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wly火熱小說 古劍奇譚之守望前塵 愛下-番外篇:追魂看書-zpmza

古劍奇譚之守望前塵
小說推薦古劍奇譚之守望前塵
楔子
天地茫茫,命运之事,从来就是说不清的,或许,生死本就是早已注定了的。
古人云,三魂七魄之中,命魂主掌人的命运和生死,当命魂在时间长河中被抹去之时,人就将化作荒魂,永世不得再入轮回,最终消散在虚无之中。
然而,我却不信。
“传闻玉横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也包括人的灵魂。”
当年少恭的话一直萦绕在我耳边,玉横乃是天地间的至宝,可以吸收包括灵魂在内的一切的灵。我想,苏苏虽然已经化作荒魂,但若是借助玉横的力量,一定可以保留几分复生的机会的。
我拿出玉横,很容易的便将苏苏的魂魄吸收了进去。
“从今天开始,我将不再为自己而活。”
口袋妖怪之臟套路訓練家
站起身来,我看了看手中的玉石,这就是我最后的希望!
虽然我不知道要用如何方法才能令他苏醒,更不知道这所谓的方法要付出多少牺牲,但我不在乎,就算走遍天下,我也一定会让你醒过来,除非……我死去……
上篇:探龙渊襄恒索寿元,闻辟邪晴雪赴龙冢
时光流逝,转瞬间已是百年风华。
北方
龙渊部落
“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
晴雪披着一袭披风,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然而却是充满了活力,百年的岁月,并未抹去她的青春。
百年之前,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来寻找复活屠苏的方法,她乞求女娲娘娘赐予了她比灵女还要长久的寿命,代价则是失去了轮回的资格以及幽都世代传承的姓氏—风。
这些年,她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办法,比起当年的欧阳少恭,甚至都要执着了许多。
然而,正如当年她自己说的那样,起死复生本就是逆天而行,且不说从未有人做到过,就算能做到,想来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这世上,她几乎已经找了个遍,但却连半点线索都没有,现如今,也只剩下这被遗弃了的龙渊部落尚未来过。
龙渊,上古时期与天帝伏羲征战,败落后被永远的封印了起来,几千年过去,这里还是和当初一样的古老,就像是一个原始社会一样。
龙渊部落所属的山脉外围笼罩着一层巨大的结界,这结界,比起乌蒙灵谷那个来说,还要强盛不知几百倍,否则也不能将堂堂龙渊部落全部困在里面了。
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晴雪自然有着自己的方法破开这结界。只见她缓缓伸出手来,手中紧握着一枚五彩缤纷的珠子。
这便是女娲交给她的信物,可以暂时打开一条通路,令她能够进入这远古的部落之中。
……
山上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衣衫褴褛,在外人眼里,或许跟贫民窟也没什么区别,很难想象,数千年之前,这里竟是举世最为富饶的两个部落之一。
那年,我們不懂愛情 淩維
“山上有人吗?”
晴雪大喊一声,却见山顶四五名壮汉噌的便翻了下来,她连忙走上前去,道:
“襄恒大师在吗?”
“族长已经死了几千年了,这里不欢迎外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但现在,请你立刻消失,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大汉看都不看晴雪一眼,竟是直接就下了逐客令,这着实让她惊了一惊。
“我只是想打听一个消息……”
軍寵
“打听什么!我们这里没消息,立刻走开!”
见得晴雪并无离开之意,几名壮汉立刻拿出了身后的狼牙棒。那狼牙棒巨大无比,足有半人多长,上面还布满了尖刺,很是骇人。
然而晴雪却是不惧,行走世间百年之久,她早已不是那个不问世事的幽都灵女,今日所见之事虽然蹊跷,却也不是让她退缩的理由。
她忽的一张手,一柄镰刀凭空出现在了手中,那几名大汉见此一着也是一愣,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挥手便砸下一棒。
晴雪横空一挡,却是被震退两步。
这几个人的力气还真够大的!
不过晴雪可没时间跟他们耗着,眼见硬拼可能会吃亏,晴雪立刻结出几个印记,一道蔚蓝色的光芒,只见一轮青月划过,几名大汉顿时被掀翻在地。
“住手!”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传出一阵声音,辨不出是从何处传来的。定睛看却,便见一名男子凌空而将,挡在了晴雪和几名龙渊族人中间。
“这位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几个得罪了你,可也罪不至死,请你还是收手吧。”
“我本就无意伤他们性命。只是他们几个太过蛮横,都没有听我说完就要赶我出去,无奈之下,才只得动手,还请这位前辈见谅。”
男子微微一笑,挥手将那几名壮汉推到一旁,道:
“介绍一下,我叫做富弦,是现任龙渊部落的酋长,还不知姑娘名姓如何?”
