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ffc熱門都市言情 炁之主宰笔趣-第二十八章 我只是做了一個夢(大結局)熱推-ak8sb

炁之主宰
小說推薦炁之主宰
第二十八章 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大结局)
寂滅天尊 戀風
一撞,撞飞到下游几十米的水下。
从河中游了起来,看那把自己撞飞之物,两个大鼻孔、一张大嘴、四颗大平牙、硕大的身躯。
“我靠,这不是河马吗?”陈凡惊讶道。
戒中许老从修炼中退出,手一挥外面的世界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看那像河马之物道:“小凡,那是堪比四阶河水元兽,快跑。”
“四阶!我的个神。”说完,一个纵身就开始什么自由泳、蛙泳、狗爬式的往陆地上游。
戒中许老看着面前的画面还在想,要不要出手,我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还是看情况。
“小凡,潜水。”许老看见河水元兽喷一个水弹说道。
一听到许老的话,陈凡立马就潜了下去,“嘣”的一声在他的头上传来。
“妮玛,好险。”陈凡心中感慨道。
拼了命的潜泳到了岸上,他刚一上岸又是“嘣”的一声把他旁边的石头打了个稀碎。
“小凡,往左闪。”许老说道。
陈凡往左就是一个狗打滚,“嘣”的一声在他刚才站的地方响起,扭头一看真是个大坑。
“小凡,快···”许老“快”字还未说完,“嘣”的声又响起。
结果,闪得不够快,一只脚被水弹打中。陈凡转身看着河水元兽,见它正向自己游来。
“我的个神,看来是要死在异界河马手里,搞不好还会被吃掉。”
陈凡感叹道。
戒中许老看到这情况,摇了摇头说道:“小凡,把光之指式对准河水元兽眉心。”
“许老,这有什么用?”说是这么说,陈凡还是把手指指向了河马眉心。
戒子开始发出白色光芒,河水元兽见情况不对,也是停了下来,口中开始集水元弹。
这次水元弹比之前那一次都大,因为它感到了威胁,一喷,篮球大小的向陈凡而去。
“我靠,比之前的水弹大一倍,死定了。”陈凡惊慌的说道。
在戒中的许老指对画面中的河水元兽,他看到水弹向他射来,说了“去”一个字“啾”的一声,手指射出一道光,从水球穿射而过到了河水元兽眉心。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的事,陈凡看见水球停在了半空中,过了三秒垂直散落在了河水之中,河水元兽也漂浮了起来。
“我擦!发生了什么?”陈凡惊讶自语道。
“许老,您可真厉害啊!”他会过神来想拍许老马屁道,可过了一会许老没有回他。
“许老、许老···”,叫了好一会没回音。
“什么个情况?”陈凡心中奇怪道。
他看了一下周围说道:“此地不宜久留。”
他爬着到附近找了一根棍子,一瘸一拐的朝着布鲁村走去。
一直出了深林,不知道是踩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没有遇到一只元兽。看着已经渐黑的天,他快了脚步,蹦跶蹦跶的到村子门口。
“兄弟你这怎么了。”村子门口守门的看他杵着个棍蹦跶蹦跶的问道。
“没事,就是出去猎杀元兽时受了点伤。”陈凡笑着回道。
“那要我帮忙扶你到炁医殿吗?”守卫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成了。”陈凡笑着到,说完就蹦跶的进村了。
“那保重啊,兄弟。”守卫对着他的背影道。
不一会他就来到了炁医殿。
“布鲁陈凡和你说没什么本事,你去杀什么元兽,记着你还欠本姑娘一件事,你要死了我找谁去。”
布鲁雅正在给陈凡一边上药一边说道。
“我说,你就不能轻一点,我和你有仇,我记得好像没有吧?”陈凡盯着正在给自己包扎的布鲁雅道。
“你还有要求?”布鲁雅用恶狠狠地眼神盯着陈凡道。
看着自己尚未包扎完的腿,他咽下这口气道:“没要求,你快给我包扎完就行了。”
“这还差不多。”布鲁雅不在盯着他,继续给他包扎道。
包扎完后,陈凡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回了布鲁克家。
次日,朝霞初起。
一句“一千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震彻云霄,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不一会,布鲁村上空出现了一中年黑衣长袍的人,他一出现刚刚破晓的清晨的天空又变成了黑夜。
布鲁村的下方一道道光冲天而起,不一会儿凌空而立的就十数人了,其中一人出来问道:“不知朋友来我这小地方有何事?”
