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afw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武皇仙尊笔趣-高手對決-ybpa0

武皇仙尊
小說推薦武皇仙尊
对于普通的武者而言,天境就代表着一种神话,一种无可超越的神话,他们甚至连做梦都想自己能踏入这一境界。
但是,很可惜,没有深厚的背景,没有接二连三的奇遇,他们也只能在梦中想想了。
幕凌瑄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她表面上的这么轻松,其实她和那个神秘的人物早在开始就交过手了,很可惜,她才刚刚踏入这一境界,并没有稳固,所以她输了。
而且幕凌瑄刚刚为了对付那群黑衣人也消耗了大量的真气,现在她身上残余的真气不足巅峰状态下的三分之二。
她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幕后者的险恶用心,但是她必须的出手,对于这种已经成为了阳谋的阴谋而言,她除了正面与之对抗,根本无一丝侥幸可言。
但是,她也有底牌,她的心中已经决定了,如果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好动用了……
幕凌瑄一面警惕着周围,一边默不做声的恢复着自己的实力,以现在的情况,能增加一点实力,就增加了一点保障。
“哈哈,柔然一族的圣女,在下恭候多时了。”
蓦地,一个豪爽的声音突然出远方传了出来,旋即,一个白色的小点疾速从山峰的南侧飞了过来,才一会儿,就停在了与幕凌瑄相隔不到一百米的高空中。
一个英俊的白衣少年顿时就出现在众人的眼球,面如冠玉,气质高雅,仪态非凡,一身白衣如雪,衣衫轻飘间,初看之下咋还以为是一个神仙般的人物。
这个少年与柔然圣女两人同时凌空浮在半空,竟似一对金童玉女般,好生令人羡艳。
他的身子下,赫然有一团紫色的真气,仿佛绸缎一样,聚集在他的脚下,托着他。
“紫气东来?”幕凌瑄的瞳孔霎时间紧缩,盯着那个白衣少年娇声斥喝道:“你是赵阀的人?我柔然一族和你们赵阀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却为何偷袭于我,这般下作的手段,岂不令天下人所唾弃?”
在真气的作用下,幕凌瑄的声音极大,传出数里开外
那白衣少年先是盯着幕凌瑄看了一眼,然后才淡淡地一笑,开口道:“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恢复真气吧?也罢,只要你将那个小子交给我,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小子?哪个小子?”幕凌瑄似是察觉到什么,面上却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诧异问道。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道:“你我都是明白人,又何必为了一个现在已经一文不值的二皇子而闹的大动干戈呢?李羿与我赵家有血海深仇,我赵氏一门,即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擒杀,如今他就藏在你的车里,莫非还要我亲自把他揪出来对质不成?”
“这小子居然是什么皇子,隐藏的好深!”幕凌瑄心中暗付:“这小子的身上背负着我族的气运,不管是真是假,也绝不可交出去。”
超級動漫後宮 sf炫
一瞬间,幕凌瑄心中就有了定计,幕凌瑄没有说话,不过她身上真气流转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了,那磅礴的真气,顿时让白衣少年脸色微微一变。
“我好言相劝,看来你是准备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白衣少年轻轻一笑,淡然地说道:“也罢,就让我看看闻名天下的柔然圣女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吧,是不是真的像传闻中那样厉害。”
“真龙降世!”白衣少年陡然大喝一声,顿时,紫光大盛,天地间仿佛都被紫色的真气给包裹了一般,仿佛形成了一个由紫气构成的世界。
白衣少年虚空一抓,立时,一个庞大的龙首就这样被他从气团中抓了出来,那龙头面孔狰狞无比,一股狂野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瞬间充斥了整个寰宇。
九州大地,唯我独尊!冲天的霸气,一览无余!
