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bb7優秀都市言情 《封魂奇緣》-第六十五章 功成緣滿讀書-nus5a

封魂奇緣
小說推薦封魂奇緣
紫萍一袭黑衣,赶到魂帝古墓时发现这里所剩的人已经不多了。
许多正派修炼者都死在了魂帝古墓中,剩下的人不时地往外抬着修炼弟子的遗体,她突然觉得好怕,好怕在抬出来的遗体中找到逸辰。
魂帝已被消灭,天地间有少了一股邪恶的力量。不少正派势力已启程返航,只有天门山的人还在此地。
紫萍走进古墓深处,来到当时大战的祭台之上。这座祭台自魂帝寂灭后便被用来搁置死去人的遗体。那些遗体把整整一个祭台都给占满了。
她突然觉得身体微微颤抖,眼中摩挲,努力将所有尸体都看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来晚了。”她在那里伫立良久,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杜子良的声音。
“到底……发生了什么?”紫萍急切地问道,杜子良幽幽叹了一口气,便将大战的经过讲了一遍。
紫萍听到他说逸辰不知所踪,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杜子良他们找遍了整个魂帝古墓,均没有发现逸辰的踪迹。
絕色寵妃
他们中有些人都认为,逸辰已经死了。
但是紫萍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会就这般死去。
他如果死了,自己又怎会轻生?
他若没死,那就算耗尽一生一世,也要找到他……
于是她又将魂帝古墓给整个搜查了一遍,依旧毫无所获。
那以后,陆紫萍也不见了踪影。
且说那日夜清死在墓中,珺瑶心痛不止。她抱着夜清的身体哭喊了三天三夜,直到眼泪流干、声音嘶哑,竟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宋殤 雪峰
几日后醒转过来,却竟是一言不发。
随后她便将夜清的遗体带回了阴阳涧。
阴阳涧自魂帝一事失败之后,整个门派已溃散分离。
此刻那山涧的悬崖幽谷之中,竟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门中一片破败萧索之象,但珺瑶还是带着夜清回到了这里。
她想,虽然他们相识于安阳城,可毕竟他们在这个地方一起度过了将近十年的时光,尽管那十年里自己一直对他那般冷淡。
她这一生,是亏欠他的。
總裁我要蛇寶寶 含淚小妖
珺瑶将夜清的身体轻轻放到阴阳涧正殿的首座上,拉着夜清的手,久久注视着。
那日,自己要夜清无论生死都陪在自己身边。现在夜清做不到了,便只有自己去陪他,她心中默默想道。
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啊,少年时代的青梅竹马和一时意气,二人竟不顾众人反对想携手私奔,还常常在安阳城内的书馆中私会……
想到此,珺瑶嘴角不禁微微一笑。如今想起来,或许当初相识,便是一个错误吧。
那晚她在正殿中布满红罗绸缎,高燃红烛。她为夜清换上了正红色的喜服,而自己更是浓妆艳抹、身披红霞,真正变成了一个新娘。
她执起夜清的双手,眼中早已是泪水涟涟。
邪魅惡少甜心姐 若冰霜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珺瑶口中默默念着,却是无尽的悲痛决绝之意。
“就算山无陵,天地合,我也不会扔下你不管,生生死死,我们都在一处……”她神情中突然有了几分不可挽回的决绝之意。
閃婚成愛:前夫請出局 葉一凡
下一刻只见她双手结印,祭出魔魂炽目,用尽全身气力催动咒决。那魔灵飞速旋转起来,耀眼的红色光芒将整个阴阳涧照亮了。
只听从地底传来阵阵剧烈的闷响,那阴阳涧的山涧两边的山崖竟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它们越来越近,那崖底的月光越来越少。最后两边的山崖竟然合为一体,上方变成了一片没有任何缝隙的平地!
