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mha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百變曲-123123推薦-lgggo

百變曲
小說推薦百變曲
常言说得好,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命魂”,三魂者:主者当属命魂,次者属天地二魂魄。命者生也,魂及其魄,命之知其短即生命,命之不知其长即时间,长短皆不知者属命运也!
古曰:“人之胜天者,逆天之改命者”
目下,十方天士、诸天神佛皆来到地府,做什么呢?别误会这不是封神,也不是为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之事而来。
很简单,今天便是那号称仙界第一且唯一的“衰神”转世重修之时,大家也看到送行之人,多不胜数,可见其在仙界非常受欢迎!当然这都是假的。
仪式开始了,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婆娑的头发,手上中拂尘兽毛、麻已掉光了,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便是他浑身散发倒霉之气,没错他便是,上界第一无二的——“衰神”。
仪式主持太上老君见主角出场,便开始吟唱:“衰者命也、命者魂也、魂者魄也,无生无死、无色无量,故三魂者聚七魄也;神之大能者也,故修其心、炼其魂者也,故而反复、反复之数,曰可为,曰不可为之也。”
吟唱之后,衰神瞬间化为乌有,只见一律青紫色的霉气朝六道奔袭而去;可刚要进入六道之时,整个地府“砰”直接瞬间华化为乌有…….
地府之事儿之后,十方天士、诸天神佛也跟着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衰神呢?就更不知道的,可能死了吧,也有可能活着,没人知道……
“天道朝朝,报应不爽。”
有的人做什么都是一帆风顺,总是锦上添花;而有的人却刚好相反,做什么都是倒霉透顶,处处碰壁,常常搞得头破血流。
记得出生之时,村里算命先生,给他批过命格,说他是什么数世衰神。虽然他始终不信命,总是和命抗争,这么些年下来,搞得身心疲惫,他开始有些相信算命先生说的话了……
西部中心城市川蜀省省会中心——“巴蜀市”,便是他现在生活的工作的地方!说实话, 以前没来这里的时候,常听人说“巴蜀事地人杰地灵”,没来之前我满怀期待,内心无数的雄心壮志写满了我的心房。
事与愿违,理想和现实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他,对于什么“人杰和地灵”一点兴趣都没有。相对比来,远不如来一碗碗热腾腾的肥肠粉来得强,这便是他目前所处的近况——“穷困潦倒”。
“又失业了,人们常言道,“毕业等于失业”经历这么多,最后他明白了原来“就业也算失业的”。
本人姓周名小光,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清楚,反正是父母随意之作。现年30有余,无房、无车、无票子,实打实得三五人员。
期间,进过工厂、做过行政、干过销售,期间不是被企业开除,便是企业被他开除。原因很简单,这不是他想要得生活。
算上这次,工作之数已有十余。可是他不甘心啊!凭什么,凭什么,别人宝马奔驰、豪宅别墅、肆意逍遥;他却犹如野草一般,无处可躲,任由狂风暴雨肆意欺凌。
唉!无能及无奈,你说傻吧?也不见得啊。你说堕落吧?他也并非那种没追求的人啊。想着好烦啊。他现在好想好想回家,好想妈妈做的饺子,韭菜肉馅的,想着都直流口水。
唉!现在也只能想想啊。遥想当年,刚考上大学之时,作为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大学生。
虽是三流野鸡大学啊,但好歹也是大学呀。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祝贺之人多不胜数,用白云那句话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闹非凡,至今都记忆犹新。
虽出生农村,但从小他就心高气傲,说好听点就是“有追求”,说难听点就是“太把自己当会事儿”。
记得当初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为此高兴了好些天,心里暗自高兴了好些天,我终于可以走出大山,到我想去的地方——“巴蜀市”。
作为从未进过大城市的我,对所谓大城市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所以随之而来的,便是什么第一进网吧,第一次进酒吧、第一进KTV等等。
