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lvr优美玄幻小說 神劍紀元笔趣-第94章 大結局看書-1afpc

神劍紀元
小說推薦神劍紀元
叶盛根本就无暇顾及殇天魔神的话语,用大道之力修复着受损的大道,想着办法。
然而,大道的创伤只有大道能够补齐,这世间能够起到作用的只有叶盛的本源大道之力,但叶盛如此之强的大道之力却是根本无法补齐大道的创伤。
叶盛迷茫了,他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但他实在想不到,到底还有什么能够补全整个大道?
殇天魔神躺在草地上无法动弹,然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五分钟,半个时辰过后,殇天魔神必然会恢复如初,那正派之人也算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两派大军打得也是势均力敌,魔族大军自知已经没必要去打败正派大军了,只需要跟他们耗时间,耗到整个大道崩塌毁灭,魔族也就不攻自胜了。
然而,魔族越这么耗着,正派大军也越抽不开身,只能暗暗祈祷叶盛能够有补救的方法。
这一战,只有两个结局,你死,或是我亡!
正派大军的目标有两个,一是修复大道,二是镇压殇天魔神,然而现在来看,一个都做不到!
狐妃兇猛,請小心 柒小洛
又是三十分钟过去了,殇天魔神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六成左右,这个天道在叶盛的修复下却依旧损坏了七成之多,天崩地裂,完全没有了原本的样貌!
“翁!翁!”
须臾间,叶盛竟是感受到青玉宝瓶内传来了一阵响动,又或者说,是共振!
叶盛赶紧将这青玉宝瓶的瓶塞拔出来,把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这一下,叶盛看清了,那震动之物正是降龙鼎,整个鼎都散发出一股及其强烈的大道的气息,鼎上那九条龙的花纹竟然突然富有生机,开始在鼎的外壁游走。
“什么?降龙鼎?”
殇天魔神大惊,他是最熟悉这九鼎之人,里面所承载的,是大道的种子!
他想要调动灵力将想龙鼎打飞,然而那一击断了经脉,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运转灵力!
叶盛一愣,赶紧将想龙鼎拽了过来,却不料手刚一触摸到降龙鼎,手指就被莫名其妙地扎出了一滴金黄色的鲜血,流入的降龙鼎之中。
顿时,想龙鼎大放光彩,豁然间一阵龙吟,九条巨龙竟是破开了封印,仰天长啸,瞬间便飞散于世间之中。
这就完了?
当然不可能!
“轰隆隆!”
随后,地动山摇,八座遗迹突然出现在众人的四周,每个遗迹的中心各自摆放着样貌不同的鼎,和叶盛手中的降龙鼎有着一丝微弱的联系。再而后,九个鼎各自散发出一阵光柱进入天际,顿了顿,竟是以降龙鼎发出的光柱为中心,自动组合出了一个大阵!
一种极其玄妙的气息从天而降,大道符文若隐若现,竟是在修复着大道的损伤!
魔族大军茫然了,殇天魔神也茫然了!
殇天魔神仰天长啸,眼看就要成功了,竟然忘了九鼎的事!
叶盛也愣了一愣,这误打误撞的,一切危机都消失了?
叶盛觉得,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噌!”
众人皆是没有想到,这大阵只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之后,除了降龙鼎所发出的那道光柱之外,其他的八个鼎光芒竟是渐渐隐去,最后变得好像平常使用的鼎一般,看不出半分异样。
叶盛一阵诧异,将降龙鼎放到了地面上,不料其上却是出现了一堆奇怪的符文,好像在阐述什么。
青玄子飞到叶盛身旁,无奈一笑,道:“这符文,我认识,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文字。”
叶盛诧异,问:“您认识?那这符文是什么意思?”
“悠悠太上,混元一气。困于九鼎,持道不灭。以命为礼,封其道种。若复其道,需以命替!”
叶盛一愣,一时有些难以消化这些内容。
这九鼎并非仅仅代表九州,而且还封印着大道之种,也就是混元一气。上古之时,有人用性命封印了混元一气,若是再让其出现,也同样要以性命为代价!
但这命,是谁的命?叶盛的?又或是天下苍生的?
