山雪》。”宋澈又竖起大拇指。
黎老来了兴致,随口道:“我一直困在瓶颈里,以你的聪明劲,能否给我一些启迪或灵感。”
宋澈苦思冥想了一会,道:“我只想出一句,但就怕坏了您的雅兴”
“你说,说错了不怪你。”
“那我可说了。”
宋澈清了清嗓门,对着万丈白雪的风光,朗声道:“俱往矣,数风骚人物,还看今日。”
“……”

irczz火熱連載小說 首席醫聖-第919章 虎狼之局-tt13n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
人家大寿来讨债,这是把丧心病狂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还会注意一下节操礼仪,这群豺狼是直接咧嘴獠牙的就上来咬了!
俪春香都看不下去了,俏脸含煞的道:“曹老板那边,我们家自然会给一个说法,轮不到你们在这说三道四,今天是我公公大寿,你们是存心让我们难堪吗!”
“哟,早听说乐家的儿媳妇干事利索、八面玲珑,堪比红楼梦里的凤姐儿,果然有点风范,我看这乐家一大帮子人,气场都没你足。”蒋三儿贱兮兮的笑道。
此话一出,俪春香的脸色更是难看。
这可不是什么恭维的好话。
把她比作红楼梦的王熙凤,谁不知道王熙凤的作风是心狠手辣、工于心计,甚至私生活还很不检点,在家族里到处偷人。
这分明是嘲讽她水性杨花!
蒋三儿肚子里的坏水可不少,还在喋喋不休的道:“谁说你们欠曹老板的钱和我们几兄弟没关系的,最近我们和曹老板达成了合作协议,一起成立投资公司,准备搞搞医疗产业,当作赚点外快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潘家园七匹狼】和曹宪民的合作很早就开始布局了,目标就是吞下通仁堂的产业!
小魚兒與大蝦米 逗比淑女
乐城只是他们的突破口!
梅花烙
乐绍成也是一阵气急败坏。
原本被逼无奈,他只能接受曹宪民的合作协议,签下那份对赌协议。
在他看来,笑二爷、蒋三儿等人是豺狼,曹宪民则是恶虎。
本以为是前门拒狼、后门来虎,起码能稍微安生一下,没想到到头来是两面夹击、腹背受敌!
“好,就当你们和曹宪民是一伙的,但我们之前和曹宪民的对赌协议写得清清楚楚,只要未来一年内通仁堂的业绩增长达标,我们只需要偿还本金和利息。现在刚过去半年,你们就兴师动众来讨债,是几个意思?”俪春香质问道。
“老妹,是七个月了,距离约定的期限只剩五个月啦。”笑二爷举起手掌的五根手指,阴恻恻道:“据我们所知,这七个月里,你们通仁堂的业绩非但没有增长,反而一路下滑,请问你们拿什么挽救这个对赌协议?”
顿了一下,笑二爷目光暧昧的扫了眼俪春香的婀娜身段:“是要靠老妹儿你的俏脸蛋再去拉投资吗?”
“嘴巴放干净点!”俪春香恼羞成怒。
至于她的丈夫乐榕,看到妻子受此侮辱,居然仍没有半点血性,只能在那无能狂怒:“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诶,可别这么说,传扬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几兄弟专挑老爷子寿辰来闹事,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蒋三儿冷笑道:“记住,我们是合法商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勾当,今天我们过来,是要帮你们乐家的。”
猎网
“我们和曹老板也商量过了,看你们这个对赌协议基本是完成不了,所以决定给一条折中方案,很简单,最近不是什么直播带货很火热嘛,就以你们通仁堂的名义,帮曹老板卖点货。”
乐绍成不太懂这些新鲜事物,迟疑道:“什么直播带货?”
宋澈在旁解释道:“就是打着通仁堂的名义,在网络上帮强健集团卖三无保健药品。”
乐绍成当即勃然大怒:“想都别想!曹宪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不知道?是想把我们通仁堂也拖下这潭脏水!”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只是让你们帮忙推销一下,又不是谋财害命。”蒋三儿嗤笑道。
“回去转告曹宪民,我就是倾家荡产,豁出去这条老命,都不会跟他同流合污的!”乐绍成喝道。
蒋三儿还想再说,笑二爷抬手拦住了,他依旧满面笑容,只是充满了阴骘。
诡异的是,他都没有继续劝说,道:“既然乐老爷子的主意这么坚定,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了,只希望乐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再努力努力,争取早点把债还上。”
说完,笑二爷领着人马就转身离去。
异界忍术传
不过刚走了没两步,笑二爷忽然扭回头,看着宋澈道:“宋大夫,准备什么时候离京呐?”
“想堵我吗?”宋澈反问道。
“岂敢啊,您是国内知名的大神医,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笑二爷笑道:“我只是想约个时间,给宋大夫践行。”
“这好说,等我定下回程的日子,就第一时间跟你说。”宋澈跟着假惺惺的回应道。
“那我就静候宋大夫的通知了,可别让我难等喔。”笑二爷最后的那一抹笑容,已然是杀机毕露……
……
等人离去后,乐城第一时间凑到乐绍成的面前,嚅嗫着嘴唇准备要说点什么,乐绍成径直道:“跪下!”
乐城迟疑了一下。
“我让你跪下!”乐绍成再次拔高嗓门吼道。
乐城这才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一脸愧疚道:“对不起,爸。”
“你这孽子,你就来讨债的。”乐绍成悲凉一笑:“这个家现在毁在你手里,你该心满意足了吧?”
长安古意
“爸,我不想的……我真的错了……”乐城一咬牙,挥手就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随即正色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欠下的债,我去找曹宪民。”
“找他干嘛?跟他同归于尽?”乐绍成厉声道:“那你真的是让我们乐家仅存的颜面都败光了,输了一屁股债,跑去杀了债主,是要让我们乐家百年多积攒下的名誉毁于一旦啊!”
“爸,实在不行,我去找上面的领导吧。”乐榕提议道:“毕竟通仁堂也是国内中药行业的旗帜,这几十年来在供应药材方面也出力不少,现在遭了难,领导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你也说领导在意的是通仁堂了,我们老乐家还不值得领导费心,乐家倒了,不过就是让通仁堂换一个主人罢了。更何况让上头知道我们乐家出了这样的丑闻,只怕连仅存的好感都得没了。”乐绍成摇头叹息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坐以待毙吗?”乐榕焦急道。
事到如今,任谁都清楚对赌协议是完成不了的,等待乐家的必将是曹宪民的巨额索债!
“爸,实在不行,还是让我试试吧。”俪春香开口道:“我已经联系了几家风投公司,对合作都挺有兴趣的,只要取得支持,资金就不是问题。”
“但前提是要上市对吧。”乐绍成对儿媳妇的态度也稍微好转了一些:“即便我同意,可是你想过通仁堂以现今的局面真的还有机会上市吗?会有多少资本家看好我们还能回到巅峰?”
俪春香哑然。
这也是目前最大的症结。
口口声声嚷着要上市,但上市的前提还是业绩的提升。
想要业绩短期内快速提升,就得立刻研制出“爆款药品”。
为此,乐绍成不停试药都把肾试坏了,可依旧是然并卵。
愁云笼罩,这个盛极一时的百年医门,眼瞅着就将迎来灭顶之灾了。
就在这时,宋澈开腔道:“我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解眼前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