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oa8優秀都市言情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討論-第128章 唯一的證人分享-7tjc8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骆东风并不是每天都会写日记,起初的时候频率比较高,后来会间隔七八天,有时候一两个月,一两年的也有。
諸天通行 囧囧無聲
最新的一篇日记,是大约两年前的。
2018年4月6日,天气晴。
近日来,身体不适,去医院做了检查,我竟是癌症,想必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对不起若芸,更对不起蕊蕊,我无颜面对她们。
……
篇幅冗长,骆东风在日记中,写尽了种种悔恨,但最醒目的还是最后一句——不知我的小儿子,如今身在何处,在我去世之前,能否见他一面?
淪為千年僵屍的小妾 木輕煙
看到这句话,支临冥“啪”的一声,合上了本子。
徐助理看的心惊肉跳,这日记本有些年头了,哪里经受得住这,要是弄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忙说:“爷,这么多篇日记,而且很多自己都不清晰了,看起来费眼睛,不如我来看吧。”
支临冥不说话,徐助理轻轻的翻着纸张,书房里的气氛安静到了极点。
没过多久,他就有了新的发现。
“爷,你看这一篇,是您母亲出事后的第一篇日记。”徐助理说着,把日记本挪到了支临冥面前,“这里写道‘今日有一个狗仔联系我,我在照片中看到了蕊蕊死前的样子,王若芸那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把她推下了楼!可我不能揭发她,因为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森择’。
何以懷念,何必留戀 珂澤
“这狗仔在日记中出现过多次,先后勒索了几千万的钱财,我想,他应该是唯一的证人。”
支临冥颔首,“只要能找到那个狗仔,王若芸就办法洗脱罪名。”
“可是,我们从何入手呢?关于这个狗仔的信息,太少了。”
他冷冷一笑:“这是警察应该做的,你在22号,将这本日记邮寄给警方。”
22号邮寄出去,23号他和蓝阳阳出发去云南旅行,等回来的时候,一切将尘埃落定。
他也打算在旅行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蓝阳阳。
“好,我知道了。”徐助理小心翼翼的把日记本收好。

阳台上的圆形茶几上,水晶玻璃的烟灰缸里,已经装满了烟头。
夏月萱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夹了一支烟,目光正看着窗外。
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衣,露出雪白的肩膀和纤细的胳膊,偶有微风吹过,撩起她的长发。
阿铭推门走进来,就看她在失神。
絕色冷王妃 亂雲低幕
“又在想什么?”走过去,从身后轻轻将她抱起来,坐在了椅子上,夏月萱则靠在他怀里。
灭掉手里的烟,她苦涩的笑了一下,“我是有点后怕,前几天己卯集团出现了那么大的风浪,骆家差点就倒台了。若是骆家倒台,我的豪门梦也就破碎了。”
那几天她真的吓死了,以为己卯集团真的要完蛋了,没想到王若芸比她想象中的有本事,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公司起死回生。
阿铭轻笑:“王若芸完蛋,那是迟早的事情。”
小屍妹 王大錘子
夏月萱面露不解,没来得及问出来,又听见他说:“嫁给骆森择,架空他的财产是不可能的了,你还是另寻出路吧。”
“为什么?”夏月萱站了起来,质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阿铭,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
“听我的没错,那个大明星郎祁辰也不错,一年的片酬也够你花了。”阿铭抬手,轻轻握住她的指尖。
“郎祁辰算什么?不过是资本挣钱的工具罢了,我嫁给谁,也不会嫁给一个明星。”夏月萱抽回手,放在身后,满脸怒气。
愛上壞小子:校草你別拽
阿铭抿了抿唇,露出笑意:“夏月萱,你倒是胃口挺大的。不过,除了骆森择,也没有谁会愿意被你操控。倒是那个大明星,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如今他是最好的归宿了。”
火影同人傳
“我觉得骆家不会那么快倒台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一定要想办法嫁过去。”
夏月萱的目标很坚定,那就是嫁给骆森择,只有这个傻子会任由她操控。
看她如此,阿铭只好说:“你别想多了,骆家、王若芸、己卯集团,一定会倒台的,我会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你什么意思?”夏月萱瞪圆了眼睛,“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帮我的吗?你说过,你帮我嫁入骆家,我帮你报复她!”
“你知道我要报复的对象是谁吗?”阿铭的嘴角裂开一抹邪佞的笑容。
此时,夏月萱心底一片寒意,她从未问过阿铭,他的仇人是谁。
“不是。”他轻轻摇头,“我要报复的人是骆东风!是王若芸!是整个骆家!”
孕婚:兇猛狼少吻上癮 灼年
“为什么?”夏月萱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们害死了我爸!”阿铭低吼出声,眼中充满了仇恨,“他们明知道我爸喝了酒,还逼着他酒驾送货,他死在了送货的路上!”
網遊之重現神話
那是很多年前了,阿铭还很小的时候,他父亲是骆家的司机,平日里会帮忙接送客户,或者送货,总之有需要的地方,都是任劳任怨。
骆东风对他父亲也很不错,把他当做亲兄弟一般,但那天他们在饭局上都喝了酒。骆东风作为老板,喝的更多,已经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那天也真是巧的很,公司的一个客户,说赶工期,缺一批材料,让他们送过去。
这是公司的大客户,不能不送的。但骆东风肯定是没法开车的,打电话给王若芸,她却在电话里跟骆东风吵了一架,说什么都不肯,最后没办法,只能让稍微清醒的阿铭父亲去。
结果也可想而知,路上出了车祸,阿铭父亲当场去世。
后来阿铭渐渐长大,也在骆家谋了一份职位,却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压抑的仇恨。
夏月萱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原来这才是阿铭的真正目的吗?原来自己一直在被利用吗?
“你根本不想帮我嫁入豪门,是不是?”她抬起头,颤抖着声音问。
阿铭看着她,低声叹了口气,十分难受的样子:“萱萱,别把我想的那么坏。我想过要帮你,嫁给骆森择,我们一起架空她。但是,目前来看,嫁给他是得不偿失。不仅仅是因为己卯集团不如从前了,我还发现,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