白衣少年恍如天神一般,那条栩栩如生的紫龙在他的身边盘旋着,铜铃大小的龙眼中,流露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真气实质化,这是天境高手特有的能力,先天高手仅仅才能勉强将真气外泄,形成一道护体罡气,而天境的高手,却能将真气凝结起来,杀伤敌人,由此可见,天境高手是何等的强悍,这也就是为什么幕凌瑄刚刚才现身,那些武者就纷纷落荒而逃,实力实在是相差地不可量计啊,在这等高手的眼中,数量已经不能起到作用了。
幕凌瑄脸色一变,然后却是不慌不忙地虚空轻轻一跺,顿时,无边的云气开始沸腾起来了,无数股寒气也疯狂的朝她身边聚集,一瞬间,幕凌瑄所处的地方就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像是一头面目狰狞地巨兽般,无限地吞噬着漫天的灵气。
“咔嚓”
一连串奇怪的声音从下方的冰雕中响了起来,顿时,随着一声声犹如玻璃破碎般的声音,所有的冰雕仿佛都忍受不了这真无比强烈的寒气般,轰然破碎开来,大大小小冰块溅落了一地。
“冰封千里”
陰陽少年
一个恍如天地深处传来的声音,回响在峡谷的下方。
方才幕凌瑄杀了几百个四品的武者就是用的这招,可见这招的威力。这招不但是一种极为强悍的攻击招式,同时它也是一种防御的手段,只不过是因为它无匹的杀伤力掩盖了它防御的光芒而已。
一抹轻笑突然浮现在少年的嘴角,少年伸出了他那只白玉无瑕的右手,轻轻的朝幕凌瑄一指:
“真龙降世,纵横披靡,给我破!”
少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在这一刻,原本儒雅含笑的他消失不见,陡然间变成了一个旷古的杀神,无边的杀气从他的眸子里骤然暴发,像潮水般汹涌的朝幕凌瑄涌去。
而那条长达十余丈的紫龙也开始缓缓的蠕动了起来,翘首冲天,怒吼一声,携带着开天辟地的威势,仿佛一柄利箭般地像天空的另一端俯冲而去。
而这时,幕凌瑄的堪堪运功完毕,一个精雕细琢的冰晶,在天空中突兀的出现,仿佛一块万年寒玉一般,还在往外冒着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寒气。
“轰!”
毫无意外的,紫龙与冰晶撞在了一起,在两者相撞的那一刹那,只听‘轰’的一声,一股如有实质的冲击波顿时往外扩散,下方的山峰陡然间都被削平了十米,变成了一块块平地。
“咔嚓!”
仿佛镜子破碎般的声音响起,天空中那块硕大的冰晶,从中心缓缓地碎裂开来,形成了一条条裂缝。不到一会儿功夫,那块坚硬的冰晶就在紫龙的冲击下,变成了一块块坚冰,纷纷从天空中掉了下去。
幕凌瑄娇躯一震,下方的云气都有散开的趋势,旋即她又稳定了身形,宛如一块磐石般,死死的钉在了原地。
紫龙余势不止,在破开了那层冰晶后,立刻就朝幕凌瑄冲了过去,那威猛无比的冲势,让下方幸存的柔然壮汉们都开始为她深深地担心了起来。
紫龙在破开了冰晶之后更是势如破竹,呼啸而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天地间的紫龙身上,在紫龙庞大无比的身躯下,对面的那个姗姗少女,显得是那样的单薄……
“幕凌瑄,想必我赵阀的《紫气真龙决》你也是听说过的吧,告诉你,我已经达到了真龙化形的境界了,和我作对,你是没有胜算的,快快将那个贼子交出来罢,我可以看在你柔然一族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
白衣少年淡淡地说道,语气里流露出强烈的自信。
青門十四俠 還珠樓主
方才幕凌瑄为了救护自己的族人,消耗了巨大的真气,而且白衣少年也看出来了,她根本后继乏力,虽然她才刚刚踏入天境武者的行列,但也绝不会连他的一招都接不住。
而他虽然也是刚刚踏入这个境界不久,但不像幕凌瑄,他根本没有参与任何大战,他体内的真气充沛无比,绵绵不绝,而幕凌瑄再打下去,也只是死路一条。
“长生天在上,一定要保护我们的圣女啊,圣女大人千万不能有一点事,她可是我们柔然一族的希望所在,伟大的昆仑神啊……”下方的莫莫已经在心中开始对她的主人向上天祷告了。
感情深厚是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幕凌瑄完蛋了,作为婢女的她们,不也得跟着遭殃吗?不是被杀,就是落到那群中原人的手上,以她貌美的小脸蛋,到那时候,恐怕连想死都难。
毕竟,她是听说过中原的那些个妓院什么的,里面那一套套对付女人的手段,顿时让她想到今后可能遭遇到的恐怖的后果。
“是吗?”幕凌瑄的俏脸上淡淡浮现了一抹笑意,云锦一般的青丝随意地披在肩上,面对着眼前狂野的巨龙,竟然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惧怕。
紫龙速度疾快,一眨眼便窜到幕凌瑄的身前,甚至可以从她的眸子里清晰的看到紫龙那一根根霸绝寰宇的龙须,在少年的控制下,紫龙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幕凌瑄就是一口咬下.
