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fe7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迷蹤諜影 txt-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誘導審訊分享-w9zwf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姓名。”
“不是已经问过了?”
“现在是新的审讯,所有问过的问题,我会再问一遍。”孟绍原的话里还是非常客气的:“我们知道你们的身份,也麻烦你们配合点。”
不安王妃,王爺請留步
“冯守成。”
“身份?”
冯守成沉默不语。
孟绍原也不催促他:“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们是特工总部的,也就是俗称的76号,你的同伴都已经承认了。”
羿演日月
他在观察着冯守成。
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飘忽不定,偶然和自己接触,眼光很快会转移。
他不时的用大拇指的指甲,抠食指上半段,漫无目的。
所有的这些举动,都表明着一样:
他的心理素质很差!
“76号的也没什么。”孟绍原语气平和:“在公共租界,军统的、中统的、特工总部的,比比皆是,我们呢,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些什么审问,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只要你们上面来和我们一交涉,没说的,我们得立即放人。”
廢女逆天,鳳凰重生
冯守成也知道这一点,对方这么一说,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
“可是,为什么到现在你的人还没来保释你?”孟绍原忽然问了声。
冯守成皱了一下眉头。
是啊,为什么?
“我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玲瓏局: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大結局) 望晨莫及
孟绍原叹了口气:“现在是非常时期,什么个情况,你比我更清楚。公共租界的法律呢,我也不用特别解释给你听,我就说一个人,孟绍原!
天魔仙尊 綠頭大哥
孟绍原这个人,聪明,聪明的很。眼睛毒,抓时机抓得准,这点你一样比我更加了解。他一定会知道你们被抓的消息,你说他会怎么利用这个机会?
大造舆论风向,给工部局持续施加压力,特工总部呢,当然会断然否认这点,他们不会承认你们存在,甚至,你们会被当成弃子的!”
……
“释放?不,事情还没有弄清楚。”
罗斯探长对着电话说道:“总董先生ꓹ 我带病依旧坚持来审问犯人,就是对方违反了租界法律。你现在居然要我释放他们?这是在渎职!”
“探长先生。”电话那头的克拉斯爵士说道:“你知道他们的身份ꓹ 我已经接到了电话,我的压力很大。”
“总董先生,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罗斯探长从容地说道:“他们是谁?带着武器进入租界的亡命徒?那么我必须要逮捕他们ꓹ 这是我的责任。他们是军统的特工总部的人?无论如何他们都违反了法律。我一样要逮捕他们,请您告诉我ꓹ 他们到底是谁?”
克拉斯哑口无言。
妖妃來襲,請王接駕
这两个被俘的人身份,谁都清楚ꓹ 但谁都不愿意说出来。
说出来ꓹ 事情就真的不好办了。
克拉斯沉默一会,语气逐渐变得严肃:“我以工部局总董的身份,命令你立刻放人。”
“我拒绝。”
罗斯探长语气强硬:“我的直接上司是警务处长,我的效命对象是公共租界,我必须为工部局董事会负责。如果这是董事会的意思,我接受。但如果是您个人的意思?”
罗斯探长缓缓说道:“那么,请您亲笔签署一张释放令ꓹ 我会立即释放,并且ꓹ 我会向董事会ꓹ 以及大法官做出详尽汇报!”
这是克拉斯的命门。
有些情况下ꓹ 他这个总董的权利ꓹ 还不如一个探长。
比如现在。
探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释放一个犯人,而且可以做的毫无破绽。
但是总董不行。
让他签署这样的命令ꓹ 一旦被公开出来ꓹ 他会立刻辞职。
“我知道了ꓹ 探长先生。”克拉斯忍着怒气:“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总董先生。”
……
魔獄戰神
家有情獸相公 紀小夏
“特工总部不会承认你的存在ꓹ 李士群不会承认你的存在。”
孟绍原起身,发了一根烟给冯守成,还亲自帮他点上:“你只是一个小特务,谁会在乎一个小特务的生死呢?李士群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还用我和你说吗?
你会被定个什么罪名?江洋大盗?我想多半是这样的。你不会被判死刑,可是你进了监狱以后会怎么样?你认为,军统的人会放过你?”
冯守成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孟绍原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自己想想吧,是苟且偷生的好,还是慷慨就义的好。我们都是混日子的,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但你不同。李士群的势力在上海,在南京,难道全国都有他的势力?不说是死,说了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啊。”
“再给我一根烟。”
冯守成闷声闷气地说道。
第二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冯守成猛的抬起头来:“我叫冯守成,我是特工总部稽查队第二大队第一中队的……”
……
“成了?”
危險情人:愛你,已入骨 惟愛雪
“成了。”孟绍原掏出一个信封交给了罗斯探长:“给我看死了这两个人,任何人来要人都不能放他们走。”
“放心吧,刚才克拉斯已经打过电话,被我给挡回去了。”罗斯探长掂了掂信封:“这是?”
“给你的生活费。”孟绍原淡淡说道:“你也受到这件事情的牵连,帮着我孟绍原做事,在我们最困难时候伸出援手的,我都不会忘记你们的好处!”
……
“怎么回事?”
吕蒙拉住了一个人。
“嗨,那边不是又发生抢劫案了?”
吕蒙立刻拔出枪来:“弟兄们,跟我维护秩序,保护租界。”
说完,他“砰”的对天上开了一枪。
本来还算秩序不错的周围,顿时一片混乱。
哭的哭,跑得跑。
“冲!”
吕蒙手一挥,第一个冲了出去。
两个劫匪也算是倒了血霉。
不就抢了一块手表,怎么连枪都用上了?
被吓坏的两个家伙,抱着脑袋就蹲到了地上。
命比表值钱多了。
吕蒙冲了上来,对着劫匪就是一脚:“东西呢?”
“在,在这。”
劫匪哆哆嗦嗦的拿出了手表。
吕蒙对他踢了一脚:“滚,滚!”
嗯,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劫匪还不敢相信。
“砰砰!”
吕蒙对着天上又是连开两枪:“快滚!”
两个劫匪屁滚尿流的跑了。
吕蒙拿着手表,来到失主面前:“收好了,以后小心一点。”
失主也是被吓得面色惨白,哆哆嗦嗦接过手表:“你、你们是巡捕房的?”
“不!”
吕蒙微笑着:
“我们是76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