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 咬火-第310章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自从平定龙王上岸后。
晋安就开始让老道士着手准备二郎真君敕水符了。
当老道士一脸邀功的把晋安带进房里,扛出他这半个月来的成果,足足三千六百七十一张二郎真君敕水符时,就连晋安都忍不住一个握草!
“嘿嘿。”
老道士看着晋安目瞪口呆表情,他脸上表情得意,朝晋安不停挤眉弄眼,仿佛在说“小兄弟,老道我这大宝贝惊不惊喜”?
那三千多张黄符。
已经按照一百张黄符一捆的用细麻绳捆扎好了。
一共有三十六捆。
整整齐齐磊在一只麻袋里。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道你行啊,不声不响的一个人画了这么多二郎真君敕水符,果然是宝刀未老!”
“难怪我前面几次问你画了多少黄符时,你总一脸神神秘秘的不肯说,你这惊喜的确够大的!”
晋安朝老道士竖起颗大拇指,狠拍起老道士的马屁。
老道士劳苦功高。
这马屁必须要的。
晋安毫不吝啬的一个劲夸老道士,把老道士激动得面红耳赤,飘飘欲仙。
就连好奇跟进来的削剑,也头一回给老道士这个平日里吃饭吃最多的三师弟竖起颗大拇指。
就冲老道士这么大岁数还拼命三郎的狠人毅力,是真把晋安和削剑都给折服了。
“不是老道我吹牛,这三千六百七十一张二郎真君敕水符还不是老道我最快的手速,因为中途有几天在超度赵平发施主,并没有画符,要不然这二郎真君敕水符何止才三千多…小兄弟你信不信,老道我能给小兄弟画出你一万张二郎真君敕水符!”
但凡有几粒花生米,老道士也不至于喝成这么高。
晋安见老道士越说越没谱了,哭笑不得离开,留下老道士一个人继续在房里画符。
……
连老道士都宝刀未老。
这么拼命努力。
晋安也不能落人后。
此时晋安手里,拿着两样东西。
其中一样就是昆吾刀。
还有一样东西是张黄符,那张黄符不是五雷斩邪符、也不是六丁六甲符,也不是老道士画的其它黄符,而是他今天离开府衙时,都尉临时喊住他,私底下交给他的一张黄符。
“晋安道长,我一直想给你找口趁手的好刀,但可惜一直无果,而太一般的又不好意思拿出手,这张元神符你先收好,是我前天斩杀了一名偷偷潜伏进武州府害人,冲着洞天福地而来的妖道,从那妖道身上搜刮来的道家东西。”
“这元神符是正一道里有些来头的太岁弓箭符,是件元神法器,人元神出窍后可用这元神符御敌,破邪杀敌,也不知那妖道是怎么得到正一道的黄符,估计也是害人性命抢来的。我听说晋安道长元神出窍后一直没件趁手兵器,这太岁弓箭符就当是先还利息,我会派手底下那些人继续给晋安道长你寻找好刀。”
都尉在晋安离开府衙前的话,还犹自在晋安耳边回响。
其实晋安并不缺元神斗法的攻伐手段,他有能请神上身的六丁六甲符,有霸道纯阳的五雷斩邪符,只是看到他元神斗法的人并不多,所以才都误以为他没有元神斗法的法器。
太岁当头坐,无灾也有祸,人犯了太岁,不是要你命就是要你家破人亡,这里说得便是命犯太岁的凶险。
太岁如王,众煞之主。
自古以来,民间就一直对命犯太岁忌讳很深。
那妖道因为大意轻敌,没料到都尉武道有成,六感敏锐,虽然看不到元神却能感知到元神窥视,还没等他动用这张太岁弓箭符,就被阳刚血气旺盛如火炉的都尉,打爆了元神,身死道消。
元神法器难得。
晋安并没有矫情,他收下了这张元神黄符,然后让都尉不用为他找刀了,说他已经有更好的趁手好刀。
此前在外面,晋安没时间仔细观摩这太岁弓箭符,现在到了五脏道观,一个人独处后才总算有时间仔细观摩这太岁弓箭符。
太岁作为十二辰之神,十二年为一周天,所以这太岁弓箭符上用朱砂画了代表十二辰的符点。
除此之外,太岁弓箭符上还画有敕令、太岁尊号、弓箭。
但现在这太岁弓箭符上代表十二太岁的符点,有六个符点的灵性消散,只剩下另外六个符点还有灵性可用。
这已经不言而喻了。
此太岁弓箭符只剩六箭机会。
晋安这半年来接触最多的就是各种黄符了。
这太岁弓箭符的威力,大概相当于三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
“这张太岁弓箭符的威力倒是一点都不输于五雷斩邪符,可惜了,现在只剩下六箭机会,不是全盛的十二箭,敕封它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晋安自言自语的摇摇头,颇有些惋惜。
毕竟越是威力大的黄符,敕封代价越大。
也正是因为这太岁弓箭符威力厉害,所以才更显得都尉这份大礼的贵重。
收起太岁弓箭符后,晋安转头看向手里的昆吾刀。
“敕封!”
