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mp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笔趣-第105章 朱歲安怒懟黑店看書-ee7rf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
此役之后,朱岁安很快便在查司令的帮助下被送到了华国边境,又在国内警方的接应下,回到了部队复命。这次行动虽然几经波折,朱岁安后来的行动也有些自作主张,但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达到了原定的行动目的,所以部队对朱岁安也没有做出什么处理,当然功劳也是没有的。因为带去的6名代表着华国顶尖战力的队员全部战死,岁安心里难安,不久就向领导辞去了特种部队的职务,被安排到了一线主力部队当了一名营长。朱岁安当营长期间,秦忆也去了岁安所在的地区实习,使得两人闲暇之际可以见面,很快两人便确定了恋爱关系,而那一段时间也是岁安和秦忆两人最为开心的时光。
“后来我又听说你犯事,营长的职务也被撤了是怎么回事?”萧镇这时问道。白铄和梁荧也感到惊奇,这么优秀的一个军人,离开特种部队就够可惜了,怎么当个营长还被撤了。白铄突然想到在后世的记忆里,朱岁安的身份只是一个保安经理,并不在部队的编制,这里面说不定还真有什么隐情。
朱岁安拿起水喝了两口,又缓缓的说了起来:
当营长的第二年,朱岁安由于将部队带得有声有色,在年度大比里还得了全军区多项第一,领导又考虑到朱岁安以往的功劳,破格将朱岁安晋升为了副团长。就在刚刚晋升后不久的一次假期里,朱岁安和手下一个姓孙的副官去县城里和几个老战友聚会。吃完饭,岁安和孙副官还有另外两名老战友去了附近的一家KTV唱歌。谁知道这家KTV是一个淫窝,刚唱了没两首歌,一个老鸨就带着四名姑娘过来,问大家满不满意。岁安当即表示,他们只是唱歌,不需要这些。老鸨悻悻的离开,可不一会,又有两名穿着暴露,打扮妖娆的女人钻进房间,不由分说的就往岁安战友们身上靠。战友们避之不及,被两女人抱住,怎么也不松手。岁安走过去,一手扯开一个女人,不由分说的就把他们再次赶了出去。这时,一名战友提议,这个地方不太干净,要不换个地方,大家立即同意了。可就在买单准备离开时,KTV总台的收银人员却给他们报出了5000元的天价账单。朱岁安不满,质问经理为什么只唱了三四首歌,啤酒也只开了四瓶,就收这么贵。那经理解释到:KTV房间是有1000元的最低消费的,无论你唱多久,都是这个价格,至于酒水那些拿到包间后,无论喝不喝,都是不退的,刚才服务员拿了1000元的酒水过去,另外还有两名小姐的收费是一人1000元,还有就是岁安在赶两名小姐走的时候,打碎了两只酒杯,这酒杯也是按500元一只赔偿。所以一共是5000元。
朱岁安听后有些生气,这包间费虽然贵,但既然有这样的规定,他们也认了,可是这些酒水,都是服务员没有经过客人同意一股脑的拿进去的,他们本来就只是要了几瓶啤酒而已,还有他们一再说了不要小姐,可那两女人强行进到他们房中,而且待了不到半分钟就被赶了出去,这也要收费的话,就太没有道理。至于打碎的杯子只是普通的杯子,一只杯子赔500元,简直就是敲诈。当然,后来朱岁安才知道,是因为他赶出去的其中一个小姐和KTV的老板有些关系,被岁安赶出去有些气不过,于是就故意串通经理想要整一整他们,于是才闹得这么一出。
岁安按捺着怒气,对经理说:“你看你这收费也不合理吧,该出的我们认了,可是有些我们并没有消费的,你可不能算在我们头上。”
那经理轻蔑的一笑:“就是这么多,怎么你还要赖账不成?”