问话这人正是布鲁村第一高手的太上大长老的布鲁风,紧接着后面的是布鲁村族长布鲁道,再后面的就是并排着的布鲁村执法殿长老布鲁正、藏宝长老布鲁问、炁医长老布鲁仁,最后面的是保护村子周围的十二阁主。
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十七人面对着一人他们心中还是无比紧张、如临大敌中的大敌,要是真要打起来他们心中感觉还是没戏。
“许配利翁,你还不出来吗?你要是在不出来,这个地方这些人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中年黑衣长袍人并未开口说话,天地间就已经响起了他的声音。天地正在颤动,布鲁村的强者们发现他们已经不能动了,连眨眼都不行。
“厄瑞玻斯,你还是老样子,动不动就要送人回黑暗世界。”
天地间又响起了另一位不知是什么人的声音。不一会儿,一道光冲天而起,天空中又被白色占据了一半,此时的天空亦是壮观。
一半光明一半黑暗,光明的一边是陈凡,黑暗的一边是中年黑衣长袍的厄瑞玻斯。
看到陈凡飞上来的布鲁村的强者们此时心中各有想法,族长和四位长老心中道:“陈凡的身份原来是不世强者。十一位阁主心道:“他是谁怎么没见过。”曾经见过他的那位阁主心道:“这不是上次和布鲁克一起回来的那小子,怎么这强。”
厄瑞玻斯看着陈凡道:“出手吧,许配利翁,不然你就没机会了。”
“可笑的厄瑞玻斯,你就来了一个区区下位主神的分身就要我先出手,并说我不出手就没机会了。来吧,厄瑞玻斯,看看短短一千年你长进了多少。”
陈凡笑着道,不,应该是许老笑着道。现在陈凡的灵魂在光明戒中睡的真香呢。
杏花落 思雨鬼劍魂
“那好,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厄瑞玻斯说完手中出现一把通体黑色的长剑,一扫,黑色剑光向许老而去。
许老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出现一把通体白色的长剑挡下了黑色剑光道:“我说怎么有这么大的自信,原来是把黑暗之剑带来了。”
“知道就好,还不束手就擒。”厄瑞玻斯笑着道。
“可笑的厄瑞玻斯分身,你是不是离开厄瑞玻斯久了,他没告诉你我的厉害。”许老严肃的说道。
“哈哈!可惜的是,你早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不然来的就不会是我,而是本体了。”厄瑞玻斯分身嘲笑道。
“无所不在的混沌之父啊!
——-你的孩子:光明之神—-许配利翁
名偵探柯南之大叔
请求您赐予我您的力量,为此我愿回归混沌伴您左右。
许配利翁·光明
—–契!”
巔峰黑客 莫水
许老吟唱道。
天地间顿时停了下来,万古沧桑的声音穿破时间与空间。
“契约成立,给予混沌之力一刻钟。”
时间又流动了起来,厄瑞玻斯分身回过神来惊慌的道:“许配利翁,你疯了,竟然惊动父神对付我这个分身!”
“混沌之力—-光之指”,许老一指就把厄瑞玻斯分身灭了。
邪帝校園行
凌空一抓,黑暗之剑到了手里。
“给这个宇宙留个礼物吧!”
“说完把光明与黑暗之剑合二为一,出来吧!炁戒。混沌之力,碎,弃紫、绿二石,融。去吧!我的礼物。”手一挥‘剑’冲天而去。
紫、绿两宝石发出一阵光,出现了一位紫衣美女和一位白衣美女。
“主人,我好想你。”白衣美女‘帕’冲到了许老怀中道。
“我也想你。”许老摸着帕的头道。
“见过,主人。”恸行礼道。
“恸,一千年了,你真是一点也没变。”许老看着恸道。
“主人,帕也没变,帕还是一千年前的帕。”帕插话道。
“是啊、是啊,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样。”许老笑着道。
“好了,时间不多了,我问你们愿与我回归混沌吗?”许老严肃道。
穿越胤禛福晉
“我愿意,没主人在身边,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好玩。”帕想了想回道。
“恸,你呢?如果不愿意也行,我会让你成为光明神。”许老说道。
“一千年,我经历了许多,对这世界没都大的兴趣,但是帕一千年他一直在混沌之神赐予您的炁戒中,所以我请求您让她在这个世界多体验体验。”恸说道。
“姐姐!”帕插话道。
“光明逝去~曙光到来:
我以光明神的名义赐予我的女儿神名‘奥罗拉’、赐神职‘曙光’、赐神器‘黎明之车’。
混沌之契约:许配利翁·光明
———–契!”
光芒落在帕,哦不,是在‘奥罗拉’身上,许老手一挥,他就不见了。
许老看着恸道:“恸,你还有什么要求,不愿去混沌也行。”
“来于混沌,归于混沌。我名‘恸’心不动。”恸道。
“到了,塑造身体·聚、记忆修改·散。”许老道。
“好了,到你了,神力·封、神气·封、神元·封、神格·封、神意·封,去吧!心动才恸。”
许老手一挥,恸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见到既是有缘,记忆不可留‘记忆·灭’,光明哦不,是‘炁之主宰的祝福’。”
许老放了一个神术和一个?术就变成光屑消失于天空之中。
一把剑穿梭于混沌中,不一会儿到了银河太阳系的地球上空。
‘剑’发出一道剑炁,劈在中国G省T市Y县E镇X村C组250号中的一张床上,‘剑’等了一会儿,又是一道剑气,在那一张空床上出现了一个人,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道剑意覆盖Y县上空。
突然‘剑’不动了,片刻,发光消失于空中。
在一间小屋中陈凡醒了,看了一下周围。
“妮玛,我不是在做梦吧!看来是太想家了,不行,在睡会。”
仙俠傳之情孽糾纏 小水水
謀斷星河 稻草天師
陈凡又躺下了,5分钟过去,他起身。
鬼王盛寵:紈絝醫妃有點野
“我靠!难道是真的太想家。”他拍了拍脸。
“不对!”他掐了一下脸“好痛。”
不是在做梦,心道。他打开了窗户看向外面,又快速冲出自己的房间,看到了在做饭的老妈。
“老妈,我太想你了,快一年没见到你了,我失踪一年你们找过我没有。”
陈凡抱着她的母亲说道。
“小凡,你没事吧!”凡妈妈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没法烧啊!怎么尽说些胡话。”凡妈奇怪道。
陈凡奇怪道:“妈,我昨天在家吗?”
“你昨天不在家在哪,昨天下午吃完晚饭就去睡了,从6点一直到现在中午12点,真不知道怎么这么能睡。”凡妈道。
难道是做梦?这么真实的梦,不是穿越,别人穿越都那么牛B,我那摸“挫”,想也知道!
“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