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01k優秀言情小說 鳳來王朝討論-第四十四章 入門讀書-1xyto

鳳來王朝
小說推薦鳳來王朝
金色光盘内,雒斌面色平静,但心里满是爽快之感,当然能嬉戏一翻曾经的死对头,心里怎能不畅快呢!“秦兄,我等快到宗内了,今后你未筑基成功时,有他人在的时候你还是称我为师傅的好,不然有的事情总是很难处理,只是····”。
“呵呵,一切听从雒兄安排,哦不对是师傅安排”。秦仁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关系不警觉间又拉近了一分。
浑元剑宗山门之前,秦仁看着面前鬼斧神工之作,内心惊讶不已,只见几十丈高大的山门屹立在山峰之前,两边几丈宽的圆形柱子支撑着整个门面,大门顶部的牌匾上,赫然刻着“浑元剑宗”四个大字,字体之上布满着异常浓重沧桑之感,想必这是年代久远的缘故,字型更是显得十足的霸道以及正气,让人一见就不敢小视,浓郁的灵气集聚四周,此时又起了淡淡的雾气,让人一见仿若仙境,人站在山门前,就仿若蚂蚁一般存在,让人忍不住惊叹,人内的渺小,而又有莫大的威能,而这鬼斧神工之作,想比也只有那些大能才能完成的。
秦仁跟随雒斌穿过,仿若神门的巨门,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副奇异景象,只见一坐高不可攀的高山直插云霄,山体一方笔直而下,另外一面宛若盘上一般的大道,直绕山顶,盘绕的山路就像一条巨蛇盘踞起来一般,时而仙鹤怪鸟飞展而过,山体灵气缭绕,夹杂着仙鹤的叫鸣声,让人一觉仿佛仙界就在此前一般。
当一束阳光倾射下来,把此地渲染的斑斓十分,更是让人觉得美不甚美,秦仁见此口中更是啧啧称奇,大自然加上鬼斧神工之作真让人震惊啊!
雒斌冲着秦仁笑了笑,“秦兄用不着震惊,待我等有了结但期修为,想必倒是在回来看过此处,也觉得无多大特别之处”。
“结丹期”秦仁苦笑一声内心道“如今我连筑基都还未成功,何谈结丹”,口上却道“雒兄说的是,就是不知我等,是怎样才能进入山顶处”。秦仁看了看直插云霄的山峰,谈谈的道。
“哈哈,秦兄没以为此山峰就是我浑元剑宗的修行之地吧”!雒斌笑着看向秦仁,秦仁迷惑道“在下还真的以为此地就是浑元剑宗的修行圣地,难道····”
超級生物戰艦 天上天
逆天魔尊妃
農門貴女:邪王,來種田
“艾诶”雒斌罢了罢手道“此山峰名为蛇陀峰,要想真正进入浑元宗内部,还要越过此山峰,最终得到我浑元宗的确认许可,才能传过浑元剑阵,最中才达到宗内,不过主峰内是禁空飞行的”。
雒斌看了看天际又接着道:“走吧!到时候你自会知晓”,原来从此处进入浑元剑宗还要经过几个传送阵,秦仁跟随雒斌传过了几处传送阵后,也就到了浑元剑宗,最强大的护山大
阵前,“浑元剑阵”秦仁看着眼前处,一百三十七把巨剑组成的巨型大阵,内心惊赫不已,只见一百三十七把巨剑,在山体前静止高空,乱壮又有章程的排列着,剑身长达几十丈之遥,七八丈之宽,把山后的一切景象都掩盖在剑身之后,锋利的刀口仿佛能撕碎虚空一般,最让秦仁感到心惊的是剑柄上都赫然刻着浑元剑三个大字。
拒嫁豪門:總裁獨寵替身妻 米米果果
从众剑上散发出来的巨大灵压,使秦仁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一步,虽然此时剑阵没有发动,但秦仁觉得从上面散发出来的灵压就让他心惊,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发动了剑阵秦仁相信,只光靠散发出来的灵气都能把自己撕成碎片。
逆隋
反观雒斌,此时镇定自如,站在剑阵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中也是有着少许惆怅之感,当然雒斌从小就在此地长大,对于这里是存在许多感情了,此时雒斌就像离家多年的人突然回家一般,只见雒斌随手往腰间一拍,取出之物竟也是浑元剑。
浑元剑在雒斌手中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后,最终化为一道九丈之长两丈之宽后向剑阵激射过去,“砰”其实并没有声音传出,只见雒斌祭出的浑元剑撞在剑阵中最为旁大的剑身上,突然白光爆显,强烈的光芒使秦仁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同一时刻秦仁只听见仿若雷声般的声音响个不停。
待睁开双眼一看,不知何时剑阵中心开出一道剑门来,只见雒斌缓步走了过去,秦仁见壮也就跟了上去。
剑事房内,一面似五旬,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眼中精光闪闪,让人一见就是智慧超高之人,此时眼中平淡的打量起面前的秦仁来,而此时的秦仁,不止是秦仁就连雒斌此时连大气都不敢出,一脸恭敬的神色的看着面前,坐在蒲团上神情显得懒散的老头。
秦仁只觉得面前的老头的眼睛仿佛能看穿自己的身体一般,从其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灵压,使秦仁喘不过气来,不一会儿背心都流出汗来,当然雒斌想要进入浑元剑宗,如果没有人
内介,就必须通过多重测试,但有雒斌为其介绍就少了这层测试内容,不过也要检查一下秦仁的身份,还有就是看秦仁有没有潜力才可,如果两者都能通过,那么以后秦仁也算是浑元剑宗的弟子了。
天生武神 武神洋少
剑事房正是对内介弟子检验的地方,而此时看似年过五旬的老头,也正是主持剑事房之人,就在秦仁快要承受不住扑面而来的压力时,只听五旬老头淡淡道:“身份无疑,炼气期十层,雒斌亲传弟子秦仁,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浑元剑宗之人,从此你的一举一动都要为浑元剑宗的名誉,以及利益着想”。
秦仁听闻面上一喜,只听五旬老头又缓缓的道“我浑元剑宗,名为正道第一大宗,对弟子也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方,如今你炼气期十层顶峰的境界,假如三年后你等还未有所突破,从此你就不在是我宗之人,我浑元宗不按资质只按实力收人的,假如你进入筑基期,从此你就可在我浑元剑宗长久呆下去,待到坐化为止都行,不过你且记住你如今的身份”。接着五旬老头又说了一些,浑元剑宗一些法则,禁忌之内的,零零总总的说了一大堆,不过秦仁在这老头面前实在是不愿意在呆下去,由于压力过大的缘故,不过对于前者说的话,也都一字一句的听来。
两个时辰后,依旧是剑事房,“好了,雒斌你此次出去历练,竟能筑基成功,实在是我宗之幸,但也不要骄傲自满,今后的路还长着呢!你且前来挑一所洞府,算是奖励你的成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