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ab9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新編凌波仙女傳 愛下-仙子重傷相伴-tv236

新編凌波仙女傳
小說推薦新編凌波仙女傳
凌波仙子心道:“好险!”
霎时间只听得咣当一声,一人已闪进门来。但见这人身段比一般女子高挑,丰满圆润,高贵优雅,着一身华服,七分气质,三分威严。
但见她进门便问:“你是谁?”
凌波仙子被她吓了一跳,缓了缓笑道:“啊……这句话好像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们为什么抓我?”
这时但见一个家丁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夫人果然英明,早知道她有问题。”
情妃得已
凌波仙子一听见他声音,随即用手一指道:“好啊,就是你绑的我,看样子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藥香之悍妻當家 農家妞妞
那家丁看了看身旁的那位夫人,见她没什么反应,也就不说话。
凌波仙子笑道:“噢~看来罪魁祸首就是你了,说吧,抓我来到底想干嘛?”
直播未來兩千年
那夫人却是不理,只是看着她,眼神让人捉摸不透。
凌波仙子见她不说话,哼了一声,从腰间将长笛抽出,右臂微弯,一个仙人指路直向她眉心点去,但见那女子脚不借力,竟平行向后滑开数丈,到了院子当中,凌波仙子跟着过去一个横扫,削她腰部,又被她轻易闪到身后,立马又补了一个浪子回头,两人你打我闪行云流水般“斗”了起来,只是任凭凌波仙子多快,那女子竟比她更快,如此半个时辰下来,居然都不曾挨她半点。
俠道 造化齋主
其实凌波仙子对功法招式一窍不通,也只会简单的跳跃腾飞,但因其乃吸收日月精华所成,自带神通,且速度奇快,故一般妖魔奈何她不得。但若要她像小飞燕那样幻化成一缕金光,她却不会。
两人又“斗”了一会儿,凌波仙子自知必然追不上她,干脆停了下来,怡然笑道:“噢,我明白了,原来你只会躲,打人是没有一点本事的。”
那女子仍是不理她。凌波仙子正心想该如何才能激她一下,却听那家丁打扮的人轻视道:“以你这点道行,夫人是不屑跟你出手的。”
“噢……这么说你也很厉害了。”只见凌波仙子话没讲完,突然向那家丁袭去,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竟被凌波仙子一脚踹到了墙根地下,一口鲜血喷了一地。
“哈哈,看你还敢不敢抓我。”
谁只那女子竟连看都不看一眼。凌波仙子心道:“如此冷血?真是奇哉怪也,不妨再试她一试”,于是暗暗略聚功力,将手中长笛直向那家丁心口插去,谁知还没到得跟前呢,手里一松,握在手中笛子居然不见了,霎时间回头一看,笛子已然到了那女子手里,心下一慌,竟半路停了下来。
只听那女子惘若无事的说道:“像这种玩意,恐怕不适合姑娘用吧。”说着将那笛子一捏,竟将它整个化成了粉末。
凌波仙子心中恨恨,毕竟是有人送他的。但转念又想,孙空悟都和那小妖精那样了,是他送的又怎样,粉末就粉末了。
“噢……看来你本事不小嘛,那干嘛只知道闪躲。”
腹黑侯爺,三更請回家!
那女子冷冷的道:“不为什么,就是想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为我增加多少功力。”
“牛皮吹的挺大嘛,不知你有什么本事降……”谁知凌波仙子话没说完,乍见一只手掌竟已经袭到胸前,急忙后闪,紧跟着一阵剧痛,居然有人从背后重重给了她一掌,只打得她飞出几丈撞折了一棵大树摔在地上,喷了一地的鲜血。
凌波仙子忍着痛回头一看,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院子里竟然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月光下只见她们又瞬时合二为一,变成了一人。
话说那女子戏耍凌波仙子半天,自信一掌便可将她收拾,谁知刚沾她身,并无异常,重掌一下,竟感觉对方体内一股奇异的力量反弹回来震得自己手臂生疼,最让她感觉到害怕的是,这种法力竟然是她自己熟悉的,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待见凌波仙子伤的不成样子,又感觉不可思议,心里惊疑不定。
过一会儿又想,倘若她和那人真有什么关系,自己这般伤了她,会不会因此引火烧身,弄不好还会灰飞烟灭,想到这里不禁眼露寒光,杀心顿起。
凌波仙子忍着剧痛,强自支撑站了起来,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口,迷迷糊糊的见那女子呆立片刻,突然又向自己袭来,一咬牙用尽了全身气力拼命一挡,刹时只感觉剧痛钻心,玉骨尽碎,躯体直往后飞,竟从墙上穿了个窟窿,又了七八丈才重重摔了下来。
凌波仙子叹了口气,心想看来今日也许要命丧于此了,也不知那孙空悟现在如何了。但闻得一股香气飘过,仿佛人在自己背后一按,疼痛感竟越来越轻,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不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且说那日小飞燕被那鱼怪打跑?,招招手示意孙空悟一起离开,谁知两人没走多久,忽听得一人道:“小魅,这里的事情也办完了,不如明日早些回去吧。”那小魅道:“干嘛那么着急啊,再玩两天吧,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里这么多花花花草,蝴蝶,蜻蜓什么的,我还没玩够呢。”
两个人的声音都极为稚嫩,像是三五岁的童子一样。小飞燕和孙空悟好奇的循声看去,果见是两个小孩,个头差不多,也就有个三尺左右。但让人有意思的是,两人居然扮作黑白无常玩,让人忍不住偷偷的乐。
吞天武帝
只见一人一身黑衣黑鞋,戴个黑色高帽子,帽子上写着:“正在捉你”,手里拿着个黑色的链子,不知是什么做的。
另一人一身白衣白鞋,戴个白色高帽子,帽子上写:“你可来了”,左手抓着个蝴蝶正在玩耍,右手拿着一个白色的小哭丧棒。
只听那小黑人又道:“那再玩两天就赶紧回去了,不然小魍小魉该担心了。”
小白人一脸不情愿的道:“好吧好吧。”
愛妃,你要負責 狐姝
孙空悟心想这俩儿小孩真他娘会玩,比我还要独到。
小飞燕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小黑白齐声道:“谁!”
小飞燕一个起落来到他俩跟前:“你们两个挺好玩啊,这衣服谁给你们做的啊。”说着不禁又抿嘴一笑。
那小白见跟前突然多了个人,哼了一声道:“要你管啊”,自管去玩他的蝴蝶,竟是不理。
那小黑说了句:“姐姐,我们的衣服是……”,说了一半居然停了,小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一步。
孙空悟也跑出来大声道:“两个小娃娃赶紧回家,这里有很多妖怪,专吃小孩子。”
小白不屑道:“谁敢吃我们两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農門嬌妻:夫君,榻上撩! 清畫
孙空悟心里奇道:“咦,这牛皮吹的比我厉害多了。”
谁知那小黑看见孙空悟眉头皱的更紧,居然拉着小白到一边嘀咕起来。
小飞燕心道:“两个娃娃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