岁安的副官说道:“经理,我们都是军人,不会赖账,但是你这账单明显有问题,做人可得厚道。”
“军人!军人怎么了?军人就更应该遵纪守法。买东西给钱,可以天经地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也有知道的。”经理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岂有此理,你们老板呢?和你说不清楚,叫你们老板出来。”岁安终于忍不住怒火,大声的呵斥到。
“谁那么大声啊?我就是老板”。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搂这一个女人走了过来,那女人正是之前被岁安提出包间门的其中一位。这时那女子不断的在男人怀里撒着娇。
“我就是这家KVT的老板,人称王麻子。这位兄弟有什么事啊?”那男人自我介绍到,这时,怀中的女人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经理也跟着把事情给他说了一下。
“你看我们就唱了三四首歌,4瓶啤酒还没喝完,就要收我们5000元,就算打碎了杯子,我们照价赔偿就是,那用得着这么多?”孙副官也向王麻子说道。
王麻子笑了笑说道:“赵经理,你干什么吃的,这账单,的确是算错了。”
“啊?”赵经理看了看王麻子怀里的女人一眼,没搞清王麻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王麻子这么一说,朱岁安这边众人以为王麻子还算通情理,都松了一口气。可是接着王麻子所说的话就又让大家倒吸一口冷气。
“那杯子,不是500元一个,而是1000元一个,还有咱们小玉可是头牌,她的出场费可不是1000元,而是3000元,刚才你们还把小玉的手给扭伤了,怎么也得赔偿个2000元的医药费吧,这一共应该是一万元。”
朱岁安冷笑一声:“呵呵,我没听错吧?”这时他才明白整件事情就是这个叫小玉的小姐搞得鬼。
赵经理这才明白了王麻子的意思,立刻对朱岁安说道:“哦,对对,你没听错,是我算错了,的确是1万元。”
朱岁安猛的一拍吧台:“哼,我看你们这是家黑店吧,这是来抢钱来了。”
见到朱岁安发怒,从四面冲出来了十来个年轻小伙,都剃着寸头,穿着黑色的T恤,把岁安四人围了起来。
赵经理叫嚣到:“我告诉你,我们王总可是在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家KTV那也是县老爷们和公安局局长都有股份的,你们几个臭当兵的想在这惹事,那是自讨没趣。”
包子守娘攻略 風吟簫
朱岁安轻蔑的一笑:“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小的KTV老板是不是就真的无法无天了。”
这话一出,那十几个人便抽出一根根甩棍一同围了过来,岁安猛然拿起两个啤酒瓶,先一步向着最前面两人的头上砸了上去,顿时将两人砸晕在地,然后一个转身,躲过了旁边打来的一记闷棍,立刻锁住那人的手臂把棍子夺了下来,又一脚把人踢飞。孙副官三人这时也分别和另一边的黑体恤们打了起来,很快,一众打手就躺下了七八个,剩下的几个,也带着伤,护卫在王麻子身边。见到朱岁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王麻子才感到紧张,大声威胁到:“我已经叫人, 有种的等我的人到了看你还横不横。”
朱岁安在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好,孙副官,我们也叫人,今天我要砸了这家黑店。”孙副官二话没说立刻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王麻子见这边也在叫人,眼睛一转立刻又给公安局局长打了个电话,才算感到安心。
不一会,王麻子叫的人就来到了KTV门外,王麻子来到人前,向岁安叫嚣着:“当兵的,不是很能打吗?来呀,看你能打几个。”
朱岁安也走出KTV,看着门口聚集了黑压压五六十人,各自拿着棍棒、钢管、西瓜刀之类的武器。看来这个王麻子在这一带还真算是有点实力。
朱岁安笑了笑,没有吱声。正在这时,几辆军车开了过来,在KTV门前的道路上停了下来,接着从军车上迅速的跳下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足足有上百人。
