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0xj优美言情小說 九日焚天 神車架架-第八百八十八章 斬惡鬼推薦-gnsm0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九日焚天
那迅猛的力道,简直排山倒海,瞬间将他打飞到了数十丈外,砸在了一个火坑内。
而春杀却是手起剑落,将数十道雷柱斩成了碎片。
“咳咳!”刘官玉咳嗽几声,从坑内站起来。
春杀见状,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你 也不应该这样弱啊?!”
“拜你所赐,我一身伤势,此地又无灵气,你说,我还能存有几分实力?”刘官玉气呼呼的说道。
“嗯,也是!”春杀很是认真的点点头,“可是,这并不能怪我啊!”
刘官玉无言以对。
二人继续前行,但每走一小段路,便会遇到麻烦。
不是地火,便是天雷。
搞得二人疲惫不堪。
但这反而更激起了春杀的傲气,哼哼道:“也是此地限制了我的神力,否则,我弹指间便把这劳什子的生死大阵给破的一干二净,尸首无存。”
“嘿嘿,大话谁不会说。”刘官玉嘴角一撇。
“你再多嘴试试看!”春杀横眉怒目,却又满脸晕红。
愤怒,夹杂着妩媚,冷淡,混合着热情。
刘官玉直接晕菜。
这该是多么复杂的一个神女啊。
“轰!”
前面十数丈外,地面陡然炸开,一篷漆黑的地火,从地面下升腾而起,刹那间,形成了一片火海。
早有准备,经验丰富的二人,及时避开。
但这一次,有了变化。
两个全身漆黑的怪人,从漆黑的火海中浮现出来。
犹如小山般大小的黑色头颅,一只脸盆般大小的巨眼,一根类似大象的长鼻子,两根野猪般的獠牙。
长着三条腿,五只手。
头顶居然还有着一片鸡冠,鲜红似血,闪烁着凶光。
“哇靠,这什么怪物啊?”刘官玉一见,大惊,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东西。
凶兽不像凶兽,妖精不像妖精。
“神女,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问。
寻花宇神 魔宇
“多半是此地独有的恶鬼,”春杀凝重道:“此地久经天雷地火熬炼,又有生死大阵加持,久而久之,产生一些精灵鬼怪也不足为奇。”
一大一小两只恶鬼,独眼中闪烁着漆黑的凶光,冰冷无比的径直看向二人。
被那怪异的目光盯住,刘官玉只觉心中泛起一股彻骨的寒意。
一股绝强的威压,如同浪涛席卷,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好厉害!”这令得他心惊不已。
那小一点的恶鬼嘴一张,破锣般的声音传来:“哪里来的狂徒,居然胆敢擅闯此地?!”
“小小恶鬼,也敢口吐狂言!”春杀非常蔑视的说道。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神女!
她的话音未落,那两只恶鬼却是直接怒了。
怪异的头颅高高扬起,发出了一声雷鸣般的吼叫。
“呜!”
“轰隆隆!”
伴随着那吼叫声,周围的虚空竟是浮现出一阵明显的声浪波涛,排山倒海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霎时间,飓风乍起,气流狂暴。
焦黑的地面阵阵颤抖,方圆数百丈内都在不住的晃动,仿佛天崩地裂一般。
被那气浪所迫,刘官玉缓缓退开几步。
“居然胆敢藐视我伟大的生灵,愚蠢的人类,你的死期到了!”那大一点的恶鬼闷声吼道,仿如晴天霹雳在头顶炸开。
说罢,五只黝黑色怪手缓缓抬起。
那手和龙爪很是相似,指尖竟有着长而弯曲的黑色利爪,就好像一柄柄漆黑的弯刀,闪烁着慑人的凶光,望之令人不寒而栗。
龙珠 之 神 级 赛 亚 人
“你小心一些,可别死的太早了,你先顶住那只小的,我杀了大的再来助你!”春杀声音凝重的说道。
绯红的脸蛋上,也一片肃色。
“你可得快点,否则我可能就真死了!”刘官玉微一点头,目光却是朝着那小一些的恶鬼望去。
快穿女配逆袭:男神,宠上瘾
“没我同意,你想死也不成!”春杀霸道的说道。
“咻!”