众人都沉默了,却没想到,一道火焰一般的灵力猛地打了过来,青玄子和叶盛赶紧闪开,那一击不偏不倚,正巧打在了降龙鼎上,将降龙鼎打进了深山之中,不见了踪影。
回头一看,却发现殇天魔神的伤已经恢复如初,根本不会影响战斗了!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哼,想跟我同归于尽,那得看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殇天魔神一阵冷笑,绝天神剑猛然一劈,化作一道黑色剑气,向青玄子和叶盛二人袭来!
青玄子大惊,这一剑的威力,他根本当不下来!
“师父,快闪开!”
妖獸帝國 默幽
叶盛惊呼,果断走到了青玄子面前,将自己的绝天神剑挡在胸前,试图挡住这一招。
“嘭!”
顿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二人被这强大的冲力击飞,重重摔到在了地上。
还好,有叶盛挡着,青玄子只受了点皮外伤。叶盛也没受重伤,只是这一剑下去,让他的右臂都感受到一阵**。
殇天魔神也没有停下来,还没等二人站起来,便提着剑攻了上去。叶盛赶紧一用力,将青玄子推到了远处,然后一翻身,躲开了攻击。
叶盛赶紧起身,将大道之力逼到了自己的绝天剑胎上,准备与之一战。
降龙鼎是拯救这个大道唯一的希望,叶盛必须要拼尽全力创造时机将降龙鼎寻回,至于到底要以谁的命换取大道种子,叶盛没时间去想了。如果他可以,那他必然会以自己的生命换取大道,生死之事,他已经看淡了。
说实话,殇天魔神还是很忌惮叶盛的,之前那人剑合一的威力他记得非常清楚,但现在,他已经拿不出半个时辰的时间了。
但这一招对叶盛的消耗也非常大,他不可能每一次都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但他有大道之力,依旧不可小觑。
“铿!”
两把绝天神剑撞击到一起,生气与死气也本能地开始争斗,转眼之间,就已经交手了上百招之多,二人挥舞绝天神剑速度及快,方圆百里可谓是寸草不生,一片狼藉。
与此同时,洞道天尊也趁着死气外漏卜算着殇天魔神的命理,他惊奇的发现,之前“自我毁灭”的那个命理竟然产生了变化,而且是在不断变动之中,无法得出准确的结果。
洞道天尊一阵诧异,之前他给别人卜算,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种飘忽不定的卦象,在殇天魔神身上,根本就没有吉凶可言!
青玄子看着二人交战,打得可谓是热火朝天,脚下一动,打算将降龙鼎找回来。
然而,殇天魔神怎么会给青玄子这个机会,反手就是一剑,击向青玄子。叶盛根本挡不下来,青玄子反应倒也迅速,后退一步,那道剑气也随之打到了一座大山之上,随即山崩地裂,化作了虚无。
青玄子汗颜,这一剑如果打在他身上,绝对吃不了好果子。
“你若再向前一步,我便让你灰飞烟灭!”
殇天魔神看青玄子后退一步,提醒道。
青玄子虽说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现在来看,若是自己真的去找降龙鼎,那注定是被轰死,只得心中暗暗祈祷叶盛能够战胜殇天魔神,拯救这个大道。
青玄子不由得苦笑,他堂堂神武大陆第一人,时至今日,却是要让徒弟救自己的命,还真是令他感到可耻。
但青玄子看到叶盛如此之强大,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青玄子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看到自己的徒弟如此强大,也死而无憾了。
他坚信,坚信叶盛一定会活着,坚信这个大道一定会修复如初,为此就算要他的命,他也心甘情愿!
青玄子没有说话,但七大天尊当然知道青玄子在想着什么,心中不由生出了一种敬佩之心,敬佩青玄子,也敬佩原本当敌人看待,但今日却是在舍身救天下苍生的叶盛。
他们一再质问自己,如果自己是叶盛,还有勇气做出相同的事吗?
“噌噌噌!”
