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弦月至尊-第417章 坑尊出擊(大章求訂)閲讀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欸,师父为了我的事急匆匆离开,连我的呼唤都没有听到,这样的恩情,我该怎么回报师父呢?”
元尊者头也没回的直接消失在了远方,李弦月明白几万颗修炼精神力的丹药对元尊者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会让元尊者的心头有莫大的压力。
以前的元尊者智珠在握,总能轻易的想到办法迅速解决疑难,哪里会有这种慌慌张张的情况出现呢,就莫说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离开了。
而元尊者却直接把这种艰巨的任务和巨大的压力都留给了自己,这让李弦月感觉哪怕自己做的再多也无法回报元尊者的恩情了。
“那就闭关吧,不再贯通十八条小经脉绝不出关,我一定要走通武之极路,让师父的辛苦物有所值!”
李弦月看着元尊者消失的地方眼神坚定的对自己说道,转身就闭关去了,只有走通武之极路,让元尊者一偿所愿,才能给元尊者以最大的报答。
而李弦月现在需要做的是再贯通十八条小经脉,达到刀灵弦月的要求,再配合刀灵弦月对最后十条小经脉发起冲刺,如此,他才有机会真正走通武之极路。
“傻二,如梦,我师父虽然已经去准备修炼精神力的丹药了,还让我不要分心,但我总觉得他此行不会简单,很有可能会掀起滔天骇浪。”
“咱们也必须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在我师父需要支援的时候及时伸出援手,请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前辈们帮我师父一把。”
“还是辛苦你们俩帮忙出去密切探听一下我师父的踪迹,以随时掌握我师父的行踪,在必要的时候帮一帮他。”
虽然,元尊者已经让李弦月不要分心了,可李弦月闭了关却总觉得心中烦躁不安,心里很是担心元尊者会惹出很大的事端,让自己身处险境。
而元尊者此行除了伙伴们知晓,包括其他的人族都是不知道他的行踪的,换句话说,也就只有伙伴们能向他提供支援。
万一元尊者深陷险境,而伙伴们却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那他就无人可救,只能靠自己了,如果出了事,李弦月将愧疚终生。
而伙伴们总共是有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的,即使黎辛、温良院长和离朴不方便出动,免得引起有心生灵的怀疑。
那伙伴们也还有可以请四十五尊灵湖境悄悄出动,在元尊者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出手帮元尊者一把,也就是说,伙伴们也有支援元尊者的能力。
李弦月思前想后还是出了关,向傻二和花依如梦拜托道,他们不易被察觉,出去探听元尊者的消息最好不过。
而李弦月每天傍晚出关从他们那里获取元尊者的动向,就可以轻易判断出元尊者是否会有危险,提前请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前去支援。
“好,我们马上就去!”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弦月至尊 愛下-第417章 坑尊出擊(大章求訂)讀書
傻二和花依如梦点了点头说道,接着就向元尊者离开的方向而去,而那个方向,赫然就是冰雪灵族的方向!
傻二和花依如梦明白,元尊者想凑够数万颗极品修炼精神力的丹药必会使用一些非常之法,而相应的危险也会很大,搞不好就会深陷绝境。
而对于傻二来说,正是元尊者培养了他,又把他交给了李弦月,他才能有今日,他也一直把元尊者当做师父,心底最尊敬的人。
而元尊者本来就是花依如梦的师父,正是元尊者,她才能走上了武之极路,还有了现在破了战圣云苍贯通小经脉的记录成就,她对元尊者也是非常敬佩。
现在元尊者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他们的心里也是焦急如焚,李弦月又拜托他们打探元尊者的消息,于是他们立马就去做了,一刻都没有耽误。
甚至,元尊者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了,以元尊者又是急速,他们还担心自己跟不上元尊者的步伐,直接展开了最快的速度向元尊者追去。
“弦月,北方冰原又大乱了,我们跟着元尊者潜入北方冰原,随后就听说,冰雪灵族的丹药库被人一锅端了,连一颗丹药都没有剩下。”
李弦月本以为傻二和花依如梦至少会要两三天才会传回消息,结果才第二天中午,他们就急匆匆的返回向李弦月和伙伴们说道,还带回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那盗走冰雪灵族丹药的肯定就是我师父无疑了,我就知道他肯定会剑走偏锋,干点儿惊破天的事,要不然也无法凑够数万颗修炼精神力的丹药。”
李弦月点了点头说道,元尊者当时直奔北方冰原而去,李弦月就猜到元尊者肯定是要有大动作,这才很是担心元尊者,如今看来,一点儿都没有猜错。
“冰灵之族以为是盗尊不知时隔数十年之后再出手将冰雪灵族给盗了,而且还以为奇积大雪山冰心花的丢失也是盗尊不知干的?”