破空声响,眼前忽的一暗,那两只恶鬼已然凭空出现在二人身前。
巨大无比的身形,竟然快如闪电,仿佛瞬移一般。
二人一左一右,春杀身形一动,迎上大恶鬼。
刘官玉硬着头皮,也朝着小恶鬼冲去。
小恶鬼猪嘴一张,一道漆黑的火龙从其口中呼啸飞出,迅雷般扑杀而来。
侧面的两只手一扬,便有两道漆黑的闪电狂飙而出,撕裂虚空,劈啪作响,威势惊天动地,朝着刘官玉当胸击来。
同时,身前的三只手,猛地一挥。
指尖上的弯刀晃动。
“嗤啦!”
三道漆黑的弯月般刀芒闪现而出,每一道刀芒都是凶光浓郁,杀气森寒,交错着闪电般斩向刘官玉腰间。
面对小恶鬼如此狂猛的攻击,刘官玉心中也是一惊,但手上的动作却分毫不慢。
“开天辟地!”
他一声大喝,惊神诀运转,体内七彩光芒大放,双足发力,猛地一蹬地面,身形鹞子般冲天而起,手中破天斧七彩光芒大盛。
于半空中旋身,双臂一挥,将破天斧凌空劈斩而下。
刹那间,大片七彩斧芒如山岳般幻化而出,挟裹着呼啸之音,与那一片弯月刀芒重重的撞在一起。
轰隆一声巨响陡然炸开,狂暴无比的力道,将他的身形击飞。
而刘官玉也是借力使力,于千钧一发间避开了漆黑闪电和火龙的攻击。
还未站稳,那小恶鬼嘴一张,又是一颗桌面大的雷球狂飙而出,流星追月般暴击而来。
刘官玉手一挥,拳头大的太阳符相闪现而出,迎风暴涨之间,化作数尺大小,拦在了雷球的去路上。
“呯!”
漆黑的雷球轰然碎裂开来,在震耳欲聋的嗤嗤声响中,化为一道道粗大电光四散飙射而开。
豪門 重生 惡魔 千金 歸來
而太阳符相也是剧烈震颤间炸开,化作点点红光弥漫半空。
刘官玉手一招,那点点红光倏地汇聚,重新形成了一个太阳符相,却已是威力大减,只得收回了气海中。
瞄一眼那边,战况激烈,春杀却是牢牢占据上风,一柄紫色长剑空灵飘忽,杀伐无方,大恶鬼纵有通天本事,也是无可奈何。
“神女,你快点啊,我挡不住了!”刘官玉大声喊道。
交手几招,他已是浑身鲜血淋漓,伤口崩裂。
夫人在上,将军在下
小恶鬼怪啸一声,长身一扑,闪电般到了近前,火龙和闪电齐出,漆黑的刀芒狂飙。
其势狂猛无俦,比之先前,更是凌厉了几分。
形势危急,刘官玉不敢保留,只得拼命,两步踏天步踏出,境界瞬间飙涨到了通天境初期,强大的气息,澎湃而出。
“天罡印之搬山印!”
暴吼一声,右手蓦的一伸,粗壮的手臂上七彩光华大放,缭绕着一道道浩大的气息。
一掌狠狠拍出。
“轰”的一声,一只迸发着浓郁七彩的掌印凭空浮现而出,带着万钧之势,霹雷般打在那三道漆黑的弯月般的刀芒上。
一连串的巨响猛然传出,刀芒轰然碎裂,激荡的气浪直震得虚空颤抖不休。
同时祭出赤炎树,以火对火,挡住了火龙的攻击。
破天斧幻化出一片斧芒,将射到跟前的两道闪电斩成了无数破碎的光点。
这一番禺交战,虽然说来话长,其实快捷无比,发生在一息之间,宛如电光石火一般。
刘官玉虽然化解了小恶鬼的攻击,但他自身消耗巨大,特别是使用了踏天步,会产生严重的后遗症。
短时间内是不敢动手了。
正准备一鼓作气将小恶鬼斩杀,却见一道紫色剑芒狂飙而至,快若迅雷般绕着小恶鬼头颅一个飞旋。
“刺啦!”
