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2k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亭-第三十一章 京城煙瘴,亂局終讀書-1yup8

劍亭
小說推薦劍亭
宝座上的皇帝不适合再座那个位置,那么谁来座?这是一个很严肃、也很严重的问题。
沉默良久,雍亲王抬头看看两位皇弟,悻悻然开口道:“按照秦氏皇族祖训,长幼有序,我想既然皇兄不适合再管理这个国家,那么皇兄之下便是本王最长,既然如此,理应由我接替皇兄,如果本王也不适合,自然由两位皇弟接任。”
这是一句非常不负责任的话,皇权代表着责任,也代表一个国家权利的制高点,并不是一桩看钱财多少的买卖,你买不起我来买。
按照雍亲王的说法,如果我不合适,再由底下的皇弟接任,按照逻辑来说,这是正确的,嫡长子不适合,次长子接任,依次而下。
但是按照现实而言,这样非常不负责任,皇权不是玩物,也不是家族选择继承人。家族这样做可能带来最糟糕的情况是家族覆灭,而皇族这样做的最危险的情况是烽烟四起、黎民百姓流离失所,最终灭国。
临郑两位亲王相视、会心一笑,心里暗叹:又失去了一位竞争者。
雍亲王能够当着两位亲王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真的很蠢,如果真的需要挑选皇位的继承人,那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雍亲王,一个满嘴胡诌的亲王是不可能接任帝位的,况且有前车之鉴。
鉴于此,临郑亲王大笑道:“皇兄此言有理,我二人定唯皇兄马首是瞻,今夜已晚,我们兄弟三人再论,日后皇兄大权在握,可是要多多提携小弟二人啊。”
雍亲王满意的看着两位皇弟,既然目的已达到,那么就不在久留二人,寒暄一阵,送走二人,独自回到侧妃处,搂着侧妃安然入睡,这是一个适合做美梦的夜晚。
……
京城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上至国朝的制高点,下至黎民百姓、贩夫走卒、市井流氓等等。
正是因为这些不同身份、不同行业的人,组成了一副庞大、色彩斑斓的画卷。
黎明、清晨,京城的寂静安然褪去,深秋的阳光暖和的铺陈在京城的每一寸土地。
桐柿坊中,宁陵睁开眼,表示他已经醒了。
其实他很早就已经醒了,只是不愿醒来。
就在昨晚,他终于踏出了梦寐以求的那一步,月宫宫门凝实完毕,深夜浓烈的月辉如风、如水般透过自己的每一寸肌肤,直达心房,月宫宫门开启,不再像往日般死寂,月辉飘然而入,宫内熠熠生辉,生机勃勃。
浓烈的月辉将月宫铺陈上厚厚一层银辉,如堆砌在桑田郡厚厚的积雪,如东、如春。
其实做到这一步,已经完成纳体这一阶段,感悟天地中的月辉早在簪花山时就已做到,正如当日他自己所说的,真的是天才,只是时日至今,因为宫门的原因,整整花了三四个月,宁陵再也不会认为自己还是天才。
星幻王 凡塵牧心
傲血兵王 段玄
手里的剑是吕明月临别时所赠,下一个阶段应该是明意,所谓明意,就是明白剑意。
人有生命,剑有意,即剑意。
无论修行者使用各种兵器,总要与手中的兵器意识交融,只有剑中有我,方能发挥最大的威能,相反只有徒具其型,不明其意而已,无论是对战还是修行上都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提剑,挥剑,剑花朵朵,将簪花剑教习一遍,宁陵觉得很满意,第一次站在修行者的角度练剑,感觉不错。
柿子树上的柿子所剩不多,喜鹊很好吃,基本都是它吃的,喜鹊不在的时候,乌鸦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乌鸦吃了两口柿子,见宁陵练完剑,叫了两声,踢腾两下脚上的信筒,对宁陵给它脚上绑上这东西很是不满。
取下信筒,宁陵看了一下几张一指宽的小纸条,盈盈一笑后又将信筒塞进乌鸦嘴里,让它赶紧送出去。
……
白虎街上,宁陵在这里有一间铺子。
邪魅總裁的偷心戀人
铺子是卖胭脂的,掌柜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女,玉娘。
一开始宁陵打算将铺子交给玉娘打理时,玉娘很惶恐,直言生怕打理不好。
宁陵对钱财没什么概念,至于铺子赚不赚钱,他不关心,白虎街上贵人们府上的一举一动才是他关心的首要重点。
了解宁陵不以赚钱为目的后,玉娘欣然的答应了。
國師大人之夫人不好惹 巖山石
如同过的一个月一样,玉娘今早早早的就开了铺子门,自从接管这个铺子做上胭脂生意后,玉娘开始对胭脂上了迷,每天都会给自己涂上厚厚的一层胭脂,看起来不伦不类。
铺子门刚打开,第一个顾客低着头冲进了胭脂店,就像早就在这里守候了一夜似的。
玉娘没有看她,背着进来的顾客正在整理胭脂,道:“需要什么样的胭脂自己先看看,有需要找我!”
