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b20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笔趣-第一三二二章 波瀾起,開始盪漾的漣漪看書-8crpj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
薛茜居住的别墅区内,两台面包车正安静的停在公共停车位上,张利四人和小鱼两人坐在其中一台车里,另外一台车内,朴灿宇和雀哥俩人,正盯着别墅一个亮灯的窗口,产生着简短交流。
“哎!咱们都傻呵呵的在这杵了一下午了!你打算啥时候动手啊?”雀哥啃着手里的牛肉干,向身旁的朴灿宇问道。
“你快闭嘴吧!如果不是因为你跟丢了李静波,咱们俩至于同时坐在这吗?”朴灿宇没好气的呛了一句。
“你这话说的,比放屁都没味儿!你以为我是故意跟丢李静波的吗?李静波这次回兰Z,一大堆眼睛都在瞪着他呢!而且我对本地的地形也不熟,当时他离开长天集团之后,开着车在城里一顿瞎JB绕,把他跟丢了以后,我只都差点没回来!”雀哥一点办错事的觉悟没有,理直气壮的犟了一句。
“你快拉倒吧,我算看透了,你就是个嘴炮选手,全身上下最硬的就是你这张嘴了!我当初就应该让你留下看着薛茜!”朴灿宇斜眼回道。
“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别拿我的职业口碑开玩笑昂!”雀哥有点急眼。
“你快拉裤兜子去吧!跟个人都跟不住,你有鸡毛口碑!”朴灿宇烦躁的骂道。
“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解释!但这事绝对不怪我,当时你跟着他,你也得丢!这么大一个城市,还到处堵车,他们的车专门往拥挤的路段走,你让我咋办,飞过去啊?”雀哥嘀咕了一句,也感觉这事多少有点憋屈,舔着嘴唇继续问道:“哎,肖凯在三合那边,不是砸进去钉子了吗!要不你让他套一下位置呗,咱们这次本身就是奔着杨东来的,你只要摸到杨东的位置,不是也一样能找到李静波吗!”
緋聞時代 林夕
“你他妈以为我傻啊!你能想到的事,我能想不到吗?我跟肖凯联系过了,但是他说咱们这边的鬼,最后报出去的消息,只说了他们离开了会N,再之后就没信了!”朴灿宇解释了一句。
“漏了?”雀哥瞪起了大小眼。
“不像!他给咱们透的消息,都是无关紧要的,而且在咱们还没暴露的情况下,杨东肯定猜不到家里有问题,估计这个鬼保持静默,应该是杨东也觉得这次的事对李静波很关键,所以谨慎了一些!”朴灿宇顿了一下:“肖凯这次让咱们过来的目的,是挑拨杨东跟薛家之间的关系,但是咱们现在根本就插不进手去!”
“那他妈咋整啊!”雀哥听见这话,也犯愁了。
“原本按照肖凯的计划,是等着薛猛跟李静波斗起来之后,咱们这边添把火,把杨东跟李静波推到薛家的对立面上去,结果咱们现在既找不到杨东,也他妈找不到李静波!根本就插不进去手!你说这是玩啥呢?旅游来了?”朴灿宇相当无奈的回了一句,虽然嘴上埋怨雀哥跟丢了李静波,但其实他心里也能理解李静波此刻得有多么谨慎,调整了一下车辆座椅之后,躺在了靠背上:“原本还想着,如果你能把李静波盯死,我这边就把薛茜抓了,想办法挑拨一下双方的关系,但现在人丢了,也就没什么好办法了,等杨东那边的鬼重启吧!我眯一会,你听着点电话!”
滾橫爬順 李明道
“哎哎!”雀哥听见这话,伸手捅咕了一下朴灿宇。
“你有病啊!没听见我说要睡觉吗!”不耐烦的翻了个身。
“你先别JB睡了!你起来看一眼!这事有点不对劲啊!”雀哥盯着薛茜的别墅开口。
美人如玉
“扑棱!”
昏主 劍禦無痕
朴灿宇闻言,随即从座椅上起身,向别墅那边看了一眼。
此刻在薛茜家别墅附近,四道身影已经蹑手蹑脚的凑到了车库门前,其中一人弯腰捅咕了十多秒钟,然后轻轻的将车库门掀了起来,逐一钻了进去。
“怎么回事,招小偷了?”雀哥看着几道消失在车库里面的身影,侧脸看向了朴灿宇。
“按照今天的局势来看,就算这几个人真是贼,咱们也不能把他们当贼看啊!”朴灿宇说话间,伸手拿起了车内的对讲机:“张利!”
