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討論-第五百一十八章 “冰山美人”居然笑了看書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整个洞穴之中,霎时间鸦雀无声。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之中,白衣人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笑嘻嘻的俊秀脸庞。
“钟文!”
看清白衣人的容貌,宁老夫子忍不住惊呼出声道。
“宁夫子?好巧啊。”钟文一脸轻松地对着宁老夫子挥了挥手,目光随即扫过洞穴诸人。
难道……我来晚了?
望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宁老夫子等人萎靡不振的神情,钟文心头一个“咯噔”,忍不住出声问道:“不知哪位是齐宣齐长老?”
“在下齐宣。”齐宣有气无力地应道,“阁下可是叫作钟文?莫非是镇海之后?”
对于钟文的存在,他曾经无数次听见妻子提起,因而很快便反应过来。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钟文心头一松,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再次露出笑容:“若是你遭遇了不测,姑姑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果然是你!”齐宣苦笑着道,“莫非是无烟让你来的么?这可是害了你啊!此地不宜久留,你不用管我们,赶紧离开,回去告知圣人,就说暗神殿图谋不轨,设下陷阱谋害我六大圣地中人,让大家小心提防。”
即便钟文的出场十分惊艳,他却并不认为眼前这名少年,拥有抗衡暗神殿众多高手的能力,尤其对方还有沈巍这个殿主级别的绝世强者,以及一名神秘莫测的黑衣女子。
钟文微微一笑,对于齐宣的提议不置可否,眼神又是一转,落在了剑星罗的身上:“前辈怎的如此狼狈?”
“小家伙,原来你还记得我!”剑星罗见了钟文,似乎十分开心,哈哈笑着提醒道,“小心沈巍那个卑鄙小人,还有那边的黑衣女人,也不可小觑!”
与齐宣不同,剑星罗曾经领教过钟文的实力,在他看来,这个少年有着与自己一较高下的能力,即便在强敌环伺的洞穴之中,也完全拥有自保之力,因而丝毫没有劝他逃跑的念头。
“我省得了。”钟文微微颔首,以感谢剑星罗的善意提醒,随即目光一转,落在了黎冰身上。
望着美人苍白的脸颊、嘴角的血丝以及柔弱无力的娇躯,钟文面色一变,脚下微微一晃,瞬间出现在黎冰身前。
七长老见他靠近黎冰,心头一惊,待要阻止,却觉浑身无力,连手臂都抬不起来。
钟文弯下腰,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黎冰吹弹可破的柔嫩脸颊,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这一个动作,直惊得六大圣地诸人目瞪口呆,一时竟忘了伤痛,整个洞穴悄无声息,陷入到死寂之中。
黎冰拥有绝世容颜和惊人天资,却从来不苟言笑,无论对“冰螭岛”还是其他圣地中人,都始终是一副冷若冰霜的疏离姿态。
她虽然芳华正茂,追求者众多,在男女关系上,却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冰山美人”的称号,早已响遍七大圣地。
甚至有一些圣地天才在求而不得之后,心生怨怼,故意散播出她不喜欢男人的谣言,“冰螭岛”方面也从不出面解释,久而久之,居然还真有不少人接受了她的“蕾丝边”或“爱无能”人设。
因而,在钟文做出这一唐突举动之后,齐宣等人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这少年,要惨了!
然而,现实却往往出人意料。
“死不了,只是动用了秘法,有些乏力。”黎冰非但没有发怒,反而甜甜一笑,柔声答道,“休息一个月,应该就能恢复。”
素来面无表情的她这嫣然一笑,登时如百花绽放,大地回春,美得摄魂夺魄,直教一群大老爷们心跳加速,思绪荡漾,即便如秦一魂这般高傲之人,脸上都不禁微微泛红。
“冰山美人”居然笑了!
