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2vn超棒的都市言情 武絕引 線上看-第十六章 拜師學藝熱推-692ue

武絕引
小說推薦武絕引
“上天让我重活一次,难道这一次就要这样悲惨的死去吗?”秦牧心里发出不屈的呐喊。
未來開拓者 一念亂天機
但这人应该是厮杀惯了的老兵,这一刀又猛又疾,直取秦牧的天灵盖!
秦牧已然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正当秦牧已经决定认命的时候,异变陡生!
神醫擒美錄 零度拉面
次元經紀人 被狙擊的魔王
一道蓝色的残影如柳絮般飘然而至,来到了秦牧身前。
姿态优雅如贵族,却又快得惊人,快得不可思议!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洛!
機甲獵手 月下箜篌
只见张洛后发先至,平平推出一掌。朝劈向秦牧的弯刀迎去。
这一掌看似平淡无奇,但秦牧却不经意间看到,这一掌却暗藏乾坤。
张洛的掌心间,一抹蔚蓝色的诡异掌芒一闪而过。
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
掌刀相撞,那柄弯刀却被这一掌硬生生地拍成两段!
而掌势余势未衰,像切豆腐一样击断了弯刀后,直接打在那个目瞪口呆的士兵胸口处。
嘭的一声闷响,那个士兵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了城头,强大的冲击力使那个士兵的身体把仍立在城头厮杀的两名士兵也顺道击飞!
电光火石之间,一击,三人陨!
赵佑符和莫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加掩饰的惊讶!
张洛的实力,竟强悍如斯!
“秦虎,你没事吧?”张洛回头问了一句。
“我没事!”秦牧强忍着刚刚杀人后的全身发软,胃部翻涌,向张洛道谢道“多谢张大哥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张洛笑道“每个人第一次杀人都不好受,多适应适应就好了。但你现在可不能松懈,这可是生死相搏的时候!”
“嗯!”秦牧情知张洛说的正确,狠下了心;捡起了地上的长矛,继续投入到战斗中去……
魔尊千千歲
太阳都仿佛不忍见到越城下尸横遍野,刀剑相加的场景,悄悄把自己隐藏到了云朵后面……
傍晚时分,随着阴阳教的鸣金收兵。第一天的厮杀终于停止了。
每个人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片刻安宁。
但每个人同时也明白,这只是双方最初的试探,真正的手段,将会在越来越残酷的厮杀中慢慢上演。
背靠着城墙,秦牧,莫空,赵佑符,张洛四人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围坐在一起,等待着开饭。
我的船全是動漫姬
超級基因裝甲
“我的手都快不属于我自己了!”莫空龇牙咧嘴的抱怨道。
“我的肩膀,手腕,小腿都被箭矢擦伤了。”秦牧看了看自己受伤的部位,不禁苦笑着摇摇头。
张洛则是微笑看着莫空和秦牧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
让他们发泄出来吧!年轻人还不懂得把苦难藏在心底,只有让他们把心中的不快释放出来,他们才会对明天有奔头。
“阴阳教比我们想象的要强!”一直沉默不语的赵佑符突然出声了。
“是啊!”莫空抱着手臂,抿着嘴唇道“本以为阴阳教都只是一些乌合之众,没想到他们竟然战力不俗,还有不少的方士。听说在东城,阴阳教出动了一位中品皓月期的方士,要知道,这只是第一天啊!要不是东城军方的两位下品皓月期的方士拼死抵抗,东城恐怕第一天就有陷落之危!”
“我也和阴阳教的贼人交战过。”张洛接过话头“他们虽然人数众多,常常号称‘阴阳圣教百万兵’,但是其善战之军据各国估计,也不过十万上下,其他之人不过是阴阳教裹挟的乱民。打打顺风仗还罢了,一旦兵败,反而是最先溃逃的!”
“那为何攻打我越城的贼人如此凶悍?”莫空忍不住问道。
“一方面,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次进攻越城,他们精锐尽出,连他们的王牌之一赤焰营也动用了!但只是阴阳教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断不可能没头没脑的直接攻击越城,我越城乃江南中心;一旦被围,四方大军来援,他们反而被瓮中捉鳖,这样殊为不智!”张洛分析道。
“另一方面,说来惭愧,我卫国承平已久,越城又地处江南,军队积弱;战力远远不如连番与兽人大战的军事强国虞国和与圣洲隔海相望的传统强国赵国。阴阳教原本又是自虞国和赵国厮混过来的,所以与我卫国军士相比才显得如此勇武!”
“这么说来,越城……”秦牧惨淡的笑道。
“不好说!”张洛打断了秦牧的话“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岂可早早断言?”
