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318優秀都市小說 紋覺 起點-第十章 死亡試煉鑒賞-xsf6k

紋覺
小說推薦紋覺
凌琰手中的木盒不断地颤抖着,之中的物件好像很兴奋一般,想要冲破盒子的束缚但是被束缚的紧紧的。
“当你进入后山的迷阵之中之后,再打开这个盒子,其中的东西会带你离开迷阵,至于你能得到什么,就看你的运气了。”凌穹对凌琰的叮嘱打消了凌琰现在就打开这个盒子的想法,向着弥漫着淡淡黑雾的山峰之上走去。
越往山峰之上,凌琰越觉得这凌家的后山不简单。每往上二十丈,凌琰便会觉得自己身边的天地玄力变得淡泊一份,而一种莫名的压力,也会缓缓地增加半分。前行四百丈之后,天地玄力已经稀薄到近乎于无,那种神秘的压力却是比山脚下增加了十倍。凌琰已经全身被汗水浸透,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凌琰现在也是明白了为什么后山会鲜有人迹。
吸血詭城:愛上撒旦的天使 誰懂我
僵屍哪有那麽冷 賣萌的影子
心分二用,凌琰同时运转天星紫灵和灵淬心诀,将自己的体能全部调动起来,深吸几口气,迈开步子向着身前淡淡的雾气走去。
后山虽然称之为山,但是只有五百丈左右的高度,只是四百丈之上,便被神秘的黑色雾气所笼罩,常人很难见到后山的真面目而已。
一步迈进笼罩后山不知道多少年的后山雾气之中,凌琰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强烈的不安之感,身子连忙向着一侧倒去。而就在凌琰倒下的一瞬间,三道万全由冰晶凝成的箭矢擦着凌琰的脸侧飞过,直接钉在了地面之上,入地足有三寸,粗大的箭尾不断地颤抖着。
凌琰摸了摸自己额头的汗水,心中暗道好险。但是来不及多想,凌琰身子立刻向着远处滚去,而几块和人头差不多大的石块落在了凌琰刚刚所在的地面之上,溅起无数的尘土。而在沉闷的闷响之中,凌琰明显的听到了一阵木材被重物砸碎的声音。
“糟糕。”凌琰心中大惊,立刻飞身而起,向着刚刚被自己遗忘在地面之上的木盒跑去。但是还没等凌琰跑到,一道淡金色的光彩从石块之下冲出,向着雾气的深处而去。凌琰想也不想,拔腿就向着金色的光彩追了出去。
金色光影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凌琰想要跟上这金色的光影,却是十分的困难。这迷阵雾气之中,不仅方向难以辨认,而且危机四伏,一不小心就会被木刺冰箭贯穿身体,周围的植物也是不时的骚扰凌琰,降低凌琰前进的速度。有好几次,凌琰都是差点被迷阵之中的机关杀死。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凌琰艰难的躲开了一波冰箭的攻击,看着快要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光影,心中不由得暗骂了一声,立刻向着远处的光影而去。而就在凌琰起身的那一霎那,一根锋利的藤鞭直接抽在了凌琰的后背之上,火辣辣的疼痛和巨大的力道让凌琰体内鲜血翻涌,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而数道劲风,再一次从背后袭来。
凌琰虽然没有玄力,但是修炼体技让他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身子在半空之中改变方向,左脚直接点在了 离自己最近的一条藤鞭之上,借力向前飞掠而去。
在周围的大树之上借力几次,凌琰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几次必杀的袭击,再一次追上了淡金色光影的速度。但是让凌琰不解的是,自己每一次追上这淡金色的光影,这小东西的速度就会加快几分,时刻和凌琰保持着三丈左右的距离,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一般。
“等我抓到你,我一定要揍你一顿。”凌琰恶狠狠的想道,但是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块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直接砸在了凌琰的鼻子之上。凌琰来不及躲闪,顿时鲜血奔涌。
一边仰着头快速的向前奔跑,凌琰一边暗道:“这小东西是生命体?而且能够感受到我的内心?”但是回答他的,是几块燃烧着火焰,好像是流星一般的石块。
凌琰不敢多想,连忙催动天星紫灵之中的轻身之法,躲开了燃烧的石块。迷阵看上去不大,但是凌琰在其中奔跑了近半个时辰,依旧是没有看到这迷阵的尽头在哪里。而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迷阵之中的机关也是越来越危险,一次甚至是将凌琰的左臂贯穿。好在凌琰身体强度够高,硬是扛住了这一。
羅雀屋的殺人舞臺劇 小韻和小雲
“这迷阵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头啊。”看着悬浮在自己身前一动不动的淡金色光影,凌琰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而就在凌琰大口的喘气的时候,淡金色的光影忽然向凌琰传来了一个念头:现在这里休整一会,再继续前进。