熟悉的大道潮汐亮起,随后又暗淡下去,但这次的大道潮汐持续时间,比晋安以前敕封虎煞刀时还要久一些。
晋安立刻察觉到不对劲,他给自己一个望气术。
阴德!
二万一千八百三十!
这次敕封,整整少了一千,这昆吾刀所需的阴德,居然跟有灵性的黄符、法器一样多。
不过一想到这昆吾刀的来头,就连义先生和老道士都给这口刀有过很高评价,也就释然了。
敕封后的昆吾刀,外观变化并不大,倒是刀鞘的皮质纹理稍显黯淡了,这不仅没有掩盖昆吾刀的不凡,反而给人一种历史更加沉甸的久远感觉。
光是皮质刀鞘就更显古朴,厚实之感了,有种岁月的沉甸,一看就不是凡品。
细细体悟一番。
嗯?
晋安目露精光。
刀身温润,就像是刚从锻造它的铁匠火炉里取出。
晋安原本以为这只是刚敕封所带来的异象,马上就会冷却下去,哪知,昆吾刀拿在手里,一直都是微微温热,有辟邪效果。
手掌贴在刀上,似乎有一股温热热流顺着手掌皮肤,筋骨,经络,传导入人体内,在人的身体内自动循环一个周天,身体升起暖洋洋的生命精元之气。
晋安惊讶。
锵!
晋安拔刀出鞘,刹那,他体内的血气跟着刀的鸣声一起律动。
那是某种玄之又玄的韵律。
正是这种律动,居然让晋安浑身舒畅,全身血气有种上下通畅的舒服感觉。
晋安目露奇光。
镪!
他手指轻弹了下刀身,那种跟血气一起律动的韵律再次传遍全身。晋安想仔细捕捉这种律动,可这古怪律动消失得太快了,别说琢磨透其中玄妙,连想要完整捕捉到全部律动都困难。
晋安再次默默体会了几次这种古怪律动后,他目光一定,毫不犹豫的再次敕封昆吾刀。
敕封!
阴德二千!
刀还是那口刀,外表没什么变化,只是,当晋安再次去弹这口刀身时,轰!
晋安感觉自己的骨骼、肌肉,全身的筋肉皮骨膜像是被一柄大锤重重砸中,身体微微颤抖。
体内气血翻滚,骨骼、肌肉、血液滚烫,差点都要沸腾了,他险些被一下震成重伤,险些吐出血来。
但晋安非但没有惊慌。
反而两眼里露出惊喜神色。
这昆吾刀果然不愧是铸剑大师参照昆吾剑打造的神兵利器,居然暗合来自道门的某种神秘修行法门的道韵律动。
刀身上那些如流水的纹路,并不是毫无章法的普通装饰物,而是暗藏着某种符合人体律动的道家神秘修行法门,契合着大道与自然与人的天地共鸣道韵。
轰!
轰!
轰!
