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m29超棒的小說 異世界大陸之武神壇-第十一章〈王旋的記憶3〉推薦-5bw0s

異世界大陸之武神壇
小說推薦異世界大陸之武神壇
三人一同来到了冥城东面的集市,这里商人特别多出售着各式各样的奇异古玩。
“王大哥,前面有人换取食物”紫芯指着前面摊位说道。
三人走到摊位前…
“不知如何换取”王旋询问着摊主。
“我这有十斤肉牛与五斤大米,能拿让我看得上眼的宝物这些都属于你”
“不知此物如何?”王旋从纳戒中取出一颗碧蓝色的丹药,浓郁的丹香飘散四周吸引了许多路人围观。
“五品“保清丹”…从丹药色泽看来属于中上品质,丹药虽好可还是不够,这丹药只能解毒作用范围太小”摊主摇了摇头说道。
看来这摊主眼还挺挑,看来得忍痛割爱拿出压箱底了…
“不知这物可否?”王旋从纳戒中取出一颗蓝白条纹的丹药,在场所有人忍不住惊叹一声。
“四品“破境丹”…虽然品质不高,但可以提升突破四十级境界几率的丹药,你真的打算拿来换取?”摊主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不知可否?”王旋知道对方心思想再提升价格。
“这…”摊主犹豫不决。
“如果摊主还是看不上眼,我只能另寻他人了”王旋正想离开时,突然摊主说道“好!成交”
王旋将丹药递给摊主后将食物收入纳戒中转身离去,三人一路上换取了一些奇异物品与一些储存食物,王旋心如刀割将多年珍藏的宝物都拿出来换了。
“拿四品破境丹换这么点食物感觉我是疯了”王旋忍不住想扇自己两巴掌,可想想在这天寒地冻的地区没有一点食物抱着再多宝物也没用。
王旋将买了两个空间纳戒将一些食物分给了两姐妹。
“王大哥这个给我们?”紫芯拿着王旋给的纳戒眼中不知为何有些湿润。
“嗯,还有我放了些食物在里面,我打算去见一趟城主带着你们有些不方便”
未來之軀又名麒麟俠 劇狂
“王大哥我知道了,我们在这等你回来”紫芯戴上纳戒,心中很是爱护这第一份礼物。
“姐姐,这肉好好吃”紫怡不一会从纳戒拿出一大块肉狼吞虎咽般咽食。
“王大哥刚刚给我们你就开始吃了”紫芯真是对这个妹妹没辙。
“没事,没事吃吧”王旋看着紫怡狼吞虎咽的样子有点想笑可又不好意思笑出来。
时间转眼到了第三天清晨…
“你们在这等我回来,记住别乱跑”王旋说道。
“嗯”紫怡像个乖小孩一样点头。
“王大哥,紫芯等你回来”紫芯温馨的笑容说道。
两姐妹念念不舍的看着王旋离去直到身影消失…
城主府在冥城北部,府外数十名护卫把守着,王旋独自一人走到大门前双手抱拳说道“在下王旋,有事求见城主麻烦通报一声”
“你在这等一下”一名护卫走进了府内通报,没多久就出来了“大人不见任何人,还请回吧”
“麻烦说下我急事求见”王旋急忙说道。
“大人任何人也不见,我也没办法”护卫摇了摇头说道。
“我这有一颗六品龙魂丹麻烦转告一声,只求一见”王旋从纳戒中取出“龙魂丹”说道。
“这…”护卫两头难。
“还请通报下城主,我有急事相见”王旋拿出一颗三品丹药递给护卫,没多久对方就答应了。
你禽我願
过了半个时辰,护卫从府内走了出来“大人有请”
护卫带着王旋走进了府内,一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庭院中品茶,王旋急忙走到男子面前恭手说道“拜见城主”
“你找我何事?”黑袍男子放下茶杯问道。
“我这有一颗六品“龙魂丹”想献给城主”王旋拿出丹药呈现在黑袍男子面前,一股浓郁丹药扑鼻。
“说吧,什么事”黑袍男子将“龙魂丹”收入纳戒中问道。
“龙魂丹”六品丹药用于提升自身武魂力突破境界,如在溺死之前吃下还可保命…