不过,李弦月旋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东西,那就是能神不知鬼不觉把冰灵之族宝库给盗空了,冰灵之族肯定以为是盗尊不知干的。
因为举天下间能有这能耐的也就只有盗尊不知了,可冰灵之族却忘了盗尊不知也是有徒弟的,元尊者就是其中之一,偷盗能力又怎么会差呢!
但冰雪灵族是不知道盗尊不知是上一代暗夜王尊的,也不知道元尊者竟然是盗尊不知的徒弟,它们肯定以为就是盗尊不知出手。
甚至,它们还会觉得先前奇积大雪山冰心花的丢失也是盗尊不知干的,只是那个时候,它们没有想到盗尊不知的身上而已。
而它们却把北方冰原的四方边界之地给封了,哪怕是盗尊不知也无法从北方冰原的边界之地离开,被困在了北方冰原地界之内。
而这一次,冰雪灵族的宝库之所以被盗空了,就是盗尊不知在发泄心中对它们的不满,故意给它们好看。
必竟,冰雪灵族的宝库里比丹药好的东西实在太多,盗尊不知却只盗走了丹药,其他的东西都纹丝不动,也只有故意给它们脸色看可以解释了。
“嗯!现在冰灵之族快疯了,满北方冰原的搜查,希望能搜出盗尊不知的下落,还觉得肯定是有族群把盗尊不知藏匿起来了,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大战。”
傻二和花依如梦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也知道李弦月肯定很关心元尊者,就把导致的结果说了出来,示意李弦月和伙伴们元尊者并没有事。
“我师父不愧是坑尊元志啊,这一次出击,修炼精神力的丹药是少不了了,北方冰原此行少说可以凑出了一两万颗。”
“而冰灵之族的宝库空了,把冰灵之族教训了一顿,上一代暗夜王尊恐怕也要被天降黑锅给坑哭了,简直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得知元尊者并没有事,好端端的脱身了,李弦月大是送了一口气,北方冰原本就封闭四方边界之地,元尊者还往里闯,他很担心元尊者会陷进去。
但现在看来,元尊者不仅成功的凑出了不少修炼精神力的丹药,而且还把冰灵之族教训了一顿,让它们吃了一个大亏。
不仅如此,元尊者还把黑锅甩给了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这一石三鸟玩的贼溜,事儿做了,却又片叶不沾身,简直没得说。
不过,李弦月一想到当代冰雪灵皇和上一代暗夜王尊知道此事后的表情就莫名觉得好笑,恐怕它们都被元尊者坑哭了吧。
…………………………………
天罗大森林暗夜王宫的宝库里,此时一个疲惫的中年人和一个头发花白的小老头正在对峙着,不是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和元尊者还能是谁。
原来,元尊者盗完了北方冰原上的族群的丹药宝库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天罗大森林,准备把兽族皇宫和各大王宫的丹药宝库也给盗了。
但知徒莫若师父,更何况元尊者的师父还是盗尊不知呢,立马猜到了元尊者的打算,在暗夜王宫的丹药宝库里把元尊者给堵住了。
“二坑,你连为师也坑啊,这一顶大帽子下来,十大主族和各大王宫都会防起贼来,为师这一阵子是没办法下手了。”
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一脸郁闷的看着元尊者说道,它是真没想到,元尊者竟然坑到了它的头上,坑完了还要来盗它暗夜王族的宝库!
“师父,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从古至今,除了您老人家盗尊不知盗了东西还无人敢追究就没有人了,只有借您老人家的名头,我才好脱身呀!”