晋安一次又一次仔细聆听来自刀鸣的神秘道韵律动,每一次身体都是轻震一下,体内血气剧烈翻滚。
全身筋肉皮骨膜如遭大锤砸中,被锤炼一次体质,有赤虹虚影从晋安体内震荡而出,形成一圈大日红晕,空气拍开一层灼浪,房内水汽蒸发,升起氤氲白气。
如大日锤炼人的体质。
还没几下,晋安骨骼、肌肉酥麻,有些刺疼。
这昆吾刀上藏着的绝顶道家神秘法门,太霸道了,连修炼了练体硬气功,体质强过大多数江湖高手的他,都有些扛不住。
换作其他人来,这刀就是不祥之刃,能把人活活震死。
当然了,其他人也不可能像晋安这样,能敕封,提升昆吾刀。
晋安原本还想今天就悟透这昆吾刀上暗藏的神秘道韵,听出完整道韵律动,完全参悟透道家神秘修行法门,这比《十二极形意拳》的练体效果还强,可惜了,今天是注定没办法了。
优美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310章推薦
因为他身体骨骼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花了一点功夫,才压下体内的翻滚,沸腾气血。
如果他强行听下去,估计连他比牛骨还坚硬的全身骨骼,都要被震断,别到时神秘道韵功法没得到,自己先重伤了。
那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暂时无法得到完整法门,但晋安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有法袍上的雷火经文炼体,有元阳炁改变体质,再加上悟透这昆吾刀上的绝顶道韵修炼法门,他的实力又能得到长足提升了。
当敕封完昆吾刀后,晋安视线不由转向罗庚玉盘的碎片。
一、
二、
三、
……
晋安现在一共有十七枚罗庚玉盘碎片。
其中五枚是他原本就有的,另外十二枚罗庚玉盘碎片,则是那晚灭了鸳鸯楼客栈一客栈的妖僧邪道后,从那些人搜刮来的。
这十七枚罗庚玉盘碎片,连罗庚玉盘的一半都还没凑齐,只凑出五分之一左右。
大概还有七十多枚碎玉片还流落在外。
假如说,一枚碎玉片是一个通道名额,这次洞天福地开启,恐怕还有七十多名高手进入洞天福地里。
其实,原本晋安一共有十九枚罗庚玉盘碎片的。
因为当初平定龙王,一行人从龙王墓里出来时,水神娘娘为了报恩,一共赠送五脏道观三枚罗庚玉盘碎片,不多不少,刚刚好是晋安、老道士、削剑,一人一枚碎玉片,一人一个通道名额。
洞天福地重新开启,事关仙缘,他不能因为洞天福地里有危险,就肆意剥夺老道士和削剑进洞天福地机会。
同样也无法剥夺走水神娘娘原本是送给老道士和削剑的罗庚玉盘碎片。
所以他把那两枚罗庚玉盘碎片交给了老道士和削剑。
让他们自行决定将来的路怎么走。
……
……
天色漆黑,夜幕降临。
入夜后的天色浓黑。
咔嚓!
轰隆!
“削剑,打雷下雨了,快快跟老道一起收衣服!”
原本正在厢房里专注画黄符的老道士,被一声炸雷惊醒,想起院子里还晾晒着几件道袍没收进来呢,就要火急火燎去院子里抢收衣服。
可老道士跑出去后,就再没听到声音。
连削剑声音都没听到。
原本晋安并没有起疑的,可足足过了半炷香左右,他还是没听到老道士的声音,他皱眉起疑。
起身走出厢房。
哪知。
房外的五脏道观,根本没有什么下雨,也根本没有雷声,除了弥漫起一层怪雾。
淅淅沥沥!
咔嚓!
咔嚓!
雨声和闪电声,居然是从怪雾内传来的,那怪雾里就像是另成一个小千世界,那里似乎是一片雨泽世界,电闪雷鸣与雨势一直不停。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笔趣-第310章展示
怪雾还在蔓延。
眼看就快要吞噬到晋安所在的房间了。
看着面前这个自成一个小千世界的电闪雷鸣怪雾,晋安似想到什么,他面色一变,不及多想的跑进老道士房间。
而就在晋安刚跑进老道士房间,电闪雷鸣的怪雾已经彻底笼罩住整个五脏道观,道观被吞噬,一下归于寂静……

好看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第299章 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七月十五、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閲讀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人一旦伤了神,头痛欲裂,脑子浑浑噩噩,无法井下心思思考。
晋安这次神魂消耗过度,身子歪歪扭扭坐不住,险些就这么昏迷过去,好在他对治愈伤魂早已有了经验。
此时已经元神回壳的他,拿出六丁六甲符开始静心养神。
而随着他静心观摩黄符上的六丁阴神、六甲阳神,神魂也在快速恢复着。
没过多久,苍白的面色,开始逐渐恢复气色红润,头痛也减轻了许多。
果然不愧是四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
裨益非凡。
好看的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 愛下-第299章 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七月十五、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熱推