“我想换取冥泉草,还请城主应许”王旋双手抱拳说道。
“冥泉草,千年才生长一株属为稀有,这龙魂丹恐怕不足以”黑袍男子拿起茶杯品尝着。
“这…我这还有一颗六品“神元丹”不知足以?”王旋将丹药呈上黑袍男子面前说道。
蜜誘萌妻:帝少,玩過界
“聚神养魂,是不错可还是欠缺了点”黑袍男子闭上眼品尝着杯中茶水。
王旋一时间不知拿出何物才足以满足城主,纳戒中珍藏的宝物都一一呈上可还是没有让城主满意。
“丹药虽好,但吃多无益,如能拿出本城主没见过的珍奇宝物我必将冥泉草赠与你”黑袍男子似乎对王旋的宝物并没太大兴趣。
“求城主给予冥泉草,在下愿以命抵换”王旋跪下地说道。
“你的命对于我来说没多大用作,如果拿不出宝物了那就送客”黑袍男子摆了摆手吩咐手下带领王旋离开。
從契約精靈開始 筆墨紙鍵
“难道只能用那个宝物了…可”王旋不知如何选择,如果将其宝物献出该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回去。
王旋心中甚是纠结,最终还是选择将其献出,从纳戒中取出一块黑色的方形体。
“不知此物可否?”王旋将空间魔方呈现在黑袍男子面前说道。
“此物…莫非是空间魔方?”黑袍男子一眼认出黑色方体为何物。
“城主果真见多识广,正是空间魔方”王旋也是惊叹,城主居然一眼就认出了空间魔方。
“多年前我踏入西方大陆时曾见过一次,此物可真是神奇能瞬息千里”黑袍男子看见王旋拿出空间魔方激动不已。
“不知可否?”王旋看着黑袍男子询问道。
“好吧,跟我来”黑袍男子将空间魔方收入纳戒中后转身带领王旋前去幽冥玄地。
两人来到一处峡谷之间前方并没任何道路可走,突然黑袍男子随手一挥眼前出现一片暗黑色的森林,森林上方被浓厚的黑雾覆盖着,而天空却是夜晚状态。
森林中间有一片水域,占了整片森林四分一范围,黑雾正是水域中生成的雾气。
“那就是冥泉草”黑袍男子伸手指向水域中那株黑绿色的草说道。
水域中间生长着一珠黑绿色的草,这珠草四周散发着点点荧光,它并没有根部而是悬浮在水域表面中吸收着水域雾气成长。
“冥泉草乃是冥泉中的至宝,冥泉中的水刺骨冰寒不会让任何人靠近冥泉草,你必须忍受住水中冰寒才能获得冥泉草,记住一旦踏入水中千万要保持清醒,一旦中了幻境你就将永远被困里面直到死去,还有不能拖延太久水中的寒气吸入太多会让你终身残废”黑袍男子说道。
無限之從寫輪眼到輪回眼 少年出英雄
“谢城主,我记住了”王旋双手抱拳说道。
王旋走入冥泉中瞬间一股刺痛难忍的冰寒瞬间袭来,浑身如千刀万剐般的难受,可他并没放弃咬牙忍下了疼痛,意志虽然坚定可身体并不一样。
“梅儿,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王旋紧握拳看着水域中的冥泉草心里暗念道。
刚走两步身体逐渐开始发紫失去知觉,离冥泉草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突然眼前突然出现一名女子的身影,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熟悉“梅儿!”
王旋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赵梅活生生在他面前并且正在呼喊着自己过去,正当他一步一步落入幻境中时,他的双眼逐渐开始变得昏暗无光。
再往前一步时就是万丈深渊时王旋突然清醒,他想起黑袍男子跟他说的话这一切都幻境,我连忙拍打自己脸颊告诉着自己这是假的。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眼前,他那熟悉的面孔让人这辈子无法忘记,他就是玄朝丞相赵昆!
