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dp6精品言情小說 《我爲帝師》-第九章 爲君一人笑看書-1r49p

我爲帝師
小說推薦我爲帝師
随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张行拜了师,不知为什么,张行总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但马上他就不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了,因为李明道随即赐下一部功法,凭借他出身的学识,立刻判断出这部功法的等级绝对是地级以上,就算是他偌大的张家,最高也不过地级下品,那还是只有被选为家主的继承人才能修炼的。
功法分天地玄黄,一级又分下品、中品、上品三级。
“小行子,你在刀道一途上颇有天赋,你以后就修炼这部刀道功法吧。”
“可….”
李明道抿了口秦青瑶刚刚沏的热茶,打断道:“我知道,你从小就修炼那部枪道功法,但你应该发现了吧,你如今的枪道水准已经无法有丝毫的精进了吧。”
闻言张行心中不由一惊,他被誉为张家百年难得一遇的枪道奇材,从小到大便被各种光环所包围,甚至父亲已经准备好将下一任家主继承人之位传与他,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的枪道到了一个瓶颈,而且死死的无法再长进半步,只是这件事连他父亲都不知道,眼前的青年人竟然看出来了?
张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随身虽然带着武器,可是那都放在储物戒指中,李明道如何一眼就看出自己枪道无法再突破的问题呢?
重生之神才風流
而且他说自己在刀道上有天赋,让自己转修刀道,那岂不是要从头开始修炼,放弃枪道,专修刀道,这……
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接受,张行已经可以想象到,父亲绝对不会同意这件事!
“老….师”犹豫了片刻,张行吞吞吐吐道:“我们家历代都修这枪法之道,学生转修刀道恐怕需要先征得家父的许可…..”
其实他这次出来一方面是为了躲避父亲,另一方面也是想借着在外游历的时间,寻求是否有那一丝的机会突破自己的瓶颈。
“哈哈哈,小行子,表面的面子和登临至尊的你选择哪个?”李明道一脸的玩味。
“至尊?”
这次不只是张行,就连旁边的几人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至尊?那时凡人不敢想象的一个词,多少人穷奇一生都无法到阳炎之境,更何况是在那之上的至尊。
“老师这波B装的有点过吧…..”就连一向对李明道充满信心的吴风心里暗暗的不相信。
要知道整个大唐帝国,也只有当今圣皇陛下一人登上了阳炎,初次之外再也没有听说有人突破阳炎,就算是皇家的老祖,也是无数年的困在御剑巅峰动弹不得。
当今陛下宅心仁厚,天赋异禀如此才踏破那层桎梏,李明道说登临至尊确实让人无法相信。
李明道环视了一圈,叹了口气。
“所以我说你们啊,有些机会是需要抓的,你们不认识我,听到我说这句话就以为我是神经病在胡说八道,这倒无妨。”
“可如今你们都还不认识我吗?想想你们得到的功法,你们觉得那是凡品吗?区区至尊,何足挂齿。”
“倒是老三。”
听到李明道点自己,秦青瑶乖巧的低下头,道:“老师。”
“这些个大男人倒都不如你一个小女子,在场之人只有你一人相信为师的话,为师说的对吧。”
秦青瑶芳首微点,“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自老师将学生领出风月楼那一刻开始,学生的一切都属于老师。”
“咳咳咳!”
李明道咳嗽道:“这句话怎么听着怪怪的,前面那句就够了,后面这句删掉,你们笑什么!!”
吴风等人一个个憋着笑,露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现在都敢取笑老师了是吧,一个个讨打。”
“啪啪啪啪啪!”
随即是一阵密集的巴掌声。
“老师……我今天才刚入门也打啊。”张行摸了摸脑袋上的包,吃痛道。
“刚入门怎么了,咱们这不讲究那么多。”
“二师弟,你怎么不说话。”吴风怼了怼向白的肩膀,道:“你不是一向说要守礼的嘛!赶紧给老师说说。”
論雷文成神的可行性 泥蛋黃
向白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大师兄,老师讲的就是礼。”
吴风:“……”
“我刚刚说道哪了?你们这些臭小子!我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悲伤氛围都被你们打乱了!”
史上第一強控
“吴风你闭嘴!我已经感觉道一股杠精的气息正在飙涨。”
向白旁的吴风动了动嘴,但奈何在李明道的淫威之下,还是没敢说话。
刚刚还一阵悲伤的氛围,倒是在刚刚这一段之后松散了下来。
“咳咳咳,虽然你们打断了我,但我话还是要说,你们刚刚没抓住机会,那就过去了,老三便是你们之中第一个入至尊之人,到时候我看你们一个个的哭去吧。”
限時逼婚:男神的獨家溺愛
“老鬼,你在闻什么?”
