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mwi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守護遺蹟之縱橫異世 ptt-第二十五章 功法,左右爲難!熱推-w03qm

守護遺蹟之縱橫異世
小說推薦守護遺蹟之縱橫異世
PS:请看过这本书的朋友有任何的建议意见都可以提出来,小枫很想提高,可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请大家帮忙,虽然知道读者可能只有个位数。
溫室玫瑰
将屠龙匕丢入DOTA的空间之中,萧霖想了想,还是开了个坑把法特的尸体给埋了,做完这一切的萧霖拍拍手就准备离开森林了。
一路上萧霖在看金龙给自己的功法,从到这个世界以来萧霖一直都是靠着DOTA的技能而存活下来的,而除了DOTA的技能只有萧霖自己本身的身体素质了,或许是由于升级属性点的提高又或许是多次的战斗,萧霖的身体比起以前的宅男已经是大大的不同了。
但是身体的素质肯定是有极限的,就像DOTA中有极限攻速一样,光靠身体素质在以后肯定会吃亏,现在金龙给自己地功法刚好补充了这一大缺憾。
功法叫做《龙战功法》,是一部只有龙族可以修炼的功法,就是说如果没有龙族的血统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而且血统越高也就是越纯正这龙战功法的效果越好,这时候萧霖很庆幸当初自己选了龙族血统这一技能,这也让萧霖有点期待龙骑士的大招,也就是变身成龙。
《龙战功法》共有6层,每层都修炼不同的方面,也对应不同的实力阶层。
第一层:龙悔,对应人类中的士级,这一阶段主要是强化自身素质,毕竟龙族相对于人类有两大优势,一个是强横的肉体,龙族的身体就是他们本身最大的本钱,在这一阶段将会最大化的强化肉体的抗打击能力,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第二层:龙天,对应人类中的师级,这一阶段主要是提升对于能量的控制,如果说第一阶段的修炼是外炼,这一阶段就是内炼,也可以说是内敛,因为对于能量运用纯熟后,不能浪费多余的能量,所以更加内敛,气息不外泄,在常人看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远高于自身实力的人是一分一毫都看不出来的。
第三层:龙潜,对应人类中的尊级,这一阶段主要是对于能量和自身身体的共鸣,这是前两个阶段的综合,修炼到这一阶段可以加强能量的恢复,持久战斗力更强,就像出了坚韧球,而也可以让能量在身体中循环往复地运动,就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修炼,想不提高都不行。
第四层:龙渊,对应人类中的帝级,这一阶段主要锻炼身体的各方面能力,就如速度,就如智力,是第一层的延伸,第一层只是强化体魄,而这一层就将完全发掘出身体的潜力,就算你是个二愣子,也可以把智力恢复到正常人水平。
剩下的第五六层暂且没看,萧霖觉得那么遥远的东西还是不去深究。
“貌似也没有什么急事。”萧霖寻思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快点回去的理由,拉莫尔?现在自己已经不可能把屠龙匕交给雇主了,且不说这把武器本身就是勾引龙族的幼儿,光是匕首本身的属性就让萧霖爱不释手,哪有理由再还给雇主。
想到这,萧霖便决定就地找棵树开始修炼,相对于回去,提升实力就更刻不容缓了,现在的每一场战斗都让萧霖认识到实力的重要性,这是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
修羅武聖 黑是白的謊言
下定决心萧霖就上了最近的一棵大树,开始潜心修炼,根据《龙战心法》的描写利用自身的龙族血统来修炼,说到龙族血统,萧霖只能苦笑,因为他现在竟然只是最低级的龙族血统,也就是说他现在修炼出的龙战心法也只是最差的效果。
不过技能是可以提升的,也就是说随着技能提升,《龙战心法》的威力也会提升,这就是真正的指数爆炸了。
萧霖开始修炼我们暂且不提,把镜头拉到拉莫尔的佣兵团中看看。
“怎么办呢?”拉莫尔在旅馆中踱步,脸上的焦虑让在场的每一个人脸色都不好看。
拉莫尔的焦虑自然是因为这次任务的失败了,前文说过,上次拉莫尔就是为了挽救这个已经将要崩溃的佣兵团,而铤而走险进入禁忌之森,所幸遇到萧霖也成功击杀了红炎狮而暂缓危机。
这次的任务失败又再次将佣兵团拉入低谷,而且是更深的深渊,让拉莫尔如何能够不焦虑呢?
黑領
大哥 priest
悠閑在清朝 弄雪天子
“团长,我们能不能找别的佣兵先请他们帮忙。”团员的话其实很简单,就是借钱,任务失败需要赔给雇主一笔金钱,相当于保证金或者说违约金,所以团员提出这种方法也是很正常的,只是……
“可是我们找谁借呢?小的佣兵团没有这么多钱,大的佣兵团也不一定会借给我们。”拉莫尔早就想到这个办法了,上次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又遭遇了血腥森林中的战斗,伤情虽然没有恶化也一时半会好不了,不可能再去猎杀魔兽。
泣貓靈異館 泣貓
“可以找炎狮佣兵团借啊!”有个团员突然说了一句其实团员们都想说的话,不过……
“你们的意思是把妮娜给卡金那家伙?”拉莫尔怒极反笑,他没想到到了最危难的时刻这群自己曾经共同作战的“兄弟”竟然把主意打到了他女儿身上。
網遊之最強帝靈 荒塵
妮娜自然也看到了众人的眼光都落到了自己身上,妮娜没有说话,她在等父亲的决断,如果父亲拒绝自然最好,但是这样佣兵团必将不保,这可是拉莫尔的心血,但是如果答应,自己又该怎么办呢?嫁给卡金,不,这不可能!
吞噬魂帝
妮娜这时候不由得想起了那个独自前往森林的萧霖,“或许他在的话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吧!”想到这里妮娜沉寂的心情终于透进了一丝光亮。
拉莫尔犹豫了好久,眼光也在妮娜和众佣兵之间逡巡了好久,始终下不了决定,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一边是自己的佣兵团,如果说卡金是个三好青年也就算了,妮娜也不算委屈,但是现实就是残酷的。
“让我想想,你们先散了吧。”拉莫尔揉了揉太阳穴,坐到了椅子上。
众佣兵起身离开这临时的会议室,而曼森出门的时候则是恶毒地望了拉莫尔一眼,心中不知道在盘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