叶盛拼了命的连环攻击,顺应着大道发展规律,殇天魔神竟然有些招架不住,练练被叶盛伤了好几次,甚至被一剑穿心。奈何殇天魔神是不死之躯,这一切根本不足以致死,顶多能让殇天魔神行动变得迟缓些许。
二人打得如火如荼,魔族大军怕青玄子他们再想寻回降龙鼎,赶紧将所有正派之人包围了起来,但没有死缠烂打地攻击,而是尽量不破坏包围圈,让正派之人无法自由活动。
而且,肖尘和那几个半步魔尊的魔将将青玄子单独隔离了起来,活动范围比其他人还要小得多,任凭青玄子怎样攻击,在双重包围圈的包围之下,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挣脱包围,去寻找降龙鼎,只能焦急地看着殇天魔神和叶盛的战斗,无能为力。
正派大军也不敢随意发起攻击,所有人都被包围到了一块,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误伤!
“爆炎杀!”
“轰!”
殇天魔神运转灵力至剑锋,猛然往地上一杵,一道道黑色火焰四散开来,方圆几里的范围内瞬间便成了一片黑色火海,一种无形的威势包围叶盛,竟让叶盛一时目光变得滞涩。
这一招,看上去非常像之前徐小龙使出的那招,但无论是威力还是威势,都比徐小龙那招高了几千倍乃至几万倍!
叶盛一惊,看火焰一惊近在眼前,大吼“乾坤遁”三字,叶盛身前便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原型盾牌挡住了火焰,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叶盛后退了几步。
定了定身形,叶盛将自身的威势释放了出来,所到之处黑色火焰全灭,但奇怪的是,叶盛并没有跟殇天魔神似的发大招,好像在酝酿着什么。
“噌!”
叶盛脚下一动,挥起绝天剑胎刺向殇天魔神,殇天魔神怕叶盛使诈,不敢过度使用灵力,而是跟叶盛一样,用剑反击。
金属的碰撞声清脆而神圣,殇天魔神的每一剑都很沉,力量极大,攻击力强;而叶盛的剑法可谓是“行云流水”四个字,不求刚猛,但同样威力巨大。
錦繡官路
打着打着,殇天魔神就发现了一丝诡异。叶盛看上去打得非常卖力,但实际上力量越来越低,难道是灵力快要用尽了?不应该啊!
殇天魔神动作也随即有些迟缓,想要试试叶盛的深浅。正在这千钧一刹之刻,叶盛猛然一个俯冲,噌地一下,刺入了殇天魔神的肩头。
仅此当然不可能伤害到殇天魔神,殇天魔神刚要后退几步让绝天神剑退出自己的身体,却不料从肩头传来了一股炽热之感,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殇天魔神的身体。随后叶盛将绝天神剑拔出,殇天魔神却感受到了类似之前叶盛从自己体内分离时的疼痛感,虽说造成不了任何伤害,但却是令殇天魔神无法动弹!
叶盛知道,自己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飞速离开了殇天魔神,准备去深山中寻回降龙鼎。
“快拦住他!不要让他去!”
大妖通靈 羽的法術書
殇天魔神怒吼着,随即魔族的几十个高修为的魔修就挡在了叶盛面前,然而叶盛的实力,就连殇天魔神也要忌惮三分,面对这几十个蝼蚁,灭掉他们,不过是挥手之间的事情。
七棱雪之百變安琪拉 安涼兮
“快,大家合力击破包围圈!今日今时,咱们就和这魔修一决胜负,不要拖叶盛的后退!”
“啊!”
青玄子招呼了一声,正派大军所有人都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运足了力气开始试图击散魔族大军的包围圈。魔族大军一看这些人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时没缓过来,不出十分钟,包围圈算是彻底被打散,再次与魔族大军战到了一起。
殇天魔神全身性的疼痛依旧没有消散,看着魔族大军又败了一回,大吼一声,浑身魔气散开,威势进入战场,让正邪二派的所有人都有些神志不清,一些修为较低的弟子甚至瞬间就因为强大的威压而窒息。
那些天尊和魔尊强者状态比其他人要好一些,但依旧是眼珠充血,全身疼痛难忍,面无血色!
魔神一怒,血流成河!