看着旁边的老鬼在努力的闻什么,李明道疑惑道:“噢,没什么,我就是感觉这空气中有一种醋味,不知道老师和诸位同门闻道了没?”
“醋?”吴风起先显示一愣,随之顺着老鬼的目光看向了李明道,霎时便明白了。
“确实是,这醋的味道还挺大呢,哈哈。”
李明道看了眼吴风,吸了口气,“哪里的醋味,我就闻到一阵臭脚丫子味,你们哪个老小子没洗脚,下次再不洗脚来我这,赏巴掌三十。”
“额……”
大白天的谁闲的没事洗脚啊…..这是在位某些男同胞的心声,这里就不暴露他了,哈哈哈。
“小行子,你这些师兄们如此不要脸,倒也可以让你相处的轻松一些,既然你不舍得放弃枪道,为师也不催逼你,你先练上半个月的刀,到时候我们看结果,若是刀不胜枪,你继续修炼枪道,绝不阻止。”
“学生领命。”
闻言,张行自知也无法反驳什么,既是拜入其门下,就当谨遵师命,这是唐人自小便被教导的观念,只是大部分唐人都行的很好因而在这大唐帝国学府盛行,老师的地位很高。
但总有一些人会背叛师道,比如老鬼的那个弟子便是如此。
“好啦,老五就去修炼吧,老大老四,你们俩去云来城一趟,采购些材料让老四做些储物戒指,这点东西还难不倒他。”
南歡北愛
“那可不,区区几个储物戒指简单的很。”旁边的老鬼一脸自信道。
“老师,你咋不去!”
吴风一脸的不情愿说道。
“有了你们这些弟子,躺着享受不香嘛?这难道不是我身为老师应该进的责任嘛?”
“上次吴叔没抓到我们,你是让我去找死吗?”吴风一脸的生无可恋,“去也行,你再给我几张千里传送符保命。”
“去去去!你这是打土豪呢?!你老师不是地主老财,哪来那么多的东西给你祸祸!而且都过去这么久了,吴叔的气肯定都消得差不多了,再加上你是他的亲侄子,他还能宰了你?”
吴风看着眼前的李明道,突然两眼抹泪道:“呜呜呜,老师你变了!你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老师了!”
“卧槽!”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
“太强了吧!”这就是张行此刻的心声,对自己这位初次见面的大师兄心中的敬佩之情又多了一分。
狐光恰好
“尼玛,简直就是天生的演员,说哭就哭,这需要多大的功力。”
老鬼心里抽搐着,“活了这么多年,见了这么多人,从没见过一个演的超过你的!大师兄牛*!”
向白的心里,“下次要在学府的礼规上加一条:不得随意对老师哭鼻子!”
晚春
秦青瑶:“老师才没变呢!是大师兄在骗人!”
此刻若是让吴风知道秦青瑶的话,怕是会直接吐着白沫晕倒过去,这尼玛简直是包庇!我要投诉!!!
李明道的嘴角也抽了抽,“MD,真的是小看你了,我都没发现我家大弟子还是个戏精!”
“老二老四。”
“弟子在。”向白和老鬼低头道。
“把这个货带走,要符没有,要什么都没有!”
“老三整个曲!让为师平静一下。”
“弟子遵命。”
言罢,老鬼拖着吴风就走了,只是那一双眼中充满了哀怨,宛若一个怨妇一般。
张行也躬身离去自行修炼。
旁边的秦青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萧管,吹奏了起来。
李明道跟着曲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还是有弟子好啊,有人沏茶,有人奏曲,唉可惜就是没人再陪着下个棋,这倒是略有些无趣。”
李明道躺在竹椅上,默默的合计着是不是应该找一个棋道高手做弟子,如此自己的生活便更加有趣一些。
旁边的秦青瑶看着躺在竹椅上闭着双眼的李明道,不由得一笑,那一刻周围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佳人未曾笑一人,如今为君一人笑。
倾城倾国,盛世容颜,秦青瑶的面罩自从李明道将她带回来那一刻便摘下来了。
悠扬的箫声中,秦青瑶好像看到了许久前的自己,那时一堆少女聚在一起闲聊趣事,不知是谁打趣自己何时才会拿掉面罩,自己当时不知怎么回答,便笑了笑没说话,现在知道了。
“当遇见老师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