仔细看去,晴雪才发现面前的男子似乎有点不寻常,不仅仅是在于他的衣衫整齐了许多,刚重要的是他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上位者的感觉。
“我叫风…额…我叫晴雪。”
“哦,风晴雪?好名字。”
“不是……风晴雪……我叫晴雪。”
晴雪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无奈的解释道,却见富弦大笑一声,道:
“这都无妨,我刚才听到,你是要打探些东西,那你就跟我来吧,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你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
良久
山顶
这是整座山上唯一一个像样点的屋子,至少避避雨躲躲风能勉强做到了,虽然这里貌似也没有什么风雨,一切的水源都是来自一条河中。
晴雪和富弦都坐在屋中,屋里摆放着许多的粗糙剑胎,另外还有许多已经成形了的宝剑,若是放在外面,无论哪一个恐怕都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起死回生……这很难啊,我还真没听说过呢。”
“是吗?”
晴雪却是没有半分沮丧,而是微微一笑,道:
“若是前辈都没有听说过,看来我真的只能放弃了。”
“哦?为何这么说,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这种事情,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只见晴雪缓缓站起身来,颇有深意的扫视了一眼,随即走到几柄宝剑面前,拿起一把来轻轻抚摸着。富弦也并未阻止,只是略微有些不解罢了。
武印幹坤
“这世间,修为最强大的是伏羲,但见识最广的却是当年的大剑师襄恒。传说,他为了寻找铸剑材料,曾经走遍过整个世界,若是他都不知道的东西,恐怕只有不存在了,我说的对吗,前辈?”
那男子脸色一变,却是立刻压制了下来,只见他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道:
“你说的不错,可那是襄恒,又不是我富弦。”
“襄恒……和富弦,难道有什么区别吗。”
“你什么意思。”
却见晴雪站起来,看了看他,随即摆了摆手,道:
“这些剑,铸造出来并没有多长时间,却全部都是举世无双的珍宝。我想不出,除了大剑师襄恒以外,还有谁能造出这么多宝剑来。”
“哼,这都不是理由,我们龙渊部落铸剑术举世无双,我作为现任族长,自然在这方面继承了襄恒的衣钵。”
“是啊,这都不是理由。可一个人名字可以改变,相貌也可以改变,但气质是改变不了的。你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质,绝对不是一天两天能造就的。况且,富弦二字与覆仙同音,覆灭仙人,我想不出,除了襄恒以外,还有什么人会这么痛恨仙。”
说罢,却见那男子一句话不说,反倒是两步走出门外,晴雪连忙跟了上去。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二人便来到了这座山的背面。
向下看去,一座深不见底的深渊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在了眼前,与周围的山脉连在一起,很是不协调,看上去更像是人工制作出来而非自然形成。
“前辈,我刚才说的,对吗?”
“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娃子,不错,你说的很对,我就是襄恒。”
“那么,前辈可否告知,关于起死回生的消息?”
晴雪听罢,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喜色,她可不认为刚才襄恒所说属实,想来更多是为了敷衍自己罢了。果不其然,襄恒转过身来,脸上还带着半分笑容,道:
“不错,我是知道一些关于此的消息。”
正等着他的下文,却见襄恒突然间就变了脸,一下子从和蔼变成了淡漠,甚至还有些气愤的样子。
“可是我凭什么告诉你?!”
“这……”
晴雪也无话可说,是啊,襄恒说的没错,他虽然知道这些消息,可没理由告诉自己啊。
“前辈要如何才能告诉晚辈?”
“很简单,交换。”
“交换?”
“不错,就是交换。”
“那前辈想让我拿什么来换?若是要我解开龙渊部落的封印,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她刚刚说完,却见襄恒苦涩的一笑,道:
“解开封印?给伏羲一个彻底毁灭我们的理由么?如今的龙渊部落早已经没有和仙界抗衡的实力,出去了,反而是祸患。”
“那前辈是想?”
盛世婚寵:總裁的影後嬌妻 蘇淺默
“自从七十年前我苏醒过来,我便已经知道回天乏术。我如今想做的,只是多活一段日子,多造出一些宝剑来,满足我当年的愿望。”
“可是如今,我的寿元却是快尽了……”
说到这里,襄恒突然瞪着晴雪看了几秒,道:
“晴…雪是吧,我看你生命力旺盛,至少还有三千年的寿元,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可若是你肯折一千年寿元于我,我便告诉你这个消息。”
武王
“好!”
