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zri引人入胜的小說 勇者的魔王征程 起點-雜事篇 後記推薦-kmvks

勇者的魔王征程
小說推薦勇者的魔王征程
圣骑士正骑着战马在一个小镇中搜寻,两个骑兵靠了过来报告说:“报告,这边也没有圣女!”
“给我找!你们一定就在这个镇上,就算掘地三尺也必须找到!”圣骑士命令道。
士兵行礼散开了。
在圣骑士边上屋子的二楼窗户边,有一个白发的男人在偷偷张望,他看到圣骑士离开,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你必须把我放回去,我可是圣教国的圣女。”圣女对着魔阎龙轻声说。
“我可是掳走了你啊,圣女!你是我的东西,我会把你囚禁在塔的最上层,成为我最珍贵的财宝!”魔阎龙厉声说。
圣女有些受伤的说:“你不在意我怎么想的吗?”
“不在意,你怎么想和我无关,我只是想得到你,仅此而已。”魔阎龙认真的说。
“可是我是属于圣教国的,我必须使圣教国所有人幸福!”圣女头轻轻一甩,飚出了眼泪。
“我才不管,我只是想让你幸福,即使那是强加给你的,剩下的人都下地狱去吧!我只是希望你属于我,只属于我一个人!”魔阎龙有些狂妄的说。
圣女站起身来表示自己的决议,她死死盯着魔阎龙说:“我会反抗的!”
魔阎龙有些怀疑,不确定的“哦?”了一下。
“我说我会反抗的!”圣女流露了无比认真的反应,她说:“我会非常难伺候,我要喝适当温度的牛奶,里面要加一勺蜂蜜,我每顿都要吃草莓饼干,还有……”
“还有布丁和果冻!”魔阎龙温柔的打断了她的话,把牛奶放在了圣女面前,并用手喂她吃饼干。
圣女流露出天真的表情,然后由魔阎龙喂着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牛奶!”圣女命令着。
魔阎龙端起牛奶送到了圣女嘴边, 不过圣女自己不自觉的双手捧起了杯子喝了起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有士兵们在叫喝着开门。
魔阎龙急忙说:“这里已经要被发现了,我们快走!”说着抱起了圣女,使圣女的杯子掉到了地上。
“啊!我的牛奶!”圣女怒道。
“没时间管牛奶了我的大小姐,我们要开始逃亡了。”魔阎龙双脚化成龙爪从窗户跳了出去。
有两个骑兵正在附近,他们试图阻止魔阎龙,但是被魔阎龙右手幻化的龙爪打到马下。
圣骑士骑马冲了过来,高喊着:“放开圣女大人!”
魔阎龙右手的龙爪消散,接着背部张出翅膀,跃到空中,魔阎龙凶恶的说:“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后会有期!”
魔阎龙向明月飞去,消失在了浩瀚的夜空。
鬼手天醫
于此同时,另外一对组合的状况也很不妙,他们被一堆魔术猎犬追逐着。
“搞不懂你为什么偏偏在这么要紧的时刻没带手枪啊,明明平时都不离身的!”占卜师抱怨着。
鬼枪抱着占卜师边跑边说:“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明明这是个有趣的委托来着。话说那么喜欢冒险的你被狗吓得腿软,狗也那么可怕?”
“当然,那简直就是侦探的敌人,话说我们要回到别墅去,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华生。”占卜师自豪的说。
“你已经知道了吗?是谁?”鬼枪趁机躲到一个石头后面,看到那些追踪他们的猎犬远去。
“是~谁~呢~,我们回到别墅去就知道了,我们最好赶快,在证据被销毁之前!”占卜师故弄玄虚。
他们回到了别墅,那一群贵族绅士们还在大厅中准备散去,占卜师把他们拦了下来。
“你说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死者的挚友惊讶的说。
死者的哥哥也反对说:“他不是自杀的吗?”