见此阵势,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那些士兵很快就将门口人制住,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五六十人全都蹲在地上挤在一起,没有一个敢动的,钢管、西瓜刀当当当的掉了一地。
一旨成婚:冷妃霸上愛
金玉滿唐
邪冰傲天
这时,朱岁安向着士兵们大喊:“兄弟们,这是家黑店,为了它不再欺凌父老乡亲,不再成为黑暗势力赚钱的工具,给我砸了它。”
命令一出,士兵们没有一点点犹豫立刻就行动起来,除了二十来人继续看押着那群黑帮份子,其余的都纷纷拿起各式工具,冲进KTV里一阵猛砸,店里的服务员、小姐们都惊叫着奔跑了出来,一看见外面的情形更加惊恐的四散逃去。
王麻子这时才感到懊悔,一不小心惹了个煞神,不断的大叫着:“我的店呀,哎呀,我的店啊……”旁边的赵经理和小玉此时更是脸色惨白,特别是小玉,今天的整件事情都是因她而起,以前仗着有王麻子喜欢,长期作威作福贯了,没想到终有遇到硬茬的一天。此时她一方面为自己惹了不知道什么人而感到懊悔,另一方面她也为王麻子是否会将怒火转移到自己头上而恐惧。此时她唯一能做的只能缩着身子,尽量的往后靠,避免和王麻子产生任何的接触。
又过了一会,三辆警车呼啸而来,听到KTV内一阵打杂、尖叫的声音,车上的民警立刻下车准备“执法”,可当看见一群军人荷枪实弹的看押着KTV老板王麻子等人时,都傻了。再看看KTV里面打砸的也是一群军人时,那还敢多事。
愛上獨宿情人 漓漓知夏
最后还是公安局长走过来,向朱岁安询问情况。朱岁安告诉他,这是一家黑店,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下,并反问局长是不是和这家店有关系。局长立刻矢口否认,但也还是劝诫朱岁安不能这样打砸民间财物,就算KTV有什么问题,也应该交给警方处理。朱岁安哪里肯听,一言不发的将公安局长晾在一旁,默默的关注着KTV被砸的样子。又过了一会,朱岁安见场子也砸得差不多了,才让兄弟们撤了出来,然后拍拍公安局长的肩膀说道:“好啦,既然你这么说,那这里就交给你们警方处理,不过我希望你的处理结果最好不要让人民群众失望。”说完,便随着众将士,上车扬长而去。公安局长看着KTV已经被砸的不成模样,这样的烂摊子现在交给他处理,也是让他十分的头疼。
由于砸店时现场也围观了不少群众,这件事情很快便在当地被传开,大家都知道那家KTV是一家有着黑社会背景的黑店,都为朱岁安的举动叫好。同时这件事也引起了政F和军队高层的重视,经过一番调查、整顿,县城里一众涉黑的官员被处理,那名公安局长也被双规了,王麻子数罪并罚最终被判了无期,据说就连赵经理和小玉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但是朱岁安也没有逃过处罚,毕竟这事也是闹得太大,且不说私自调兵本就是非常恶劣的违纪行为,还带着部队在老百姓眼皮底下对社会财物进行打砸,就这两条罪行可以说就够得上枪毙几回了。最终,考虑到事出有因,而且此次事件也算是替百姓办了件好事,并没有引起更多的负面影响,部队上对朱岁安予以从轻发落,仅仅免除了他将刚刚晋升的副团长职务,直接降为了一名普通的士兵。在那之后,朱岁安渐渐脱离的大家的视线,虽然保留着军籍,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讲到这,朱岁安算是回答了萧镇的疑问,但是萧镇却显得若有所思,白铄也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朱岁安。
梁荧仔细的想了想朱岁安讲述的事情,突然问道:“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吧?”
超能名帥
此话一出,萧镇和白铄都再次看向了朱岁安,算是认同了梁荧所说。朱岁安沉默了一会儿,哈哈大笑起来:“果然还是瞒不过老班长和你们两人。不错,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朱岁安顿了顿,在大家的疑惑中说道:“我的确是带人砸了KTV,可并不是一时之气,而是借着这个机会故意为之。”
萧镇等人并没有显得意外,而是继续认真倾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