一声裂帛般脆响,那小恶鬼巨大的头颅突然凭空飞起,漆黑的鲜血从无头的脖子上狂涌而出。
这一剑,竟将小恶鬼直接斩首了!
却原来是春杀解决了大恶鬼,前来助他。
“哎哟,神女,你再不来,我可就顶不住了!”刘官玉半真半假的埋怨道。
“我这不是来了吗?”春杀乜斜了他一眼,懒洋洋的娇声道。
“如此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了?”刘官玉无语道。
“不谢!”春杀很是傲气。
蜜色交易 若儿菲菲
二人继续朝着山峰走去。
上山后一路上还算顺利,直接来到了山顶那一片翠绿所在。
一派盎然生机,眏入眼帘。
无数奇花异草,如同密密麻麻的星辰一般,点缀在地面上。
刘官玉抬眼一看,几乎全是火属性的灵草,根本没有熄火和凉魅。
还未说话,那春杀却已惊叫起来:“啊,好多灵草,这下应该有解药了!”
灵草多,就能找到解药?
这是什么神逻辑?!
刘官玉白了春杀一眼,却不敢多言,中了淫毒之后的春杀,随时都有可能暴怒。
“赶快看看有没有熄火和凉魅这两种灵草!”春杀兴奋的一指那遍地的灵草,催促道。
刘官玉很想直接说没有,但他估计春杀必定立时翻脸,说不得,只好认真搜寻起来。
还别说,真找到了两株非常近似的灵草,当然只是外形相似,属性完全不同,这两株都是火属性,而要找的,却是水属性。
完全相反。
“找到了吗?”春杀急声问道。
“只有这两株非常近似……”刘官玉拿着两株灵草,话未说完,便被春杀一把夺过,双手一合,光华一闪。
两株灵草已然化作一片汁液,被春杀挥手间送进了嘴里。
“啊,你,你居然把这两株灵草吃了?!”刘官玉震骇莫名。

vqnjs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九日焚天 愛下-第八百八十七章 死地,生死大陣-jp3we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九日焚天
刘官玉实在是太饿了,大着胆子道:“真的饿的不行了,你有仙丹可吃,我可是吃五谷杂粮,长时间不吃东西,就是金刚也挺不住了。”
春杀见刘官玉说的真诚,尽管眉头皱的很紧,却还是信了。
“呼”的一声,狠狠地把他扔在地上。
刘官玉本就全身是伤,这一下更被摔得眼冒金星,伤口崩裂,鲜血弥漫,霎时间剧痛钻心。
他挣扎着站起来,捂着额头,双目圆睁。
他直接就怒了。
正准备说些狠话,春杀却已冰冷道:“自己去找吃的,速度快点。”
她倒是没有施展什么手段来限制刘官玉,毕竟在她看来,在此危机重重的密林,离开了她,刘官玉将寸步难行。
很快,刘官玉便打了些山鸡野兔等小型动物,烧烤得色泽金黄,肉香四溢。
“来一点?”刘官玉问。
“你自己中毒吧,我可不想陪着你!”这一次,春杀很是果断的拒绝了。
未来世界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刘官玉一人独自津津有味的吃完了,这才继续赶路。
一路上,又遇到了三波凶兽,不过没有起雾时出现的凶兽强大,被春杀轻松灭掉。
找了半天,既没有找到血月宝藏,也没有找到熄火和凉魅这两种灵草,却是在这诡异的密林之中,发现了一处死地。
刘官玉不觉有些奇怪。
这整个世界,一绿一黑,类似太极,这绿的一边,自然是意味着生,那黑的一边,可能就是死,但这生的一边中,偏偏出现了死地!
而且这密林之中,也不乏凶恶猛兽。
可谓是生中有死!
那么,黑色的一边,又会怎么样?
他心中不免有些莫名的期待。
这一片死地,与这密林格格不入,似乎有大神通者,硬生生将这一片死地塞进了这一片绿色的密林。
整个死地呈圆形,方圆数千丈,里黑漆漆一片,山是黑色,地是黑色。
正中央有着一座不大的山峰,很是孤傲的耸立着。
其它地方,都是一片黑色,偏偏这山峰上,却有着盎然的生机,点缀着晶莹的翠绿。
九天剑仙在异世
肉眼可见,生长着不少的灵草。
好奇怪的一个地方!
