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dc1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半妖是怎樣練成的 txt-大結局番外篇看書-ksiyt

半妖是怎樣練成的
小說推薦半妖是怎樣練成的
日转星移,沧海桑田,时光一晃便是五百年。
这些年来三界安定,很少发生战乱,所有的一切都步入正轨。
那些死去的人,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轮回。
这天女王陛下刚参加完三界的首领聚餐,免不了又是一番隆重繁琐的迎接仪式。
一直到了晚上,才算是能松一口气。
白叶趴在寝宫里,重重叹了口气,只觉得头昏脑胀。
老实说,这一天下来,人不认识几个,假笑却快笑得脸部抽搐了。
“辛苦吗?”玫瑰端了杯热茶过来,轻轻问。
“看我的样子就知道了吧。”白叶趴在那里不想动。
玫瑰笑了声,“过几天还有新建山海经的项目啊,您现在就装死可不行。”
白叶又叹了声,爬起来,从玫瑰手里接过茶,轻轻吹了吹,“决定了,明天就废除一切安排。”
玫瑰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喂,正经点啊,不要想那种不可能的事情。这次聚餐怎么样?”
“唔。”于是白叶很正经地想了几分钟,“一个人脸没记住,不过倒是碰到了个特别的人,第三代除魔者领袖夏藤的后辈,不过也过去这么多年了,那孩子应该不知道我与他仙辈的那些渊源。”
玫瑰点头,“身为魔族都对那一代除魔者印象颇深啊,震惊三界的灭世之劫也是在那个时候,不过就除魔者而言,夏藤算是个不错的领袖。”
白叶没有接话,眼睛平视着前方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陛下?”
白叶回过神来,笑了声,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向下看去。
和多年前看到的一样,云海下面,摇曳着星星点点的灯火,有如银河星海。
她看着那些灯火,缓缓抿了口茶:“彦今天请假回去看孩子了?”
“嗯。”
“那小子自从娶妻后就越来越嚣张,连番擅离职守,现在还指望着当恶魔奶爸呢。”
玫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右护法现在的脾气倒是温和了不少。”
“是吗……”白叶转过头,忽然轻轻发问:“玫瑰,你还是没有忘记萧蓝么?”
对方安静了一会儿,苦笑了声,“如何忘记?情又如何自控?”
是啊,无法自控。
那一次灭世之劫,玫瑰原本在劫难逃,千钧一发之际是萧蓝将她从除魔者的枪下救出,因此丧命。
萧蓝,就是那个整天缠在玫瑰身后,口中念着小美人长小美人短的狐狸大叔。
那个爱耍宝的狐狸大叔,为了他的小美人,永远的失去了性命。
她这一守,就是五百年。
而白叶,她也等了一个人五百年。
她霸占了那个人的王位,霸占了他的一切,就是为了等他回来找她算帐。
可是那个人,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穿越三國之龍霸天下
白叶坐在窗台上,好似喟叹一般道:“今夜的星光格外璀璨啊。”
“是啊,今日是北斗七星重聚出现之时,五百年来的第一次呢。”
白叶闻言猛地怔住,茶杯失手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您没事吧?”玫瑰急急上前检查她手上的烫伤。
“我没事。”白叶推开她的手,皱眉道:“你刚刚说,今日便是北斗七星重聚之时?”
“是的……怎么了吗?”
白叶微笑,“我和她的约定,该履行了。”
话音刚落,她便施展出空间移动,消失在了原地。
“陛下!”
玫瑰忍不住叹息,她这一消失,不知道又要什么时候才回来。
魔界三年一次的山海经茶话会正在进行中,兔子精磕着瓜子问:“女王陛下今日又不在?”
“嗯,昨天夜里便欢欢喜喜地出门了,说是要去接一个人。”蝎子精笑眯眯地饮着红酒道。
“她去接谁啊?”
“那人来头可不小,地府判官,知道不?据说他当初为了一个女妖转世足足等待了一千年,最后又为保护那个女妖而死,再后来就没消息了……”
“啊?莫非女王陛下就是那只女妖?”
“嗯,是啊。”
“真痴情啊……”
“对了,你知道不知道,当初前一任魔君也是为了女王陛下才消失了。”
“为什么啊?”
“据说他替女王陛下接受了神之审判,灵魂被永远封印在了太虚幻境。”
“红颜祸水太可怕了……”
“嗯嗯嗯。”一众心有余悸的声音。
这个时候,白叶当然不会知道有人在背后聊她的八卦,她站在灯火通明的花街上,正在等一个人。
转眼五百年过去了,鬼域依旧繁华似锦,热闹非凡,再一次站在这里,白叶不禁有些唏嘘。
孽 愛
旁边一家酒馆内,有几个醉汉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
那冲天的酒气使白叶不由得蹙起眉,突然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经过,一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个醉汉,立刻引来一句破口大骂:“兔崽子没长眼睛啊!”
