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my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蛟龍決》-第一百四十二章凌九天對煞魔柯鑒賞-jdpol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对于丐帮中人,打蛇逐狗都是他们必备技能,然如此漫山遍野的毒蛇围在自己脚下斯斯作响,却是凌猗猗生平未见。
她虽然豪气干云,但必定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见到如此惊悚的场景,顿时吓得只顾着连连跺脚尖叫,乱了方寸。
凌九天想去救她,自己也被无数毒蛇围住。
他急自腰里取出一包硫磺粉,毒蛇怕硫磺,像这些防蛇之物,丐帮众人都是随身携带的。
他抓一把洒在自己身上,又对着地上的群蛇,连连击出两掌,“轰轰”两声,掌风所致,无数毒蛇的碎肉四处乱飞。
他借机纵身前行,欲去解救猗猗。
聞香識骨 一起喝杯茶
还距离猗猗有一段距离时,一个身影已经在猗猗身边一闪而过,眨眼间,那个身影已经携着猗猗挂在了不远处的一棵竹枝之上。
猗猗惊魂未定,喘着粗气睁开眼睛,才看见自己正被肃羽拦腰抱着,二人挂在竹枝上,竹枝被压得弯曲下来,随着风起起落落。
凌九天见猗猗无恙,心中大慰,迅疾往斜坡上奔去。
由于他浑身硫磺味浓郁,众蛇不敢靠近,纷纷后撤,不多久凌九天已经来到了曼珠沙巫旁边,抬手就是一掌。
曼珠沙巫没曾料想他如此迅速的攻到,急飘身后撤,躲过他一掌,待凌九天又一掌即将拍出,只见曼珠沙巫衣袖轻扬,一股异香直扑凌九天面门。
他一阵晕眩,耳边就听见有个声音凄婉说道:“夫君,你怎么对我也下起杀手来了?难道你已经忘了奴家了吗?”
凌九天抬眼正看见自己的爱妻俏脸上若凄若悲,身穿红裙自霞光中款款而来。
他心神立时凌乱,急收了掌,双臂张开就要迎上去,将自己日思夜想的爱妻抱住。
刹那间,耳边突有人大吼一声道:“你这害人精,敢迷惑我爹爹,看我不打死你!”
言罢,“轰隆”一声响亮,听得惨叫一声,凌九天双臂落空,他此时才醒悟过来。
微怔之时,一个娇小身影已经从自己身边飞出,他忙转身一把把她拉住,道:“猗猗我没事!你就放过她吧!”
凌猗猗只得停下,抬眼望着一抹红裙落入竹林之中。
才愤然道:“这次看在我爹爹份上,算饶了你!被本少帮主发觉你下一次再害人,定然再不轻饶!”
凌九天回首望一眼那林中,不觉怅然若失,轻叹一声。
此时,地面上众蛇也消失不见,三人沿着溪流,急匆匆出了竹林。
三人沿着山脚躲躲藏藏来到悬崖边,乘缁衣人巡营间隙,各自纵身上崖,翻过大营,飞奔往解家塔方向。
三人刚到,通天炮远远已经看见,急忙把四匹马自林中牵出。
三人上马,一抖缰绳如四枚流星一般,直奔山下。
肃羽按照蕴儿安排,带领三人赶往码头,想登船启航,只有尽快远离大都,才能确保安全。
大道混沌 小小懶羊
染指婚姻:總裁的頭號萌妻 君子來歸
几人来到一片挂着渔网的破破烂烂的渔村村头。
守着路口有几间竹屋,外面打着篷布,高挂着酒晃,肃羽在酒家门口勒住马匹,翻身下马,其余之人也都纷纷下马。
猗猗有些奇怪,忙问道:“羽哥哥,我们不是去码头吗?干嘛在这里停下呀?难道你还要请我们喝酒吗?呵呵”
肃羽正要解释,只听见酒家门口搭起的布蓬下面,有人悠悠说话
“让你们在此下马可不是请你们喝酒的!而是让你们好好答谢救命恩人的!”
说罢,白裙闪亮,一个娇俏的身影已经转到了篷外,丰润皎洁的俏脸上挂着一丝狡黠的笑意,瞅着他们。
肃羽忙过来,拉着她道:“蕴儿你还好吧?我们出了些状况,所以来迟了!”
凌九天知道是陆蕴儿策划救了自己与女儿,忙抱拳谢过,凌猗猗没法,也只能忍了她,绷着小脸儿,给她抱一抱拳,权作谢过。
蕴儿见猗猗的样子,本欲调侃她一番,但此时事情紧急,也只能作罢。
随道:“事情甚急,我们需即刻赶往码头,为了掩人耳目,我们需弃马潜行,你们这就跟我来吧!”
几人都扔了马匹,随着蕴儿潜入渔村,尽量不走大道而走巷子。
那渔村甚大,茅屋瓦舍拖拖拉拉十几里之遥,众人刚走到一处巷子口,突然听见一片喊杀声传来。
蕴儿眉头微蹙,探头去看,只见烟尘滚滚之中,正有几人急匆匆向这边奔来。
我和參姑娘有個約會 邊北狼王
蕴儿见他们个个一身黑衣,认得他们正是晚上潜入皇宫的西夏武士,他们个个脚步散乱,分明已是疲于奔命。
后面几匹快马眨眼已经追上,其中一人骑在马上,一搂丝缰,挡在他们前面。
单手点指,喝道:“你们这几个反贼,已经穷途末路,有你家金卫大人在此,还不速速投降!”
