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4f2好看的言情小說 燃紀神皇爵 凌痕墨-第六章 生死詩章相伴-k4qho

燃紀神皇爵
小說推薦燃紀神皇爵
他的生命已是刀锋上的毛丝
当恐惧从四面八方赶来
重啟世界
像一头凶猛的饥饿的豹
觊觎着每一个有生命的物体
弥漫着白色晨雾的大海发疯一样怒吼
两侧的崖壁被气浪抽打出扭曲的伤疤
天空开裂,吞吐闪电雷霆
来自不同方向的力整齐翻滚
天地发出乞讨者一样的悲鸣
并亚雷恩随着他的身体一齐爆炸
耳边是狂风舞蹈奏起的激越的鼓声,穿梭在天与海之间的闪电就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海面翻涌起一重又一重的巨浪,苍白的浪花如同巨兽的獠牙,肆意撕咬着在烈火中奔逐的云层。明灭的电光里闪过流星般的坠石,那是被强大气流切开的悬崖石壁,在不断涌来的气浪中流成一条汹涌壮阔的江河,在两侧高耸的崖壁间绵延不绝的呼啸流淌,一直消失在海天尽头。此刻天地一片混沌,天与海、海与天、云与浪、浪与云就像是两个国家在战场上厮杀,分不出彼此的界限。整个并亚雷恩海域狼藉不堪。
“居然一开始就使出了将近一半的灵异呢!”托刻卡娅站在并亚雷恩海域最边缘的一块最高峻的悬崖上望着海洋中心翻涌不息的强大气流轻轻地说道,“看来他这次的出现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夺取【什刹罗盘】那么简单了。”说着她将目光扭向了身旁一个比她高出小半头的中年男子。从海洋中心吹来的气流舞出轻微的风,撩拨起托刻卡娅深紫色的修长的罗裙,她的头发飘扬在轻微的风中,偶尔透漏出她干净白皙的脸庞,白玉似的肌肤闪耀着高贵女子特有的光芒,她的眼睛仿佛晨雾一般朦胧而幻媚,隐隐约约地散发出皇族的瑰丽气息。
“我们要不要……”那个男人看着分不清边际的烟尘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
“再等等。”托刻卡娅望着大海的中央,又转而看着那个男子的脸庞说道,“龚格尔,你以为你能够打得过拥有龙族战皇之称的龙渊吗?我们的任务只是夺取【什刹罗盘】罢了,没有必要和他们硬碰。”她的语气明快而坚定,就像是姐姐对弟弟的斥责。
并亚雷恩海域的一面断崖之上,狂风中的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纷乱的尘烟消散过后,一个健壮的青年出现在了雪潇的面前。
天空中尖锐刺耳的鸟鸣消失了踪迹,转而化作杂乱磅礴的暴雨。此刻阴云涌动,海浪翻滚,在强大的气流的撞击下,天地仿佛一个刚刚走进牢房的衣衫褴褛的犯人。
“受了这么大的冲击,灵犀居然丝毫不乱,不愧是能够盗取【什刹罗盘】的人呵。”龙渊在暴风骤雨中抚摸着他肩头的一只白色凤尾鸟缓缓地说道,眼神和语气中都充满了傲慢和不屑。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而且你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雪潇半跪在地面上,用一只手支撑着在风雨中颤抖的身体,另一只手散发出深蓝色的光芒,形成一个半球形的防御结界,抵挡着水晶石一般的雨珠中隐藏的锋刃。
暴风雨越来越大,像一个欲望泛滥的贪婪的鬼魅。龙渊站在暴风雨中,任由狂风暴雨冲乱他的头发和衣服,他并没有抵挡那些雨珠中的冰刃,因为这些伤害对他来说简直不值一提。龙渊看着一脸疑惑和震惊的雪潇说:“【什刹罗盘】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落在一个废物手中呢,而且帝斯皇爵经常告诉我们,对于那些废物们,一切格杀勿论。”
“什么,帝斯皇爵!这是帝斯的命令么?”
“他并没有向我传达这样的命令,不过你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
“哼哼哼。”雪潇听后摇着头轻笑了几声,“擅作主张的人可是活不长的,你以为现在我受了伤,你就能轻易杀了我么?”