齐宣嘴巴张得老大,险些连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只觉自己见证了世上最为奇异的一幕。
若是让圣人知道了,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冰螭岛”七长老的视线在黎冰和钟文之间来回游走着,眼中充斥着兴奋之色,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八卦一般。
这小子!居然连黎冰都勾搭上了!
“孙女婿”当着自己的面,毫无顾忌地和其他女人举止亲昵,勾勾搭搭,宁老夫子只觉满头黑线,心中百味杂陈,一时竟不知该不该生气。
是他!
在钟文出现的那一刻,沈巍便已经认出,这名白衣少年,正是当初在大乾边境打伤自己,更让手下两员大将黑芍和陀天夜不知所踪的元凶。
一想到损失了自己派系的两名入道灵尊,他只觉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完全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恨意。
在这个圣人相互制衡,无法轻易出手的时代,入道灵尊,可以说是世间最为强大的武力。
即便在七大圣地之中,能够感悟大道的灵尊强者,也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暗神殿”高层之间,同样明里暗里地存在着派系之争。
除了本身修为,能够得到多少入道灵尊的支持,也是派系强弱的重要评判标准。
二殿主厉天帝已经先一步迈入那遥不可及的境界,再加上与钟文一战,损失了一双左膀右臂,沈巍在“暗神殿”高层之中的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惨不忍睹。
“杀了他!”
他恶狠狠地对着身旁的黑衣女子吩咐道。
曾经有过一次交手经历,他深知钟文实力强悍,丝毫不输自己,因而并没有单打独斗的打算,反而怂恿身旁的蒙面女子先行出手,试探对方深浅。
令他感到惊愕的是,黑衣女子非但没有出手,反而饶有兴致地对着钟文上下打量,艳红色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惊异,一丝好奇。
连她也……
如果说黎冰的笑容已经大大出乎意料,那么在看见素来冷酷无情的黑衣女子也对钟文表现出兴趣之时,沈巍彻底震惊了。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
作为一个人尽皆知的好色之徒,沈巍对于黎冰和黑衣女子,都未尝没有觊觎之意,却始终不敢将心中的欲念付诸行动。
只因他深知,这两名身份高贵,实力惊人的天骄,都是连他也高攀不起的女神,如同高岭之花一般的存在。
此时,见二女居然对钟文另眼相看,除了无穷恨意,他的心中不禁又滋生出一股强烈的妒忌之情。
“迦楼,杀了他!”见指挥不动黑衣女子,沈巍转头看向身旁的俊秀青年。
“哎,麻烦!”
被唤作“迦楼”的青年男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指挥不动圣女,就欺负我这样的新人。”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忽然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丝毫不理睬沈巍铁青的脸色,仿佛对于堂堂三殿主,并没有多少敬意。
下一刻,他的白色身影,已然出现在钟文背后,阳光自洞顶缺口照射而下,投在他精致的五官之上,令本就俊美的脸庞愈加光彩照人,一股浩瀚的气势自他体内散发出来,对着钟文狠狠笼罩下去。
看似不过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子,竟已拥有了灵尊级别的强大修为!
“小心!”黎冰白皙的脸蛋上露出一丝忧色,朱唇轻启,娇声提醒道。
作为“冰螭岛”副岛主,七大圣地之中最为年轻的入道灵尊,黎冰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感,在许多年轻人心中,她就是美丽与强大的代名词。
然而,此时的黎冰却如同一个为丈夫担忧的小媳妇,摆出一副弱柳扶风,楚楚可怜的娇柔模样,与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直看得四周诸人大跌眼镜,几乎要怀疑人生。
这种强烈的反差,竟营造出了与众不同的美艳之感,直教钟文心头乱跳,大为意动。
“没事,他伤不了我。”
好容易压制住心头躁动,钟文对着佳人微微一笑,连头也不回一下。
“砰!”