就这样两年半时间过去了,他也即将离开自己呆了两年多得野鸡大学,对于毕业之事,很多人流泪、舍不得;但对于这种从小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讲,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临近毕业之时,学校将他们安排到江南XX私营机械厂。
换作以前,没上大学,他绝对会不加思考的听从学校的安排。可是读的书多了,懂的也多了,别的什么都没学会,唯一学会的便是——“眼高手低”。
最终,他放弃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机会。可是,至从前年同学聚会以来,他便开始后悔了。
情到水窮處
就拿去年机会来说吧,原来一起进厂同学,虽说不是人人宝马奔驰、豪宅府邸,最起码最基础的温饱解决了;哪像他这样朝不保夕,昏昏度日……
佛教常言:“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既然选择做人就要有做人的觉悟,做人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做下去,要不然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
今天周小光想了很多,但你们觉得他这样盲目想能有结果吗?顶多就是一部生活苦史。
话说回来,周小光又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觉得做为男人,特别是新时代的男人,不能自甘堕落,双手擦了擦脸,自言自语说:“算了不想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想的事情太多, 都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猝不及防的周小光,顿时成了落汤鸡;人生不如意之事儿,十之有九,可这也太过了吧,失业就不说了,连身上仅剩下的钱,在刚才下公交的时候都被人偷了,真是倒霉透顶。
他总觉得是上天在戏弄他,遂愤怒大声朝天空大喊大叫:“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老天爷!如果你真如书上说的那样英明神武,就请你睁开你那智慧的天眼看看。如若不然,你还算什么老天爷,我看阎王爷差不多。”
周小光所处的位置便在,蜀都市中心东方广场不远处万字楼的人形道上。经过他这么以嗓子,立马将路边的行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路人见周小光行为十分怪异,便将其误解成了“神经病”。
“这人怎么啦?”
“对呀?难道精神病。”
“啊!不会吧?我最怕神经病了,上次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神经病纠缠,吓得我当时都不敢回家了,道现在都心有余悸啊,快走。”听说话的应该是一个女的,说完便拉着朋友,跑开了,没多久便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
“嗯,快走。”
……
常言说得好,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命魂”,三魂者:主者当属命魂,次者属天地二魂魄。命者生也,魂及其魄,命之知其短即生命,命之不知其长即时间,长短皆不知者属命运也!
古曰:“人之胜天者,逆天之改命者”
目下,十方天士、诸天神佛皆来到地府,做什么呢?别误会这不是封神,也不是为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之事而来。
很简单,今天便是那号称仙界第一且唯一的“衰神”转世重修之时,大家也看到送行之人,多不胜数,可见其在仙界非常受欢迎!当然这都是假的。
仪式开始了,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婆娑的头发,手上中拂尘兽毛、麻已掉光了,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便是他浑身散发倒霉之气,没错他便是,上界第一无二的——“衰神”。
仪式主持太上老君见主角出场,便开始吟唱:“衰者命也、命者魂也、魂者魄也,无生无死、无色无量,故三魂者聚七魄也;神之大能者也,故修其心、炼其魂者也,故而反复、反复之数,曰可为,曰不可为之也。”
吟唱之后,衰神瞬间化为乌有,只见一律青紫色的霉气朝六道奔袭而去;可刚要进入六道之时,整个地府“砰”直接瞬间华化为乌有…….
