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ch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平步青雲 夢入洪荒-第279章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m9jli

平步青雲
小說推薦平步青雲
一天一夜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
周德才已经疲惫不堪,双眼通红,原本他只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会议室的外面守护着,原本他以为,自己最多只需要在外面守护10多个小时,但是却没有想到,房间内的三人这一呆就是一天一夜,整整24小时的时间。
步步追愛之天價總裁絕色妻 南小柯
然而,房间内的讨论的声音却依然持续不断。
甚至有些时候三人还会彼此拍桌子来表示强烈的反对。
有些时候,房间内却又会安静无声,趴在房门处,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的翻阅材料的声音。
周德才不停的打着哈欠,吩咐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给他拿来了一张桌子,一个烟灰缸,他就坐在那里继续煎熬着。
太阳升起,又落下,再次升起。
又是8个小时过去了,周德才张着大嘴,不断的打着哈欠,烟灰缸里面的烟头,已经堆积如山了。而他已经往里面送了好几次的快餐盒饭了。
此时此刻,房间内,宽大的会议桌上,会议桌的一角,已经被快餐盒饭的快餐盒占据了。
橫行在球場上的大佬
而柳浩天和王巨才、宋无敌三人,围拢在一副地图旁,不断的讨论着。
王巨才提出一个意见,被柳浩天直接否定了。
柳浩天提出一个意见,又被王巨才和宋无敌否定了。
三兄弟彼此不断的一个又一个的否定的其他人所提出来的思路,同时又追求着一个能够让三人全都能够接受的思路。
他们三人进来的时候,下巴上光溜溜的,而此时此刻,全都胡子拉碴的。桌子上的烟灰缸里面的烟头早就堆满了。
柳浩天直接把会议室内一个巨大的花盆给腾了出来,当做烟灰缸,此时里面的烟头也已经铺满了一层。
房间内烟雾缭绕,周德才之前准备的18升一桶的矿泉水已经被喝完了一桶,桌子上散落着10多个茶叶袋,为了提神,半斤的茶叶已经喝完了。好在柳浩天准备得十分充足,旁边还有两盒。
太阳再次落下,又再次升起,已经52个小时过去了。
这已经是三人进入会议室内的第3天了,三人讨论的时候,彼此的声音都已经沙哑,眼睛通红,但是却依然谁都不服气,依然在不断的否定着对方。
而此时此刻,会议室内的白板上,一条又一条的精要内容却在不断的增加着,这些就是他们这两天两夜以来的劳动成果。
没有人明白这一条又一条的内容到底意味着什么,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些看起来只有几百个字的内容,会给整个北一省带来多么巨大的震撼。
此时此刻,这些文字依然只是一堆文字,没有显露出任何的生命力。
但是三个人,却依然围绕着这些文字,一遍又一遍的讨论着,桌子上准备的那些材料已经被他们快要翻烂了。
外面,周德才已经扛不住了,他直接喊过来两个最为信任的手下,直接吩咐道:“你们替我守一会儿,我就趴在这桌子上睡觉。
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入这间会议室,连敲门都不行。”
两人连忙表示明白。
周德才直接背靠着会议室的房门坐下,头刚刚趴在桌子上,鼾声便响了起来,如雷鸣一般。
一紙婚約:白少的專屬影後 水吉君
他太累了。
整整52个小时没有睡觉了,他老了,熬不住了。
而房间里面,那三个年轻人依然在讨论着。
睡觉前的那一刻,周德才对柳浩天有的只有满心的钦佩。
虽然不清楚柳浩天他们到底在讨论着什么,但是周德才却清楚一点,柳浩天他们在为龙虎县的未来而讨论。
上午11:00,周德才正在熟睡中,他的手机响了,就在他的耳边响起,但是周德才却鼾声如雷。
他太困了。手机的声音根本就听不到了。
旁边的工作人员小李接过手机一看,是常委副县长齐凯波打过来的,小李连忙接通:“齐县长您好。”
齐凯波眉头一皱:“周主任在哪里?为什么柳浩天的电话打不通?”
小李连忙说道:“周主任在会议室门口这里,柳县长在会议室里。”
齐凯波直接挂断电话,走出办公室,来到会议室外面,看到周德才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觉,气得脸色铁青,走过去直接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周德才,你这个县府办主任是怎么当的,为什么大白天的趴在这里睡觉?你还想不想干了!”然而,周德才没有理他,依然在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小李连忙说道:“齐县长,周主任已经三天两夜没有睡觉了,他太困了,估计短时间内醒不了。”
齐凯波吓了一跳,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睡觉?”
小李说道:“柳县长正在会议室内工作,他要求周主任必须24小时全天候守护在外面,没有柳县长亲自通知,任何人不得入内。更不得打扰。”
齐凯波脸色铁青,直接对小李说道:“你把周德才给我弄醒。”
小李只能使劲的摇晃着周德才,过了好半晌,周德才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齐凯波,周德才揉揉惺忪的睡眼说道:“齐县长,你好啊。”
齐凯波直接说道:“周主任,你立刻通知柳县长,让他赶快出来,县里有一份重要的文件需要他签字,市里很多领导都在那里等着呢,就等着他签字了!”