元尊者摊了摊手说道,他来兽族的第一站就是暗夜王宫,连兽皇宫都没有去,竟然还是被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给堵住了。
“这就是你坑为师的理由?上次的一刀拍的爽吗?”
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气愤的说道,同时心里也是苦笑不得,真没想到,元尊者坑起它来,理由竟是如此的简单。
“爽啊!”
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的提示又让元尊者想到了上一次在青石武院将其拍昏的辉煌过往,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算了,为师懒得和你个坑货计较了,我知道你不得手便会一直惦记着,那你就拿走你最需要的东西吧,可不能把我暗夜王族的宝库也给搬空了。”
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翻了个白眼,深感元尊者是坑人入骨,这辈子是改不掉了,只好无奈的提议道,尽量减少暗夜王族的损失。
“好,师父你先出去吧!”
元尊者沉默的点了点头,就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的说道,还建议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去外面等他,他寻找完了就去找夜无光。
“这坑师父的玩意儿!”
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点了点头出去了,它觉得有它在,元尊者也不能怎么样,可等了许久之后,元尊者都没有去找它。
它进入宝库一看,宝库里哪里还有一粒丹药呢,连元尊者的影子也没有,元尊者早就盗空了暗夜王族的丹药宝库逃走了!
“盗尊不知把族内的丹药宝库都盗空啦!”
族内的丹药宝库被元尊者盗空已成定局,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知道它也无法挽回损失了。
许久之后,等到元尊者大概也已经把兽皇宫和其他各大兽族王宫的丹药宝库都盗空了,它才像是突然发现了一样,大声的嘶吼道。
“真是坑死了,知道贵重的东西都在身上,并不在宝库里,盗空了我也不会追究,还会成全他继续偷盗,就把我往死里坑!”
上一代暗夜王尊盗尊不知夜无光一边儿嘶吼一边儿心里想到,对于元尊者这个坑尊徒弟,心里是又爱又郁闷极了。
………………………………
北方冰原大冰原的核心边缘处,这里就是雪灵之族的地界,此时半皇宫门口,冰雪灵族大算师呆呆的望着天空,心里正郁闷着呢。
“看样子,我那徒儿还没有原谅我想伤害他的徒儿的事啊,要不然,也不会连我族最秘密不为人知的宝库也给盗空了,这分明就是故意敲打我呀!”
冰雪灵族大算师自言自语的说道,族内那宝库连历代冰雪灵皇都不知道,只在历代大算师口中流传,却也被元尊给盗空了!
元尊者废了那么大劲儿找到族内的小宝库,也唯有族内的小宝库什么都被盗走了,故意连根毛都没留下。
可元尊者盗空各族宝库分明只是为了丹药哇,偏偏对雪灵之族不是如此,冰雪灵族大算师也只能认为元尊者是在敲打他了。
“是啊,坑尊元志出击,又怎么可能只是一石三鸟呢,顺便敲打一下我这个冰雪灵族大算师,让我以后老实一些,一石四鸟才是最好的嘛!”
冰雪灵族大算师瘪了瘪嘴暗暗思量道,它虽然不知道元尊者的目的其实只是修炼精神力的丹药,但却知道元尊者是奔着丹药来的。
而且它也清楚的知道元尊者并不是盗尊不知,那么丹药、教训冰雪灵族、甩锅给暗夜王尊就是一石三鸟了。
但这分明就不是全部,还要加上敲打它才是正解,元尊者根本玩的就是一石四鸟之计,可谓已经把坑之道发挥到了极致!

