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tlu精品小說 古蹟神潭-第三章:你還有利用價值推薦-loln9

古蹟神潭
小說推薦古蹟神潭
祁笑天和祁仁听到他们两兄弟这一唱一喝,甚至拐弯抹角的贬低他们,一时间,再也忍不住心中那莫名的怒火。
“祁雁成,你有种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真是给脸不要脸!”
“祁雁成,别以为你九品境界我们就怕了你,有本事出去一对一!”
祁雁成无所畏惧的转头看向两人,不屑的说道:“怎么?想动手?”
面对这份狂傲不羁,祁笑天握紧了拳头,踏步走了过来:“哼!有本事跟我到外边,看我怎么修理你!”
本来好端端的一次商谈,就因为不让祁淮南进入白门潜修这件事,惹的整个大堂中窜流着一股火.药味。
尽管处事多年的祁震,见到三人这摩拳擦掌的架势,也没有一点办法,毕竟祁雁成是铁了心的要让祁淮南进入白门。
可是身为一族之长,岂能容小辈胡作非为,但是碍于祁雁成有言在先,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最终也就卖了个顺水人情:“你们要打,我不反对,但是这邀请函的事很紧急,眼下必须得有一套合理的解决方式,那就是输的一方无条件答应对方的要求,你们可有异议?”
祁雁成想都没想就做了回答:“我没有异议!”
祁笑天撇头看了一眼祁雁成,也附声道:“我也没有异议!”
既然两人都对这个要求没有异议,祁震也没有多说什么,即便点了下头,示意两人可以进行切磋了:“点到为止,不可伤及性命!”
两人齐步走出大堂,来到外边的空地上,祁笑天冷哼一声,恶狠狠的说道:“祁雁成,我劝你早点认输,不然挨打可是很痛的!”
可是祁雁成听完这句话,不但没有一丝畏惧,反而转头看向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中,透露着令人胆寒的杀气:“哼!你们整天欺负我弟弟,要不是看在族长的份上,我真他娘的想宰了你!”
话音刚落,祁笑天的右手迅速旋摆一圈,一股强大气息突然从他的身体窜出,周边的花草树木被这股无形的气流震的哗哗直响。
见祁笑天已经做好出手的准备,祁雁成也不落下,立刻将五指合并握拳,骨骼的脆响声传出,那无形的气流在此时涌出身体,徘徊在周围,时不时发出一声呼啸。
自两人为中心的地面,突然裂开一道缝隙,顺着两人所在的位置蔓延而出,随着蜃气的释放,那无形的气流逐渐实体化,在中间的位置来回挤压。
祁笑天的额头上逐渐冒出冷汗,整件衣裳都在气流的贯穿下,鼓起一个大包,看上去就像背了一个龟壳。
反观祁雁成的处境,却不比祁笑天好到哪去,他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化作水珠,顺着眼角滑落而下,身上的衣裳更是吹的飒飒直响。
站在大堂内的六人,看着两人那一触即发的气势,眼中布满震惊之色,不由的在心中捏了把汗,无论这场对决谁赢了,都会牵扯到日后的修炼前途。
祁淮南的眼眸紧盯着祁笑天,虽然听闻他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执垮,但是在见到他能爆发出如此之强的蜃气时,心里充满了惊讶:“这祁笑天隐藏的真够深的…”
早就听闻祁雁成的实力霸道的很,但是从未见过他与人真正对决出手,在此刻见到这等强大的蜃气,祁笑天那春风得意的笑脸,瞬间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内心无比震惊:“这祁雁成的实力怎么这么强?以我蜃徒九品巅峰的实力,竟然比不过他?”
如果用蜃气比强弱,势必成为僵局,要是照这个局面走下去的话,一旦被祁雁成抓住弱点进攻,那输的人肯定是祁笑天,唯有将被动转变为主动,才能赢下这场对决。
天才重生:廢材女中學生 應素達
在心中盘算一番,有了决定以后,祁笑天立刻把蜃气集中在一个点上,形成一层格罩,防止突然撤气受反噬的情况。
感觉到对方的蜃气有了变化,祁雁成的表情变的凝重,脑海中快速分析着接下来将要遇到的状况,以防不测。
“看来这祁笑天是不打算和我耗下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就让我试试新学的招式!”经过一番思考,祁雁成也不打算这样耗下去,准备与其正面一战。
只见祁笑天将蜃气压回身边,两手侧向一翻,抬腿一踏地面,直径冲了过去,在快要接近祁雁成的时候,立刻将蜃气集中到两手掌心,猛的一掌拍出。
“苍炎掌!”
