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5b9好文筆的小說 往生之守魂人 牧虞-第十三章 幽冥之境熱推-o9cpn

往生之守魂人
小說推薦往生之守魂人
麒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她的身体不是自己的,意识也不是自己的,唯一是自己的东西便是灵魂,可她的灵魂却不知道怎么被赶出了身体,迷迷糊糊的跑到了哪儿去也不知道,她现在昏昏沉沉不清不楚的,她面前的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最強急救員 青煙直上
这里是一片幽深寂静的林子,说它寂静真是一点都不错,这里真的是寂静,没有风声没有鸟啼也没有虫鸣,虽说是寂静却诡异的很,可这诡异却又有种熟悉的感觉,麒麟发现自己在这片林子里的时候,她的下半身是动不了的,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腿,冰冷的寒意不知不觉缠绕住了她的身体,她不觉得害怕,只是脑袋晕晕的,浑身都没有力气。
無與倫比的你 妾心如水
盛寵之前妻歸來
寂静无声的林子上空突然飞过来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它扑棱棱的落在了落在了麒麟头顶上方的树枝上,极其凄厉的叫了两声然后转着漆黑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麒麟看。乌鸦被人说成是不祥之物,麒麟被它这样盯着是头皮发麻心发慌,整个都有说不上来的古怪。
乌鸦几声一叫,麒麟发现自己能动了,她一向胆大,但在此时此刻她突然变得胆小了,她仿佛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子,周围的一声一响都能让她心生惊慌,在她想起来自己是麒麟之后,她觉得很是好奇,麒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可为什么她会有害怕的感觉呢?
“我是麒麟吗?我真的是麒麟吗?”麒麟扶着一旁的树干重重的缓了两口气,她刚松了口气,就觉得手里有什么东西慢慢蠕动着,她抬起头看去,她扶住的树干不知为何变成像蛇一样能够扭动的东西了,从树干里流出来的粘液黏在了手上,麒麟慌忙拿开了手,可手上的粘液怎么甩都甩不掉。
麒麟看着手上的粘液,浅棕色的粘液慢慢的变成了暗红色,又慢慢的变成了黑色,麒麟慌张抬起头,她眼前的那几棵树忽然全都变成了能任意扭动的怪物,几根灵活的藤蔓迅速向她袭了过来,她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扭头就往一个陌生的方向跑去。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所有的东西对于麒麟来说都是陌生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去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或者可以说,她只是知道拼命的逃跑而根本没有逃跑的方向,在她的意识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她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为什么现在会有要逃跑的念头呢?她到底还是不是她,或者说,她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麒麟跑了许久,累的双腿都酸疼麻木了,忽然恍惚之间看到了一口井,她以为自己跑出了林子,安全了,可等她靠着井口瘫软在地上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并没有跑出林子,而是恰巧跑到了林子中央,那些稀奇古怪的树在离井半里的围成了一个圈,灵活的藤蔓在半空中胡乱抽打着,却绝不靠近这口井,看起来它们像是畏惧这井,生怕靠近了就会粉身碎骨。
麒麟扶着井口慢慢站了起来,那些藤蔓不会靠近井,但她还是害怕它们会抽到自己身上,这种莫名而来的恐惧感深深的穿透了她的心脏,她快要被这种似乎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给折磨得疯掉了。
麒麟手下突然一滑,一股神秘的力量拽住了她探入井口里的手,直接将她整个人都拖了进去,她在坠入井中的那一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被直直的塞进了她的脑海里,她听到一个女孩子脆生生地说道:“你愿意娶我吗?”
没有人回答,那个声音却继续在脑海中出现:“我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得到,我喜欢的人也一定会是我的,你逃不了了!”
声音很模糊,她似乎是说到了谁的名字,可是却听不清楚,但越是听不清楚麒麟就越是好奇,这样强烈的好奇刺激得她的耳朵变得极度的敏锐,她终于听到了一个声音清楚的说道:“我麒麟要么不嫁,要嫁就嫁这世上唯一的男子!”
“啊!”麒麟睁开了眼,她仿佛做了一个最真实的噩梦,吓得她浑身都是汗,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眼前突然晃过一个陌生的画面,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是透明的,就像没有身体的忘川,麒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她身后的风景,那是一片昏暗,树木无影,花草无香,麒麟再仔细看去,发现那女孩是漂浮在一条河上的,准确的说,她所看到的透明影子都是漂浮在河面上的。
房客是小p?
