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31t4优美玄幻小說 夏之洺-第三十七章 五年前的小女孩,現在的..-nbhau

夏之洺
小說推薦夏之洺
看见这张清秀的脸蛋,周龙一怔,没想到会是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子出面,不过很快便传来“嘭”的一声惊到,望眼看去,只见另一边车门边站着一个傲样挺立的女子,戴着一副深黑色墨镜面对自己,只看了一眼,周龙脑中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脚下踉跄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后 ,当再抬起头时,眼中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惊骇。
“嘶,好浓郁的杀意。”瞪大着眼睛,周龙心中惊心暗道。
“吧嗒。”身后跟着一起过来的梁浩微微侧身移步,将周龙掩住在背后,原本帽子下松散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一双稍大点的眼睛同样遮掩不住内心的惊骇,**裸地展现在眼中。
毒武女皇
洪荒造化不朽 茶幾人生
“你们…要干嘛?”就在这弓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紧张气氛中,一声弱弱的声音突然近距离响起,梁浩头中的青筋猛地崩紧,低垂在腰间蓄势待发的拳头忽然一转,带起一阵猛风直向声音源处挥去。
鬼戀:來自冥界的情郎 九夜楓林
“浩子,别!”站在梁浩背后的周龙虽然也被惊吓到,但没什么举动,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见那声音源处正是那降下车窗露出脸蛋的女孩发出的。
虽然周龙出声阻止,但一时间却并没有及时亲自出手阻止梁浩,那硕大的拳头带着猛烈劲风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已经挨近了女孩的皎洁清秀脸蛋,再想收住也不可能了,何况此时的梁浩还并没有在声音惊吓中反应过来,一切动作只凭他在军队中那深入骨髓的反射弧来连串而出。
周龙眼瞳深深一缩,眼中的女孩就像是毫无还手之力,一脸惊恐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拳头,周龙感觉世界就要崩溃了,一个充满劲力的拳头挥打在女孩那薄脆无暇的脸蛋上,怎能不开花?
然而事情并没有往最不好的后果发展,周龙脑中内那本开始崩溃的小世界迅速归原。
“宵小之辈,也敢向我出手?!”一声冷淡的声音从女孩口中发出,女孩那惊恐的脸孔瞬息之间转变成冷漠千里的冰冷脸蛋,让人感觉这就像是错觉般。
在女孩那冷淡的声音传出的同时,一面长达十五厘米,厚度深达五厘米的冰晶般镜子阻挡在拳头的下落处,缓解拳头的俯冲后,整面冰境破碎而开,细细碎碎的冰晶绕着梁浩手臂曲卷而上 ,深深地扎入梁浩脖子处,不留丝血流淌出来。
“呃。”脖子扎入碎晶,梁浩那充满爆发力的拳头松软下来,喉咙猛哼出一声,脚步后退几步后,似是没后继而上力度,便直挺挺地倒在那被初升太阳照耀的些许温度的路面上。
温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透露出一种森冷的气息,站在旁边傻眼的周龙愣愣地看着梁浩,忽然猛地扑了上去,颤抖着左手手指轻缓地放在其鼻子下,许久,周龙缩回手指,似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跪在地上,手臂紧紧怀抱着梁浩的头,紧闭着的双眼慢慢留下了几行清泪。
“咯哒咯哒。”清脆的脚跟鞋踏着地面发起的声响在周龙耳边越来越近,朦胧的双眼睁开些许,周龙看着眼前这戴着墨镜也能令之前他们两人失色的女子,喉咙滚动了几下,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周龙,你可还记得我?”女子像是没看到周龙怀中的梁浩,清冷不带丝毫人间烟火气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
“嗯?”周龙茫然地抬着头,看着这名女子。
絕世藥神
“呵。”女子冷笑了一下,嘲讽地看着他,“你不是时时刻刻地在想找到我吗?怎么?现在我站在你面前,你还不记得了?”
“…………”听得女子的话语,周龙低下了头,看着怀中的梁浩,心中情绪万千,说恨吗?不,这只能怪自己两人定力不够,仅仅一个在那时候发出的声音便能让自己两人如此失措,那个拳头,若真是落在了女孩的脸蛋上,那女孩要么死了,要么就毁了,可事情却完全颠倒了过来,梁浩被莫名其妙出现的冰境轻而易举地摧毁了,并且死亡了,对此周龙已不再抱什么希望能让梁浩原地满血复活,什么梦是真真假假的,又什么是假假真真的,他也不再期望自己会一觉醒来,只求这只是场噩梦。
妖皇傳記 龍霆雲帝
“没想到你意志这么脆弱,只是一个身边人死亡就能你如此陷入悲伤无法自拔。”女子自言自语地说道。
“闭嘴!”周龙忽地低吼一声,“如果你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身边最亲密的人死了,你会怎么样!呵呵,我想就凭你们这些妖怪,是不会体会到这种感情的,因为你们,还不配拥有人类的感情!!”
最亲的人……死亡……红碟隐藏在墨镜下的血红色般的眼瞳一缩,是啊,若是夏默然有什么不测,那自己岂还不……没有勇气继续深思下去,红碟心烦意乱地摆了摆手,挥散开自己的想法,看着地上的周龙,心绪弥漫,原本想带着雨蓝来学校报道学习的,却没想到会碰上夏默然的大伯,周龙。更没想到,因自己的疏忽车上的雨蓝受到危急生命的危险,因雨蓝身体内暗藏疗伤的雨洺受到致命危机,亲自出手将其危害的人扼杀在周龙眼底下。红碟现在想想都感到头疼,说实话,她很不想在这时跟周龙碰面,其中的原因很多,因夏默然,因关系,因事情。
不过碰上了倒不是坏事,因为红碟并不排斥与周龙见次面摊开事情说话,可若是这如此难收拾的场合的话,只会让人头疼。
想了想,红碟看着那被周龙怀抱着的梁浩,暗叹口气。左手五指伸开,芊芊细指酝起了一个血红色漩涡,看了一眼梁浩,红碟半跪在地上,红裙底边轻触在地面,手上的血红色漩涡往梁浩额头上滑落,慢慢映入其头。
周龙默默地看着红碟的动作,未做阻拦,在红碟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方才开口吐出四字,“红衣女孩。。。”
红碟眼眸微微眯起,淡淡道:“还以为你并不知道我呢。”
“……曾经拐走我的那至爱,就是你,我怎能不记得。”
周龙低声道,看着那因红碟融进的血色漩涡后,梁浩脖子上开始密密麻麻浮出了带着些许血色的冰碎片,手指小心捏起碎片,将其移开梁浩的脖子。
懶懶小萌寶:第一狂妄娘親
“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红碟冷漠地注视着周龙的的细微动作,将他把碎片清理的动作尽收眼底。
“血契,因约而生。”
红碟看着周龙,手掌心忽然出现一张长形血色纸条,轻轻一挥,纸条便像是随风飘荡飞去周龙额头,随后,慢慢映入其内,不留丝毫缝隙。
“唉。”看了一眼由于纸条渗入,开始沉睡的周龙,红碟转身向车走去,她还需要趁这段时间带雨蓝去学校报道登记呢。
娶一贈一,老婆別鬧 沅蘇
“一觉醒来,你们就不会记得这段时间的事情了,若你们以后想起,那么,就将是一切放在明面来讲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