“不是吗?”龙渊一脸的不屑。
“也许如果我不知道【什刹罗盘】的秘密的话……”雪潇用火一样的目光盯着龙渊说,“我劝你还是回去做你的龙族王子的好,否则……”雪潇说着他的周围卷起一重小小的风浪。
文娛大崛起
“【什刹罗盘】的秘密,什么秘密?”龙渊听后用疑惑的语气说,“听你的口气,你知道它的秘密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帝斯梦寐以求的【什刹罗盘】的秘密,不想知道帝斯为什么想要得到它?”雪潇边说边缓缓地向后退着,他可不想再进行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了。
“不用了,我的任务就是对帝斯皇爵的绝对忠诚,对他的命令绝对执行。”龙渊说着向雪潇送去杀意的目光。
风吹动起天边的乌云,跳出一场绝世惊艳的舞蹈。暴雨从天空的裙摆中漏下来,仿佛一群挣脱束缚的鬼魂,猖獗且极速地奔向大地,砸在愤怒的海洋上激起千层巨浪。
咆哮着的巨大黑幕后面,一把长剑正在以闪电般的速度朝一个方向飞去。那种威力,无法阻挡。
天图城外的普乌鲁小镇已经被夷为平地了,朝阳把鲜红色的光芒洒在众人惊悚的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更加恐怖的面纱,使这里的气氛显得更加的压抑。
曼妙的罗裙像波浪一样围绕着紫灵,淡紫色的光芒从紫灵的肌肤上散出,如同神秘古老的符咒一样感化着周围的万物。此时那头高傲的神兽仿佛一个吃饱了正打盹的小狗一样安静的卧在地面,接受来自紫灵的天使般的抚摸。一切变得平静,四周渐渐缓和。
“她居然能把【祷颂】运用的如此娴熟,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琉拉吃惊的说,“看来阿达斯身边的人都不好惹啊。”
“它并不是什么神兽。”紫灵轻轻地抚摸着那头巨兽额上的金黄色绒毛轻轻地说,“是你们刚才激烈的打斗吵醒了它,好了,现在它变得安静多了。”
宇辰缓慢的从地面站起身,扑扑身上的泥土,吃惊地望着紫色光芒围绕下的紫灵。在他的瞳孔里紫灵像仙女一样悬浮在半空中,曼妙的身姿仿佛一朵刚刚出水绽开的芙蓉花,他惊讶紫灵的灵异更佩服她的气质,她是他有生以来见到过的最美丽的女孩子,那种美丽有着能让他喜欢上她的神奇魔力。
巨兽惬意且满足地睁开了它那微微眯着的眼睛,刺入它的瞳孔中的却是宇晨那狼狈不堪的模样,突然它像发了疯似的躁动起来。紫灵周围的淡紫色光晕被巨兽那狰狞的獠牙扯碎,转而是漫天乱舞的埃尘激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狂暴且血腥的气味再一次占领高地。
方圓劍俠 易縱橫
“不好,灵儿,快躲开!”云霜冲着紫灵一声大喊,正准备拔剑迎击上去,可是强大的气浪却使他寸步难行。
所有人都惊呆了!
豪賭
那头巨兽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不等紫灵反应过来就将她吞入了口中,接着被吞下去的还有宇辰。它飞快地奔向宇辰并将他一口吞入腹内,然后极速地奔向一个被黑暗掩埋的方向,它激起的气浪将在场的人震出好几米开外,速度快到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不过云霜还是使出了浑身力气追了上去。
並亚雷恩的海浪生猛地打在四周的苍白色崖壁上,混合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大灵异气流将巨岩像泥流一样冲垮,顽固的石头在闪电的切割下瞬间粉身碎骨,空气无奈地被变作狂暴的大风,极不情愿的做着摧枯拉朽的事情。然而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下,正有两个勇士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激烈厮杀。
