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c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仙緣祕錄》-第九節 十年展示-11g42

仙緣祕錄
小說推薦仙緣祕錄
当玉明轩说出“是你”两字就昏了过去,他实在太想休息了。自从掉进巨洞空间以来,更准确的应该是刚刚那一个时辰,可以说人生至今以来最为凄苦难熬的时间。
那男子将玉明轩抱进洞穴,给玉明轩喂了颗丹药,就独自盘坐练功。
大约过了三天三夜,玉明轩才从梦境中醒来。这时,他顿然感觉全身每一处都力量充沛,似乎体内有着使不完的劲,甚至还有一种飘然的感觉,这让他有点想马上起身跳跃看看自己究竟能跳多远。不过当环视四周后,他这种兴趣立时消失了。随后起身坐起来,看着那名男子,久久无语。
萌愛娘子太血腥
与此同时,那男子也从入定中醒来,睁开眼,平静问道:“世子,是不是觉得我在这里很意外?”
“……”
重生之躍龍門
“我想我们在青龙山庄还是见过几次的,我是谁,相信用不着我多说了。”,这男子无论声音还是外貌,这不是逍遥派中逍遥七子之首的天枢子又是何人。
“……”玉明轩依旧默不作声。
天枢子看了玉明轩一眼,接着道:“我在逍遥派里是逍遥七子之首的天枢子,而在这里我是青龙师祖的徒孙,青玄。这短时间我专门负责你的饮居和修炼,或许你可以把这说成是变相的监视也行。在这里你也别妄想逃出去,不光这个青龙巨洞你走不出,即使你能够走出去,这里离地面几千尺高,你就准备慢慢爬吧。”
“哼!我为什么要走,你们不是想利用我么?但是你们绝不会利用一个废人,我在这里相信也是会有好处的。”,玉明轩稳定了会自己的心绪,平静道。
“呵呵,世子就是世子,果然不同凡响!”,天枢子脸上浮起有些僵硬的笑容。
“不过,我现在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我知道你应该要问些什么,你就问吧?”
“我爹娘,还有灵栩上人现在怎么样了?”,玉明轩说道这几个名字眼中似乎充满极为复杂的目光。
名門星妻 梵音
軍少心尖寵之全能千金
天枢子无丝毫感情波动的回答道:“我在庄内只停留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和灵栩那老道说了声离开了。你父亲没什么大碍,你娘倒是因为世子的事,还没回到庄里就已经病倒了,你父亲不仅调集了庄内所有大夫,还四处派人寻找名医。至于那个灵栩老道身受重伤,早已经回逍遥派修养去了。还有一个,世子请问吧?”
“娘…娘…”,玉世名心里默念道。
那往日的种种和家人在一起的种种影像顿时显现在玉明轩的脑海中:“那时,应该是是娘的生日,三岁大的自己和娘在山庄花园赏花,选了很久才选出自己认为最漂亮的花,把它摘下来亲自给娘带上,娘当时很开心,笑这对轩儿说:‘轩儿,真乖’……”,“自己五岁生日那天,由于一时好奇不小心摔坏别人进献的玉器,怕被父亲骂,当时没敢承认,后来不料被父亲知道了,被狠狠责罚了一顿。之后躲在寝殿里就一直在哭,这时,娘过来了,我一见娘就跑进娘的怀里,越哭越大声。娘在旁一直安慰我;‘好轩儿,不哭,乖’。随后不知怎么我睡着了,醒来看见娘还在,桌上放着一盘娘亲手做的蜜饯燕窝……”,“八岁那年,爹过生日,那天庄里面格外热闹,也从外面来了不少的客人,那天看见很多人都带着礼物给爹贺岁,自己突然也想学着准备送个礼物给爹。终于忙了好一会儿,做了个三个泥人塑,是一家人,一个代表着爹,一个代表娘,最后一个小孩是我。不过现在想来觉得那个泥塑实在太丑了。在爹的寿宴之后偷偷跑去送给爹,虽然爹当时没说一个字就青龙山庄因为因为有客人到,就让我赶紧离开了,但我后来听娘说,爹十分喜欢那个泥塑,并且一直放在书桌的最显眼的地方……”,“记得那一次,那次是我第一感受那种俯看整个青龙山脉,灵栩伯伯来到山庄,带着我在青龙山脉御剑飞行了好一阵子,记得我当时十分开心,自此玉明轩也下定决心要做一名可以御剑遨游的侠士……”,最后的画面开始定格,“上次,在为栩伯伯的践行的宴桌上,爹狠狠打了我一耳光,虽然爹已经不是第一次打我,但这次却是让我感觉是最伤最痛的一耳光。还记得当时娘怕我再挨爹的骂,连忙拉我过去,我却狠狠甩开娘的手,还怒斥娘,‘不要碰我!你根本就不是我娘……’……”
不知过了多久,玉明轩怔了怔,回过神来,发现天枢子盯看了自己很久。
異界煉金狂潮 寫文
“世子,应该回想了很多东西吧,不过以世子才十一岁年纪,却有着**一般的稳重与睿智,看来二殿下教导功不可没啊。世子,还是说第二个问题吧。我可是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
“告诉我在这里应该知道的事。”
“呵呵,不错!”,天枢子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眼光,“既然世子这么说了,我不妨先告诉你一些;这里是我家祖师青龙的居所,名为:青龙洞天。我师祖和那名巨人相信你应该已经有所了解,师祖和那巨人均是仙尊魔尊后期的强者,他们在仙界都算得算上一流的高手,至于在凡间界比的话就没什么意义了。所以你是绝对逃不出,况且,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只是敦促和指导你每日的修炼。你现在每天做的也就是修炼。”
“你的任务?”