他本以为晴雪会犹豫一会,毕竟寿命之事,在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更何况是一千年的寿命,就算一般的仙也不过只有这么点罢了。可谁料听了他的话,晴雪竟然半分思考都没有就答应了自己,着实令他惊讶了许多。
“你要想清楚了,我只是告诉你一个消息,可没说帮你起死回生什么人,能不能成功还是变数呢。”
“我已经想清楚了,可是,要如何才能做到呢?”
“这个简单,我有一件法宝,可以转移人的寿元,不过必须是双方自愿放开心神才能成功,另外每一次施法,转移的都将是千年寿元,否则转移出来的一部分就会完全消散。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用这件东西。记住,一会千万要放开心神,否则失败了,我可不负责。”
说着,襄恒拿出一块玉玺来,猛地看去,跟玉横还真有几分相像。
只见他双手结印,那玉玺缓缓飞入空中,两道光芒分别飞入襄恒和晴雪的眉心。
晴雪直觉一阵眩晕,似乎体内有什么东西被抽取了出去,她连忙想要运气抵挡,却突然想起襄恒所说的话,只好不管不问,任凭这道光芒带走体内的几分力量。
很快,眩晕的感觉消失了,晴雪也恢复了意识,只不过似乎还有些虚弱,当然也不算太厉害,毕竟体内还剩下两千年的寿元呢。
再看襄恒,只见他的气色好了许多,显然秘术是成功了。
“很好,我现在便告诉你起死回生的信息。”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那山崖,道:
“看到下面了吗,我们龙渊部落称之为龙冢。”
“龙,的确是真正存在的,只不过没有那么神圣,是不过一种天生力气巨大且有很高灵智的动物罢了。传闻说,龙生九子,均为神兽,也并非都是传说。只不过这九子的数量并非一两个,而是很多很多。”
“其中,有一种叫做貔貅的神兽,喜食各种金银珠宝,免除万物邪煞鬼气,乃是至圣之物。而随着修为的增强,貔貅的头顶会逐渐长出角来,一角为之天禄,二角则为辟邪。辟邪的脊骨,乃是天地间最为纯净的力量,如果借助辟邪之骨,只要还有一缕魂魄,哪怕成了荒魂都可以死而复生。”
“而貔貅修炼极难,只能依靠吞食金银珠宝增加修为,达到二角的,只有最初降临的那一只。而它的寿元将至之时,便回到了这龙冢之中,最终死在了里面。”
“所以你要拿到辟邪之骨,就必须下到龙冢之中去。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面,可是真真切切的葬着十几条应龙,还有数不尽数的九属神兽。能不能成功,完全随缘,硬闯绝对是不行的。就算我和伏羲联手,若是来硬的,恐怕都得死在里面。”
“记住,随缘而行,切勿强求!”
……
下篇:为执念晴雪闯龙冢,战辟邪屠苏显魂身
龙冢
此处,乃是一片阴森之地,虽然没有什么腐烂的气味,但却到处充斥着诡异的气氛。
晴雪四处看看,只见一条大蛇状的东西匍匐在地上,足有几十米长,吓得她连连后退,仔细看去,才发现它早已经死去了。
原来,这是一只负质,传说负质是真龙的第八个儿子,身形和龙最为相像,难怪会如此骇人。
看来,襄恒说的没错,这里还真配得上龙冢两个字。
继续向前走去,晴雪又看到了许多奇怪的生物,她只认出了一个狻猊和一只霸下,其余的则完全叫不出名字来。看样子,所谓的龙生九子,根本只是传说罢了,事实上,恐怕这九字翻上几番都不为过。
蹊跷的是,一直走了许久,晴雪都没有碰上任何的危险。她不仅不喜,反而有点担忧起来。她可不认为这里面就真的这么平静,否则有辟邪之骨那么好的东西,襄恒早就进来拿走了。
晴雪的担忧是对的,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龙冢之中,也有许多神秘的东西存在着。
只听得一声大吼,抬头看去,却是一只巨兽站在几柄刀剑之上,正怒目圆睁对着晴雪。
睚眦,龙生九子中排行第二的存在,嗜好喜斗,凡是招惹到它的人,要么将它杀死,要么被它杀死,绝无第三种可能,睚眦必报这个词就是由这种神兽衍生出来的。
不过还好,面前这只睚眦只是一个虚影,并非真正的睚眦,它的本体想来已经死去几千年了。但纵然是虚影,也同样不可小视,可别以为虚影就没有攻击性,这可是它死前留下的最后一缕意志啊!