世间再无阴阳涧。
或许她只想和夜清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他们再也不会为这世间的纷纷扰扰所烦忧了吧,他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吧……
杜子良将云珊带回天门山后,竟发现云珊已经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不知道是当时受到了莫一的折磨,还是她自己的折磨。
但他心中仍然想默默守护她,天门山式微,他只好担起重任,接任了天伽峰的首座一职。按理天门山掌门一位理应传给逸辰,但逸辰不知所踪,故一时便只好由天伽峰首座暂代掌门之职了。
玄穆和孙玉堂亦回到了天门山,她和杜子良力排众议,忽略孙玉堂是猴妖的身份,让孙玉堂接任天音峰首座一职,而玄穆也便没有再推辞,成为了天音峰的首座夫人。
经历了这样的生死一役,她觉得这世间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都可以舍弃,唯独不能舍弃的——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人。
二人自此在天音峰琴瑟相合、齐眉举案,成为后代佳话。
魂帝乃千年妖邪,终被他们彻底消灭,后人为纪念四人的功勋,将逸辰、玄穆、孙玉堂、珺瑶四人誉为封魂圣使。而天门山亦在杜子良等人的维持下,继续存在着。
天门山的弟子没有放弃过对逸辰下落的搜寻,每年都会派出弟子找寻逸辰,却始终没有结果。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离那次封魂大战过去已有七年了。
其时人间早已是一片安定繁华的景象,安阳城又有了一位新的君主,他贤明勤政,百姓拥戴不已。
世间一片清和景象,百姓疾苦越来越少,连许多医馆都关门歇业了。
傷心小箭
但江湖传闻有一女游医名动天下,行之所至,治遍沿途疾苦病痛,却从来不索取任何报酬,只向人们打听一人的下落。
她打听的那人,一身红色劲装,手持一柄深蓝色的曲身宝剑,是个目光灼灼、英姿飒爽的少年郎。
可却一直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和踪迹。
于是人们都叫她“觅郎医仙”,她一袭黑衣,手中拂尘已是黑色,游走江湖间而居无定所,但凭一颗医者仁心行遍天下。
转眼间又到了冬天,这一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北风呼啸夹杂着鹅毛大雪。
那雪好似从天上倒下来的一般,纷纷扬扬将便将整个世间笼成厚厚的白色。
这日晚间,紫萍行至一山间,但见远处山坡上有几户人家亮着微微的灯光。此时外面大雪纷扬,她便只能在此暂避一宿,明日再继续前行。
敲开一家村户的家门,竟是一位慈祥的老者。那老人见到她竟仿佛认识一般,连忙让了进去。
一番寒暄才知道,自己已是第三次来到这个村子了。她在村中救治过许多人,村民们自然都认得她。
这家老母有一个身体孱弱的小女孩,前年紫萍还为她开过药方。今日恰巧相逢,紫萍便又为她切脉诊治。
几年不见,女孩长得越发出挑了。
屋内正中间围着一团炉火,那只陈旧的黑色药罐中正翻滚着黄褐色的药汁,略带苦味的药香弥散在整个房间里,加上炉火的温暖,屋中人亦觉得十分惬意。
屋外是纷纷扬扬的大雪,那雪直接打在门窗之上,发出急切的响声。
紫萍坐在火炉前,看着药罐中翻滚的药液一时出了神。
她突然感觉到外面的风雪越来越急,似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逐渐靠近。
会是谁呢?她心中好奇,抬起头等待着。
突然,“砰”的一声,那风雪竟将顶门的门栓给生生冲开。
那外面的冷风夹着一团团鹅毛大雪直接冲进了屋内,炉火登时弱了几分。
紫萍却只是呆呆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因为她看到在屋外不远的山坡上,一人正踏着一地的碎琼乱玉,向这间屋中走来。
那人一身红色劲装,身背一柄曲身长剑,剑身通体深蓝色的光芒在雪中明快地闪动着。
她就这么看着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老人家,敢问有热汤否?外面实在太冷了。”那人说话间低头抖着自己身上的雪走近屋内,等他抬起头来,却登时愣在了那里。
那老人从里间闻声正要出来,却听紫萍说道:
“没有热汤,只有我。”她眼中早已热泪盈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面前这个让她朝思暮想,找了七年的男人。
“有你也好,有你……更好。”那男子清脆的声音中仿佛带着无尽的温柔,随即取下了自己脸上遮挡风雪的长巾。
他的身影和动作,说话的语气和声调,紫萍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屋外是漫天的碎琼乱玉,屋内是久违的昔日柔情。
这一世,无尽的缘分让我们相遇相知。
下一世,我们还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