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sjz扣人心弦的小說 異世大陸之強者爲敵 夜月疾風-唯一的緩解之法推薦-pfu6c

異世大陸之強者爲敵
小說推薦異世大陸之強者爲敵
“溪竹你要振作,她说的话也未必可信。”何维忠扶住了瘫软的溪竹。
“那你说我的这个说法有什么不可信的?如今感受最强烈的恐怕就是溪竹了吧,他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受着魔王大人的侵蚀,三个月是我的最糟糕的估计,也是你们最理想的时期,可能下一秒他就被魔王吞噬了也说不定,事到如今没有人可以救他,魔王的强大是不能抗拒的,至少在你们这个大陆上还没有谁能缓解现在的情况。”
“你们大陆的人就可以?那我们就带溪竹去你们的大陆,找到你们现在的统治者重新封印魔王。”
“可以啊,但是我不会带你们去第一大陆的,你们也无法知道怎么去第一大陆,而我是目前在你们这片大陆唯一的阶梯队员,本来这片大陆有不少的阶梯队员防止有恶态的事情发生,可后来这里稳定了以后,阶梯队员就全数撤退了,只留下了我来监看这里,所以我不开口,你们的二王子就别想有解药,可我又是万万不会开口的,这点你们还是死心吧。”
“那就杀了你!”乌子冲动的吼了出来。
“别说大话了,如今这里能杀我的只有你们的宫溪竹,但那也不是他本身的力量,只是魔王一部分的力量而已,向你这样的,就是再来十个我也可以应付。”索菲娅这一点倒是大实话,乌子和拓冰也深知这一点,要不是溪竹现在有魔王的力量附身,索菲娅怕是已经逃走了。
“我很难受,先把她关起来。”溪竹的脸看上去十分的红、十分的炙热,神情有些恍惚。
“你们关不住我,可我现在还不想走,我想看着魔王的复苏,只要魔王复苏了,第一大陆的重振就指日可待。”
“快拉走,我不要听她废话。”溪竹快要发狂了,每一次那个女人一开口,溪竹的心理就越发的难过。
“等一下,不要把这件事外泄,不能让士兵们知道。”溪竹似乎还剩下那么一点点清醒的意识了,他明白这件事不可以泄露出去,否则士兵们会人心惶惶。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拓冰带这个女人下去,我和乌子送溪竹先去休息。”
女人一声不吭的被拓冰带走了,乌子背起溪竹前往他的军帐休息,溪竹无力的趴在乌子背上的那一刹那,乌子差点叫出了声,溪竹的身体不仅炙热,而且有种麻麻的电感。
溪竹被送到军帐,乌子和何维忠看着溪竹躺在床上,不知道是睡过去了还是晕过去了。
極道保鏢
“怎么办?叫医生?”
系統之校長來了 修身
網遊之顛覆神話
“这种事叫医生也没有用,医生能医好的话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那你说怎么办呢?告诉女王吗?”
何维忠很为难的低下头道:“我也拿不准主意,我想还是等溪竹醒了再说吧,现如今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谁知道溪竹何时能醒来。”
“明天不醒就飞鸽传书给女王说清此事。”
“好。”
溪竹躺下之后其实并未马上睡着,而是处于一种游离状态,一边好像在梦中,一边又能听到何维忠和拓冰的对话,大概过了很久很久,溪竹才真正的睡下。
“喂,宫溪竹。”一个声音叫着溪竹,此时的溪竹十分的清醒,因为他是在梦中,这只是梦中的清醒。
“谁?你是谁?”
“不要问我是谁,反正我不是你体内的那个魔王就是了。”
“我这是在哪里?”
“人在梦中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处于梦境,但是就算我告诉你你现在在梦里,你也没办法醒过来,因为你现在还醒不了。”
“说的话这么古怪。”这句本是溪竹内心想的话,可是在梦中却一下子说出来了。
“这没什么古怪的,我是特意来告诉你缓解的方法的。”
“什么缓解的方法?”
“难道你已经忘了你正在被魔王吞噬,因为你信了那个白发女人的话而喝下了那瓶魔王的黑血。”
重生八零幸福生活
“那你说的缓解之法是?”
“因为魔王的能力十分强大,在这个大陆还没有人能与之抗衡,所以你现在的这个情况是无法搭救的,只有缓解,而缓解的方法也只有一种。”
醉夢仙俠傳
“是什么?”溪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我是一個驅鬼師
“你对精灵族了解多少?”
“精灵族?不是很了解,很少有人跟我提起他们的事情。”
“那你也就一定不知道精灵族的守护兽了,精灵族是一个很神秘的族类,对于精灵族的事情外界知道的很少,精灵族的守护兽本是个传说,是精灵族的一个古老传说,这一点只有精灵族自己和驻扎在那里的一些魔族人知道,精灵族的守护兽其实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有强大、特殊的能力。”
“你怎么知道这个守护兽真实存在?”
“因为我亲眼见到过,这样有说服力了吧。”
詭案
“那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不要问这个问题,我接着说,你不要打断我。至于这个精灵族的守护兽可以缓解你目前的状况也是我的一个猜测,我没有办法肯定,但是现在你不是也没有其他的方法吗?难道你真的打算等着被魔王吞噬?你不要指望第一大陆现在的统治者会来重新封印魔王,拯救你,这点是痴心妄想,目前第一大陆在和第二大陆争夺空大陆,他们的统治者亲临战场,根本无暇顾及这里,要不是因为这个,本来在这里的阶梯队队员也不会只剩下那个女的。而且你此去精灵族顺便也可以试一试闯一下精灵族的幻境之路,说不定凭着你身上魔王的力量可以闯过去也说不定,那样你们迪雅人就可以和精灵族联盟了,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好了,不让你插嘴的原因就是我的能力只能维持这么久了,只够说这些了,记住我说的话,我现在走了,拜拜咯。”
“喂喂,你究竟是谁。”溪竹大声吼着,可是根本没有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