g434l超棒的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笔趣-第388章 六十靈尊堵路鑒賞-zgbxu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是啊,你们完了,我本来便没有想要挡住你们,必竟,以我之力挡住三尊灵湖境灵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我只是在挡住你们的视线、拖延,为我们把你们团团包围争取时间而已,现在你们的身前身后都是我们,已经彻底跑不掉了。”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看到伙伴们一张张毫无血色的脸微笑着说道,开心的揭露了自己堵住伙伴们的真实目的。
李弦月看着身前将伙伴们围了好几圈的几十个灵湖境灵尊,又看了看身后关卡之内不知何时出现挡住伙伴们后退之路的数个灵湖境灵尊,面色变得无比灰暗。
他知道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如今阴谋得逞,得意之下并没有说谎话,它的目的的确是在为众兽族灵湖境灵尊合围伙伴们创造时间和机会。
先前,如果不是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挡住了前方的视线,伙伴们和那五十尊灵湖境灵尊一定可以发现异常,从而至少保留后退的机会。
正是由于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的挡路,而伙伴们和那五十尊灵湖境灵尊都被卡在关卡之内,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存在。
而伙伴们身前,虽然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完成包围起来倒相对简单和快捷,迅速就可以堵住伙伴们前进的去路,但此时伙伴们依然可以选择后退回关卡之内。
可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在伙伴们身后堵住伙伴们的退路需要时间,还不能被伙伴们发现,要不然,伙伴们第一时间后退合围就只能功亏一篑。
神诡记 黑天使de泪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吸引伙伴们的注意力到想尽办法从关卡冲出去上来就是为了转移伙伴们的注意力。
情侦意切:娇妻在上,请检查 fang先生
朔 明
而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给兽族众灵湖境灵尊从伙伴们身后将伙伴们包围提供机会,让伙伴们彻底丧失退入关卡之内的可能了。
现在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对伙伴们完成了合围,伙伴们无论前进还是后退的路都已经没有了。
狼性总裁狠狠爱
星迹之行 叶落残影
伙伴们身前身后的灵湖境灵尊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十余个,超出了伙伴们四十八灵湖境灵尊的数量。
而兽族可不会像冰雪灵族大算师一样,当知道他和伙伴们前途不可限量,就干脆果断的选择退走。
兽族此次利用林三少爷设局,千辛万苦的把伙伴们合围,一定是奔着干掉他和伙伴们来的。
而且兽族已经知道了他就是弦月刀主,那伙伴们就是弦月刀使,就更不可能放过伙伴们了,李弦月明白伙伴们已经陷入了极度致命的危险之中。
“离朴师叔都已经跟我们同甘苦共患难过了,他也提醒了我好几次,我怎么就那么信任林三少爷,而不相信他说的话呢!”
“要知道,当初的墨白尊者就传言跟兽族搅和在一起,很有可能是人族的叛徒,林三少爷可是墨白尊者之徒,本来也该多加防备呀!”
此时的李弦月看着恭立在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身后像老实宝宝一样的林三少爷心里后悔不已,觉得是自己太轻信林三少爷了。
李弦月本来是不太信任林三少爷的,可注意了数年都没有发现林三少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就选择了相信他是靠谱的。
可因为墨白尊者,林三少爷本身就是应该被重点怀疑的对象,也是应该深加防备的人物,李弦月发觉自己只是让韩嘉注意一下他还是太过轻易了。
以至于在关键选择上,总是选择信任林三少爷,天真的觉得林三少爷只是想帮助伙伴们,一直都没有对他的目的表示怀疑,这才酿成了悲剧。
现在不仅是自己,还有伙伴们,甚至是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都会有致命危险,注定要为自己轻信林三少爷付出惨重代价了。
“终于有机会报仇了么?我到底是希望李弦月胜干掉这些可恶的兽族,还是希望这些可恶的兽族干掉害惨我的李弦月呢?”
“不过,不管是李弦月还是这些可恶的兽族取得了胜利,我都算为自己报仇,也不枉受了如此之多的罪了!”
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身后,林三少爷抬头看了看李弦月,脸上无悲无喜,淡然如风,似乎并没有因为狠狠的坑了伙伴们一把而面露喜色。
甚至,在他的眼神深处,还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小纠结,似乎是在为什么苦恼着,不过却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一闪而逝就消失了。
“少爷,说好了,我会一直保护好你的,一会儿我想办法带你们冲出去,记得跟紧我!”
离朴似乎感觉到了李弦月心里对于没有信任他给出的好意提醒而产生的愧疚,扭头看向了李弦月,温和的对李弦月说道。
原来在李弦月不知道的时候,离朴已经站在李弦月的身边,把李弦月和伙伴们牢牢保护了起来。
“少爷,还有我们,拼一把,一起冲出去!”