“看呀,他们两个仿佛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了呢!看来今天可有好戏看啦。”托刻卡娅面带嘲笑地说,“一等他们两败俱伤,你就冲出去,杀了他们俩,夺取【什刹罗盘】。”
“连龙渊也要杀么?”龚格尔吃惊地问,“他可是帝斯神爵最爱惜的人啊。杀了他的话,如果帝斯神爵怪罪下来,恐怕我们俩……”
“没听明白么?杀了他们俩,帝斯神爵如果怪罪的话,我自有办法应付。”托刻卡娅说着脸上画出一道阴险的笑容,突然她又脸色一沉地说:“龙渊活着始终是我们前进道路上的障碍,曾经他是那么的瞧不起我们。”说着托刻卡娅攥紧了拳头,从身体中散发出女人独有的狠意来。
无知的浪花再一次隐藏了这两个小人物的身影。
龙渊高傲地站在一块被飓风削磨的尖锐的石柱上,周围旋舞着闪电一般急速飞驰的强烈气流,仿佛他穿了一身坚固的铠甲,任由来自四面八方的剑刃胡乱切割,身体却受不得丝毫伤害。他面目冷峻,活像一个锁定了猎物的狮子,只等目标一个稍微的不注意,便会闪电一般冲出去,直扑要害,扼住咽喉,将猎物分分钟拿下。
远处飞来横笛,如猎豹奔驰而来,速度之快令人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捕捉不到,笔直的轨迹又仿佛是计算好了最短的距离,从发出者直刺目标的心脏,只是分秒的事情。雪潇先发制人,出手便是致命一击,只因为他想早点结束这场对自己毫无意义的战斗,他明白再拖下去,也许他就要死在这儿了。
空气被撕开一道长长的笔直的裂缝,久久不能缝合。
缭乱的风声,好似千万只野鬼在哭,它们穿梭在虎视眈眈的杀气里面,无处可依,拼命躲避。山峦被夷为平地,大地又被强大的灵异浪潮豁出巨大的深坑,被震起的石块中都隐藏着雪潇早已布置好了的气刃,陪伴在那把长笛的周围,在即将接近目标时又瞬间散开,形成一个巨大的球,渐渐地将龙渊包围。
諸天萬界劇透群 摘星上人
砰砰——哧——
龙渊看的清那飞驰而来的长笛,他眉头一紧,倏的从身体中爆出一股强大的气流来,震开囚禁自己的石块,伸手便抓住谋害自己的利刃,一个华丽的转身,向雪潇投去。
情势瞬间就逆转,原本直刺龙渊的长笛,此刻却成了扑向雪潇的猛虎,威力却比原先还要迅猛。
重獲新生 凡聖
“什么!”雪潇猛地一惊,他的内心还未来得及产生恐惧,长笛就已经接近他的胸口。凭着条件反射,雪潇就在那把长笛即将贪婪饮血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它。可是龙渊的力道毕竟太大了,那把长笛足足将雪潇向后推出数米,撞在一座巍峨的大山上。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流出鲜红的血来。
龙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站在山脚,伸出右手抓住雪潇的脖颈,将他死死的摁在坚固的石壁上,面带嘲笑地说道:“你就这么一丁点能耐么?果然是个废物,看来杀你的选择是对的。”
“为……为什么?”雪潇因为呼吸不畅而吃力地问,“我们无仇无怨,而且共同效命于帝斯皇爵,如果你想要【什刹罗盘】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他给你,只是……”雪潇一边说着一边用右手握紧了长笛,那把笛子上却流淌着强大的灵异气流。
“【什刹罗盘】的话,我自然会从你手中拿走,不过我还想要你的另外一种东西。”龙渊说着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是什么?”
“你的亡灵!”
完美贅婿 吳筆
雪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接近的最了解的人居然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而且一直都是。雪潇早就料到龙渊很用可能会杀了他,但他如何也不会想到龙渊一直觊觎着自己的亡灵。恐惧悄悄地爬上了雪潇那布满血渍的脸。
“什么!”翻滚着的浪花遮蔽下的托刻卡娅不禁吃了一惊,她战战兢兢地说,“居然有这种事!”