蓄力已久的祁雁成见到那布满火焰的双掌,快速旋身向后小退两步,两手垂向地面,将体内的蜃气往掌心凝聚,在苍炎掌将要打中胸口的刹那间,他的身形再次往后弯曲,侧向翻了一个跟斗,躲开了进攻。
看到祁雁成没有与自己硬碰硬的打算,祁笑天不屑的发出冷哼:“祁雁成,你就是个窝囊废!”
这几年来,耳边回荡着废物,窝囊废的话,祁淮南都只能忍下来,但是现在的他,在听到窝囊废这三个字时,显得格外刺耳,心里说不出的愤怒:“祁笑天,你有种再骂一遍试试!”说完,他抬腿向前一跨。
站在一旁的祁催,立刻伸手拦下了冲动的祁淮南,并且严声吼了他一句话:“胡闹!给我站回去好好看着!”
听到这威严的吼声,祁淮南握紧了拳头,无奈的冷哼一声,不甘的站了回去,因为用力过猛, 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刺进了掌心之中,但是那双眼眸却被愤怒蒙蔽,因此感觉不到已经任何疼痛。
祁震的眉头向上一挑,撇眼看了一下祁淮南,面露一抹和蔼的笑容,“年轻人,别那么冲动,不然容易吃亏。”说完,他别有深意的转头看向祁催。
这句话虽然是对祁淮南说的,但是却把矛头指向祁催,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下头,继续看着对决。
两人的对决已经进入白热化,祁笑天凭借苍炎掌的气势,以及迅猛的攻势,压的祁雁成节节后退。
从表面上看,祁雁成已经落了下风,根本没有反手的机会,甚至连正面迎战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一味的防守,躲避。
照这个局面发展下去,败,那是必然的定局,可是同为九品境界的祁雁成,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实力么?答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处于优势的祁笑天,不断地发起猛攻,那蜃气就跟不要钱的一样,每打完一掌,就立刻用另外一只手接上苍炎掌,以此压制祁雁成的进攻。
攻击虽然很强,但是每一掌都没有打中祁雁成,几乎都是贴着身子滑过,以此往复经过数次,把祁笑天气的直骂脏话。
“只会躲,不敢和我正面交手,你一个大老爷们不觉得害臊?”
“呼!”
苍炎掌再一次贴着脸颊打空,祁笑天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边发起猛攻一边唾沫横飞。
“妈的,祁雁成,有本事你和我正面刚!”
“你简直就和你弟弟一个德行,废物!”
…………
听着耳边的谩骂声,祁雁成也不生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的闪躲,就是不进攻。
一时间,空旷的地面,就看到两个身影在来回折腾,一个不停的进攻,一个不停的后退,就连观战的六人都不能理解祁雁成到底想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雁過拔毛
邪王
经过长时间不停歇的使用蜃气,祁笑天的进攻招式逐渐紊乱,喘息也越来越明显,衣裳都被汗水浸湿,额头那豆大的汗珠,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天空划过一道身影,笔直的站在地面,只见祁雁成的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我看你骂的挺爽的,那接下来,你可得接好了!”话音刚落,祁雁成身上的蜃气突然爆涨,将祁笑天震出数米远。
躺在地上的祁笑天,捂着胸口,一脸震惊的看着祁雁成,“你…”
嫡女狠毒:皇上,請接招
祁雁成迈着矫健的步伐,一步步向他走来,脸上那如浴春风的笑容,突然变得阴狠,“哼!我兄弟俩只想安稳的过日子,没想到你竟然一次又一次的逼他,不过你还有利用价值,我不会这么快杀了你!”
一双白皙的手,在此刻忽然凝聚出冰霜,顺着指间往上蔓延,直到覆盖整个手掌,才停了下来。
崇禎竊聽系統
祁笑天这一刻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非常可怕,起初不愿正面交手,只想浪费蜃气,现在的他,只是强弩之末,根本不是祁雁成的对手,可是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唯有硬着头皮接下最后的进攻!
“哈哈哈!祁雁成,你太天真了,真以为我没有别的办法?”祁笑天发出一阵冷笑,眼眸闪过一丝杀意。
造化神宮
就在此时,祁笑天从袖口快速翻出一根细小的银针,侧向掷了出去。
“去死吧!”
眼尖的祁雁成早就有所准备,当那根银针飞出的一瞬间,他毫不畏惧的摆手一挥,将其握在手心,用力一捏。
“砰!”
微弱的碎裂声从中传出,祁雁成张开右手搓着手上的银粉,鄙夷的看着祁笑天说道:“哼!族长的儿子竟然也喜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