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ty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祭餘生 txt-第四十六回 偷襲熱推-f4e15

祭餘生
小說推薦祭餘生
许不丑无人可挡,落单的妖界将领一个个被许不丑三招杀死,很好地打乱了妖界士兵攻城的步骤,许不丑在城墙上太耀眼,不一会儿吸引了许多妖界将领的注意与仇恨。
可惜的是,许不丑在一眨眼间被五个妖界将领围住,既然一个人打不赢眼前的人界将领,他们就准备以多杀以,在战场上,谁讲公平就是傻瓜。
这一下倒让许不丑大得有些吃力,但并不要紧,他觉得自己刚好热完身,手感与斗气皆是顺畅的,打五个,照杀不误。
因此,在城墙上,出现了一个小空间,许不丑的刀法攻中有攻,一层接着一层,气势越来越磅礴,而五位妖界将领凭着一些本领,防御得有声有色,时不时还配合攻击,两方打得平分秋色。
再看许世,破城大将军,依旧坚持在第一线,和破城士兵们共同进退,因此没有什么危险。
超級氣運光環系 肥魚很
但是,在妖兵们出现疲惫的神色时,妖界军营里却响起一声悠长的号角声,那时叫妖兵再次猛攻的命令。于是,那些总是攻不进的妖兵们,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洒热血,有了这个效果,混在长蛇阵中的恐怖妖皇眼神闪现一丝冷芒,他有顾忌,但依旧要杀人了。
他的顾忌就是打赢他的念飞武皇,他知道,只要他一出手,气息一现,那么他就没有机会杀人了,但是这中间还是有一瞬,而那一瞬,可以让他杀许多人。
偷袭,一个妖皇,发动了偷袭,如鬼魅般出现在许世面前,然后一个骷髅杖随之而来,夹着一股阴风打向许世的头顶。
在长蛇阵中,恐怖妖皇注意许世很多次了,等他听见旁边的人喊他将军时,许世就成为他第一个目标,也是最后一个目标,所以他要一击必杀。
某美漫的一方通行 月空樓閣
恐怖妖皇使用了斗技和魂压两个可怕的招术,仅仅一个照面,将军许世被吓呆在那里,瞳孔放大,就像死了一样。
算盘打得再好,恐怖妖皇还是失败了,念飞武皇赶到了,这位慈祥的老人,真的是一个及时雨。
一把金刀抵住骷髅杖,一只苍老的手轻轻将许世一推。站在许世身旁的军师李立是个机灵人,他马上注意到将军的异动,于是他向右后跳去,顺势接住了许世。
许世与李立被推下了城墙,可想而知,恐怖妖皇的全力一击有多么可怕,许世只承受了一点儿,生死不知。
幸好李立不是一个书呆子,他还是有些武功基底,会一些卸力的技巧,掉回内城的李立受了一点轻伤,但是许世受到了很好的保护,没有受伤。
傲世天宮 林海羅文
李立背着许世来到一个墙角处,小心翼翼地把许世放下,许世的呼吸时断时续,心跳非常缓慢,李立不是郎中,不懂得如何医救,但他心里却非常的担忧,将军不能死。
观察了一下四周,李立认为妖兵一时半会儿打不到这个地方,所以他放心地去招军医来医治将军,他也在与时间战斗。
恐怖妖皇一动,即他那骷髅杖一现身,妖界攻坚兵一个个如跳蚤跳上城墙,然后野蛮地在城墙的人群中撕开一个小圆,这才是军中精英,他们也是妖界部队的撒手剪。
妖界攻坚兵数量与质量上都强于破城攻坚兵,所以破城军在很快的时间内被打到最后一丝防线上,那就是拿命拼时间,这是许不丑最不想使用的一招,这是破釜沉舟之计。
围杀许不丑的人数又多了三个妖界攻坚兵,八个人打一个,许不丑是真的不敢硬拼了,无奈中节节败退,不一会儿就与己方的攻城兵汇合,他下命令道:“结连锁阵,挡住他们。”
命令一下,破城攻坚兵交叉站立,前后攻击,左右辅助,这一招很是坚固,妖兵一时攻不破,只好左打打,右攻攻,他们又这样胶着了。
被挡住恐怖妖皇生气啊!到手的熟鸭子却被别人抢了,他恶狠狠得看着念飞武皇,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家伙,你难道看不出来你们必败无疑吗?为什么还一直守着这个破城。”
念飞武皇说:“一个强盗要杀进你的家里,你会怎么做?”念飞武皇反问回去,问题也非常犀利,他就是要恐怖妖皇知道什么叫明知不了可为而要为之。
恐怖妖皇笑到:“没有比我强大的强盗,因为我是强盗的头头,来一个,我杀一个,来多少,我也杀多少。”
“那我也是,这个时间,我最强,那我也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九万,杀完。”老人的眼睛睁开了,像两颗黑色的钻石,耀眼,摄人心魄。
而此时,老人头顶的金刀晃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刺耳的破音,而且,那金刀越来越薄,最后消失不见。
肉眼看不见,但恐怖妖皇却知道那刀还处在老人的头顶,放出令人害怕的气息,这一刻,他才知道,老人开始的时候隐藏了他的真正的实力。
恐怖妖皇尖叫道:“老不死的,你怎么如此阴险?开始的时候为什么要隐藏自己,你是不是也是那个世界的,可是那些人不是不允许插手人间的事情吗?”
恐怖妖皇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他要准备逃了。
丫頭,惹定你了!
騙夫成婚 百面狐貍
老人淡淡地说:“他们也是为了守护,老夫也是,那规矩有何用?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就是淡淡的话语,但老人的气势越来越强大,空中出现一道白线,然后恐怖妖皇胸口上出现千万个小洞,开始流血。
太可怕了,这就是那个世界人们的实力吗?恐怖妖皇感觉不到疼痛,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麻木。恐怖妖皇没有反手能力,他想到,琥珀妖皇也是那个世界的,他们对外宣称自己只有皇阶,可是真正只有妖皇或武皇的能力的人,就知道他们比他们强大太多太多。
一瞬间,恐怖妖皇觉得自己要死了,可是心中有一只白色的小乌鸦永远不低头,而且还在愤怒地撕叫着,扑哧着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