“你听到了什么,托刻卡娅?”龚格尔一脸疑惑的看着略带惶恐的托刻卡娅问道。因为离得太远了,并且风声又大,龚格尔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可是托刻卡娅有着灵敏的听觉,即使是嘈杂环境中的再微小的声音她也能分辨的清清楚楚。
托刻卡娅抬起头,用一种近似哀怨的目光看着龚格尔,她的脸上流动着少女的生气,别有一番娇媚的风韵,这样的看着龚格尔的话,很容易让他脸红。“究竟发生了什么?”龚格尔又一次问道,他看着托刻卡娅的脸,差一点就结巴了。托刻卡娅看着龚格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龙渊会吸收掉雪潇的亡灵!”随后又马上补充道:“如果事情真的会发生,那么龙渊不知又要比现在厉害多少倍!看来他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小觑的对手,我想他也绝对不会对帝斯百分之百地忠诚。”龚格尔听后吃惊的问:“你说龙渊会背叛帝斯神爵,你凭什么这么说?”托刻卡娅蓦地抛出一个诡秘的笑容,用调皮的声音轻轻地说道:“女人的直觉。”
巍峨的山峦脚下掀起了巨大且强烈的风,那些被震得瑟瑟发抖的巨石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从高处坠落下来摔得粉身碎骨,埃尘在大风中更加狂乱,它们似乎终于摆脱了毫无用处的尴尬,在狂风中大展身手,制造吞没生命的沙尘风暴,宣布着征服世界的豪迈誓言。就在尘烟滚滚的混乱当中,忽然四周有天蓝色樱花瓣飘落。
龙渊并没有察觉到周围环境的异动,他在雪潇的身上猎狗一样搜寻着【什刹罗盘】,这样他难免会对雪潇的举动有所疏忽。就在龙渊即将撕开雪潇的胸口的衣服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异样的冷流直逼他的后脑勺,就在他猛然一惊的那刻,一把锋利如匕的长笛早已飞上了他的脑袋,只等下一秒钟的鲸吞蚕食。
龙渊猛地用强劲的手臂向头顶一横,瞬间划出一道淡墨色的气盾来,只听“砰”的一声,那把长笛在即将夺命的时候突然飞向了远天,紧接着龙渊右手紧扼雪潇的脖颈,猛地向后用力,将他甩出数米远,那把长笛从高空滑翔飞下,宛如闪电霹雳,笔直地插在了雪潇的耳朵旁,只需分毫之差,雪潇便会有生命之危。
龙渊从山峦脚下转过身,头也不抬便以极快的速度向雪潇冲去,地面被划开一道笔直的深深的伤口,激荡起的尘埃舞动在龙渊周围,仿佛他的无数小兵,刹那间龙渊便到了雪潇面前。此刻的雪潇斜躺在一个深坑内,他感觉被龙渊抛出并撞在地面的那一刻自己的内脏都要四分五裂了,他很想站起身来,可是四肢却渐渐地变得麻木,雪潇感觉他的血液中仿佛有一只毒虫在爬,并咬噬他的血管,分泌毒汁麻痹他的感官,使他的身体不听大脑的使唤。雪潇刚要起身,突然龙渊的身影便飞入他的眼帘。“啊———”天地之间突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嚎,等纷纷起舞的埃尘落尽之后,只见龙渊跨在雪潇的胸口之上,挥舞着钢铁般的拳头向雪潇的脸上砸去……
无数个拳头猛虎一般扑向雪潇那沾满泥埃的脸,打在他的肌肤上溅出血花,打在他的面具上迸出火花,挥拳的一道道光影如同杀猪刀切肉一般,雪潇毫无招架之力。数十道闪电一般的拳影过后,龙渊一声大喝,将雪潇举过头顶猛地转过身向山峦上突出的石棱抛去。“轰隆隆”雪潇像飞碟一样撞在那块足以刺穿人身体,磨碎人骨骼,索取人性命的顽石之上,山体被他砸出了一个大坑。
“你的本事该不会只有这些吧?那你的亡灵对我来说也真是太没用了,还是你到了死亡的期限,注定挡不过我最普通的一击?”龙渊边缓慢地向雪潇走去边面带嘲弄地说,“快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我看看你的天赋。”他的神态和语气无不都证明着他是这里的王者,是傲视一切的最强人。
雪潇从山峦上跌落下来,趴在泥土飞扬的石坑里面,他手指颤抖着,指缝中流出细小的斑驳的血丝,那是因为打碎石棱而使手掌裂开了小口,血就无知觉的跑了出来。他缓慢地用手臂支撑起身体,跪在地上,脸上满是鲜血,几乎分不清他那精致的突出的五官。他抬起头用野狼一般的目光盯着龙渊,就在龙渊走近的那一刻,他却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呵呵呵呵……”他笑着笑着按在地面上的手掌突然缓缓地流出淡蓝色的光晕来。那团光晕从雪潇的掌心流出,开始很小,随后紧贴着地面渐渐地扩大,并逐渐形成一片看不见的蓝色汪洋。
龙渊走着走着顿了顿脚步,傲慢和不屑的问:“你笑什么?”
“我们恐怕都要死在这儿了!”雪潇咽了口血说。
“我们?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会有人能杀了我?”
“你难道还没有注意到么?哈哈,你可真是个愚蠢的家伙。”雪潇轻蔑的说着笑得更加大声了。
“你在做什么?”