周围,黎辛、温良院长和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也同生共气、异口同声的对李弦月说道,语气里满是不可动摇的坚定。
李弦月这才发现,在他思考的空挡,那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已经直接露面,和离朴、温良院长、离朴一起把伙伴们团团保护在了中间。
李弦月郑重的向他们点了点头,看着伙伴们众志成城的样子,他的心里虽然苦涩却又觉得暖暖的。
明明是他轻信林三少爷的错,伙伴们和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却不离不弃,一同面对致命危险,还有什么比这更暖心的事呢。
“没用的,我们足有六十尊灵湖境灵尊,而你们却只有四十八尊,且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的数量也没有我们多,拿什么和我们拼呢!”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见伙伴们竟然转瞬之间就紧紧的团结在一起,准备拼出一份希望,一点儿内讧都没有出现,眼神里都是精彩。
不过却依然摇了摇头对伙伴们一脸不看好的说道,似乎对于把伙伴们留下已经胜券在握,不会有其他结果了。
“整整六十尊灵湖境灵尊么?”
李弦月咀嚼着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所说的话,心里刚刚升起的一点儿暖意和希望一下子就消失了,心里冰凉如水。
因为李弦月太清楚了,兽族比伙伴们一方多出十二尊灵湖境灵尊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兽族可以绝对的碾压伙伴们。
就莫说,这次来的灵湖境灵尊的质量的确普遍都比较高,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的数量也比伙伴们多出好几尊。
兽族只需要寻出合适的灵湖境灵尊将伙伴们这一方的每一个灵湖境灵尊缠住,余下的十二尊灵湖境灵尊就可以肆意屠杀伙伴们。
而以兽族的阵容来看,缠住伙伴们一方的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并非难事,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一件很轻松的事。
等到余下的十二尊灵湖境灵尊将伙伴们干掉了再合围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那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也跑不了,只能团灭在这里。
因而可以说,这多出的十二尊灵湖境灵尊足可以压死伙伴们,让伙伴们毫无还手之力,什么方法都用不上了。
而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也是这么想所以才觉得兽族大局已定,李弦月也是因此心凉如水,满心绝望。
寡婦 門前 桃花 多
“少爷,不能再等下去了,咱们直接从一个方向突围吧,要不然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了。”
离朴见关卡之内的兽族灵湖境灵尊正在往外走,看样子是觉得关卡有些碍事,想直接在关卡之外合围伙伴们,好方便进攻。
离朴知道,等到关卡之内的兽族灵湖境灵尊都走出关卡,合围之势彻底完成,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就会一起出手,伙伴们只能灰飞烟灭。
而现在关卡之内的兽族灵湖境灵尊还未出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围成一个大半圆,平均到每个方位的防御并没有很强。
因而只需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一起朝一个方位出手,就像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挡不住三尊灵湖境灵尊的攻击一样,伙伴们就可以顺利撕开一个口子,从而逃离。
所以可以说现在是伙伴们逃生的最后机会了,不过李弦月显然被打击的不轻,并没有意识到,于是离朴好意提醒道。
李弦月抬头看了一下关卡出口的地方却又低下了头,又变成了呆愣愣的样子,似乎已经彻底绝望,不报逃生的想法了。
“逃!”
离朴急得满头是汗,这最后的逃生机会转瞬即逝,李弦月再绝望下去就真的要彻底绝望,没有丝毫逃生的机会了。
天魔
懸疑 小說
不过这个时候,低下头的李弦月眼神却变得无比锐利,果断的说出了一个逃字,招呼着伙伴们就朝斜对角横冲直撞而去。
原来,绝望的神色都是李弦月装的,错信林三少爷已经导致伙伴们遇到致命危险了,李弦月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最后的逃离机会真让伙伴们都殒命在这里呢!
那些年迷失的青春 东城小苏
他之所以低下头去,只是先麻醉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让兽族众灵湖境灵尊以为他已经彻底放弃了,同时也让兽族众灵湖境灵湖境发现不了他真实的反应。
等到黎辛等其他四十七尊灵湖境灵尊都意识到这是最后的逃离机会,并暗暗做好准备之后,李弦月和伙伴们就要逃了!
追梦之旅程 纳米艾斯
这样一来,兽族众灵湖境灵尊意识不到他的打算,没有做好应对措施,而伙伴们却已经齐心协力,就可以拥有最大的逃离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