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8ie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在末世撿屬性-0828 北境的規矩推薦-co0g1

我在末世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撿屬性
另一处,姬仇一行人到达北境。
通过周瘸子的关系,省去了身份审查的环节。
姬仇第一次蹬上长城,入眼的景色说不上来的压抑。
长城南边,晴空万里太阳高挂。
长城北边,仿佛太阳光纤照射不进去。
入眼灰蒙蒙的,千米之外便看不到光纤线。
城墙就仿佛一道界限,阻隔出两片世界。
姬仇弯腰敲了敲地面的青石砖。
传承于上古,过去了万年。
青石斑驳,却保存完好。
“材料不简单啊。”
姬甄解释道:“传说长城修建于上古时期华夏第一位始皇帝。”
姬仇咋舌。
皇帝可不是末世的财团家主。
那是统一了无数个势力,一统中原以及北方四境的存在。
那种丰功伟绩不是一般人能够企及的。
姬甄继续道:“长城内蕴含阵法,的确将两片世界隔绝开。
不然北面的污染物质飘过来,我们人类早就完蛋了。”
姬仇突然间拔地而起迅速远盾。
總裁的豪門前妻
远远留下一句:“我去去就来。”
三十分钟后,姬仇满脸震惊飞回来。
“我去,长城真长。”
姬甄嘻嘻笑了:“哥哥,我当时用步行走了半年,没走到尽头呢。”
姬仇满脸黑线。
以前没发现妹妹这么蠢。
现在……哎,不说了。
妃本良善:皇上請下堂 橙子澄澄
“走吧,咱们认祖归宗。”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杀气弥漫。
“朱饭饭和小白狼别去了,我们家族内部的事,你们别参与其中。”
姬仇毋庸置疑,搞得朱饭饭和小白狼一头雾水。
一行五人,姬仇、姬甄、毒老、段老和光老直奔姬家所在的城市。
血色骨牌 細煙
姬仇本就是姬家的人,光明磊落。
无需畏畏缩缩,高调进入姬氏城市。
“哥,那里就是二长老的府邸。”
姬仇等人走了大半个城市,发现了一座最为气势恢宏的城市。
姬仇面色越发不善。
刚刚经过姬氏家族府邸,只是一座砖瓦房而已。
而二长老的府邸快赶上城堡了,外面巡逻部队一波接一波。
“走吧,先去老祖宗的所在地方。”
姬家老祖宗,也就是当日零号城大战时,剑气缭绕那朵黑云上的存在。
听闻姬仇的话,毒老等人都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哪怕他们在姬氏地位不低,有时候都敢和家主拍桌子。
可是面对姬家的老祖宗,还是有些害怕的。
姬仇却平静异常,仿佛见老朋友一般。
姬家老祖宗在姬氏城一处巷弄的茅屋里。
住在周围的人,都不知道这里面住着一位不可招惹的存在。
比起二长老,那可是低调了不知多少倍。
毕竟是老祖宗,姬仇还是保持相应的态度。
“晚辈姬仇,前来拜见老祖宗。”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哎!”茅屋内传来一声幽幽叹息。
“是来问罪的吧。”
豪門罪妻 夏染雪
姬仇的确由此意思,只是没想到被老祖宗先说出口了。
但是该讨回来的公道,一定要拿回来。
姬仇直起身板,应声道:“是。”
姬甄下意识拉了下姬仇的衣袖,示意哥哥别乱来。
毒老的老脸跟中毒了差不多,黑的跟锅底差不多。
段老眼眸瞪的滚圆,万万没想到姬仇当真什么都敢说。
光老更是使劲拔头上的毛发。
茅屋内安静了片刻,发出平淡声音。
“有种,比你爹当年还硬气。”
姬仇一头雾水。
父亲很少提及过往,姬仇还真不知道都发生了些什么。
茅屋里娓娓道来:“这个茅屋修建了八百年之久,失过一次火。”
姬仇顿时头大了。
肯定是自己那老爹趁老祖宗不在家,把人家房子给点了。
不过自己父亲犯的错,姬仇有义务承担。
何况,姬仇不认为父亲做错了什么。
挺直腰板回应道:“一定是老祖宗做错事了,父亲打不过您,所以才……”
“轰。”
姬仇感受到无尽威压。
双腿下意识就要弯曲。
其实跪自己家老祖宗没什么不可以。
但是被人强迫下跪,姬仇无法接受。
姬仇咬紧牙,双腿崩的笔直。
这一刻,宁可断腿,不可弯曲。
足足坚持了三分钟,姬仇双脚没入地面。
人还是跟一根木头桩子似的,直直站立在那里。
“哥哥,我陪你。”姬甄踏前一步,和姬仇肩并肩。
然而威压有选择性,直接把姬甄无视了。
又过了一分钟,姬仇嘴皮子颤抖。
已经到了极限,在坚持下去,很有可能断腿。
姬仇依旧笔直站着,丝毫没有服输的意思。
“你们都出去吧。”茅屋内发出声音,威压也在这一刻收起。
姬甄拉着姬仇就要离开。
姬仇依旧没动:“我还没逃回公道。”
茅屋内温怒:“姬仇留下,你们都出去吧。”
预感到大事不妙,姬仇可能和老祖掐起来。
姬甄和毒老三人畏惧老祖,但是都没离开,而是站在了姬仇的身边。
NBA之人型坦克 坦克01
“哼。”
茅屋内传出一声冷哼,四道气流奔腾而出。
姬甄和毒老等人没做出丝毫反应,便被气流卷走了。
姬仇看得出来,老祖宗没有惩罚他们的意思,故而没阻拦。
其实吧,姬仇想阻拦也没用。
差距太大,根本撼动不了人家。
“当年啊,你爹七八岁的时候,想来看我没成功,被族长惩罚了,又来找我理论。
我没塔里他,小兔崽子居然敢往我茅屋上撒尿。
被我惩罚了,屁股差点打烂。
后来不知道听谁说我不在,偷摸把我的茅屋点燃了。
你别和你爹学,因为你爹,我已经八百多年没见后辈了。
没多少年活头,想多看看姬家后辈。”
姬仇理解老祖宗的做法。
到了那个层次,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样子。
被晚辈看到了,自己的确颜面无光。
姬仇想了一下,还是别往老祖宗伤口上撒盐了。
不让见面就不见,别把自己吓到才好。
也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老祖宗很喜欢父亲,否则哪能让父亲在茅屋上面撒尿。
只是有些不明白,当即问出口。
“老祖宗,我父亲在北境被人追杀,您可知道。”
“我知道。”老祖宗坦然承认。
“而且我还知道是二长老派人出手。”
姬仇皱眉:“既然老祖宗知道,为什么不出手阻拦?”
老祖宗声音略显无奈:“当日我和人大战濒临垂死,没能力帮助你父亲。”
姬仇追问:“现在老祖宗为什么不惩罚二长老?”
老祖宗更加无奈了。
“北境的规矩,人族不可以随意对人族出手。
哪怕我是老祖宗,惩罚家族后辈,那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