達 “大家安静!”死者的妻子悲痛的说,“让我们听听这个女孩说些什么吧。”
死者的妻子为鬼枪和占卜师每个人倒了一杯水。
“锵锵!那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这个案件,死者是中毒而死的,这种毒在五分钟内就会生效,而这五分钟死者就在和我们在同一餐桌上吃着同样的东西!死者在吃食物时突然表现出异样,好像非常难受一样要喝水,接着死者的妻子为他递水来,他喝完后就死了。但是死者所吃的食物中都没有毒,死者喝水的杯子也没有中毒,手上还是脸上都没有毒药痕迹,周围也没有任何储存毒药的容器,也就是说——毒药只存在在死者嘴中,那么凡人是如何让死者服毒的呢?给大家三分钟的思考时间!”占卜师轻快的说。
“果然是自杀吧,不然别人怎么可能做到呢?”死者的哥哥冷静地说。
“那他会把有毒的容器一起咬碎吞进去?不,我觉得不是,不信我们解剖一下来验证?”占卜师摇着头。
死者的挚友愤愤的说:“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
看到鬼枪准备喝水而不听自己的演讲,占卜师生气的捏了一下他的胳膊。
“你难道就不能自己思考一下吗?所有你这种人才会助长犯人的气焰啊!好,时间到!我们请出今天的主角——真犯人,死者的妻子!”占卜师鼓起掌来。
鋒神傳奇
“开什么玩笑啊,看死者的反应明显是食物有毒,而能食物是由女仆做的,她根本碰都没碰过啊!”死者的挚友很不屑。
“食物中并没有毒啊,凶手用的手法很简单,但是很少有人想的到,那就是在死者嘴中直接投毒!”占卜师开始严肃起来。
“哈哈哈,小姑娘你真是天真,那五分钟我们在一起聊天,怎么可能直接投毒呢?你不会发烧了吧?”那个女人露出歹毒的微笑。
“如果在死者舌头上画个传送阵呢?只有把毒药放得另外一头,将毒药直接传送到死者的嘴巴里不就好了?”占卜师平静的说,观察犯人的反应。
犯人气定神闲的为自己倒上一杯水,不卑不亢的说:“你有证据吗?他的舌头上根本没有传送阵!”
“自掘坟墓!那个传送阵准是用专门的药剂洗掉了,而什么时候洗掉的呢?显然是你递给他那杯水的时候,那么那杯水检测的药剂便是证据!”占卜师起身说。
“够了!杀了他们!”犯人丧心病狂的喊了出来。
死者的挚友刚掏出枪来便被鬼枪夺走,他只好束手就擒。
犯人也双手抱头投降了,她祈求说:“我能喝杯水吗?有些口渴。”
占卜师点点头,那个女人端起了自己整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接着倒在地上死了。
“原谅刚才你阻止我是因为我们杯子里也被下毒了吗?”鬼枪说。
“那是当然,华生,这种案子真是浪费感情!动机再明显不过了,死者的妻子和挚友私通谋杀他来得到财产!推理小说都不想用这种套路了,他们竟然还因为这种事情杀人!”占卜师不屑的说,“我们回去吧,毕竟还要处理一下魔法师姐姐寄来的信呢!”
魔法师穿着简单朴素的连衣裙,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到一家饭店前,她深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老板,我回来了!”她轻快的说。
“你被开除了,这是你这几个月带薪休假的工资!”大将军把一个信封递给她。
“那老板你们这里招新的服务生吗?”魔法师接过信封后认真的说。
大将军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说:“人够了,你去别处看看吧!”
“那老板你这里一定缺老板娘吧!你觉得我怎么样?”魔法师愉快的说。
大将军涨红了脸,他吞吞吐吐的说:“……我……你……我想起来了,我这里还缺个刷盘子的,你要做吗?”
“不是老板娘吗?”魔法师幽幽的看着他。
“做还是不做?”将军也认真的说。
“做做做!我做还不行吗?”魔法师急忙说。
“你的房间还是那间,里面除了每天打扫没有动过。”将军补充着。
“果然我还是做老板娘吧!”魔术师调戏将军。
“快去干活!”将军没好气的说。
魔术师进入了厨房,一会里面传来了盘子的叮当声。
将军赶快进去看,发现盘子碎了一地。
“呜哇~搞砸了,看来用水神之力洗盘子还是不简单啊。”魔术师抱怨。
“不要用魔法!”将军命令着,“什么?不会洗盘子?我来教你。”
将军示范了一遍。
魔术师摇摇头表示看不懂。
将军抓着她的手又来的一遍。
“要是这么洗盘子,多少盘子我都洗的完呢!”魔术师愉快的说。
将军赶快把她的手放开说:“别贫了,赶快干活!”
说完就离开了。
不过厨房久久不见动静,将军有来到厨房,结果看到魔术师正在打盹。
将军叹了口气说:“不用你洗盘子了,你去外面收帐吧。”
魔术师从梦中惊喜,然后高兴的说:“真的吗?老板,我最喜欢你了!顺便问一下,老板是不是也很喜欢我?”