看见那些灵草,春杀的眼眸中泛起一片喜色。
“你看看有没有我们要找的灵草?”她问道。
“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刘官玉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阵,说道。
其实,如果他运转迷幻之眼,也许能看清,不过,他可不敢把这个秘法暴露在春杀眼皮底下。
此时的春杀,面色早已异常的红润,原本清明灵性的双目,浮现出一片诡异的粉红,似乎漂浮着一层火焰。
俏丽绝伦的脸庞上,朵朵红云飞翔。
血脉进化 无柄锋利小刀
她凝目望着那一片死地,,半响方道:“嗯,你看不清楚也是正常,此地非常诡异,暗含生死大阵,曾遭天雷地火打击,这才显得一片死寂。”
刘官玉没有吱声,暗中运转迷幻之眼一看,果然有数个大型法阵暗藏其中,只是非常繁复玄奥,直看的他头晕眼花,也没能看出一个名堂来。
居然连迷幻之眼都看不清,这令得他非常震惊。
万界之从巨蟒开始 香蕉气吁吁
“但为什么会滋育出无数奇花异草来,这可就令我有些想不通了!”春杀喃喃低语道。
“这只能说明此地诡异,不可冒然进入!”刘官玉别有深意的说道。
春杀听了,脸一沉,反驳道:“里面怎么样,没有进去怎么会知道?既然能孕育出无数奇花异草,说明这死地之中,也是有着一线生机。”
刘官玉哼了一声,心中不同意,却也不敢争论。
看着这张越来越暴躁的绝世容颜,暗想这淫毒还真厉害,把好端端的一个沉静神女,活生生搞成了一个凶暴神仙女王。
刘官玉知道,这是必须进去了。
便不再多说。
刚一进入这片死地,就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呼!好热啊!”春杀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娇声道。
情不自禁的扯了扯烂布条似的睡衣。
刘官玉也感觉酷热难耐,犹如进了烤箱一般。
焦黑一片的地面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坑,时不时便有漆黑的火焰从坑内喷射出来,如同火山爆发一般。
地面上,除了黑色的土地,便是黑色的石头,其它便什么也没有了。
地面上,地火焚烧和天雷轰击的痕迹,到处都是。
一眼望去,满目焦黑,坑坑洼洼,看着令人很不舒服。
“神女,你不是说有什么生死大阵吗?我怎么觉得这里面也很平凡嘛!”刘官玉问道。
“嘿嘿,平凡?那是你肉眼凡胎,不识大阵之厉害,你现在试着出去一下!”春杀扭了一下柔嫩的腰肢,说道,语气森冷,却是面容热情。
刘官玉当然不信邪,当下便转过身形,朝着不远处的刚刚进来的入口走去。
但令得他极度诧异的是,走了好一会,居然都还未到入口处。
“奇怪了!”刘官玉嘟哝一句,展开身形,迅雷般朝着入口冲去。
但是他跑了半天,眼看着那入口近在咫尺,却是无论如何也到达不了。
刘官玉停了下来。
他知道这其中必有古怪。
绘时光流逝
运转迷幻之眼一看,却见一片朦朦胧胧,仍是看不清楚,那入口也不知隐藏到何处去了。
“这生死大阵还真是玄妙,连迷幻之眼都看不穿!”刘官玉暗暗感叹,转身朝着春杀所在处走去。
怪异再次出现,他明明看见春杀站在那里,却是怎么也走不到她身边。
细菌修仙
“嘿嘿,被难住了!”他苦笑一声,不由得发起怔来。
“这下知道厉害了吧?”春杀娇媚的声音传来。
“嘿嘿!”刘官玉苦笑。
春杀身形一展,如同一道流星般冲到了他身边,说道:“不想死的话,跟着我!”
刘官玉只得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边,欣赏着春杀窈窕玲珑的身姿。
“一入此地,便受生死大阵控制,瞧不出大阵奥妙的人,便只能困在阵中,被漆黑的地火日夜煎炼,最终被炼成人干。”
春杀慢慢解释道:“倘若有幸遇到天雷,那么便可以死的快一些,免得活受罪!”
刘官玉大叫:“那,我们岂不是也出不去了?”
