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99e優秀都市小說 披暗-第二十章 幻蹤澤相伴-4hzs3

披暗
小說推薦披暗
…………
“雨澜?雨澜?”林琮看着陷入昏迷表情抽搐的妹妹,一脸焦急。
“咯咯,看样子就知道是陷入幻境了咯咯。”鸡大人斜视着林琮,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
下一瞬,它却面色一变:“糟了咯咯,这里好像属于幻踪泽区域咯咯!”
重生之天才女王
“幻踪泽?”林琮抱起雨澜,皱眉问道。
“幻踪泽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幻境险地咯咯,可是由于妖兽大多没有较高灵智咯咯,幻境的危险根本不受重视咯咯,所以我也忘了还有这处险地咯咯!”
鸡大人自知理亏,声音也小了不少。
“那为什么我们没事?”林琮有些恼怒。
由于一直没有产生危机感,他并不认为这只野鸡是特意引诱他们来到这里。不过前不久,这鸡才信誓旦旦说掌握大量信息,转眼便身陷险地,实在是让人对其产生不了好感。
“咯咯,据说进入幻踪泽的人类,若是接触过级别更高的幻境咯咯,便不会受其影响,你应该就是属于这一范畴咯咯。至于本大人,咯咯,或许是灵智太高,这幻踪泽不愿自讨无趣吧咯咯。”
鸡大人一副高手寂寞的模样,语气又恢复了正常。
冥婚啞嫁
“放心吧咯咯,你经历过幻境,应该明白这是不会实质性对人造成伤害的咯咯。只需神志尚清醒的我们带着她,离开幻踪泽区域就好了咯咯。走吧,跟我离开这儿咯咯。”
林琮此刻面无表情,看了眼怀中的雨澜,又看了看走在前方的鸡大人,若有所思。
都市霸主
约莫半炷香后,鸡大人停下了脚步,转身道:“我们已经离开幻踪泽区域了咯咯,你妹妹应该快要苏醒了咯咯。”
眸中没有波澜地瞥了一眼鸡大人,轻轻点了下头,便将目光转移,专注于雨澜身上。
蓦地,鸡大人颈毛炸起,用翅膀指着林琮身后,用尖锐而颤抖的声音叫道:“咯!林琮!你后面咯咯!”
林琮只是淡淡抬起眼皮,轻轻扫了一眼鸡大人,完全没有转头的意思。
哧——
超級邊鋒
随着一道破空声,一根长藤自背后穿过林琮身躯,砸在地面。
然而,林琮仿佛已经虚化,长藤直接穿过他的身体,两者似根本没有接触。
“咯咯,你——”鸡大人面露不解,瞪圆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林琮似彻底确定了什么,用平静的目光盯着鸡大人,没有言语。
總裁的專屬女人
“咯咯,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咯咯,看得我瘆得慌啊咯咯——诶你瞧,雨澜醒了咯咯!”鸡大人翅膀指着林琮怀中,用惊喜的语气叫道。
天醫狂少 love小7
林琮眼中终于闪过一抹情绪的色彩,不过也仅仅是一瞬罢了。
低头看去,一张满脸生疮,面色发紫的脸占据了视野。
“哥……我死得……好……”
道藏美利 半仙算
嗵——
只是看一眼,林琮便将手中的玩意甩了出去,嘴上念叨着:“本来还念着你是雨澜的模样,不想对你动手,这下倒好,你变了个丑八怪,主动给我动手的理由。”
林琮一边说着,一边略显嫌弃地将手在裤腿上反复擦拭。
“这幻境太过低级,漏洞百出。
“值得赞扬的是,你抓住了我对妹妹的重视程度,以及对那只野鸡不停‘咯咯’叫的印象,不过前者的利用手法太低劣,后者使用频率又太高,惹人心烦。
“还有,我最依赖的危机感是直觉的一部分,此前我所遇的幻境中只有少数拙劣的才无法模拟出这种直觉,现在看来,你也属于拙劣幻境的一部分。
“对付这类低级幻境,只用坚定认为这一切都是虚无就好。本来还想陪你玩玩儿,不过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的拙劣了,所以,再见。”
“鸡大人”和“雨澜”都恼怒盯着林琮,下一瞬,便随着整个幻象世界,如镜面般破碎一地。
睁开双眼,林琮对着四周大大小小的绿色沼泽撇了撇嘴:看来就是这些沼泽散发的瘴气让人陷入幻境了,先带野鸡和雨澜出去吧。
背起面无表情的雨澜,又随手拎起一脸猥琐的野鸡,快步向前走去,心下暗道:看来这幻境不单会制造恐慌场景嘛,野鸡指不定正在一堆母鸡群中逍遥快活呢,雨澜看起来也没有遇上什么糟糕的场面。
走了差不多半里地,周围才没了那堆冒着绿泡的沼泽踪影。
林琮随意一丢鸡大人,缓缓放下雨澜,耐心地开始等待。
最強小職員 濟水
呼喊是没有用的,之前自己陷入幻境,没有一次是通过外界的呼唤而苏醒。不,只有一次!
