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haq优美玄幻小說 白鷺遙之龍跡笔趣-第八十五章 斷腸推薦-l6g0j

白鷺遙之龍跡
小說推薦白鷺遙之龍跡
随着群龙呼啸而过,白鹭遥和寒雪躲过了阎龙的血盆巨口,却遭到巨龙碾压式的撞击,巨龙排山倒海之力让两人再无力强撑,瞬间失去了平衡,双双朝着万丈冰渊坠落而下。
两人在坠落的一刻,望向了彼此,拼尽了最后一丝气力,终于艰难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手握之处,是两人几近僵硬的肢体,仅剩的一丝暖意似在提示彼此都还未断气。
就这样,便要死在一起了吗?
白鹭遥眼角热泪夺眶而出,旋即化作了冰霜。在体内最后一丝气力即将消散之前,白鹭遥紧握寒雪的手,借力一拉,向寒雪的身体靠了过去。
阎龙巨影已至。
寒雪手中不知何时举起了青痕剑,青痕剑上的微弱青痕与白鹭遥右手的削风刃淡淡白光彼此辉映,旋即转淡。
最后一刻,寒雪和白鹭遥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下一妙,深渊之中,为冰火两系阎龙所淹没,白鹭遥和寒雪便要被巨龙扯碎吞噬。
远远而视,冰火龙渊的神秘之色更添了几分。
说时迟,那时快。龙渊之下,飞轩剑以前所未有之速现身,并在刻不容发之际将白鹭遥和寒雪两人从龙口之下接走。白鹭雄和白鹭凌两人纵横出击,凌空出世,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白鹭遥和寒雪两人。
白鹭雄和白鹭凌将寒雪和白鹭遥护在了中间,并马上将融合境界的太清之力拍给了两人,两人方得以驱逐身体中冰火两重天的撕裂之感,并回归了脑海清明。而此时四人已被漫天阎龙围困得水泄不通。
漫天龙影盘旋,没有方向,没有出路,有的只是冰火熔炉和参天龙啸。
面对眼前景象,白鹭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却见白鹭雄深厚的实力已然显露了出来,只见他双手拉伸浮云以做巨型索带,在身前巨龙龙爪横扑之际欺身而上,将“索带”反手套在了巨龙龙爪之上,忽得连退七步,手缚巨龙,使出了全身气力,化作一股惊涛,将巨龙顺着来时隧洞方向斜甩了出去。被甩飞的阎龙带着一股伟力撞飞了挡在前面的数条巨龙,白鹭雄的面前马上出现了一道空口子。
畫千骨
在其他巨龙应势而散,未来得及飞扑而来填补空子的一刻。白鹭雄已将白鹭衍的如意袋一手交给了白鹭凌,并命令白鹭凌带着两人凭借飞轩剑朝空口子方向先行突围,自己垫后。
不死狂神
白鹭凌断不是怯弱无知之辈,深知此乃从冰火龙渊逃出升天的最后机会,二话不说,飞轩剑当前开路,带着白鹭遥和寒雪两人惊险突围,穿越于阎龙爪牙之间,一路之上,但见无数龙牙龙爪被飞轩剑斩断击飞。
史上第一惡魔 淩雨夜
待飞轩剑再度回到白鹭凌手中的时候,三人终于拼死闯入到了冰火龙渊绝壁之上唯一的一口隧洞之中。无数的阎龙追击而来,疯狂涌入隧洞。白鹭凌顺着来时旧路引导两人一路狂奔,无暇他顾。
白鹭雄于三人之后拖住巨龙主力,压力何其之大,此刻白袍鼓起,尽染龙血,当他见到白鹭凌顺利带着白鹭遥等两人安然逃出冰火龙渊巨阵的时候,忽的大喝一声,击飞一头巨龙,便要趁此时机从龙堆里逃出升天。
恰在这最后关头,丑龙和四只紫须小阎龙悄然现身,横于隧洞之前,硬生生地将白鹭雄给截了下来。
深宮離凰曲 白鷺未雙
白鹭凌进入隧洞后,带着白鹭遥和寒雪急速撤退,开始了争分夺秒的逃亡之旅。隧洞虽大,硬塞入无数巨龙,便是拥挤不堪,乃至水泄不通。三人窜行于巨龙爪牙之间,上演着生死时速。白鹭凌知道这样下去,三人必死无疑,于是每过一个咽喉要塞,便以飞轩剑凌厉之势,击落隧洞万千巨石,不停地阻断后头巨龙的追击。