“你鬼喊什么?”春杀冷哼一声,道:“以你的实力,当然是出不去,但你能跟我比吗?我随时都可以出去!”
“这小妞!”刘官玉暗自腹诽。
三国大领主 沙埂
由于中了淫毒的缘故,春杀显得越来越暴烈了。
“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他轻声道。
“看你表现了,”春杀面色一寒冷,沉声道:“对我要尊敬一点,少拿眼睛偷偷的瞄我,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看起来都恶心。”
刘官玉:“……”
他奶奶的,你这个神女,居然一直骂我!
每一次,我都给你记着,等我以后有机会了,我要是不狠狠的弄你,我就不是男人。
逆伐星河 试剑天涯
二人直奔最中央的山峰而去。
正奔行间。
前方数尺处焦黑的地面,陡然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一道漆黑的火柱冲天而起,如同喷泉般四散而开,顷刻间,方圆数十丈内都成了一片火海。
春杀劈手一把拉住了刘官玉,瞬间暴退出了近百丈远。
望着眼前剧烈燃烧的漆黑火海,刘官玉一阵后怕。
倘若不是春杀出手相助,这怪异的火海,可能就把毫无防备的他烧成了焦炭。
虽然他身怀五丁神火,一般的火焰对他自然是没什么伤害,但他毕竟境界尚低,而且这可是地火,看来诡异凶残至极。
就那地火袭身的一瞬间,他便感到了身周的空气瞬间被烧灼一空,连他的大荒体都在震颤。
“你个蠢才,怎么不知道躲?!”春杀俏脸绯红,暴躁的吼道。
“我是想躲,可我能躲得开的吗?!”被春杀一凶再凶,刘官玉便是泥人,也来了火气,立时不满的嚷嚷道。
这一路行来,尽管处处顺着春杀,但面对她的性情大变,暴躁易怒,他也是少了几分敬畏之意。
即便是神女,此时此地,她也不再那般可怕。
他明白,在没找到淫毒解药和血月宝藏,甚至是说出踏天步功法之前,春杀应该不会对他下杀手。
“哎哟,还敢顶嘴了?你的胆肥了啊?惹我生气了我直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春杀狠狠地瞪了刘官玉一眼,有些惊讶,有些愤怒的说道。
刘官玉立时住嘴了。
毕竟,他也不敢真的把春杀给惹毛了,否则就是自讨苦吃了。
还没走多远呢,又遇上了天雷。
穿越之爱的回归线 海西熙
数十道淡红色的雷柱,非常突兀的闪现在半空,挟裹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朝着二人当头砸下。
每一道雷柱,直径至少都有丈许,其势狂猛暴烈,骇人至极。
速度快到了极点,根本来不及躲避。
刘官玉立时拿出破天斧,死死的挡在了头顶。
唐朝公主来我家 塞外客
“你一!”春杀娇喝一声,拿出紫色长剑,施展幻梦剑法,一片紫色剑芒幻化而出,朝着雷柱斩去。
刘官玉自然懂得春杀的意思,挡住一道雷柱,他还是有信心的。
但当那淡红雷柱打在破天斧上时,他便有些骇然了。

c2oa6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九日焚天 愛下-第八百八十六章 神女和我抗淫毒鑒賞-o8eq9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
二人放出光罩护身,冒雨前进。
但走不多时,那怪异的红雨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
二人的消耗,也立时倍增。
“神女,我们还是找个地方避一下雨,这样消耗下去可不行,凶兽没来,我们自个儿就先耗死了!”刘官玉抑制住心中的燥动,建议道。
“也行,看在你没有捣鬼的份上,采纳你的建议!”春杀有些发腻的声音悠悠传来。
又走一阵,终于找到了一处藏身之地。
一块巨大的弓形岩石,顶端如朵伞盖般向外突出,中部向内凹进去,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洞穴。
“好,就这里了!”春杀率先冲进了洞穴。
里面并不宽敞,仅仅能容纳三个人左右,地面上铺着许多干草,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极是舒服。
一进洞穴,春杀便不顾形象的躺在了干草上。
凰涅天下
“哎呀,好舒服啊,原来,连休息也可以如此享受!”她很是放松的躺成了一个大字。
“你说你是神界来的,难道神界不允许人休息吗?”刘官玉诧异道。
“总是忙些琐碎小事,并不能真正放松下来休息。”春杀叹了口气,说道。
“原来,你在神界的地位也不高嘛!”刘官玉心中暗想。
二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外面红色的怪雨连绵不绝,直打的岩石呯呯作响。
但在这洞穴之中,却是一副炎夏景象。
刘官玉精赤着上半身,仍是汗水直冒,在身上蜿蜒流淌如同涓涓细流。
“太热了!”他嘟哝道。
春杀用手扯了扯早已裂开的睡衣,说道:“我感觉这雨一下,似乎就更热了,你有这种感觉吗?”