惊神和伤神,最是难以治愈,稍有不慎就是昏迷不醒或变成痴傻,可在六丁六甲符前,这些反而成了最不是问题。
这六丁阴神六甲阳神有无上的安神妙用。
优美都市小說 白骨大聖 起點-第299章 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七月十五、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
六甲阳神能练人神魂,壮大人三魂七魄,滋养出纯阳魂念。
六丁阴神则能安神养神。
二者相辅相成,无上妙用。
后半夜。
晋安的神魂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神魂不再浑浑噩噩。
头痛也已彻底恢复。
俗话说得好,人精气神不足,则容易气血瘀堵,体弱多病,人整天浑浑噩噩,目光呆滞;而精气神强盛者,耳聪目明,心思活络。
此时的晋安,神魂一恢复大半,头脑不再浑浑噩噩后,他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他开始看向桌上那只红葫芦。
他一边手持黄符滋养神魂没有停过,一边想着他很有必要也要敕封件用来装香灰的法器。
毕竟一万多阴德都花了。
也不差这一百,一千的阴德了。
既然决定要敕封,晋安肯定不会只简单敕封,既然有了亲手炼制一件法袍的经验,他打算也依样画葫芦的敕封一只法器葫芦。
首先,他这次不打算用毫笔书写上去经文。
而是改用刻字的方式刻上经文。
并且,这次他也不打算再用《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的经文了,因为哪怕是总纲六千余字,也刻不下这么多字,即便改用写上经文也写不下这么多字。
葫芦可以刻字、写字的地方实在有限。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度人经》号称群经之首,万法之宗,他上次就没敕封成!
最后思来想去,晋安打算在八大神咒里挑一篇神咒用来敕封。
道教八大神咒,分别是《净心神咒》、《净口神咒》、《净身神咒》、《安土地神咒》、《金光神咒》、《净天地神咒》、《祝香神咒》、《玄蕴咒》。
火熱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 咬火-第299章 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七月十五、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熱推
晋安在五脏道观当了小半年道士,平日里练功乏了闲暇时也有翻看一些道家经文的习惯,所以他对这八大神咒一点都不陌生。
最后他把主义放在《净心神咒》、《金光神咒》、《祝香神咒》。
《净心神咒》能够排除杂念,安定心神之用,并能保魂护魄。
那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二颗香灰上,附着的是人的精神愿力,纯净无暇念头,这个神咒倒是能不停温养葫芦里装着的香灰愿力,去糟粕留精华。
并且随身携带,还能壮大人魂魄,有养魂作用,可以成为很好的神魂法宝。
只是,这用途与六丁六甲符有些重合了,敕封低了不行,效果还没六丁六甲符好,敕封高了又不像六丁六甲符那么用途广泛。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祝香神咒》,这个神咒自是不用多说,仿佛就是为他葫芦里的香灰愿力而生的。
脑中念头百转,晋安一一考虑几大神咒的得失与利弊,最终,他的精神念头放在《金光神咒》上。
说到《金光神咒》,晋安那是完全不陌生。
前不久他还在鸳鸯楼客栈里念过此咒。
这《金光神咒》既能修炼道心,主张以内炼金光元神护体,降魔卫道,又能加持法宝,遁地偷天。
按照道教中的典籍记载,这神咒在各大道派中用途广泛,算是八大神咒里知名度最高的神咒之一,只因为它用途广泛,道法威力强大,既能修炼道心、也能结金光讳为符令;或是运潜金光,内炼成丹;或悟道修真,雷神护卫;或加持法宝,遁地偷天……
能安神修炼道心,能雷法护卫,能加持法宝,这不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吗。
他有圣血劫练出体内雷法。
有香火愿力成元神法器。
最关键是,二百字内雕刻在葫芦身上,完全绰绰有余了。
晋安目光一定,就它了,《金光神咒》!
说不定这雷法孕育葫芦,能把这香火愿力孕育出雷火力量?那就更加契合他的功法了。
既然已经决定用什么神咒,晋安开始为进一步细节做打算,从刻字大小,从经文排布方式,从刻刀、颜料等方面一一去考量。
人在专注一件事时,时间总是过去很快,转眼到了清晨,经过一夜养神,晋安的神魂彻底恢复。
他半年如一日的在屋顶迎着朝霞食气,用初升朝阳的蓬勃生命之气养练自身道法、五脏仙庙里的五色脏炁后,他跃下屋顶,开始为炼制人生中第二件法器做准备,采买各种材料。
“老道,我出门一趟采办些东西,你需要我置办些什么回来不?”