地府之事儿之后,十方天士、诸天神佛也跟着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衰神呢?就更不知道的,可能死了吧,也有可能活着,没人知道……
“天道朝朝,报应不爽。”
有的人做什么都是一帆风顺,总是锦上添花;而有的人却刚好相反,做什么都是倒霉透顶,处处碰壁,常常搞得头破血流。
记得出生之时,村里算命先生,给他批过命格,说他是什么数世衰神。虽然他始终不信命,总是和命抗争,这么些年下来,搞得身心疲惫,他开始有些相信算命先生说的话了……
西部中心城市川蜀省省会中心——“巴蜀市”,便是他现在生活的工作的地方!说实话, 以前没来这里的时候,常听人说“巴蜀事地人杰地灵”,没来之前我满怀期待,内心无数的雄心壮志写满了我的心房。
事与愿违,理想和现实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他,对于什么“人杰和地灵”一点兴趣都没有。相对比来,远不如来一碗碗热腾腾的肥肠粉来得强,这便是他目前所处的近况——“穷困潦倒”。
“又失业了,人们常言道,“毕业等于失业”经历这么多,最后他明白了原来“就业也算失业的”。
本人姓周名小光,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清楚,反正是父母随意之作。现年30有余,无房、无车、无票子,实打实得三五人员。
期间,进过工厂、做过行政、干过销售,期间不是被企业开除,便是企业被他开除。原因很简单,这不是他想要得生活。
算上这次,工作之数已有十余。可是他不甘心啊!凭什么,凭什么,别人宝马奔驰、豪宅别墅、肆意逍遥;他却犹如野草一般,无处可躲,任由狂风暴雨肆意欺凌。
特工媽咪成保鏢 白澤明
唉!无能及无奈,你说傻吧?也不见得啊。你说堕落吧?他也并非那种没追求的人啊。想着好烦啊。他现在好想好想回家,好想妈妈做的饺子,韭菜肉馅的,想着都直流口水。
唉!现在也只能想想啊。遥想当年,刚考上大学之时,作为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大学生。
虽是三流野鸡大学啊,但好歹也是大学呀。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祝贺之人多不胜数,用白云那句话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闹非凡,至今都记忆犹新。
虽出生农村,但从小他就心高气傲,说好听点就是“有追求”,说难听点就是“太把自己当会事儿”。
记得当初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为此高兴了好些天,心里暗自高兴了好些天,我终于可以走出大山,到我想去的地方——“巴蜀市”。
作为从未进过大城市的我,对所谓大城市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所以随之而来的,便是什么第一进网吧,第一次进酒吧、第一进KTV等等。
就这样两年半时间过去了,他也即将离开自己呆了两年多得野鸡大学,对于毕业之事,很多人流泪、舍不得;但对于这种从小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讲,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临近毕业之时,学校将他们安排到江南XX私营机械厂。
换作以前,没上大学,他绝对会不加思考的听从学校的安排。可是读的书多了,懂的也多了,别的什么都没学会,唯一学会的便是——“眼高手低”。
最终,他放弃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机会。可是,至从前年同学聚会以来,他便开始后悔了。
就拿去年机会来说吧,原来一起进厂同学,虽说不是人人宝马奔驰、豪宅府邸,最起码最基础的温饱解决了;哪像他这样朝不保夕,昏昏度日……
佛教常言:“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既然选择做人就要有做人的觉悟,做人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做下去,要不然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
今天周小光想了很多,但你们觉得他这样盲目想能有结果吗?顶多就是一部生活苦史。
话说回来,周小光又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觉得做为男人,特别是新时代的男人,不能自甘堕落,双手擦了擦脸,自言自语说:“算了不想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想的事情太多, 都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猝不及防的周小光,顿时成了落汤鸡;人生不如意之事儿,十之有九,可这也太过了吧,失业就不说了,连身上仅剩下的钱,在刚才下公交的时候都被人偷了,真是倒霉透顶。
他总觉得是上天在戏弄他,遂愤怒大声朝天空大喊大叫:“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老天爷!如果你真如书上说的那样英明神武,就请你睁开你那智慧的天眼看看。如若不然,你还算什么老天爷,我看阎王爷差不多。”
周小光所处的位置便在,蜀都市中心东方广场不远处万字楼的人形道上。经过他这么以嗓子,立马将路边的行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路人见周小光行为十分怪异,便将其误解成了“神经病”。
“这人怎么啦?”
“对呀?难道精神病。”
“啊!不会吧?我最怕神经病了,上次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神经病纠缠,吓得我当时都不敢回家了,道现在都心有余悸啊,快走。”听说话的应该是一个女的,说完便拉着朋友,跑开了,没多久便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
“嗯,快走。”
……
常言说得好,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命魂”,三魂者:主者当属命魂,次者属天地二魂魄。命者生也,魂及其魄,命之知其短即生命,命之不知其长即时间,长短皆不知者属命运也!