“忘了告诉你,我的任务就是你。”,天枢子故作玄虚道。
“我?”
“告诉你吧,这次或许是意外,你居然主动跑到这里来了,少费了我很多功夫。我的任务也就是是把你带到这一片地方来,好让那魔尊出手把你抓来。为了万无一失,我还和你们山庄的左秋仁结识,只为做好一次不成,做两次的准备。”
田園食香
“左秋仁应该不会帮你这么做,为什么你师祖不亲自出手,反而要那魔尊出手。”
“所谓利用人来办事是最为爽快的事,相信你也会明白。至于左秋仁,如果前些天任务没成功的话,我要他帮我了。”
海賊之禍害
“传达逍遥派的灵栩上人要见我,然后强行将我带到这里来。这样一则不会引起庄内那些护法的注意,二则,我再把左秋仁杀人灭口之后,就什么事都是不知鬼不觉。什么事就如同无头案件一般。”,玉明轩冷冷笑道。
“呵呵,世子,可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天枢子阴笑道,眼中漠然的闪过一摸寒光。
“那我这段时间做什么?”,玉明轩平静的问道。
“世子从未习修真之术,但体内灵气极盛,所以先学调息运气,学会怎么熟练调动自身的灵气,然后再学习参悟,俗话说“一朝顿悟,胜过万载修”,也是如此。”
“唔”
三个月后的一天,玉明轩已经能熟练自由调动体内的灵气,除了那些封印外;刚刚盘坐完,准备吃些东西,(刚修真的人很难耐得住性子去盘坐。)。这时,天枢子刚从洞外进来对玉明轩说道:“魔尊要见你,以后你没隔一个月后就去魔尊那里呆上一个月,至于原因,去了那魔尊会告诉你的。”
一个月后,玉明轩去了魔尊魔成那里,知道魔尊也是教自己修炼,就应从了。不过魔成教他的却是体修,魔成告诉过他,体修同精修为一般,也能成大道,不过确实难了好几十倍,但如果体修大成的话,那力量会远胜精神修为,且如果最为神秘的用先天混沌圣体来修修体的话,那还真的很让魔尊魔成太有期待。
时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年复一年的成长着。
……
萌妃乖乖:邪王猛追小嫡妃 西歡語
佳节愁肠难想忘,余恨气候别再忙。
怀念童年耍儿戏,十年儿郎泪水长。
日过境迁触物伤,时间流逝泪成行。
了不起的蓋茨比 菲茨傑拉德
伤心往事存心底,再待明年揪断肠。
逝者如斯,转眼间,玉明轩在青龙洞天已度过了十年的光景。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儿郎变成一个八尺身高俊美的少年,那少年依旧穿着一身月白色长衫,不过却比十年前大了许多。
通过这十年来的修炼,玉明轩的修为已达大乘后期,不过其实力却已经达到飞升前期的水准,这十年对于一般人从非修真者变成大乘后期高手几乎绝不可能,但对于玉明轩来说却是必然,同时也是偶然;必然是因为玉明轩拥有有特殊的先天混沌圣体,和两名仙尊魔尊级的高手指点,在修炼过程中少走了不少弯路,也得到了许多修真心得与修真秘籍,但大多数厉害的都是源自磨成那里。至于偶然,那是因为玉明轩拥有先天混沌圣体,并且遇见了两位仙尊魔尊。
“魔成,已经十年了,那小子虽然没有达到仙人境界,但没想到先天混沌圣体竟是那般特殊,我们应该还是能破开困仙天阵的。我没想到那小子的先天混沌圣体居然进化到第二层就有吸纳这么庞大灵力的能力,而且还开了先天混沌眼。哈哈,那小子真是有福啊!现在困仙天阵的阵眼应经找出,现在就只需那小子在吸纳阵中四分之一灵气之后,我们全力击破那个两阵眼即可走出这里。”青龙盘卧着队对面的石像般的魔成道。
“那小子也算天资聪颖,仅十年时间就已经修炼到大乘后期;学这么多东西,还兼体修,实在难得。”
“呵呵,我说魔成,你似乎越来越喜欢这小子了。”,青龙有些阴声阳气的笑道。
“……”
“什么时候叫那小子破阵?”,青龙见魔成不答,感觉无趣,随即说道。
“一个月后吧。”,说完魔成就不再理会青龙,独自进入入定状态。
十五日后的一天,玉明轩独自望着一面石墙,墙面上刻着许多名字,不过有三个名字出现的次数最多:“爹,娘,灵栩伯伯”。玉明轩每个月都来这里一次,刻上上个月想起的所有人的名字,或许玉明轩怕自己在这里待久了,或许怕有哪天自己会忘记这一切的宝贵的记忆吧。
“世子,十五日后的破阵准备的怎么样?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这时,天枢子突然出现在玉明轩后面
玉明轩如同习惯般的默然不动,只是应了声;“唔”
突然,玉明轩似乎想到什么,“你这十年出去过几次?”
天枢子也似乎习惯玉明轩的这个问题,直接说道:“两次。第一次,十年前出去准备了你这十年来的衣物用品;第二次,也就是离现在最近的一次,七年前,奉祖师之命,出去办事。两次均没你家人的消息。这是你问的第107次这个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