道观三人一羊解决完了早餐后,晋安临出门前问老道士。
老道士见晋安要出门采办物资,说道:“正好,老道我最近一直在帮小兄弟你画二郎真君敕水符,那些用来画符的黄符纸存货差不多已经用完,还有朱砂也快没了,小兄弟你顺路经过福寿店时,帮老道我买些空白黄符和朱砂来。”
“小兄弟你记一下买黄符纸和朱砂的一些禁忌……”
“这黄符纸要以一年里阳气最重的五月初五后至九月制成的为最佳,因为这几个月份里天地阳气最重,适合制作降魔驱邪的黄符纸、画符、法器、神像、门神帖等。切记不要买到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七月十五、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这五天制作的黄符纸,因为这五天是一年当中阴气最重的日子,不适合开工动土、动阳宅画阳符。如果在这五天制符、画符、炼法器、降妖除魔…效果不但不灵验,甚至还会有害。”
“还有,这黄符的尺寸,必须严格按照门公尺星上的吉祥尺寸来买,不可以凶尺来买,这门公尺有八字,分别是财、病、离、义、官、劫、害、本……”
晋安:“?”
老道士:“?”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299章 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七月十五、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相伴
“算了,还是老道我亲自跟小兄弟你去买吧,正好这两天都是晴天,这赵平发尸体昨天暴晒了一天的太阳,棺材里的阴气和水汽已经消散得差不多,老道我陪小兄弟你去买黄符纸和朱砂,再回来继续给赵平发超度。”
老道士看着晋安两眼里的迷茫,犹如魂游天外听天书,他还是决定乘着今天天气好,棺材里阴气散得快,自己亲自跟晋安去些买画符的工具,免得晋安到时候买错了他还要重新跑一趟。
因为以前这些事都是老道士亲自过手。
晋安平时没有精力画符,修炼符箓之道,他听不懂这些很正常。

bz0qi超棒的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第290章閲讀-2ayij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随着晋安冷淡无情的把百脸书生头颅丢在叶娘绣花鞋前。
客栈一下变得安静。
在座的人都是瞳孔骤然一缩的看着那个蓑衣斗笠男人身影,下意识屏住呼吸。
诸天从蜘蛛开始 剑无云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大家一开始还以为蓑衣斗笠刀客是狂妄无知,杀百脸书生给叶娘当大婚贺礼只是信口开河说大话罢了,结果,晋安并不是在说大话,而是真的说到做到了。
百脸书生能轻而易举杀了年轻道士,他的实力没人否认。
可百脸书生这死得也太快了。
就这么死在了眼前这个刀客男人手里?
客栈里一时静谧,安静。
有人神色警惕。
有人满脸凝重表情。
有人沉默。
也有人面无表情,一脸无所谓表情。
“这位侠士怎么称呼,我们认识?”
身穿大红嫁衣的叶娘,两眼一眨不眨的凝重盯着眼前这个冷血,霸道的男人。
这么杀伐果断的男人。
的确有狂傲资本。
蓑衣斗笠下的男人先是沉默。
然后摇头否认:“不认识。”
叶娘凝视面前的刀客,仿佛是要通过黑色帘布,看清斗笠下的男人面孔,看看眼前这位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男人,是不是她认识的熟人?
这位吃男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明眸有凝重,有吃惊,有惊诧,两手放在嫁衣腹前如大家闺秀恬静注视着面前这个肯为她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男人。
两人隔空沉默对视。
看着叶娘与神秘刀客的沉默对视,此时客栈大堂里的气氛,变得有点微妙起来,在座的这些妖僧邪道们在经过起初吃惊后,都开始饶有兴致打量眼前二个妙人。
这叶娘该不会第三次对男人动情吧?
正所谓看热闹的永远不会嫌事大。
大伙看看晋安,再看看叶娘,嘿,叶娘今晚第二次对男人动情,他们丝毫不会意外,毕竟已经动情一次,正所谓有一就有二,情之一字最是叫人无法自拔,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动了情。
别看叶娘刚才咬牙切齿说天下男人都是负心汉,她这辈子不会再对天下男人动情,一说到男人就恨不得要吃光所有负心汉,气得身子发抖,面罩寒霜。
叶娘第一次被读书人辜负,发下不再对男人动情的誓言后,最后还不是又对别的书生动了真情?