古曰:“人之胜天者,逆天之改命者”
目下,十方天士、诸天神佛皆来到地府,做什么呢?别误会这不是封神,也不是为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之事而来。
很简单,今天便是那号称仙界第一且唯一的“衰神”转世重修之时,大家也看到送行之人,多不胜数,可见其在仙界非常受欢迎!当然这都是假的。
仪式开始了,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婆娑的头发,手上中拂尘兽毛、麻已掉光了,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便是他浑身散发倒霉之气,没错他便是,上界第一无二的——“衰神”。
紅色時空小貨郎
仪式主持太上老君见主角出场,便开始吟唱:“衰者命也、命者魂也、魂者魄也,无生无死、无色无量,故三魂者聚七魄也;神之大能者也,故修其心、炼其魂者也,故而反复、反复之数,曰可为,曰不可为之也。”
吟唱之后,衰神瞬间化为乌有,只见一律青紫色的霉气朝六道奔袭而去;可刚要进入六道之时,整个地府“砰”直接瞬间华化为乌有…….
地府之事儿之后,十方天士、诸天神佛也跟着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衰神呢?就更不知道的,可能死了吧,也有可能活着,没人知道……
“天道朝朝,报应不爽。”
有的人做什么都是一帆风顺,总是锦上添花;而有的人却刚好相反,做什么都是倒霉透顶,处处碰壁,常常搞得头破血流。
记得出生之时,村里算命先生,给他批过命格,说他是什么数世衰神。虽然他始终不信命,总是和命抗争,这么些年下来,搞得身心疲惫,他开始有些相信算命先生说的话了……
西部中心城市川蜀省省会中心——“巴蜀市”,便是他现在生活的工作的地方!说实话, 以前没来这里的时候,常听人说“巴蜀事地人杰地灵”,没来之前我满怀期待,内心无数的雄心壮志写满了我的心房。
事与愿违,理想和现实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他,对于什么“人杰和地灵”一点兴趣都没有。相对比来,远不如来一碗碗热腾腾的肥肠粉来得强,这便是他目前所处的近况——“穷困潦倒”。
“又失业了,人们常言道,“毕业等于失业”经历这么多,最后他明白了原来“就业也算失业的”。
本人姓周名小光,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清楚,反正是父母随意之作。现年30有余,无房、无车、无票子,实打实得三五人员。
期间,进过工厂、做过行政、干过销售,期间不是被企业开除,便是企业被他开除。原因很简单,这不是他想要得生活。
算上这次,工作之数已有十余。可是他不甘心啊!凭什么,凭什么,别人宝马奔驰、豪宅别墅、肆意逍遥;他却犹如野草一般,无处可躲,任由狂风暴雨肆意欺凌。
唉!无能及无奈,你说傻吧?也不见得啊。你说堕落吧?他也并非那种没追求的人啊。想着好烦啊。他现在好想好想回家,好想妈妈做的饺子,韭菜肉馅的,想着都直流口水。
唉!现在也只能想想啊。遥想当年,刚考上大学之时,作为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大学生。
虽是三流野鸡大学啊,但好歹也是大学呀。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祝贺之人多不胜数,用白云那句话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闹非凡,至今都记忆犹新。
虽出生农村,但从小他就心高气傲,说好听点就是“有追求”,说难听点就是“太把自己当会事儿”。
记得当初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为此高兴了好些天,心里暗自高兴了好些天,我终于可以走出大山,到我想去的地方——“巴蜀市”。
作为从未进过大城市的我,对所谓大城市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所以随之而来的,便是什么第一进网吧,第一次进酒吧、第一进KTV等等。
就这样两年半时间过去了,他也即将离开自己呆了两年多得野鸡大学,对于毕业之事,很多人流泪、舍不得;但对于这种从小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讲,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临近毕业之时,学校将他们安排到江南XX私营机械厂。