眼看着迦楼的拳头就要击中钟文背心,齐宣眉头微微一皱,暗怪这少年托大,正要出声示警,却听空中莫名传来一道巨响。
紧接着,迦楼的脸颊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中一般,深深凹陷下去,整个人化作一道白色虚影,笔直向后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洞壁之上。
“噗!”
迦楼口中喷出鲜血,只觉阵阵剧痛传来,仿佛全身骨骼都散了架一般,待要起身再战,一时竟然无法做到。
而相比于身体上的痛苦,更让他惊惧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看明白钟文究竟是如何击中自己的。
“吃下去!”
钟文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个小瓷瓶,只见他拔开瓶塞,紧接着右手食指连连轻弹,射出道道虚影。
尚还存活的六大圣地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手中瞬间多出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阵阵浓郁药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只凭气味,便知对于自身恢复大有裨益,绝非凡品。
令人颇为无语的是,黎冰手中的丹药,却又与众人不同,散发出来的香气瞬间遍布整座洞穴,只是闻了味道,便教人本能地生出强烈的渴望之心,恨不能一把抢来,吞入口中。
我好歹是小洁的爷爷,你就算区别对待,也别搞得这么明目张胆行不?
宁老夫子捂着脑袋,腹诽不已,只觉心中藏着无数牢骚,回去之后要向孙女儿宁洁好好说道说道。
齐宣等人与钟文并不相熟,见他惊艳救场,又以顶级丹药相赠,大多心存感激,反倒不如宁老夫子那般思绪复杂。
不愧是入了副岛主法眼的男人,果然不同凡响!
火熱都市言情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八章 “冰山美人”居然笑了鑒賞
“冰螭岛”七长老对着钟文仔细端详,眼中不觉露出赞赏之色。
“好小子!不愧是和我打成平手的男人!”剑星罗一颗丹药下肚,感觉精神瞬间恢复了不少,又见“暗神殿”一方在钟文手中吃瘪,更是喜笑颜开,忍不住大声赞道。
在他看来,和自己“打成平手”,已经是极高的评价了。
闻到药香的那一刻,沈巍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一次的谋划,“暗神殿”将其余六大圣地统统算计了一遍,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
一想到计划失败可能造成的后果,这位三殿主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慌张之色。
“制止他们!”他口中高呼一声,身形化作一道白色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钟文而去,“莫要给他们嗑药恢复的机会!”
身后的一众高手得了指令,纷纷出手,五花八门的化形灵力瞬间充斥在洞穴之中,如同雨点般劈头盖脸地朝着钟文砸去。
率先袭至钟文身前的,正是曾经的老对手沈巍。
“炎切!”
他口中大喝一声,右手高高举起作刀状,一股强大的黑色火焰自掌心喷薄而出,化作一柄灵力短刃。
随着灵力短刃的出现,一股灼热而狂暴的气息席卷四方,整个洞穴中的温度瞬间暴涨了一大截,便是闫老怪等灵尊大佬,都隐隐生出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这一招,正是他曾经对钟文施展过的暗神殿绝技“炎切”。
“过了这么久,还是毫无长进。”钟文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笑着讥讽道,“堂堂三殿主,还真是教人失望!”
言语间,他周身忽然光芒大作,亮起一道道淡金色的玄奥灵纹,整个人一动不动,竟似没有想要闪避的打算。
“咚!”
看似毁天灭地,威势惊人的灵力短刃毫无阻碍地斩在了钟文身上,竟然只是发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响,便如同落入大海的水滴,再也没有了一点声息。
钟文依旧挺立在原地,就仿佛被清风拂过,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哪有半分受伤的模样?
怎么可能!
眼见自己的得意招数居然未能对钟文造成丝毫影响,沈巍不禁面色剧变,心中大吃了一惊。
他正要撤身收招,却见钟文忽然咧嘴一笑:“来而不往非礼也!”