双方大军顿时没了战力,殇天魔神这一怒,浑身痛感也再次加强,只能跟疯子一样乱窜,连身子都难以控制。
龍虎道
此时,距离叶盛这一招失效,还剩五分钟的时间。
叶盛也在深山中默默倒数,他必须要在五分钟之内找到降龙鼎并飞回去,否则绝对会杀得正派大军片甲不留!
叶盛闭上眼睛,试图感受降龙鼎上微弱的大道之气,脚下微动,在深山中徘徊。
距离痛感消失,还剩下三分钟的时间。殇天魔神的气息慢慢收敛,虽然依旧有着剧痛,但已经能够简单活动活动手臂。
当然了,此时殇天魔神也不能运行灵力,因为他全身疼痛的有些麻木了,不知道自己的经脉有没有损坏。
如果经脉损坏了,虽说同样能够修复,但短时间内肯定不能流畅地运转灵力,若是强迫运转,就会造成暗伤,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他可没有这世间去修复伤势。
收敛了气息,两派大军也终于能好好喘口气了,但一些心境较弱的弟子心智依旧有些混乱,但还好,几分钟之内就恢复如初了。
“噌!”
一道白光划过天际,降落在大地之上,定睛一看,叶盛竟然真的将降龙鼎寻了回来!
“哼!”
殇天魔神已经再次回到了巅峰状态,反手就是一击,然而叶盛也有防备,后退两步,裆下了攻击,一抬手便击飞了一大群魔修,飞到了青玄子面前。
“师父,这降龙鼎该怎么使?”
“按照那符文的记载,只需要滴血即可……”
青玄子话还没说完,殇天魔神直接踏步而来,运足了力气就是一剑,大吼:“都给我去死吧!”
叶盛一惊,让青玄子保管好降龙鼎,挥剑斩之,与殇天魔神打到了一块。
殇天魔神是拼了老命的打,若是今日再将其封印,又是几千年之后才能重见天日!
殇天魔神失败过,他绝对不能容忍这种屈辱!
然而,叶盛也不是吃素的,每一剑都试图刺伤要害,二人不分上下,叶盛也是干着急。
如果可以重來 陳氏飛雪
“叮!”
所有人都未曾想到,正当二人战斗之时,原先那个阵法竟然再次出现,一股大道之力倾泻而下,修补着大道的创伤。
叶盛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回头一看,却发现青玄子面色惨白,抱着降龙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师父!”
“派主!”
叶盛和蜀山弟子赶紧冲了过去,叶盛握着青玄子的手,明显能够感受到青玄子的体温正在下降!
“啊!”
殇天魔神大吼,浑身竟是着起了白色的火焰,一点点燃烧着他的身躯!
“徒儿啊,为师……为师算是做了应做的事情,也算是死也瞑目了。你记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从此,蜀山劫后余生,而派主之位便传给了你。拿好这块令牌,势要保蜀山万年不倒!”
青玄子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说不出什么材料的令牌,正面刻着蜀山二字,而背面,则刻着一个大大的主字!
紫觉和破妄也红了眼眶,派主之位,叶盛当之无愧!
魔族大军们的恐惧感也突然升起,殇天魔神身子一动,竟是将这些魔修的魔元都勾了出来,顿时那些魔修便灰飞烟灭,而那些魔元全都进了殇天魔神的身子里,帮助殇天魔神阻挡白色火焰。
然而,魔元再多又如何挡得住大道之火,一个时辰之后殇天魔神化为黑色斑点,哗啦一下,消失不见了。
天道裂缝正被这乳白色的大道之种修补着,一种磅礴的生气从天而降,万物再次回到了正确的发展时序,但青玄子,却是化作了一道光束,融入到了大道之中,尸骨无存。
叶盛看着青玄子消散,抽噎着。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去了,但他知道,自己永远不是孤身一人,他还有蜀山,还有这个大道!
叶盛走出人群,飞在半空之中,用目光审视着这些最后的幸存者们,挥手将绝天神剑悬浮在空中,一道强光进入大道规则之内,绝天神剑猛然变大,如同石碑一般扎入了土地之中。而绝天神剑之上,豁然出现了四个金边大字,宣告着这个劫后余生的世界有了新的名字:
“神剑纪元”!
玄世今生-良妃 秋麒麟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