换作以前,没上大学,他绝对会不加思考的听从学校的安排。可是读的书多了,懂的也多了,别的什么都没学会,唯一学会的便是——“眼高手低”。
謀殺啟事
最终,他放弃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机会。可是,至从前年同学聚会以来,他便开始后悔了。
就拿去年机会来说吧,原来一起进厂同学,虽说不是人人宝马奔驰、豪宅府邸,最起码最基础的温饱解决了;哪像他这样朝不保夕,昏昏度日……
佛教常言:“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既然选择做人就要有做人的觉悟,做人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做下去,要不然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
今天周小光想了很多,但你们觉得他这样盲目想能有结果吗?顶多就是一部生活苦史。
话说回来,周小光又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觉得做为男人,特别是新时代的男人,不能自甘堕落,双手擦了擦脸,自言自语说:“算了不想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想的事情太多, 都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猝不及防的周小光,顿时成了落汤鸡;人生不如意之事儿,十之有九,可这也太过了吧,失业就不说了,连身上仅剩下的钱,在刚才下公交的时候都被人偷了,真是倒霉透顶。
他总觉得是上天在戏弄他,遂愤怒大声朝天空大喊大叫:“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老天爷!如果你真如书上说的那样英明神武,就请你睁开你那智慧的天眼看看。如若不然,你还算什么老天爷,我看阎王爷差不多。”
周小光所处的位置便在,蜀都市中心东方广场不远处万字楼的人形道上。经过他这么以嗓子,立马将路边的行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路人见周小光行为十分怪异,便将其误解成了“神经病”。
“这人怎么啦?”
“对呀?难道精神病。”
“啊!不会吧?我最怕神经病了,上次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神经病纠缠,吓得我当时都不敢回家了,道现在都心有余悸啊,快走。”听说话的应该是一个女的,说完便拉着朋友,跑开了,没多久便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
“嗯,快走。”
……
常言说得好,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命魂”,三魂者:主者当属命魂,次者属天地二魂魄。命者生也,魂及其魄,命之知其短即生命,命之不知其长即时间,长短皆不知者属命运也!
古曰:“人之胜天者,逆天之改命者”
目下,十方天士、诸天神佛皆来到地府,做什么呢?别误会这不是封神,也不是为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之事而来。
很简单,今天便是那号称仙界第一且唯一的“衰神”转世重修之时,大家也看到送行之人,多不胜数,可见其在仙界非常受欢迎!当然这都是假的。
仪式开始了,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婆娑的头发,手上中拂尘兽毛、麻已掉光了,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便是他浑身散发倒霉之气,没错他便是,上界第一无二的——“衰神”。
仪式主持太上老君见主角出场,便开始吟唱:“衰者命也、命者魂也、魂者魄也,无生无死、无色无量,故三魂者聚七魄也;神之大能者也,故修其心、炼其魂者也,故而反复、反复之数,曰可为,曰不可为之也。”
吟唱之后,衰神瞬间化为乌有,只见一律青紫色的霉气朝六道奔袭而去;可刚要进入六道之时,整个地府“砰”直接瞬间华化为乌有…….