鬼出 苗棋
“正是如此!”刘官玉点点头。
二人沉默下来,一股异样的气氛在小小的洞穴中弥漫。
春杀身上的异香不绝如缕,直朝着刘官玉鼻子里灌。
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浪,就如同是火山岩浆一般朝着他汹涌而来。
不知何时,躺在干草上的春杀,竟是不自觉的身躯扭动起来,诱人的曲线波浪般起伏,深深撩动着刘官玉的心。
刘官玉不敢再看,说了声:“我治疗伤势了。”
立时盘膝而坐,双目缓缓闭上,开始恢复疗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听得春杀大叫了一声,便立时睁开了眼睛。
入目处却是一副香艳美景。
春杀睁着一双赤红的大眼睛,云鬓散乱,彤红美颜,浑身散发着无尽香味,湿润的热量的如同浪潮席卷不休。
天赋图腾
身上的睡衣几乎成了布条,在洞穴中微弱的光华下,白玉般的肌肤上,弥漫着一层淡红的光芒。
只见她双眸迷离,眼波如水,就那般直勾勾地盯着刘官玉,鼻翼间的气息也显粗重,一股股热气喷将出来。
面容变幻不停,甚至看起来有些扭曲,似在极力挣扎,极力抑制着什么。
“你怎么了?”他问道。
“是你暗中给我下毒吗?”春杀气喘吁吁的问道。
“你觉得你中毒了?”刘官玉问。
“这还用问吗,不然为什么会这样?”春杀一双媚眼紧紧的盯着刘官玉。
“你这种症状,我也有啊,我总不可能连自己也毒了吧?!”刘官玉一笑。
“你也中毒了?”春杀问。
“这不明摆着吗?”刘官玉瞄了她一眼。
“你既然能够施毒,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毒吧?”春杀又问。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合欢散一类的毒。”刘官玉沉声道。
“合欢散是什么毒?”春杀不解。
“淫毒!”刘官玉说道,双眼大有深意的看着春杀。
“真是奇怪,连什么时候中招都不知道!”春杀叹了口气,“没见有人或凶兽施毒啊?”
魔門風流 老去的船長
“如果我所料不错,可能是我们吃的几种东西里面有这种毒,而且,很可能是那种色彩非常鲜艳的贝壳!”刘官玉回想道。
“哎呀,为了一时嘴馋,竟身中淫毒,简直太冤枉了!”春杀后悔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刘官玉笑道。
“你知道如何解毒吗?”春杀犹豫着问道。
“知道!”刘官玉非常干脆的答道。
“快告诉我,怎么解?”春杀急切的说道,竟突然左手一探,抓住了刘官玉的右手。
刘官玉只觉心中一荡,触手处温润细腻,却又透着一股诱人的热力。
“你……”他望着春杀嫣红的脸蛋。
春杀这才恍然醒悟,急忙放开了手。
刘官玉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只觉手掌中还有着荡人的余温。
“两个办法,一是找到解药,二是……”刘官玉话未说完,便住口了。
“第二个办法是什么?”春杀问道。
“这还用问吗?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刘官玉揶揄的看着她。
“你……”春杀眼珠一转,明白过来,“你耍流氓!”