晴雪一个翻身躲过睚眦的一击,也来不及拿出镰刀,随手便是一道印记打了出去。
印记落在睚眦身上,却是不痛不痒,甚至连阻碍都没能阻碍它一下。
只见睚眦瞪了晴雪一眼,随后直冲了过来。晴雪眼见不好,转身便朝前方跑去,打不起我还躲不起么。晴雪想道,一缕意志罢了,只要能拖上一会,肯定会自己消散的。
果然,不多时,那睚眦虚影就变得浅淡起来,很快就消散掉了。
“呼,这里还真有点麻烦啊……”
要知道,刚才那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睚眦,貔貅虽然只是和它平级,但成为辟邪的貔貅可要强大了许多,看来襄恒说得对,自己还真不能硬闯。
咚~~~
晴雪刚刚松下一口气,只听一声巨响传来,震耳欲聋,仿若一只大钟在耳边响起,差点没将她震倒在地。
低头看去,晴雪才发现,原来自己无意间碰到了一只蒲牢,这种怪物,受到轻微的触碰就会发出钟一般的巨响,又是离得这么近,难怪会这么猛烈。
还好没什么危险。
晴雪微微一笑,然而还没笑完,就变了脸色。
是啊,钟声本身没有危险,可是钟声是会引来危险的啊!
只听得砰砰的声音,晴雪回头看去,却见四五只睚眦一类的东西正迅速朝这边靠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缘……”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晴雪突然看到一只十分巨大的躯体,和刚开始那负质有些想像,但体形却要长很多,不错,这是一条真正的应龙!
床上有鬼:兇猛鬼夫夜夜撩
果然,见到晴雪跑向那里,所有的睚眦都开始后退起来,看样子,这些所谓的神兽都是惧怕应龙的。
晴雪看那应龙时,只见它两眼突然睁开,就好像只是在睡觉一样,晴雪连忙想要后退,然而却发现自己似乎动不了了。
“人类?”
“你是……”
“我是龙族,你一个小小的人类,竟敢擅闯这个地方,莫非是找死不成。”
“对不起前辈,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哦?说说你的理由。”
……
“哼,这世上死的人太多了,有哪个的亲人不想他们复生,可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小娃子,听我的,赶紧离开这里。辟邪那老东西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你要他的骨头,他非活剥了你不成。”
“不,我不会退去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试上一试。”
还有一句话晴雪并未说出来,那便是:就算死了,总也能和他在一起了。
“随你,不过到时候死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辞了应龙,晴雪一路向内走去,一路遇到了许多危险,但总归还是顺利脱了身,很快她便来到了龙冢真正的深处。
只见一只头顶两只角的神兽,站在远处,微眯着眼睛,似乎也只是一个虚影,但却多出了几分凝实的感觉。晴雪立刻大喜起来,这不正是辟邪么!
不过她并没有立刻靠上去,刚才的应龙告诉她,其实在这龙冢之中,像它们这种极为强大的存在其实并没有死去,而只是在这里“养老”罢了,辟邪虽然不是它们中的一员,但是灵魂并未消散,残留的也不仅仅是一个意志那么简单。
然而,她不主动靠近辟邪,辟邪却主动朝他这边走来。
“人类?竟然有人类来到了这里,你可真是命大啊!”
“咦?有珍奇异宝的味道……”
它本来蛮不在乎的脸上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只见它伸出一直爪子来就要抓向晴雪。
“且慢!”
“干什么?!”
“如果前辈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将身上的宝物给你。”
“什么条件,快点说,本王都饿了!”
“我希望能得到一块辟邪之骨。”
辟邪停顿了一下,突然一掌将晴雪拍飞出去。
“滚开!本王的骨头那可是天地至宝,岂能给你等小小蝼蚁!乖乖把宝物交出来,本王就让你离开,否则就等死吧!”
说罢,辟邪张开大嘴,一道吸力传出,只见一块玉石从晴雪身上飞出,正是玉横。原来,辟邪竟是看上了玉横,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住口!”
晴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就冲上去紧紧抓住了玉横,却不料辟邪的力量实在恐怖,竟然很轻易就将玉横吸入了嘴中。
“哈哈,至宝啊!真是美味!”