顾客没有说话,匆忙的脚步声也没了,玉娘以为是哪家贵人府上丫鬟急匆匆跑来给主子买胭脂水粉,停下手里的活儿,转过头去就吓了一跳,是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他还认识,就是他哥哥,小名大头。
大头正瞅着玉娘看,脸上阴险的笑意一直持续道玉娘转过身。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给我出去。”
玉娘对那个家没有半点好感,更不要说对眼前的哥哥,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家,便不再是一家人,没有义务再对那个家负责。
鄉村怪談 亦假亦真
大头见妹妹刚见面就撵自己,谄媚的笑道:“妹妹这是何故?当初哥哥的所做所为确实对不起你,可哥哥也不想啊,恰逢家里遭了灾,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全家都会饿死。”
大头对妹妹开口撵自己心里虽不满意,但是嘴里却在打感情牌,一个无可奈何就想挽回曾经的过错,毕竟玉娘是哪个家的女儿,自己的妹妹,人都是有感情的。
然而他却看错了局势,也不了解自己的妹妹,更不了解妹妹当初在紫翠楼如梦魇一般的经历。
“少给我废话,我没你这样的哥哥,也没家,既然你来了,那我们今天把话说清楚,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瓜葛,无论你想做什么,与我无关。”
大头阴着脸,对妹妹这番毫无情义的话很不满意,要不是赌场里输干了银子,他才不会跑这里来受白眼,当即开口道:“妹妹这番话说的好生没道理,你生在那个家,便是家里的人,即便是死了,也是家里的鬼,拿你卖些银钱帮家里度过难关怎么了?莫不是你以为如今傍上了那个野男人就可以抛弃家里?”
话很直白,也很伤人,玉娘不愿意回忆紫翠楼的那些日子,很不愿意回忆当初寻似的一幕,若不是少爷,或许如今自己已尸骨无存了吧!
“你……你……”玉娘气的牙齿嗑嗑作响,指着大头半天说不出话来,眼泪不自觉的顺着脸颊就进嘴里。
“这么说你今天是来要钱的?”正在玉娘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
狼性誘惑 風雲小妖
大头转过身看着来人,穿着很朴素,不像是有钱人,心想:难道这就是妹妹找的野男人?
无论是不是有钱人,既然出头了,钱要定了,于是说道:“是又怎样?”
玉娘见少爷来了,赶紧擦干眼泪,脸上脂粉被泪水打花,看起来很狼狈。
宁陵说道:“需要多少?说个数,别像个娘们儿在这里唧唧歪歪让人见了心烦。”
無限成長器 無法理解生活
大头见宁陵允诺,也不生气,伸出一只手,眼巴巴瞧着宁陵。
见此,玉娘打急,道:“少爷,不能给!”
大头转过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玉娘,又嬉笑着看着宁陵。
宁陵倒是没觉得没什么不能给,金水河好些天没尸体了,今晚注定是个好天气,好个天黑好杀人。
拿了钱,铺子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少爷……”五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玉娘从来没觉得这银子该少爷掏,当然,她自己也没准备掏。
宁陵挥挥手道:“随他去吧,只是你怎么看?”
玉娘摇摇头,她没什么想法,自从青楼里噩梦般的经历发生后,她对那个家已不再抱有希望。
“他消失了你不会在意吧?”宁陵问得很随意,就像是在说家常。
玉娘说道:“我不想再见到他。”
这是一个好答案,宁陵笑笑,问道:“隔壁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