小太後,乖乖讓朕愛!
那几个西夏武士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好不示弱,互相递了一个眼色便纷纷窜上,各挥一对儿黑白双臂,与追兵厮杀在一起。
这时,肃羽等人只能蹲在巷子里不动,而凌猗猗在最后,见蕴儿探头看热闹,心里着急,不听招呼也跑到巷子口探头瞧热闹。
她一眼便瞅见那挥动一双肉掌之人正是煞摩柯,不由得大怒,回头冲着凌九天道:“爹爹,那个抓我的坏蛋,就在外面与几个黑衣人大战呢!”
凌九天听得大喜道:“他来的好!江湖传言,煞摩柯的九龙催心掌与我丐帮泼天劈雷掌阴阳相克,我正好借机会会他!再顺便和他算账!”
说罢,他已经到了巷子口。
只把凌猗猗拉回去,道:“你守在这里,不许出去!”
说罢,不顾陆蕴儿拦阻,已经飞身而出。
煞摩柯坐在马上,见几人同时来袭,脚下用力,肥硕的身体凌空而起,一个旋身已经落在地上。
黑道愛情的復仇之路:薄暮晨光 晴空藍兮
不待他转身,只觉左右一股冷风彻骨,一股热风灼人直劈而来。
煞摩柯身形不动,抬双手迎风抓去,“嘭嘭”两声,已经抓住对方袭来的手腕处,煞摩柯顿感一边冰凉,一边火烫难耐,甚是难受。
只得两臂用力把二人凌空甩出一丈开外,二人一个趔趄,才勉强站稳,好在煞摩柯急于撒手,二人都不曾受伤。
另外三人也挥双臂扑来,煞摩柯知道他们手臂功夫一冷一热很是奇特,也就不愿再抓他,而是身体侧转略略闪躲,待他们臂法用老,自己缓推一掌。
那三个人双臂齐出,身体中心前移,待煞摩柯掌风袭来,他们躲闪不便,三人不约而同,双双回掌迎击。
三人力道正与煞摩柯九龙催心掌,掌力相遇,恰似孤舟陷入滔天巨浪之中,“嘭!”的一声,三人的身影已经如秋风中的落叶,飘飘然飞出几丈。
那两个西夏武士见了大惊,其中一身材痩高之人呼喊一声,身形迅疾后撤,探手抓住一个黑衣人的腰带,另一只手同时将另一个黑衣人的手臂拽住,然而那两个人看似落叶飘零,身上惯力却极大,把他也拖得连连后退。
眼见三人都要摔倒在地上,他只得身体借力斜飞,双臂托着二人,在空中旋转两周,才泄去惯力,三人平稳落地。
而另一人因无人承接,身体甩出三丈有余,倒在地上已经动弹不得了。
三人刚刚落地,又一个黑衣人被煞摩柯一掌震飞,瘦高之人再次腾空把他接住,落地瞬间,那高瘦之人站立不住,单腿发软,”噗”的一声,半跪在地上。
三人大惊,并列将他护住,其中一人急道:“小王子,我们三个拼了性命为你挡此一阵,你快走!”
小王子勉强起身道:“今日凶险,估计我们谁也走不了啦!我奉父王之命刺杀秦王伯颜,一计未成,刺杀皇帝却被他们提前发现,如今诸事不成,而随我前来的顶尖武士却已经死伤大部,如今我也没有脸面再回去见他老人家!今日就让我们再与他们拼死一战!”
煞摩柯立在原处,手捋紫髯沉声道:“你们已经重伤在身,不堪一击,若就此投降,还为时不晚!若再负隅顽抗,本金卫一掌击出,恐你们瞬间成为齑粉了!”
小王子擦去嘴角的血迹,来到前边,凌然道:“早就听说御龙卫金卫煞摩柯大人的威名,今日一见九龙催心掌果然威力无比,在下佩服!不过我西夏子民宁可站着死绝不跪下活!我们几个兄弟不才,斗胆还想在领教领教!”
煞摩柯微微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老夫只得成全你们了!”
说罢抬右手一掌缓缓拍出。
四人已经领教,知道他一掌的威力,随将小王子围在中央,各自挥动双臂,来回搅动,顿时,四人之力融为一体,一股热浪裹夹着寒流将四人罩住。
九龙催心掌掌力摧枯拉朽而至,正与他们内力织就的保护罩向峙。
四人不停的运力抵御,不觉脚下已经被巨大的推力推出一丈有余。
被光陰埋藏的秘密
正性命有关之时,突然旁边一声大吼,凌空一声霹雳,煞摩柯只觉得一股涛涛蛮力一泻千里,奔涌迎来。
他瞬间断定这一击之力非同寻常,单凭自己一只单掌实难抵御,不得以急撤回右掌,同时,双掌缓缓齐出将来力接住。
二力相遇,又是一声惊天爆响,煞摩柯站立不住,退后一步,才收掌站稳。
他心中大惊,不知何人竟有如此强劲大力,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站立一人,四十岁上下,满脸风霜之色,浓眉大眼,长髯飘摆,身上披着一件布满补丁的灰色长袍,昂首而立,气势夺人,好不威风。
夢回韓國
煞摩柯惊道:“你是何人?为何拦阻本金卫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