“哇!”脑海之中的声音渐渐地淡去,凌琰长大了嘴,说道:“你还真的是个生命体啊。”但是淡金色的光影却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好像一盏灯笼一般。
凌琰也不多想,立刻在原地盘坐,开始恢复自己消耗的体力。这里的天地灵力之稀薄已经不能简单地用稀薄来形容了,好在凌琰修炼的是体技,不用借助这里天地灵力就可以修炼恢复。但是就在凌琰运转灵淬心诀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强烈渴望感让凌琰的心中一惊,想要去寻找着渴望感的来源之时,这神秘的感觉却是失踪了。
但是凌琰的恢复只有短短的一刻钟,一刻钟之后,凌琰忽然睁开了眼睛。
重生1978
“出来!”凌琰厉喝一声, 一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飞快的向着自己身前刺了出去。但是一剑刺出,凌琰只觉得自己的力道全部打在了棉花上,而他手中的匕首,也是被一根光滑的东西缠住。
也不收回自己的匕首,凌琰左脚前踏,右脚直接铁鞭一般的甩出。
砰!凌琰一脚踢出,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踢在了一块腐朽的木头之上,根本做不了什么。而随着凌琰的一脚踢出,这个神秘的来客也是献出了原形,一棵成了精的毒箭木。虽然没有见过植物系的妖兽,但是凌琰觉得这头毒箭木妖兽,似乎缺少了点什么。但是缺少什么,凌琰自己也不清楚。
凌琰砖头看去,只见那淡金色的神秘生命却是悬浮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好像在看着自己和这毒箭木争斗一般。顿时,凌琰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被人圈养的猴子一般。就在凌琰胡思乱想之际,毒箭木带着剧毒的树枝向着凌琰猛地刺来。而随着毒箭木的举动,凌琰的匕首也是掉落了下来。
身子往后一仰,凌琰躲开了毒箭木的攻击,右手一个海底捞月,将落地的匕首抄在了手里,后退几步,看着自己身前的毒箭木。这棵毒箭木成妖显然时间不长,只会使用自己剧毒的树枝或刺或缠,也好闪躲。但是想要将这毒箭木摧毁,凌琰也是很难做到,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凌琰找不到这毒箭木的命门所在,无处下手。
“可恶!”凌琰暗骂一声,收起自己的匕首,身子飞快的围绕着毒箭木走动了起来,轻身功法催动道极致,凌琰就好像一根羽毛一般。虽然对自己的速度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凌琰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凌琰此次前来后山是来闭关禁足的,没有携带任何的丹药,如果被这剧毒的毒箭木刺中,凌琰绝对只能饮恨而死。
極品考古生
毒箭木攻击屡屡落空,几根被用来攻击的树枝开始毫无章法的胡乱挥舞,而越是毫无章法,凌琰就越是心惊胆寒。
異界悠閑修仙記
忽然,凌琰发现毒箭木的树冠微微转动了一下,两道几乎不会让人发现的绿色光芒射出,好像在寻找着凌琰的踪迹。凌琰心中一喜,知道这两道绿色光芒发出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这毒箭木的眼睛要害所在。毫不犹豫,凌琰匕首轻松的荡开身前的树枝,向着毒箭木的眼睛刺去。
毒箭木收回自己的枝桠,无数毒刺瞬间将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让凌琰无处下手,而一根裹满毒刺的枝桠,向着凌琰的胸口而去。
凌琰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看似毫无智商的毒箭木竟然会示敌以弱,引自己上当。当下心一横,凌琰匕首飞快的挥舞,一道道银色的寒光直接将这裹满尖刺的毒箭木树枝削的光秃秃的,而他手中的匕首,也是竖斩而下,直接将这一道藤条切了下来。
树枝被毁,毒箭木的本体一阵颤抖,黑绿色的毒液直接向着凌琰的眼睛喷了过去。凌琰身子在空中一翻滚,躲开了这一道毒液。但是毒箭木的全身的毒刺,就好像下雨一般向着凌琰当头笼罩而来。
凌琰心中大惊,连忙向着自己身后的大树之后转去。有了这棵大树的帮助,凌琰躲开了致命的箭雨。从大树的另一边转出来,匕首闪电般的送进了毒箭木的眼睛之中。手腕一翻,匕首在毒箭木的眼睛之中搅动,剧痛之下的毒箭木再一次发动了进攻。但是凌琰手掌一拍,匕首直接没入毒箭木的身体之中。
被契約捆綁的愛1:遇 鄭雲兒
毒箭木颤抖了几下,轰然倒地。凌琰双手扶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而一个苍老但是充满威严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迷阵。
“小子,本座的欢迎仪式不错吧?现在喘口气,开始真正的死亡试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