此时,身后一众“暗神殿”高手的灵技也已纷纷袭至,只见钟文双臂缓缓自两侧抬起,众多携带着黑色火焰的化形灵力忽然停滞不前,随后竟如同接受了高僧点化一般,幡然悔悟,一个个掉转枪头,直奔沈巍而去。
这位三殿主没料到会被手下人的灵技偷袭,猝不及防之下,不禁面色大变,正要后撤躲避,忽然感觉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全身灵力逆行,整个人陷入到短暂的僵硬状态之中。
便只是这么短短一瞬间,来自“暗神殿”一众高手的化形灵力已然一个不落地击打在沈巍身上。
“轰!”“轰!”“轰!”
伴随着一道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这位三殿主的身形完全被狂暴黑焰吞噬,难以想象的高温几乎将洞穴的地面烧穿,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云霄。

l945g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四百九十七章 真羨慕你們的臉皮展示-olkmm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这小子,有点意思!”
望着上方诡异的战局,丁老怪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笑意。
数十年来,这位被尊奉为“天下第一神医”的圣地长老,第一次对一个陌生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高空之中,钟文一边承受着三大灵尊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一边淡定地挖着鼻孔,颇有种“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度。
更有甚者,他还会时不时地将鼻孔中挖出来的东西搓成一团,弹向三个敌人,直气得廖启灵等人面色发青,浑身颤抖,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阁主,小兄弟,不要打!有话好说!”
眼见廖启灵和钟文起了冲突,公羊观图在下方急得直跺脚,口中不停地劝阻着,只恨自己修为不到天轮,无法飞至空中拉架。
穿越 小說 醫生
四人的战斗又持续了约莫不到半刻时间,廖启灵等人终于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便是,他们使尽浑身解数的进攻,对于钟文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一波鼻屎攻击,廖启灵既感到气愤,又有些沮丧,。
短时间内高强度的灵力输出,令他略微有些疲惫,然而对手却丝毫没有挨打的觉悟,那悠然自得的模样,当真是怎么看怎么来气。
身为“丹阁”中人,这三大灵尊自然都不会缺少恢复灵力的丹药。
然而,饶是他们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欢乐三打一”的情况下再掏出药物来嗑。
“二位长老,先对付其他人!”
廖启灵终于决心改变策略,对着三长老和六长老发出了指令。
两位长老闻声而动,齐齐点头,居然十分默契地袭向正在和剑修对战的江语诗。
之所以会选择江语诗,乃是因为在交战诸人之中,珠玛和叶青莲虽然以少敌多,却都占据了上风。
唯有仇天龙和江语诗二人都跟自己的对手打得有来有回,一时半会难分高下。
而与相貌粗狂的仇天龙相比,千娇百媚、貌比花娇的江语诗,显然看上去要更好欺负一些。
“咚!咚!”
然而,伴随着两道微不可闻的轻响,两位长老一脸懵逼地发现,自己看似出其不意的猛攻,不知为何,竟然又一次打在了钟文身上。
“两个老头不讲武德。”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钟文大叫大嚷道,“都有了我这样耐心的好对手,居然还去偷袭一个姑娘家,真羡慕你们的脸皮,保养得这么厚!”
三长老和六长老被他一语喝破,当真是又惊又羞,两张老脸涨得通红,恨不得能有条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趁着钟文被两位长老牵制之际,阁主廖启灵忽然右手作刀,对着仇天龙斩出一道光耀夺目的灵刃。
这位老谋深算的阁主,竟然以两位长老为饵吸引钟文,他的真正目的,却是正和紫衣刀客杀得难解难分的仇天龙。
眼见计谋就要得逞,廖启灵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
“咚!”