但巨龙是何其了得,未等白鹭凌喘过气来,便陆续从乱石中窜出,继续追击不舍,在三人的前头,亦不断窜出形形**的各类巨龙。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此时,白鹭遥和寒雪因遭受重创,筋疲力尽,就连在空中飞行都是摇摇欲坠,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白鹭凌只能一身两用,一边近身保护着两人,一边掌握刚猛迅捷的飞轩剑,忽而朝前开路,忽而激射而回,紧急断后。三人便这样一路跌跌撞撞,磕磕碰碰,艰难地抵达了隧洞的尽头——内窟入口开阔的九洞连横处。
然而三人未及步入“九洞连横”处,却听得隧洞尽头,龙啸之声更盛于洞内。原本开阔的九洞连横,此刻已经被巨龙群挤得水泄不通。
诸般巨龙更像是撤退一般从阎龙外窟如洪水一般汹涌而来,此番见到了白鹭凌等三人,似是怨怒之极,径直碾压了过来。
三人很快便被围困在洞中深凹的一个小角落里,再度深陷危机。白鹭遥和寒雪已无气力飞行,跌落于地,白鹭凌拼尽全力,格挡厮杀,环护在两人周围,以致最后身体力竭,为巨龙所击飞,他“哇”地一声,止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白鹭凌被击飞后,飞轩剑马上失去了控制,从空中掉落,顺势倒插入地,颤抖不已,恰似三人此时的处境。
萬劍邪尊 淡月小天
在绝望的一刻,三人猛地听到了一阵阵震天巨响,从阎龙外窟传了进来,然后便看到无数剑光宝气呼啸而来。
三人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人族的救兵及时地杀进阎龙窟来了。
中元战团既已杀到,见到白鹭凌等三人后,更是精神振奋。为首的一人,便是北极不易,只见无锋剑一往无前,如入无人之境,转眼便杀出一条血路,来到白鹭遥和寒雪身旁。一旁的天河珹于白鹭凌身旁徒然现身,太清真气化作利刃狂刀,如电芒一般呼啸而过,所到之处,阎龙断首断爪无数,哀嚎不已。
中元军团一举救下了三人,在抵住阎龙追击的情况下,开始组织撤出阎龙窟,仅留下多个赤丹及神法境真人继续深入内窟,寻找白鹭雄。
据闻,中元高手冒着极大风险深入了阎龙内窟,穿过了冰火龙渊,抵达龙王殿,却未能找到白鹭雄踪影,最后搜索无果,迫于诸般阎龙压力,只能果断退出阎龙窟。至此,白鹭雄宣告失踪。
白鹭遥最终随着白鹭凌回到了白鹭岛,寒雪也回到了寒江源。
白鹭凌及白鹭遥回到白鹭岛的时候,丛林大会已经闭幕。本次丛林大会换届选举,盘龙城主龙应麟爆冷获选丛林委员会主席,兼任丛林大学新一届校长。原本呼声极高的北极门门主北极秉桓意外落选,让多数人大感意外。至此,以盘龙城为首的九大显族开始主导丛林委员会。
白鹭遥后来才得知,丛林大会针对阎龙异变、寒雪被掳一事展开了激烈讨论。吊诡的是,原本配合少阴宫,极力反对进行营救的盘龙城,在最后表决时刻却突然临阵倒戈,徒然改变了原有立场,转为全力支持深入阎龙窟营救寒雪等人。这让原本与之坚定地站在同一战线的少阴宫感到异常尴尬和羞辱,并就此与盘龙城撕破了脸面。好在经过协调统一意见,最后总算促成了中元军团深入阎龙窟的营救方案,并紧急通过飞音传信,阎龙窟的守卫战团方能够进击阎龙窟展开搜救。
岛主白鹭天在丛林大会结束前便提前赶回了白鹭岛,他换下了过往的儒装,着素服,在白鹭焱和白鹭棠的陪同在,于琉璃殿迎接白鹭凌及白鹭遥两人的归来。
在琉璃殿上,白鹭凌将白鹭雄交予的绣有两只白鹭的如意袋交到了白鹭天手里,白鹭天含泪收下,心中懊悔不已。事已至此,白鹭天最看重的两个湘字辈接班人白鹭衍和白鹭雄,皆失踪于阎龙窟,只怕凶多吉少,九死一生。关于接班人事宜,白鹭岛只能从长计议。
当天傍晚,白鹭天即着人将已确认为白鹭衍遗物的那只如意袋交还给了白鹭遥的母亲绪氏。绪氏看到那只绣着两只白鹭的如意袋,抱住白鹭逍和身受重伤、万幸归来的白鹭遥痛哭了一场。白鹭逍看着母亲痛哭,不明所以,也跟着高声哭了起来。白鹭遥看着哥哥和母亲哭成了泪人,从母亲的反应中已然明白了所以,心下无限伤悲,竟也抑制不住热泪阑珊。
此时夕阳已尽,余晖朦胧,寒江之上,朔风如刀,怎不断人肝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