“嘿嘿,你不要冤枉好人,我哪里有耍流氓?”刘官玉大声质问道。
“我说有就是有!”春杀娇喊道。
“那就算有吧!”刘官玉不敢跟神女抬杠,何况,跟美女讨论这种话题,基本都是输。
“你有解药吗?”春杀问。
“我身上如果有解药,我自己不会吃吗?”刘官玉白了她一眼,一个神女,居然问出如此浅显的问题来。
“那怎么办?”春杀像是一个初次出门的小女孩。
“如果能够找到熄火、凉魅这两种灵草,应该能解毒!”刘官玉思索着说道。
“这个世界会有这两种灵草吗?”她问。
“这两种灵草都生长在冰寒之地,像这里如此高温炎热,根本不可能生存下来!”刘官玉郑重道。
“你的意思就是这里找不到了?”春杀问道,“这可如何是好?”
“那就,只有那样了!”刘官玉道。
“你,和我?哼!休想!我忍着!”春杀气呼呼的说道。
“哎呀,就怕忍也忍不住啊!”刘官玉叹口气道。
春杀不说话了。
洞穴中再次静寂下来,气氛却是越来越香艳诱人。
此种毒,自己是解不了的,必须经过一次那个,才能解去体内的毒性,否则,毒性越来越烈,会对身体造成非常巨大的危害。
拖的越久,伤害也越大。
半晌后,春杀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把抓住他,一双妖媚无比的明眸紧盯着他,“走,我们去找解药,这个世界说不定就有呢?”
刘官玉一听,大惊,脱口道:“这不可能啊,这里这么热,怎么可能会有?”
“你就说愿意不愿意去吧!”春杀脸蛋通红,大声问道。
“这个……”刘官玉犹豫了,“我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春杀大声道。
“那不就结了,你还问我的意见干嘛?”刘官玉嘀咕道。
二人在洞穴中再等了一阵,那怪异的红雨终于停了。
但二人仍不敢出去,因为空所中依旧飘荡着那股诡异的气息,只要吸入一口,便会令得体内的毒性剧烈数倍。
重生之股动人生 李家大儿
又等了一阵,空气中那种气息终于消散殆尽,闻不到丝毫了。
摄政王,属下慌恐
春杀一把抓住李顽,就向前方飞去,边道:“趁我尚还能忍住,我们就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两种灵药!”
異世之掌上名蛛 狐玖
刘官玉几乎被勒得缓不过气来,大声叫道:“找就找嘛,你抓住我干嘛?我又没有想逃走!”
春杀却是极为暴躁地吼道:“少废话,我虽然身中淫毒,还被此界限制了神力,导致我实力大减,但要杀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刘官玉一拍脑门,非常的无语,奈何实力差距过大,他根本也无法挣脱春杀的五指山,只得被她提着飞速前行。
为了尽快找到那两种灵草,春杀顾不得节省体内的神力,直接开启了神念搜索。
刘官玉便再次体会到了神念融合的妙处。
只是被提在空中飘飞,身体别提有多难受。
而且春杀的脾气似乎变了,少了沉静幽雅,风轻云淡之美,多了几分急燥和暴戾。
动不动,就开口凶人。
謎霧追真
找了一阵,连鬼影子都没有见着一个。
“喂,神女,你放我下来吧!”刘官玉低声喊道。
春杀低头死死盯住他,冰冷地道:“你是不知好歹还是咋的?看你一身是伤才提着你,我这样是让你省点力气!你懂吗?”
“我当然懂了,可是这样很难受啊!”刘官玉欲哭无泪。
“闭嘴,知不知道你很烦啊?像个女人一样,啰嗦八道的,再喊我把你砸地上去!”春杀吼道。
刘官玉:“……”
他奶奶的,要不是你比我强的太多,非打你屁股几巴掌不可!
極品棄少
这都什么毛病嘛。
抗议无果,刘官玉极是悲催的,毫无反抗能力地被抓着,在密林中越飞越远。
耳边风声呼啸,即便紧闭了嘴,刘官玉仍然觉得那风直往身体里灌,不多时,便喝了一肚子的西北风。
“咕咚!”
肚子已经饿了。
刘官玉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神女,你看我们是不是吃点东西再走?”
“还想吃东西?还想中一次毒吗?你是贱还是咋的?!”春杀喷了刘官玉一通,继续飞行。
肚子越来越饿。
“哎哟,饿的浑身无力了!”刘官玉大叫。
特工狂少 葉孤
春杀根本不睬,依然飞行。
过了一会,刘官玉又叫。
“哎呀,头晕眼花了,看不见东西了!”
春杀不得不停下来,死死的盯着他,一脸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