然而,刚才还在与两位长老纠缠的钟文,不知怎地,竟然挡在了仇天龙面前,浑身闪烁着淡金色的光纹。
“丹阁”阁主这记威猛绝伦的灵刃斩在“灵纹炼体诀”的光纹之上,就如同一滴水珠落入大海之中,甚至激不起丝毫涟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廖启灵面色一沉,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完全不明白钟文为何能够预料到自己的偷袭,又是如何在短短一瞬间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及时挡在了自己跟前。
三长老和六长老见钟文离开,心头一喜,再次对着江语诗的方向挥动拳头,一冰一火两种灵力交相辉映,气势惊人,誓要在最短的间内令这位青春靓丽的女将军丧失战斗力。
“咚!咚!”
下一刻,两位长老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十分不科学地砸在了钟文身上,甚至怀疑自己正置身梦境,不知何时才能苏醒过来。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无论廖启灵和两位长老采取何种策略,或声东击西,或分进合击……打出来的灵技却只会落到钟文身上。
而钟文体表的淡金色灵纹,又如同一层无比坚硬的龟壳,你强任你强,清风拂山岗,以灵尊级别的强大力量,也无法将其撼动分毫。
这特么……
三人气喘吁吁,脸色时而红,时而紫,只觉无比郁闷,几欲吐血。
打不动钟文也就算了,他们却万万没有料到,就是想转而攻击其他敌人,竟然也无法做到。
这名白衣少年就好似神仙转世,拥有未卜先知的能耐,总是能够及时“挨打”,竟然以一人之力,“围困”住了三大灵尊。
“这位大师也真是调皮!”观礼席上的红衣女子素手掩唇,娇笑着道,“明明比廖阁主他们厉害得多,却偏偏要这般戏耍三人,直接打倒了多好?”
到此地步,但凡有眼睛的,都能够看出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钟文就如同猫捉老鼠一般,在捕到猎物之后,并不直接杀死,而是放在掌心之中翻来覆去地把玩。
而廖启灵和两位“丹阁”长老,便是那三只又肥又大的老鼠。
“时代变了!”身旁的父亲长叹一声,发自内心地感慨道,“这位大师年纪轻轻,非但丹道造诣惊人,实力更是逆天,连他身边之人一个个都如此了得,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啊!”
“爹爹,大师这般优秀,女儿嫁给他,也不算辱没了咱们家吧?”红衣女子挽着父亲的手臂,娇声问道。
父亲:“.…..”
的确没有辱没家门,可也要人家看得上你啊!
父亲好容易将才这句话憋在心里,并未脱口而出。
“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了这个人!”观礼台的另一侧,“师徒情深”的师尊遥指钟文,对着黄衫青年谆谆告诫道,“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跟他搭上交情。”
“能够这么快晋阶灵尊,全赖大师的灵丹之助。”黄衫青年连连点头,“弟子对他感激还来不及,如何会与其为敌?”
“为师年轻之时,也曾造访过几大圣地,见识过无数天才。”师尊轻轻抚摸着胡须,追忆往昔道,“却没有任何一个能与此人比肩,在这样的年纪就如此了得,日后未必不能成为当世第八位圣人。”
“圣人!”黄衫青年大吃一惊,“师尊对他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我这还是往低了说。”师尊摇了摇头道,“便是七大圣人在这个年纪,成就也远远无法与此人相提并论,只要没有中途陨落,说不定为师在有生之年,能够见识到超越圣人的存在也未可知。”
黄衫青年心头剧震,再次抬头看向钟文,眼神之中,不自觉地多出一丝崇敬之色。
“这位大师实力虽强,品性却不怎么样啊!”
一名跟随师门长辈前来观礼的耿直青年忿忿道,“明明可以打赢,又何必要这样羞辱对手?”
“蠢货,这等人物的一举一动皆有深意。”身旁的长辈厉声训斥道,“不懂就不要胡乱说话,免得惹人耻笑!”
“深意?能有什么深意?”青年满脸疑惑道。
没讲完的鬼故事 与莫奈
“你以为在座这么多大人物都是良善之辈么?大师刚才露了一手炼丹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心怀不轨,想要打他的主意。”那名长辈叹了口气,耐心解释道,“如今你再看看,还有多少人敢对他动歪心思?”