特種兵王妃 汐墨雲
那孩子没有吭声。
“你哑巴了是不是!”借着酒兴几人围了上去,将他推倒在地。
“瞪什么瞪?不给你点儿教训你还不知道大爷的名号!”
暗黑無敵 究極BOSS飛
“还瞪!还瞪!你活腻了!”
那些人高声大骂,围观的人也无动于衷,无一人上前帮忙。
白叶叹气,鬼域的德性还真是一点没变。
钻进人群,她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沉默的少年。
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一头银发宛若月下玄水,绝色的小脸沾染了泥土,脏兮兮的比叫花子还不如。
一只大脚踩在他的头上,他也不动。
那双如墨玉一般的黑眸,却是冷洌如冰。
果然是他,零。
五百年前,白夜为了保住白叶,将自己的内丹过渡给了她,殊不知妖王内丹与麒麟珠发生剧烈的冲突,禁锢在白叶体内的那一半红叶的灵魂被释放了出来。
红叶说,她会用她自己去还债。
还零一千年的等待。
她用元魂护住了零的七魄,他虽无法转世为人,但通过灵体寄生,可以在北斗七星再聚之时重生。
只是,没有了记忆罢了。
红叶最后的嘱咐,便是希望白叶能够照顾好他。
这一世,别再让他活得那般辛苦了。“住手!”白叶厉声制止,声音抑制不住有些颤抖。
被她那么一叫,围观的人都呆呆地看着她。
那少年抹了下嘴边艳丽的血色,却没有抬头看她。
“你谁啊!找死?”当中一个壮硕的醉鬼眼瞪得比铜铃还大。
白叶懒得跟他们废话,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缓缓抬手,那些醉鬼转瞬间都变成了一滩绿色的汁水。
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作鸟兽散。
白叶忍不住内心的翻涌的思绪,蹲下身与少年平视,伸出手来,轻轻道:“跟我回家好不好?”
少年看着眼前美艳绝俗的强大女人,神情里带了一丝戒备。
“呃,太直接了么?”白叶挠挠头,似乎有些苦恼,“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没有名字。”他的声音带着疏离寂寞的低温,沉寂得不像一个孩子。
“那我给你取一个好不好?”白叶打着商量。
少年淡漠地看着这个一会阴沉一会傻气的奇怪女人,不语。
“我就当你默认了。”这么些年,女王陛下的脸皮厚度倒是进化了不少,“你无名无姓也无过往,就叫你零如何?”
那时,红叶笑靥如花,“你无名无姓也无过往,我就叫你零如何?”
那时,他笑着答,“好。”眉眼里尽是宠溺。
于是白叶期待着望着他。
少年沉默片刻,终于开口,“……难听。”
……这时是什么剧本走向?这答案不对呀!
穿越獸人之將
白叶翻了个白眼,终于失去了所有耐性,“给老娘听清楚了,这五百年你是第一个敢让我这么哄你的人,今天你是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都得跟我走!”女王陛下霸王硬上弓输人不输阵。
“我们认识?”
“啊?”白叶一愣,点头,“是。”
“我是你的什么人。”似乎只是单纯的疑惑,依然没什么感情的语调。
“你是为了我可以不顾性命的人。”
她的双眼带笑,目光似水,明明是温柔的表情眼底却是深不见底的哀凄。
少年不由得怔住。
叹息一声,然后缓缓伸出手来,她微笑,“跟我走吧。”
今日是罕见的北斗七星重聚之时,鬼域老百姓都兴致勃勃地在街上游行赏星。
一大一小远离了繁华俗世,来到一处山顶。
那里,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十里桃花,百丈的粉,夜色下竟宛若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这里很漂亮吧。”白叶仰头倒在地上,头枕着双臂望着满目星空。
少年没有答话,也学她坐在了地上,侧头看她。
她的眼睛,在哭。
没有眼泪,可是他竟能感觉到,她眼底的悲伤就快要溢了出来,汇成一片汪洋。
仿佛早已习惯少年的沉默,白叶自顾自地道:“这里叫桃泽,我已经来过了上千次了。”
为什么?他似乎在用眼神问。
“因为,我在等一个人。”白叶轻笑,“说来也怪,曾经有个人为了一个女人等上一千年,当时我真的觉得傻透了,可是如今,我竟然也愿意心甘情愿地等。”
情若能自控,就不能称之为情了。
那晚,白叶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美好很美好的梦。
她梦见桃泽上的昙莲都开了,绿草萋萋,花开正盛。
分界溪上站着个人,墨发红衣,眉目如画。
修真高手現代遊 必之漫
她站在桥下,抬着头看桥上那人,只见着那人拈花一笑,桃花眼里尽是温柔。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