幕凌瑄身形连闪,飘然退后一步,立时就避开了那张狰狞的大口。紫龙一口咬空,似是发怒了一般,全身鳞片直立,舞动着他那条硕大的身子,对着幕凌瑄一圈又一圈地围绕了起来,像是一条巨蟒一般,要把它的猎物生生勒死。
幕凌瑄的秀眉轻轻一蹙,这神秘的白衣少年对真气的控制能力,还真是让她惊讶呀,远远非她所能比的。
就在这无比危机的关头,幕凌瑄却是不慌不忙,樱桃般的小嘴微张,顿时一连串晦涩的字符就从她的小嘴里冒了出来:
“嗡!嘛!呢!叭!咪!吽!”
她的声音非常低,而在众人的耳朵里,却是响起了炸雷一般的震吼,直炸的他们眼冒金星。
每一个字符从幕凌瑄的嘴里出来就变化成了一个金光闪烁的佛家大字,流溢出一种慈悲、浩瀚的气息,让人恨不得跪下来,把幕凌瑄当成佛祖膜拜。
“禅宗?你怎么会禅宗的手段?我忘了,你们柔然一族生活在草原上,本来就和禅宗关系紧密,看来,你的手段也不少啊!”这时,却是白衣少年震惊了起来,不过他却并不生气,这招只不过是他最简单的手段而已,他的真正的实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
而且这名柔然圣女如若仅仅只有那点手段,那么这场斗争也太过乏味了。
他渴望战斗,特别是与同等级敌人的战斗,只有这样,他才会激发自己的潜力,从而不断的突破。
“吼!”
九陽聖尊 找不著北
一个个佛家真言不断地击打在紫龙庞大的身躯上,一时间,紫龙开始剧烈的痉挛了起来,颤抖不已,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但它却已经失去了先前的神奇,在半空中,那条巨大的身影,不断的飞舞,从它那不断扭曲的面孔里,可以看出它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仙家萌喵嬌養成
这同时也是少年实力的一个侧面反应,如此逼真的真气化形,恐怕就连一些迈入天境多年的老头子都没有他的厉害。
“轰!”
终于,当最后一道真言打入巨龙身体之后,巨龙陡然哀号一声,从它身体里冒出一点金光,接着,金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最后更是直接撕裂了紫龙的身体。
巨龙的身体陡然间黯淡了下来,在金光的作用下,在半空中消散开来,化成了天地间最本源的天地灵气。
“哼!赵阀也不过如此而已,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也好让你们清醒的知道,这天下并不是你们赵阀一家的天下!
幕凌瑄突然踏前一步,一脸不屑地对白衣少年说道,朔风呼啸,带起她的面纱,同时也带走了她冷冰冰的话语。
“好!好!好!”白衣少年微笑着拍手,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旋即,白衣少年脸色一变,无尽的杀意从他的眸子里散发了出来,那抹无边的杀意,让天地也仿佛变了色一般,一抹灰色的云朵悄然拂过天际。
“就让我看看你手下的功夫有没有你嘴皮子那么利落吧!”声音还在远处,而白衣少年的身影却陡然间从原地消失了,一股无比强烈的劲风几乎是随着声音一同到达。
幕凌瑄立时就意识到不好,虽然她没有经历过战场的磨砺,不过并不代表她没有经历过这方面的训练,在柔然一族内,她也曾与无数个柔然一族的高手对战过。
所以几乎是在少年消失的那一刹那,她就警觉起来了,体内的真气疯狂的聚集在右手上,凝而不发,那一道道光芒四色的差点闪花了人们的眼球。
“右边,右上角。”
幕凌瑄头都没有抬,右手闪电般的伸出,一道道尖锐的白芒发出一股股冰天雪地的气息,普通人恐怕只要接触到这股气息就会全身冻的发僵,甚至还能透过他们的身体,直接将他们体内的筋脉都给冻结起来。
“砰!”
幕凌瑄的右手抓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在幕凌瑄强大无比的真气下,石头轰然碎裂,化作点点石粉,从半空中洒下。
“愚蠢!”
——陡然,幕凌瑄的背后却是突然传来了一个恍如九幽魔神一般的声音,那狂热的杀气,顿时让幕凌瑄的脸色大变。
在这电光火石之际,幕凌瑄想侧过身子,躲避这一招。
“砰!”
迟了,一切都迟了,一张蕴含了磅礴真气的手掌印猛的印在了她的背上,在强横无匹的冲击力下,幕凌瑄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仰天喷出一口血箭,猛地像前方的山峰上俯冲而去。
————————–求鲜花,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