地府之事儿之后,十方天士、诸天神佛也跟着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衰神呢?就更不知道的,可能死了吧,也有可能活着,没人知道……
“天道朝朝,报应不爽。”
有的人做什么都是一帆风顺,总是锦上添花;而有的人却刚好相反,做什么都是倒霉透顶,处处碰壁,常常搞得头破血流。
记得出生之时,村里算命先生,给他批过命格,说他是什么数世衰神。虽然他始终不信命,总是和命抗争,这么些年下来,搞得身心疲惫,他开始有些相信算命先生说的话了……
西部中心城市川蜀省省会中心——“巴蜀市”,便是他现在生活的工作的地方!说实话, 以前没来这里的时候,常听人说“巴蜀事地人杰地灵”,没来之前我满怀期待,内心无数的雄心壮志写满了我的心房。
天策小妖 絕歌
事与愿违,理想和现实犹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他,对于什么“人杰和地灵”一点兴趣都没有。相对比来,远不如来一碗碗热腾腾的肥肠粉来得强,这便是他目前所处的近况——“穷困潦倒”。
“又失业了,人们常言道,“毕业等于失业”经历这么多,最后他明白了原来“就业也算失业的”。
本人姓周名小光,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清楚,反正是父母随意之作。现年30有余,无房、无车、无票子,实打实得三五人员。
期间,进过工厂、做过行政、干过销售,期间不是被企业开除,便是企业被他开除。原因很简单,这不是他想要得生活。
算上这次,工作之数已有十余。可是他不甘心啊!凭什么,凭什么,别人宝马奔驰、豪宅别墅、肆意逍遥;他却犹如野草一般,无处可躲,任由狂风暴雨肆意欺凌。
唉!无能及无奈,你说傻吧?也不见得啊。你说堕落吧?他也并非那种没追求的人啊。想着好烦啊。他现在好想好想回家,好想妈妈做的饺子,韭菜肉馅的,想着都直流口水。
唉!现在也只能想想啊。遥想当年,刚考上大学之时,作为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大学生。
虽是三流野鸡大学啊,但好歹也是大学呀。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祝贺之人多不胜数,用白云那句话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闹非凡,至今都记忆犹新。
虽出生农村,但从小他就心高气傲,说好听点就是“有追求”,说难听点就是“太把自己当会事儿”。
记得当初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为此高兴了好些天,心里暗自高兴了好些天,我终于可以走出大山,到我想去的地方——“巴蜀市”。
作为从未进过大城市的我,对所谓大城市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所以随之而来的,便是什么第一进网吧,第一次进酒吧、第一进KTV等等。
就这样两年半时间过去了,他也即将离开自己呆了两年多得野鸡大学,对于毕业之事,很多人流泪、舍不得;但对于这种从小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讲,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临近毕业之时,学校将他们安排到江南XX私营机械厂。
换作以前,没上大学,他绝对会不加思考的听从学校的安排。可是读的书多了,懂的也多了,别的什么都没学会,唯一学会的便是——“眼高手低”。
最终,他放弃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机会。可是,至从前年同学聚会以来,他便开始后悔了。
就拿去年机会来说吧,原来一起进厂同学,虽说不是人人宝马奔驰、豪宅府邸,最起码最基础的温饱解决了;哪像他这样朝不保夕,昏昏度日……
佛教常言:“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既然选择做人就要有做人的觉悟,做人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做下去,要不然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
今天周小光想了很多,但你们觉得他这样盲目想能有结果吗?顶多就是一部生活苦史。
话说回来,周小光又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觉得做为男人,特别是新时代的男人,不能自甘堕落,双手擦了擦脸,自言自语说:“算了不想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明天会更好。”
想的事情太多, 都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猝不及防的周小光,顿时成了落汤鸡;人生不如意之事儿,十之有九,可这也太过了吧,失业就不说了,连身上仅剩下的钱,在刚才下公交的时候都被人偷了,真是倒霉透顶。
他总觉得是上天在戏弄他,遂愤怒大声朝天空大喊大叫:“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老天爷!如果你真如书上说的那样英明神武,就请你睁开你那智慧的天眼看看。如若不然,你还算什么老天爷,我看阎王爷差不多。”
周小光所处的位置便在,蜀都市中心东方广场不远处万字楼的人形道上。经过他这么以嗓子,立马将路边的行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路人见周小光行为十分怪异,便将其误解成了“神经病”。
“这人怎么啦?”
“对呀?难道精神病。”
“啊!不会吧?我最怕神经病了,上次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神经病纠缠,吓得我当时都不敢回家了,道现在都心有余悸啊,快走。”听说话的应该是一个女的,说完便拉着朋友,跑开了,没多久便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
“嗯,快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