辟邪闭上嘴巴,似乎还在品味着玉横的味道,面容上露出几分满足来。
反观晴雪,却是极度的绝望和愤怒。
玉横,她不在乎。可是,别忘了,屠苏的最后一缕灵魂就在玉横之中啊!
“我跟你拼了!”
伸手握住镰刀,晴雪想也不想就朝着辟邪扑了上去,结果辟邪大吃了一惊,后退两步,一爪子将她拍飞。
“找死!”
它大吼一声,一道道音波传出,震得晴雪吐出一口血来,脑袋却还有晕晕的。
这一招,乃是辟邪的绝技,直接攻击人的灵魂,剥夺人的寿元,只这一下,晴雪至少又失去了千年的寿命。当然,辟邪也进入了虚弱的状态,他本来觉得这一击已经足够让面前的人灰飞烟灭,却没有想到晴雪竟然拥有那么长久的寿命。
却看晴雪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却每一次都因虚弱过度再次跪倒。每一跪倒,她的口中都会吐出一口血来,显然,接连的损失寿元,已经十分严重的伤害到了她的身体。
“幽都……曾有秘法……以生命和灵力为引……引爆……”
晴雪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吟唱着什么咒语,然而刚刚到了一半,她却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传来,自己的痛苦似乎一下子减弱了许多。与此同时,自己想要施展的咒语也被破掉了。
“晴雪,不要放弃自己的生命,我会和你并肩作战。”
她忽的转头,只见一个少年,手握长剑,仿佛站立在虚无之中,却又显得那么真实。
“苏苏!”
“晴雪,我的灵魂只能存在很短的时间,我们合力,先解决掉辟邪!”
说罢,只见屠苏的虚影凌空招手,手中的焚寂放出几道黑红色的光芒,只见一道剑芒凌空划过,落在那辟邪的身上。
辟邪本就用出了禁忌之术,眼下正是虚弱之时,又怎能承受的住焚寂的全力一击,要知道,屠苏如今虽没有肉体,但这一击的威力绝不会比全盛时期差的。
一道裂缝蔓延而出,辟邪的灵魂终究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晴雪两步跑上前,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块金色的骨头,正是传说中能令人死而复生的辟邪之骨。
“苏苏,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却见屠苏的灵魂摇了摇头,道:
“没时间了,我的灵魂马上就要散了。”
一边说着,屠苏便落在了地上,虽然没有实体,但虚弱的样子还是显而易见。
“不会的!苏苏,你一定要撑住,我现在就为你重塑肉身。”
“不必了……原本……我就已经化为了荒魂,是你的执念和追寻将我唤醒,这一次,没有什么办法,再将我留下了……”
“晴雪,你愿意听我一句话吗?”
晴雪靠在屠苏身旁,似是想要抱住他,然而屠苏并无实体,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触感,不过晴雪仍然维持着那个动作。只见屠苏缓缓开口道:
“晴雪,我希望,今后的日子,你能好好的过下去,不要再为我的事操心了。你的寿元还很长,没有必要浪费在我的身上。我的魂魄即将散去,这一次是真的散了,虽然看不到,但我仍然希望你的过的快乐,答应我,不要再去追寻所谓的重生了……”
“我……”
眼看屠苏的灵魂即将消散,然而他的眼神却是充满着期待,晴雪微微低下头,带着哭腔答道:
“好……苏苏……我答应你……”
“谢…谢……”
屠苏微微一笑,缓缓消散在了虚无之中,晴雪还维持着那个拥抱的动作,眼神却是呆滞了许多。
“我答应你……一定会将你找到……”
尾声
苏苏虽然去了,但我却有一种感觉,似乎他的灵魂并未彻底消散,而是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随着虚空而飘荡。
我以辟邪之骨,在女娲娘娘的指引下重塑了他的身躯,这一次,我只需要找到他的灵魂就可以了,我相信,既然连辟邪之骨这种东西我都能找到,一定可以找回苏苏的灵魂的。
辟邪死后,玉横再次到了我的手中,有它在,我就能随时将苏苏消散的灵魂吸收进来,从而完成重聚的过程。
我知道,荒魂散去后,会化作天地间的灵,然而百年之内,却还是不会被同化掉的,所以,我还有机会。
追寻苏苏的灵魂,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
上一次,我能以百年时间走遍整个世界,如今,我也一样可以。
女娲娘娘说,灵魂想要重聚,比起寻找辟邪之骨也不会容易多少,但我相信,只要我坚持下去,一定能成功的。
若是……百年之后我还不能令苏苏复活,那么……我愿与他一同,化作这天地间的灵,或许,这也可以算是找到他了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