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5m0精华言情小說 雪羽君主-第九十一章 我有一個師尊展示-be0bi

雪羽君主
小說推薦雪羽君主
此刻,所有人都应该明白之前剑无天的铺叙,讲述了血衣加身的万秋白和祥云布衣,甚至这整个交易会,目的都是为了林羽的《化龙剑诀》。
不能说剑无天城府极深,敢问在场之中有谁不会对这卷《化龙剑诀》心动呢?
林羽喝完杯中的茶水,抬头直视身侧的剑无天,说道:“《化龙剑诀》?恐怕诸位还不清楚这剑诀名。”
是不清楚,除了林羽没有人敢说知道,《化龙剑诀》只是他们凭空给出的一个称呼而已。
剑无天并不着急,因为这梅园之中自然会有人替他继续问下去。
人心都是贪婪的,谁敢说不心动?
果不其然,人群之中从沉默之中活跃了起来。
“林公子,敢问这剑诀名?”
声音很洪亮,因为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没必要藏着掖着。
林羽目光落在了说话的那人身上,那人只觉得凶狼的血眸盯上自己,不禁一阵战栗。
“《轮回九式》。”
我的契約女神 著書立說
“《轮回九式》。”剑无天轻声念道。
当然名字只是个代号,没有人会在意这卷剑诀叫做《化龙剑诀》,还是《轮回九式》,甚至叫做《狗屎九式》能也让所有人趋之若鹜。
重要的还是剑诀的威力。只要威力足够大,只要能斩敌杀人,叫什么都是可以的。
“这剑诀共有九式,每一式都有毁天灭地之能。只是我实力低微无法将其中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否则区区一个铜花姥姥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说着林羽的目光瞥了瞥金鹰和铜鹫猪肝般的脸色。
“想必林兄的师尊定是世外高人,能拥有《轮回九式》这般剑诀。或许家父也曾和令师尊有过一面之缘。”剑无天笑着说道。
“这是在摸底。”林羽心想。
剑无天也很担心,从日月剑宗传来的情报来看,这个林羽没有丝毫以往的痕迹,就像是凭空出现在了东胜灵洲。
我的大明新帝國 搖搖-欲墜
一张白纸上,只有姓名和画像,再无其他。
剑无天有理由相信其他势力对于林羽的情报也只可能是这么寥寥数语。
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句话不假,一个人的可怕体现在情报之上。
神仙一流
而其中最为可怕的便是一份只有些许墨迹的情报。
醫路官途
情报越多,越详细,反而能给人一些信心。不能招惹的就远远地避过去,能招惹的就狠狠地欺负,实力在伯仲之间的就好好部署,充分准备,打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像林羽这般情报都只流于表面的人,却让剑无天要多想一分。
东胜灵洲虽然贫瘠,但也只是相对于云端之上的九霄云天而已。其中能人隐士,世外高人还是有不少。万一惹出了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即便是日月剑宗这样传承千年的宗门也不得不大出血。
超級臨時工
逆天伐道
所以剑无天很谨慎,即便心中万分渴望立刻冲上去把林羽干掉,抢来《轮回九式》,此刻也要抑制住这份渴望。
邪欲無
“我师尊他老人家正在云游四海,前些年的时候他去了极北雪域的冰潭里,说是要找一块冰块。好像叫什么寒晶,具体是什么我也记不太清,反正听起来挺重要的。”
“寒晶?”
“极北雪域的冰谭里能有什么东西?”
北涵青谣此时开口说道:“冰火寒晶。冰谭里的至宝,就像南宫公子手中从万丈火山中取出的火炎石一般”
“对对对,就是冰火寒晶。”林羽有些兴奋地说道。
剑无天也第一次听说冰火寒晶,不由得有几分好奇。
“青谣公主,这冰火寒晶到底是什么东西?”
傲武蒼穹 四世輪回
奪舍寧采臣 睡覺會變帥
相比于其他人的疑惑,北涵青谣更多的是震惊。作为北涵雪国的公主,对于北涵雪国内的一些特有宝物自然了解得十分清楚,甚至像是冰火寒晶这样低调至极的宝物。
北涵青谣按压下心头的震惊,解释道:“各位都应该知道物极必反这个道理,这冰火寒晶也是如此。极北雪域的冰谭处于整个东胜灵洲的最北方,也是整个东胜灵洲最为寒冷的地方。然而因为那里极低的温度造就。”
“说简单点,冰谭深处有一个温度极低的火焰,被唤作冰火。冰火寒晶便是在冰火的灼烧下形成的。冰火寒晶表面的温度温暖如玉,甚至不散发出一丝寒气,但是内部的温度却是能够冻彻灵魂。纯度极高的冰火寒晶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冰之精华,对于冰系或者水系功法的修士有极大用处。”
“北涵皇族中曾有一位先代皇主修炼时不小心弄碎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冰火寒晶,其中的冰之精华瞬间向整个寒冰皇宫蔓延开去,幸好当时的太上长老即使发现用大法力封住了那片区域,但是那片区域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一片冰雕,其威力可见一斑。”
剑无天问道:“既然冰火寒晶有如此大的作用和威力,怎么在各家典籍之中都没有出现,甚至在外界没有一丝传闻。”
北涵青谣又开始解释道:“冰火寒晶并不像火炎石那般容易形成,虽然它们之间形成的过程大致相同。况且在冰谭之下千米,大问虚境的强者也不敢进入。千百年来,我北涵皇族也只收集到了三块极小的冰火寒晶而已。每年皇族都会有人去冰谭附近查看是否有冰火寒晶出现在冰谭边缘,然而近千年一无所获。”
林羽也从未想到自己随便扯虎皮做大衣,凭空杜撰出来的寒晶还真有,而且还这么难以取得。
而剑无天此刻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林羽带着完全跑出了交换秘技的主题。旋即说道:“林兄,考虑的如何了?”
“你是说换秘技的事,是吗?”林羽回答道。他觉得剑无天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谁都清楚自己的《轮回九式》比那本什么破烂《皓月剑诀》的价值高出太多太多。这能换吗?肯定不能啊。
男色盡享,妖嬈女候 東木禾
“不换。”林羽很强势地说道。
“我有一个能在冰谭取冰火寒晶的师尊,我还怕什么?小心我让我师尊平了你日月剑宗!”林羽心底呼喊着,虽然他也清楚自己这个师尊是不存在的。
剑无天抖了抖眉毛,他没想到此刻的林羽拒绝得如此坚决。
他不死心,说道:“林兄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对于林兄的剑诀我可是仰慕已久,只求一观。”
“你觉得你的《皓月剑诀》和我的《轮回九式》相比如何?”
剑无天自然不可能说《皓月剑诀》不如《轮回九式》,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两者各有各的优点,《皓月剑诀》胜在灵巧,《轮回九式》胜在威势。可以说是两者平分秋色。”
林羽嗤笑一声。
“不换。”
林羽强硬的态度让剑无天很是懊恼。自己已经给足了面子,这家伙还是死活不松口,给脸不要脸。
“林兄,大家都是为了九霄化龙战,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剑无天逼视着林羽,而林羽也是丝毫不让。
“怎么被瞪一下能少块肉?我有一个牛逼师尊,我怕谁?!”林羽如是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