“看看你的周围吧!你是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去的。”雪潇说着猛然站起了身,他的身上早已伤痕累累,满身的泥土如同一个大而厚重的长衫一样裹着他的身体,可他的神韵却异常的生气,仿佛之前的种种伤害都化为了浮埃,此刻的他迎来了新生。
龙渊猛地一惊,脸上的表情停顿了片刻后,一脸疑惑地问:“我的周围?不要谎骗我了,你是没有能力使用灵异的。”刚说完,龙渊就感觉他的四周吹起了异常寒冷的风,那种风虽然轻微,却有着不能说出的寒意,刺在人的皮肤上,连汗毛孔都要感觉窒息了。龙渊此刻脸上才略略的浮现出一丝恐惧,他潜意识地望向四周,只见原本尘埃弥漫的空气此刻却变得格外的清晰,就好像是刚刚被洗过一样,那些暴动的石块此刻也都安静的卧在地面,轻轻呼吸,仿佛正在做一场好梦。淡蓝色的光晕渐渐地从地面浮起,缓缓腾高,仿佛从地面长处的柔柔的树苗,摇曳在微风起伏的澄澈空气里,形成一幅绝世美妙的惊艳画卷。龙渊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他正在隐隐约约地察觉到如此美丽的景象中却隐藏着不知且强大的杀机。
“这是什么?”龙渊停下脚步握紧了拳头大声问道,“这些是你布置的?”
“哼哼哼。”雪潇笑了几声后用异常兴奋的语气说,“你不是想要看我的天赋么?它就在你的周围!”
冷风越来越激烈,淡蓝色光晕变作强大刺眼的蓝色光芒,在龙渊周围此起彼伏,形成一个球形的透明的结界,仿佛一个新天地,将龙渊束缚在里面。然而令龙渊吃惊的并不是这些,他看到的另外一番景象,已经使他害怕。
龙渊周围突然开始飘雪,准确的说应该是花雪。无数朵淡蓝色花瓣如同纷纷扬扬的雪花一样在龙渊的周围翻滚,强大的灵异自花瓣的脉络间溢出,秒杀着触碰到的万物。龙渊此刻才清楚地意识到自一开始雪潇就在寻找这个机会,应该就在他挥拳击打雪潇的那刻,雪潇就开始在自己的周围布置这种结界,并且是雪潇原先没有试过的杀戮结界。
龙渊的恐惧被强迫无限放大,他转而看向雪潇兢兢的问:“你的天赋?不,不可能!”
九凝玄天
“没错!这就是我的天赋【八方落雪·杀戮】。”
“什么!”龙渊听后吃惊地问,“【八方落雪】不是只能【束灵】么?”
“【八方落雪·束灵】只是它的第一重,因为【杀戮】威力过于巨大,而且需要长时间的布置,一旦稍有不慎就会危及自身,所以长久以来我都没有运用过它。”雪潇回答。
“这就是【八方落雪·杀戮】?好美!”托刻卡娅站在大海的远方看着那团漂浮的淡蓝色光芒说,“美的就像是一个梦境一样。”不过谁都知道在那样美丽的幻化当中,唯一信奉的原则就是杀戮。
淡蓝色樱花瓣蝴蝶一样飞舞在淡蓝色的光芒里,翩翩的落花如同一个美女起舞时摆舞的柔软的丝绸,静静的编织成一曲温婉的歌,在如画的山河背景中自在吟唱。
龙渊此刻已经无路可退了,他被包围在庞大的光芒幻像中,他感觉每一丝光芒都仿佛穿过了他的肉体,剥离他的灵魂,麻痹着他渴望活下去的欲望。淡蓝色樱花瓣仿佛一个年轻俊朗的诗人一样,在光的河图中挥笔书写它的序章,给人世留下一卷旷古绝笔。
龙渊颤抖着身体用近乎于迷离的目光看着雪潇,虽然四周风平浪静,可是龙渊的嘴角已经开始流出细小的血流来,没有置身于结界中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体会到那看似平静的樱花瓣中来回飞驰的气刃是怎样的锋利和密集。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此时站在淡蓝色光芒外的雪潇却突然身体一紧,仿佛要呕吐了一般,突然他的身体中涌出无数道黑影,游走翻浮,冲破他的躯体飞向更加广阔的远方。黑影越来越多,活像一条穿出洞穴的巨蟒。雪潇“噗”的一声从口中吐出一团粘稠的血液,随后“哐啷”一声,一个古老却格外精美的青铜圆盘从雪潇的胸口掉了出来。
“是【什刹罗盘】!”托刻卡娅用敏锐的目光刺破重重浪花激动地说,“龚格尔,趁现在快杀掉他俩,夺取【什刹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