“好了,赶快去收帐吧,客人在催了。”将军转移话题。
“顺便问一下,你收留勇者了吧?他怎么样了?”魔术师问。
将军考虑一下说:“他怎么也是上代魔王的儿子,魔王把儿子托付给我,我怎么也不能不管,来到这个世界他就要在这个世界里谋生,我送他去上学了。”
在某所破烂的学校里,一个黑发少年正坐在讲台桌上让同学们上缴东西,那些同学颤颤巍巍把东西放到他面前,很快就堆起了一座小山。
“只有这些?”他厉声问道。
“只有这些!”一个带着眼镜的小个子飞快答道。
少年划亮一根火柴,把那些东西付之一炬。
“这些违禁品以后不准带到学校里来了!所有人明天都把课本带来,老师的问题我会想办法的!”少年威严的说。
那个小个子男生惊叫着说:“你以为做这些事那些人会不管吗?太天真了!学生自由委员会会镇压任何胆敢学习的人,你得罪不起他们的!”
“哦?”少年提起了兴趣说,“那么就拿他们开刀吧!”
這就是套路巨星
在一个阴暗的教室里,有三个男性人影潜伏在黑暗中,其中一个人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你们听说了吗?听说高一(A)班开始组织人上自习了?”
“好久没见过这么有种的人了!我都想去回回他们了。”一个肌肉男把腿翘到桌子上说。
另一个身影推了一下眼睛说:“不要着急,先确定他们有没有资格做我们的玩具,我已经让一年级的学生会去对付他们了。”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动作快呢!”肌肉男有些不爽的说。
这个时候大门被打开了,有一个长发女子进来了,她的手中握着木刀。
“辛苦了,事情怎么样了?”眼镜男问。
“和往常一样。”长发女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
“读书会团灭!还是那么心狠手辣呢!”怪气男嘿嘿的笑着。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一个能打架还是学霸的人?是我的菜呢!”校服女挥了一下木刀,把木刀上的血迹溅到窗户上。
天命貴女
“你不要插手,我已经派人去试探了!”眼睛男争辩。
“我只是去看看他的样子,感兴趣的话说不定会直接动手哦!”校服女直接离开的了那个屋子。
少年在走廊里看到学校少有的女生,那个女生穿着校服,拿着木刀,但是关键的是她有一袭蓝色长发,锋利的目光和监狱长有些神似。
他们擦肩而过,校服女在他身后说:“你到底能走到什么地步呢?我很期待哦!”
“什么地步?我会让这个学校的所有人都会上早自习!”少年霸气的回应。
在魔都附近,一个巨大的怪物喷出数到光来,把金发少年逼到了一角,少年此时把「弑神之剑」蓄好魔力,一击将怪物劈成两半。
“这到底是什么啊?”吸血鬼公主抱怨,“我的攻击竟然无效,只有圣剑才能对这个怪物造成伤害!”
在远方的神殿,火神通过一个湖面看着少年和公主,他露出凶险的微笑,他对手下的士兵说:“怎么样了?”
“马上就要培育完成了,用神的尸体培育「堕神」,而水神大人的躯体经过我们的不断培育会成为最强「堕神」!但是大人您不怕人类因此毁灭吗?她可以轻松毁掉整个地表啊!”
“不听话的人类没有利用的价值,只要存活两个就敬畏之心的人类神族就不会灭亡,让我们看看这位水神钦定的勇者能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吧!”火神狂笑着。
在他的身后,无数「堕神」正在成长。
少年回到魔殿,直接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那个房间中的大床上有一个病人,病人身边有一个老臣伺候。
“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现在我又可以用治疗术让你好些了,请忍着些。”少年亲切的说。
满身伤痕的鬼皇轻轻的“嗯”了一下,接着少年就开始使用治疗术。
“魔王陛下,老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鬼族老臣说。
“但说无妨。”少年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么见外的说法。
諜海暗影
“鬼皇也老大不了,到了成婚论嫁的年纪,魔王若不嫌弃,不妨和鬼皇成婚,虽然这个孩子刁钻,但是模样不也很可爱吗?这样予公予私都有好处。”老臣缓缓道来。
“闭嘴!”鬼皇低声警告说。
老臣并不吃这一套,继续说:“鬼皇你不想和魔王成亲吗?”