周德才摇摇头:“齐县长,对不起,柳县长之前已经吩咐过了,没有他的通知,不管是谁来了,都不能打扰他。”
齐凯波狠狠一拍桌子:“胡闹!简直是胡闹!
長姐難為 長白山的雪
这份文件关系到我们龙虎县未来的发展大局,柳浩天必须出来签字。”
周德才态度坚决:“对不起,齐县长,没有柳县长的指示,谁也不能打扰他。”
齐凯波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周德才,你这个县府办主任还想不想干了?”
周德才苦笑着说道:“是柳县长吩咐我这样做的,在柳县长没有改变他的主意之前,我会贯彻落实到底。”
齐凯波用手点指了一下周德才,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齐凯波直接进了县委书记孟庆虎的办公室,把刚才的遭遇跟孟庆虎说了一遍,孟庆虎闻言脸色顿时也阴沉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道:“柳浩天到底在搞什么?带着三个不是我们龙虎县的干部,在那里讨论我们龙虎县的事情,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现在108国道项目市里特事特办,资金都给我们审批下来了,现在就等着柳浩天签字,好进行招标公示了,但是柳浩天竟然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事情,呆在会议室内三天两夜不出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呀,我倒是要亲自去看一看,这柳浩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走,咱们所有的县委常委一起去围观去!”
随后,孟庆虎让县委办主任立刻通知其他的县委常委,一起来到了周德才所守护的会议室外面。
周德才看到孟庆虎和几名县委常委全都到了,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双腿都有些打哆嗦了,孟庆虎冷冷的看向周德才说道:“周德才,让开。”
周德才摇了摇头:“孟书记,对不起,我不能让。”
孟庆虎的脸色当时就黑了下来,冷冷的盯着周德才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柳浩天年轻,不懂得规矩,难道你这个老县府办主任不懂吗?
你知不知道现在108国道的建设关系到我们龙虎县未来的经济发展,柳浩天早一天签字,招标公示早一天进行,那么这个项目就能早一天展开,我们龙虎县的GDP数据就会增长很多,你知不知道你阻止了什么?难道柳浩天的指示,还比不上我们这么多县委常委亲临现场所带来的强大的民心民意吗?
难道你要以一己之力,帮助柳浩天对抗所有县委常委的集体意志吗?”
这句话说的有些重了,周德才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一意孤行的按照柳浩天的指示去做的话,那么恐怕自己这个县副班主任真的当不长了,尤其是今天,如果自己不让开的话,就相当于得罪了县委书记孟庆虎以及所有的县委常委,那么今后自己在龙虎县将没有任何前途可言?
怎么办?
周德才内心陷入了激烈的挣扎之中。
犹豫半晌之后,会议室内,激烈的讨论声再次响起王巨才直接跟柳浩天拍了桌子,为自己所提出的思路据理力争柳浩天同样声嘶力竭的反驳着,他的声音早已经嘶哑了。
听到柳浩天那嘶哑的激烈的声音,周德才这一刻突然醒悟了。
藥妃霸道:帶著寶寶走天涯
柳浩天身为县长,并没有做任何的坏事,他招来了三个外县的处级领导,在为了龙虎县的未来发展而进行着如此激烈的讨论,他们三个年轻人已经三天两夜没有睡觉了,他们图的什么呀?图的不就是龙虎县未来的发展吗?
至于说孟庆虎与108国道,周德才还是清楚的,108国道的重修说白了就是为了那些煤老板修的,是为了让他们的煤矿资源能够顺畅的运输出去。但问题是,这些煤老板赚了多少钱呀,这些路就是他们的运煤车压坏的,但是他们却一分钱都不想出。
现在虽然是财政和省交通厅把这笔钱出了,但也因为如此,柳浩天所提出的高速公路项目也彻底没戏了。
然而,柳浩天这位年轻的县长,此时此刻却依然带着外线的两个处级干部,在为了龙虎县的两条高速公路项目而激烈的讨论着。
他不就是为了龙虎县的老百姓吗?同样都是交通建设项目,哪个是为了老百姓,哪个有私心,哪个没有私心,周德才还是分辨的非常清楚的。
这一刻,以前表现的十分软弱的县府办主任周德才,这一刻挺直了腰杆,他目光中闪烁着坚定的神色,看向孟庆虎说道:“孟书记,对不起,柳县长有言在先,不管是谁来找他,没有他的提前通知,绝对不让进入这间会议室内,连敲门都不行。”
孟庆虎气得脸色铁青,眼神不善的盯着周德才说道:“难道连我这个堂堂的县委书记也不行吗?”
周德才点了点头:“不行。
邪皇獨寵:逆天二小姐
柳县长之前已经说过了,就算是市委书记严智雄来了,没有他得提前通知,也不让进入这间会议室内。这是柳县长的原话。”
孟庆虎闻听此言,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他真的被柳浩天最后这句原话给震撼住了。
竟然连市委书记来了都见不到他柳浩天,他柳浩天以为他是谁呀?竟然敢这么说话!他到底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