秦牧正欲再言,一个粗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开饭了!”
他只得放下重重心事,捧着木碗,走到打饭的队伍中……
……
楚菡略微有些吃力的举起和她纤细手臂不大协调的大木勺,将桶中的饭菜舀给面前激战了一天的将士。
父亲在第一线日以继夜的清点后勤物资,照顾伤员。她觉得自己虽然是一个女孩,不能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但总能为大家做些什么。
于是她自告奋勇,承担起了为将士们做饭,打饭的职责–对于自己的厨艺,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正当她忙着给众将士盛饭菜的时候,她不经意的一瞥,却让她看见了令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这看起来是一个四人组合:一个身材中等,生就一副大众的面相,属于扔到人堆中都没人会多瞧一眼的那种类型,正是越城有名的张洛;一个虽然此时身上的皮甲已有多处破损,但却掩饰不住他的面容俊秀,姿容翩翩。
跟在这二人后面的是一个身量高大,面相憨实的青年;在四人最后的是一个身材瘦高,长相平凡,但眉眼中略带些清秀的少年。
这四人皆手捧吃饭用的木碗,看起来都是征战了一天的战士,正欲来盛饭。
只见那个身材瘦高的少年突然咬了咬牙,将木碗一扔,朝张洛长鞠一躬,道:“张大哥,请你教我!”
其余三人明显没有想到那身材瘦高的少年会有这般举动,张洛地扶起少年:“秦虎兄弟,快快起来,有什么事好商量。何必行此大礼?”
“想要得到,就必须有所付出!”那少年坚持道“张大哥,我想和你学武!”
文賊 木子心
显然,这一行人便是秦牧,莫空,赵佑符,张洛四人。
“这又是为什么?”张洛奇道“我是没有当过别人的师父的,况且看起来秦虎兄弟你也对武道一途不感兴趣啊!”
“不为别的,只为活命!”秦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诚实“义公勇力过人,从今天来看,义公在战争中足以保全自己;辅言实在不行凭借自己的秀才身份可以转到后方清点物资,做战后动员,照顾伤员。而我文不成武不就,最是艰难!”
“子岳何至于此?”赵佑符见状,连忙拍胸保证道“有我在,定能护你周全!”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义公。”秦牧坚定地摇摇头“但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不懂会发生什么。你护得了我一时,终究护不了我一世。”
赵佑符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确实,战场危急。流矢飞石,刀枪无眼。就算他已经修炼出尘力,也无法一直护得秦牧周全。
就像今日那个士兵险些偷袭秦牧成功一般。
除非他境界已至人道,才可能在十五万大军和对方一名金乌期方士和人道境武者中保秦牧无碍。
“你决定了?”张洛眼神直直盯着秦牧的双眼,仿佛要洞穿他的内心“武道艰险,可不是开玩笑的。其中艰险不足以对外人道也,没有大恒心,大毅力者,修炼武道也难以成功!”
“关于性命的东西,我从不开玩笑!”秦牧对此毫不畏惧,目光直直迎上张洛。
张洛愣了一下,随即咧开嘴,重重的拍了拍秦牧的肩膀道:“好小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楚菡十分惊讶,她从小生长在越城,自然是知道张洛的,大家传人,性情豪爽,武艺高强。而他竟然愿意将武艺传授给这位貌不惊人的少年!
要知道,在神洲,大多数的武艺都是家传或者师传,一脉相承。一般人很难有机遇习得武道。
地球入侵
而这位少年竟然有如此胆气,当众拜张洛这位大家之后为师!休言简单,世上又有几人有如此面皮做得此事?
她渐渐开始对这位貌不惊人,名为‘秦虎’的少年感兴趣了。
“我先祖乃是名震神洲的武者,某不才,只得先祖之万一。”张洛叹了口气“我这些年结交四方豪杰,互相切磋,自觉也有所增益。可惜我已年到中年,仍无子嗣!”
随后他又欣慰地看着秦牧:“我并不吝啬我这一生所学,我也不想先祖一身所学无人继承。只可惜无人向我讨教。现在你能想学,我很欣慰!”
“多谢师父授艺!”秦牧端端正正地给张洛行了一礼。
“好!好!”张洛大笑着拍着秦牧的肩膀“走,咱们吃饭去!”
莫空和赵佑符含笑看着这一对新师徒,端起木碗,道:“走吧,总得庆贺庆贺!”
真是有些……不可思议!楚菡还是不敢相信在越城大名鼎鼎的张洛会把张家所学传给外人。
但是,这份执着,这份无私,还真是感人呢!楚菡美目异闪连连,似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