鬼皇脸红着低下了头。
少年觉得现在的氛围有些尴尬,他正考虑怎么作答,有人出现搭救了他。
玉面狐从房间进来直接扑到了少年的怀里,泣不成声的说:“魔王陛下您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在担心,大家都是魔王会被勇者……”
少年摸了摸她的头,她头上那一队毛绒絨的耳朵使少年感觉很舒适。
玉面狐抹着自己的眼泪说:“对不起,我太失态了,但是我真的很高兴……”
“魔王陛下,您看起来很高兴吗?是不是把我忘了?”尸人族公主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
“不,我怎么敢,不过你……”少年辩解说。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作为您的未婚妻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对吗?”尸人族公主平静的说,但是那语调里包藏着愤怒。
“并不是……”少年急忙说。
不过少年的话再次被打断,他的一只胳膊被人抱住了。
“魔王哥哥,你说一下她们嘛!看她们那无法无天的样子!”妖玲玲撒娇道。
“哥哥,有的时候还是要收敛一下啊,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吸血鬼公主从身后搂住少年的脖子,在他的耳朵旁低语。
少年顺着公主的目光看去,发现艾莉丝就站在门边,迎上了少年的目光。
前妻歸來 點絳唇
“不好意思,打扰了!”艾莉丝满怀歉意的关上了门。
“艾莉丝,你听我解释!这……”少年喊了出来。
突然门又打开了,艾莉丝走了进来。
“艾莉丝,你肯听我解释了,这是……”少年欣喜的说。
艾莉丝嘟起小嘴,有些生气的说:“对了,魔王陛下,你对我求婚的事我还有再考虑一下!”说完艾莉丝就关上门出去了。
“艾莉丝……”少年情绪低沉。
“明明都有我了,魔王陛下你真过分!”不知道从那里传来的没听过的成熟女性声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顺着声音望去,那是一个身材丰满的女性,她穿着恶魔似的暴露服装搔首弄姿。
“你是谁?”少年愣了一下问道。
“好过分,每天晚上我都在你床边,你还时不时触摸人家的敏感部位,现在竟然装作不认识人家!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无情!”那个女恶魔假装哭泣。
玉面狐马上给了少年一个耳光,喊道:“差劲!”
雪虞露阴沉着脸,空气中都感觉到了她的愤怒,她冷冷的说:“人渣!”
妖玲玲后退了两步,流露出害怕的神情,说着:“恶心!”
鬼皇躺会床上,扭过身子不去看他,吐出:“流氓!”
公主直接用双手勒紧了少年的脖子,威胁着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哥哥~”
少年挣扎着对着女恶魔说:“求你快解释清楚,不然我…就要…死了……”
都市貼心保鏢
“没想到你真的认不出我来,明明之前人家也是很活跃的!”女恶魔有些生气。
“吓得我重新看了一下前面四十九话,你在那里出现了?”少年争辩着说。
“我是魔镰啦魔镰,这下你明白了吧!”女恶魔无奈的说。
“你居然也能幻化人形?话说最后一话你出场有什么意义?”少年吐槽。
問天穹
女恶魔有些惊讶的说:“最后一话?难道之后不展开恋爱喜剧吗?”
致命邂逅 暖小開
“不展开啦不展开!”少年强调。
“哎?!不展开吗?”公主惊讶的叫了出来。
这个时候圣母不知道从那里蹦出来,抱着公主蹭她的脸。
“圣母复活了?”少年惊讶的问。
“好像是因为你重新注入的神力使她复活了呢,虽然媒介已经变成了「弑神之剑」。”吸血鬼公主解释。
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打开,黑发少年走了进来,盯着金发少年看了一会,他们相互呼出了对方的名字。
金发少年喊:“勇者?你来这里干什么?”
黑发少年不屑理他,但还是说:“我有东西落在这里了,现在想带回去。妹妹,和我一起走吧。”
魔王离开反驳:“那是我妹妹!”并向公主求援。
公主将一只手指放到嘴边腹黑地说:“怎么办才好呢?有了!谁赢了我就和谁在一起吧?怎么样?”
“好极了,正好趁机揍一顿这个小子,我看到他就有揍他的冲动!”勇者说。
“真不巧,我和你的看法完全一致。”魔王语气越来越具有嘲讽意义,“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我能打十个。”
“那可不好说呢!「魔神君临」!”勇者接受了魔神之力,开始用威压震慑周围。
“这种大招你为什么说开就开啊!”少年实在忍不了了。
滅世之門
“这就是实力的差别吧,魔镰,过来!”勇者威严的说。
魔镰看了看魔王,然后用轻浮的语气说:“真是抱歉,虽然你也很帅,但我已经是魔王大人的人了。”
“哈哈哈!”魔王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真不好意思,我对你这种人可不讲什么公平!圣母,来这边!”
圣母一直忙着蹭公主的脸并不理会他。
“你不也一样,那么只好用拳头解决了!”勇者早就冲到魔王面前,对着他的脸狠狠的来了一拳。
魔王趁机还击,也给了勇者脸上重重一拳。
接着他们就开始了在狂笑中互殴,使其他人百思不得其解。
艾莉丝在那个房间外看着窗外碧蓝的天空,耳畔不时传来“什么,你已经不行了吗?”“你在说你自己吧!你都快站不稳了。”“什么,这种程度根本不痛不痒!”等话语和拳头的冲击声。
艾莉丝拿着鱼干喂着恶魔猫,然后右手支撑了小脸说:“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