都有两次了,也不差个第三次。
假如把他们换作是女人,有人在大婚之日,有人为他们冲冠一怒杀人,估计他们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九转邪神
叶娘注视面前男人许久,似乎一直看不透对方身份,最后叶娘千娇百媚的一笑:“叶娘在此谢过这位侠士的贺礼,你的这份大礼,是叶娘此生收过最大的大礼。”
“但是……”
叶娘说到这时,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位媚骨天生的娇美妇人,咬牙切齿说道:
“情是穿肠毒药,爱是封喉钢刀,这位侠士可知,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回答叶娘的,是淡漠无情的摇头。
叶娘笑了。
“叶娘今晚被那个负心汉伤得有多深,叶娘对他的恨意就有多深,所以一百颗书生人头还远远不够解我第一百六十六桩婚事之恨!”
“但叶娘收下这位侠士的这份大礼,在此谢过这位侠士的大礼,叶娘也早已看那百脸书生不爽很久了,肯定也是个更加薄情寡义的负心书生。不知叶娘我该怎么称呼这位侠士?”
叶娘朝晋安身子微微屈膝做了个万福礼,表示感谢。
“既然叶娘你不满意,那我今晚便杀到让叶娘你心满意足为止。”晋安冷漠转身,看向身后在座的人。
“你们这里谁最能打?”
狂妄。
嚣张。
霸道。
什么叫霸道?
这才叫霸道。
一句你们这里谁最能打,居然问的在座的妖僧邪道,居然无一人站出来应声。
叶娘朱樱小口微张,错愕看着面前的蓑衣斗笠刀客。
这人今日难道真要杀光在座的所有宾客,只是为她冲冠一怒?
叶娘芳心升起些许涟漪,但又被她那颗沉寂冰冷已经死了的心,重新压回去。
此时,晋安环视一圈客栈,他的目光,注视向那名跟他同时进入客栈的癞头和尚。
癞头和尚似乎也感应到了晋安目光,他大口喝着手里的酒,大口吃着桌上的大鱼大肉,这位荤腥和尚毫不忌惮的跟晋安隔着斗笠黑帘布对视,脸上始终带着轻松淡笑。
晋安左手按压在腰间刀柄,走向癞头和尚。
疯子!
疯子!
这纯属就是他娘的武痴疯子!
客栈里的食客,此刻没人敢再小瞧了晋安,全都被晋安身上的那股嚣张气焰压得不悦皱眉。
手到擒来:总裁的独宠新娘
但现在有个秃驴愿意做出头鸟,他们乐见双方打得你死我活,最好是两方人都死在这里。
可就在晋安要走向那个酒肉和尚时,一只在嫁衣下似纤弱无骨的女子玉手,抓住晋安手腕,阻止晋安去找酒肉和尚的麻烦。
晋安回头。
是叶娘抓住他手腕。
叶娘有些顾忌的看一眼酒肉和尚方向,脸上神色有点不正常,叶娘朝晋安神色不自然的一笑:“这位侠士,你的心意叶娘心领了,叶娘很感动,今日是叶娘是大婚之日,现在婚礼还没结束,还请这位侠士能给叶娘一份薄面,让叶娘完成接下来的大婚,与马情郎洞房花烛,叶娘不希望在婚礼上见到太多死人。”
叶娘说着,在酒肉和尚看不见的角度,朝晋安微微摇头。
看这模样。
叶娘仿佛是在救晋安一命。
那酒肉和尚也不知是什么来头,连叶娘都这么忌惮。
叶娘说完后,这才发觉自己情急之下伸手抓住晋安手腕,那双美人的剪水秋瞳一紧,慌忙放开晋安的手腕。
说来也是巧了,这时从后厨方向,有店小二端着几道热气腾腾的菜肴与酒水走来,朝晋安打招呼道:“这位客官,您点的酒菜都已上齐,客官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蓑衣斗笠下的冷漠男人,看看身后大红嫁衣的叶娘,看看还在继续大口喝酒吃肉的酒肉和尚,又看看端菜的店小二和客栈掌柜,客栈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只是,等到后来大家目露失望,他们最期待的斗法并没有发生,晋安朝自己那张桌子走去,他给自己倒了一碗温酒,一言不发像是孤独行走江湖的独狼刀客,一口喝干酒里酒水。
结果,晋安刚一口闷一碗酒,元神持有的驱瘟符却在这个时候起了反应。
大道感应!
阴德一百!
晋安看着手中空酒碗,脸上表情微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