“是你害死我女儿!”赵昆指着王旋说道。
前面左边右边一个个赵昆出现说着同样的语句,王旋低头发现自己双手满是鲜血,身旁躺着一具被树枝刺穿心脏的尸体,她那满是血泪的双眼直直的盯着王旋,没错她就是赵梅。
“不是我!”王旋选择逃避,逃避着赵梅的血红的双眼。
“梅儿为了保护你,将你推开不然现在被刺穿心脏就是你”赵昆指责道。
“还我命来”赵梅满是鲜血的身体不断爬向王旋,嘴中不停说道。
“你不是赵梅,你不是赵梅”王旋吓得后退几步。
身旁突然出现一名高大的青年男子说道“王旋!还我妹命来”
王旋转头看去发现是赵厉,他们的声音不断传入耳中让自己陷入恐惧逃避。
就在王旋转身逃跑时一名身穿银白色盔甲的青年男子出现在眼前,没错他就是张义。
“王将军,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张义显得对自己很失望。
“不是,不是”王旋嘴中不停说道。
幻境一点一点吞噬着王旋的心智,而他的身体正被寒气不断侵袭。
就在他快被幻境完全吞噬时一名穿着普通百姓服装的女子出现在眼前“王大哥”
看着眼前的女子,王旋开始逐渐清醒,她的声音似乎在带领他走出幻境“紫芯…”
“王大哥,紫芯等你回来”
回想起今天的离别的记忆,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回去不能倒在这里。
王旋踏出一步面向死去的赵梅,心中的记忆不断在大脑中涌出。
王旋心中的记忆…
“王将军,小女子赐教”身穿红色盔甲的赵梅双手抱拳说道。
萌丫頭誤闖總裁公寓
“请”王旋双手抱拳回应。
抗戰之超級悍匪 靜止的煙火
两人在擂台上不分上下对打,明白人都能看出王旋其实没有用全力,台下士兵不断呼喊壮打气,最终赵梅认输落幕。
“王将军,小女子不敌甘拜下风”赵梅双手抱拳说道。
“真有你的”李辛走来拍了拍王旋肩说道。
“哪有,比武切磋罢了”王旋摆了摆手。
就这样两人经常在一起相互切磋武艺,时间久了相互都产生了爱恋之心。
一颗歪脖子树下,两人拥抱一起看着天空中流星划过共同许下了愿望…
好景不长过了几天王旋正准备向赵昆提亲时,突然得知李辛病死的消息,王旋马不停蹄的赶到李府。
“李将军怎么了?”王旋急忙询问诊断大夫。
洪荒帝魂 妖監
“李将军因风寒死去”
王旋不相信他的话,王辛乃是玄朝大将军怎么可能因小小的风寒就去世,推开房门进入屋内看到床上已经被盖上白布李辛,心中一阵刺痛眼中泪水不停在脸颊滑落。
前几天还好好的突然就病死,王旋立马展开了调查…
在某天夜里,王旋跟着线索来到了赵府,当他在屋顶偷听到赵昆的谈话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赵昆派人下毒害死李辛,并且收买大夫让其欺骗所以人。
正当王旋打算下去杀了赵昆时候,赵梅突然出现将其阻止。
“为什么阻止我”王旋满是愤怒的说道。
“对不起,他是我父亲我不能…”赵梅低下头不敢面对王旋。
“难道你要助纣为虐吗!”王旋心中有一瞬间对赵梅充满了厌恶。
“我不想看着你离我而去,如果你们都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赵梅满脸泪水,两个都是自己最亲的人不想看着他们相互厮杀。
逝鴻傳說 碎石
“谁?”
就在这时屋内的赵昆似乎察觉了不对劲…
“你快走”赵梅急忙说道。
王旋错过了杀掉赵昆的机会,眼神中充满厌恶看着赵梅,紧握拳转身离去…
赵梅知道对方现在很恨自己,可没办法赵昆是自己生父不能不阻止王旋。
时间转眼过了几天,经过那天起赵昆似乎加强了府邸守卫,王旋最后打算以命换命冲进皇宫刺杀赵昆…
这事情被门外的赵梅听见,急忙推开房门阻止王旋,现在的王旋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不听赵梅的任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