青年闻言,忍不住环顾四周。
望着在座诸多大佬眼中的惊惧之色,他心中一动,似乎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想通了么?”
“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人性都是贪婪的,‘千机丹’这样的神药,谁不想据为己有?这些灵尊强者,哪一个不是刀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狠角色?即便大师修为再强,也总会有些亡命之徒控制不住贪念,不自量力地去找他的麻烦。”那名长辈指了指空中狼狈不堪的廖启灵等人,接着说道,“但是又有哪一位大人物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
傻 女 逆 天 廢 材 大 小姐
“原来如此!”耿直青年恍然大悟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出丑,莫说堂堂‘丹阁’阁主,便是弟子只怕都难以忍受。”
“就是这个理!”长辈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诚如耿直青年所言,此时的廖启灵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求求你,直接杀了我罢!
下方诸人的指指点点,全部都被他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作为世俗之中权势最大的人物之一,廖启灵的自尊心早已到了崩溃边缘,若非最后一丝矜持作祟,他几乎就要开口恳求钟文给自己一个痛快。
而三长老和六长老早已衣衫凌乱,汗流如柱,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若非尊严作祟,两人几乎就要瘫倒在地,放弃抵抗。
“啊!!!”
三國 小說 推薦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传入耳中,众人皆为之一惊。
原来黄衫老者一个不甚,没能及时护住头部,被金羽大鹏小明逮着机会,一爪抓破了天灵盖,当场归西,成了大战中第一位陨落的灵尊强者。
没有了黄衫老者的支援,壮硕大汉更是完全跟不上小明的速度,不过短短数个呼吸间,便被金羽大鹏头顶的尖角撞入后背,紧接着透体而出,将心脏直接刺了个对穿,一命呜呼,步了黄衫老者的后尘。
“不!!!”
中年女修受到两人惨叫声的影响,略微有些分神,脚下慢了半拍,被叶青莲的七彩灵丝逮了个正着,无数道灵力丝线前赴后继,蜂涌而至,将她的后脑、躯干和四肢扎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女修只是少许挣扎了一下,眼中便失去了光彩,很快就挂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停止了呼吸,成为第三位殒命之人。
失去了帮手,东方常胜只觉压力倍增,不由得面色剧变,慌忙向后退出数步,双手食指连弹,射出一道道疾如闪电般的银色灵针,口中怒喝道:“葵花针!”
叶青莲冷哼一声,玉手轻挥,指尖的灵丝如同琴弦般微微抖动着,轻而易举地将灵针尽数击溃,又再次追着红衣灵尊疾射而去。
“砰!”
东方常胜心头剧震,再要后撤两步,忽觉一阵难以想象的巨力自背心传来,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都被这股力量撞得向前栽去。
大唐天娇 残刀
原来是珠玛和小明消灭了两名敌人之后,开始驰援友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他发动了奇袭。
如此一来,东方常胜就好像主动送上门一般,被七彩灵丝轻而易举地贯穿全身,不过呼吸之间,便驾鹤西归,从此长眠。
青春追忆
一击得手,小明马依样画葫芦,马不停蹄地对剩余的两名敌人发动了攻势,如法炮制,帮助江语诗和仇天龙拿下了各自对手。
至此,愿意为“丹阁”出手的六大灵尊已然全军覆没,只剩下廖启灵三人还在苦苦支撑,而钟文这边却依旧人员齐整,完好无损。
而廖启灵三人的心,也终于沉到了谷底。
“大叔,还要打么?”钟文忽然止住身形,笑嘻嘻地问道。
廖启灵弯下腰,双手扶住膝盖,气喘如牛,汗水大滴大滴地自额头落下。
史上最强肉体 北斗小七
他的面色时而青,时而紫,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略微平复了一点情绪,僵硬地开口问道:“说罢,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的声音里,满是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