“荒天石对其他人有没有解除幻境的效果?”林琮眼睛一亮,取出冰蓝色玉石,放在雨澜眉心,轻声呼唤起来。
半晌,雨澜仍是面无表情地昏迷着,林琮只好放弃了这一想法,抱着顺手一试的念头,将荒天石转移至野鸡头上。
几息后——
“咯?本大人的众皇妃呢?”鸡大人一脸迷茫,四下寻找,却只看见握着一块玉石的林琮那紧紧皱眉的脸。
“没有皇妃,赶紧想想,后面那片能让人陷入幻境的沼泽地是什么地方。”林琮出声,想让这野鸡的思维尽快回到现实中来。
“幻境……沼泽……咯!是幻踪泽!”鸡大人思索一番,惊呼道。
“还真叫幻踪泽……把你知道的有关这地方的一切信息都告诉我。”林琮见雨澜仍没有动静,表情微冷地看向鸡大人
鸡大人想起幻踪泽的名声,又看见雨澜的状态,顿知自己应该放低姿态,便一字一句道来:
“咯咯,幻踪泽是一处传说中的险地,没有固定的位置,范围也处于不断变换中。不出意料的话,现在后面那一片区域已经不是沼泽地了。
“能否安全通过幻踪泽,咯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运气。
“它的幻境强度完全没有规律可循,同一个人连续两次进入,可能第一次是三岁小孩都能辨别出的场景,而第二次,咯咯,却是直指心灵根源的冲击,直接让人丧失意志,变成行尸走肉!
“咯咯,最可怕的是,那些直击内心深处的幻境加持了幻踪泽的一种特殊能量,没有任何外力可以起到帮助。要想结束幻境,只有两种方式咯咯——
“要么,凭借强大意志力勘破虚妄,回归现实。
“要么,精神崩溃,失去信念支撑,幻踪泽便‘网开一面’放出生路。
“雨澜的这种状态,咯咯……极有可能,就是遭遇了顶级幻境……”
“混蛋!幻境幻境!从小折磨我还不够,这次还要来折磨我妹妹!”林琮低着头,双手握成拳状死死扣地,口中不断低声念叨着。
鸡大人不敢出声,只能站在一旁默默感受着林琮压抑的怒火。它知道,人和鸡一样,都得受那所谓“老天”“命运”的安排,有的人生来锦衣玉食,有的鸡一生饥寒交迫多灾多难。
忽然,鸡大人脑海中闪现一道信息,连忙看向林琮,试探着开口道:“那个——咯咯,林琮啊,万一你妹妹心灵崩溃,你也别太悲观。我突然想起来,有一种灵草可以解决幻境造成的精神崩溃……”
“说!”林琮抬起头,满是暴戾的眼中闪过一点光亮。
“咯,好像是叫……灵蔹!对,就是灵蔹!不过这片世界已经接近绝种了,只有最强大的妖兽领地才栽种有寥寥几株。不知道你们的世界还有没有……”鸡大人回忆到后半段,心中一颤,小心翼翼道。
“有!柳伯应该能找到灵蔹!只要想办法找到柳伯就能救雨澜!”林琮燃起希望,强行压下内心的狂乱,坐下来等待雨澜的苏醒——说不定只是普通幻境呢,也许荒天石短时间内只能唤醒一个人呢!
想到这儿,林琮又抓着荒天石,将手伸至雨澜额头上方,紧紧盯着她的双眼,便于第一时间发现妹妹的醒转。
“雨澜,一定没事的,哥哥一直陪着你……”
“咯咯,小妹妹一定要没事啊,不然林琮万一还是没抗住,失了心去找那些野蛮的家伙送死,就没人带我离开这鬼地方了……”
…………
灵夷另一方残界内。
狄族女子狐十三在空中疾驰,撒下漫天白色粉末。
“统领给我们的这些粉末到底是什么,虬九你有了解么?”
残界另一头的虬九沉默片刻,传音回道:“我只知道我们已经洒下这些粉末的残界,如今都一片混乱——妖兽争斗不休,险地危险指数直线上升。”
“你说,这与我们寂族的大计有什么联系呢?”狐十三好奇问道。
虬九皱眉:“这些不是我们所能接触的信息,别胡乱讨论,小心大王治罪!”
“好吧好吧,不说就不说,干嘛这么凶。”
…………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饶是以林琮元脉初期的炼体修为,举着荒天石的手此刻也有些发酸——当然,这与他紧张的心理状态不无关系。
護花高手都市行
鸡大人本就是个没有耐性的主,早就等得浑身不自在,可是见林琮一直认真地守着,也不敢去晃悠或是表现出不耐。
娛樂星工場
“雨澜!你终于醒了!”
听见林琮激动的声音,鸡大人也忙将目光转至雨澜脸上。
“……”雨澜睁开双眼,静静地看着林琮——或者说是将眼珠转至林琮的方向,一言不发。
她的眼中,已没有了半分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