前刻女子还在打着秋千,可是下一刻画面一转却已是洞房花烛夜,女子头盖红盖头,盖头下是一张落泪梨花,紧接着房门被打开,身披新郎服的新郎官一手搂着一位妖娆女子走进洞房来,新郎不去揭开女子的红盖头,反而是和那两个狐媚女子翻云覆雨,女子一整夜端坐在床边上,直到天亮那红盖头仍是没有从她的头上揭下来。
画面再是一转,女子被婆婆一脚踹倒在地上,她面色痛苦双目含泪,公婆对她又打又骂,喝的烂醉的丈夫回到家中却是理都不理睬她,伏在地上的女子突然用手捂住了肚子,鲜血从她的下身溢了出来,染红了她身上的白衣与她身周的地面。
女子流了产,一身白衣尽染血色,她变成了一个整天困在房中的废物,时光荏苒,一晃十年过去了,丈夫娶了四五房小妾,女子容颜未改可神情却是诡异的很,她换了一身紫衣坐在梳妆台前细细描眉,描完眉后从珠宝盒里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放入嘴里,眨眼的片刻,恨意弥漫在整个镜子里。
那一夜,女子屠尽满门,鲜血浸透了她身上的紫衣,紫衣变成了黑色,只在隐隐约约间透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紫色。女子唇染鲜血,眼含杀气,面露妖气,她从一个人慢慢的变成了妖。她恨这世间的男子,便专挑男子下手,吸了他们的精气,让他们都变成了动弹不得的废人。
“她可怜吗?”麒麟的不远处,一个坐在河边身穿白衣一头黑色长发的男子轻轻的开了口,可这声音再怎么轻柔,麒麟都听出了这其中暗含的怒意。
“她生来便是工具,父母的疼爱不曾给过她,姐姐的存在淹没了她的才华,小小年纪被迫嫁给了她姐姐遗弃的婚配,却是早被命运定好了结局。她可怜,很可怜,因为可怜而心生了恨意,因为恨而让自己由人化成了妖,却在成妖的那一刻踏入了万劫不复之地。”男子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白色的折扇,上面只写了三个字——守魂人。
“你是守魂人?”麒麟向前走了几步,她要找的守魂人竟然就在眼前,这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死亡谷
“这河难道就是往生河!”
深山少年闖都市 夜與人
“你说是,便是了。”守魂人站了起来,他身边的河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动着,麒麟刚想开口提醒他,只见那水里慢慢飘起了一团黑色的东西,那东西用很慢的速度舒展开来,麒麟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女人,她就是麒麟在林山县制服的那个妖女,只是现在她一身白衣,面容苍白,像是已经死了。
“没错,她是已经死了。她的魂魄是我收的,可她原本并不是这样,这要感谢你!”
“感谢我!为什么?我,我做了什么吗?”麒麟很是不解,就听守魂人继续说道:“她害了那么多人,虽然没有让任何一人失去性命,可罪孽深重,人神共愤,本该是立即受魂飞魄散之刑,就算是进了往生河也永世不得超生,只能留在河中被怨气折磨得痛苦万分,却是连死都死不得。”
“你可知道,你的血有重塑之功效,正是这滴血洗去了她体内的罪恶,剥离了她百年的妖性,让她重新获得凡人肉身与善良本性,能够进我往生河入六道轮回。”守魂人对着那魂魄一挥手,她便飞入麒麟眼前的幻境之中。麒麟看着眼前的画面,白衣女子无声无息的躺在了床上,她的头顶上有一团幽蓝色的光圈慢慢移动到了她的肚子上,那光圈没入了她的肚子里,可女子却早没了呼吸,到头来还是一尸两命。
“你是守魂人,你做的也许没错,可有些结局,你到底是改变不了!”麒麟心口突然很疼,她闷得慌,不知道是为了那女子而伤心还是为自己而难过,不对,她为什么要为自己而难过呢?她又不曾经历过这么痛苦的事情!
裸婚——80後的新結婚時代
“什么对,什么错,我并不知道,该如何的结局就是如何,为何一定要改变!”守魂人一挥手里的扇子,麒麟面前的景象全都散开了。
在末世中崛起 愛之理想
麒麟捂住了心口跪倒在了地上,她的心很疼,可到这时她明白了,守魂人只是守魂人,他没有感情,不知道世间是非,也不知道改变一个人的结局意义何在,既然这样,他又怎会答应帮她找合适的天魂,因为对他来说,她麒麟不过是两年后的又一个亡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