“我在!”另外一台车里的张利答应一声。
“刚刚进车库的四个人,你看见了吗!”朴灿宇再问。
“看见了,我正要跟你说呢!”
“把这四个人盯死,能扣尽量扣住!”朴灿宇再度开口。
“妥!”
另外一台车内的张利听见朴灿宇的吩咐,答应一声之后,随即掏出匪帽和白手套戴好,对着其余人开口道:“都精神点,来活了!”
“咣当!”
张利语罢,车内的六人纷纷推门下车,而线路经过改动的面包车,并没有泛起任何灯光。
綜英美劇夜的第七章
……
与此同时,别墅内,薛茜在泡完澡之后,正穿着浴袍坐在二楼的客厅内喝着红酒。
几个小时之前,薛茜已经接到了薛猛被革职的消息,此刻心中也是无比纠结。
一边是自己的亲哥哥,一边是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生父,双方的纠纷让薛茜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薛茜对于李静波并不反感,但也绝对谈不上有什么爱情,对于从小就衣食无忧,已经开始追求精神层面满足感的薛茜,也曾试着去接受过李静波,但李静波身上那种功利和草根阶层出身带有的许多生活恶习,都让薛茜感觉他们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从未因为金钱而烦恼过的薛茜,无法体会李静波为什么要耗费大把的时间追权逐利,为什么对于生活永远都保持着警惕,而且缺乏安全感。
在此之前,薛猛不止一次的跟薛茜联系过,想要让她劝诫李静波,别去染指薛家的核心事务,而薛茜也的确听了薛猛的话,几次阻拦李静波,乃至于这一次甚至以孩子作为筹码,想要要挟李静波就范,但最终仍旧没有阻止李静波去参加会议。
对于如今的这个结果,薛茜很绝望,对于她这种骄傲的千金小姐来说,李静波宁可放弃她们母子,也要去开会的行为,就是在用她和利益进行比较,而且,她还输得很惨。
薛茜追求的爱情,是那种整天活在宠溺和浪漫里的日子,是那种以她作为家庭核心,可以永远被捧在手心里的生活,而李静波这种直男,俨然是无法做到这一切的,在李静波看来,家庭一词的核心含义并非浪漫,而是包容,身为一个男人,他要做的,是给妻儿创造一个衣食无忧的环境,去为他们遮风挡雨,而不是在毫无能力的情况下,每天像个舔狗一样把所谓的爱情挂在嘴上,说着我不能离开你,但又根本没有让她留下的实力,更没有去为之奋斗。
浪漫、激情!
包容、平淡!
这是生长环境不同所带来的观念碰撞,它无法调和,只能由一方选择退步和忍让,但李静波的固执和薛茜的任性,似乎已经注定了这段婚姻悲剧的本质。
“咣当!”
就在薛茜这边一个人喝着闷酒的时候,走廊里忽然泛起了一声开门的声响。
“你还知道回来!”薛茜听见外面的声音,蹙眉从沙发上起身,穿着浴袍向门外走去:“李静波!是你吗?”
“……”走廊内鸦雀无声。
“你别跟我装死!我要跟你谈谈!”薛茜站在走廊里,发现书房那边的门开着,但是里面并没有亮灯,随即大步向那边走了过去:“我要跟你谈的,不是我二哥的事,而是你我之间的!”
“踏踏!”
就在薛茜走到门口的一瞬间,一道身影猛然从门内窜出,瞬间用手里的一条毛巾捂住了薛茜的嘴,把她按在了墙上。
“唔唔!”
薛茜闻着毛巾上刺鼻的味道,借着昏暗的光芒看见对方脸上的恶鬼面具之后,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开始挣扎起来,但很快被上楼的两个人按住了胳膊。
大约十几秒钟后,薛茜被麻醉,身躯软了下去。
“查过了,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监控硬盘也处理掉了!”三人这边刚刚得手,又有一个人从楼下跑了上来。
“去房间里找一下她的车钥匙,抓紧撤!”恶鬼面具点点头,微微弯腰将薛茜扛在了肩头。
三分钟后,一行四人带着薛茜下楼,恶鬼面具在拽开车库入户门的同时,对着几名队友吩咐道:“小伍开车!咱们直接撤!”
“啪!”
奧術狂潮
就在入户门敞开的一瞬,一根枪管子直接从车库里探出来,顶在了恶鬼面具的脑门上,随后张利胳膊肌肉紧绷的端着一把私改猎,硬生生的推着恶鬼面具往后退了一步:“往哪撤啊,哥们?”
“我艹!”后面的一个青年看见这一幕,身后摸向了后腰。
“噗嗤!”
我是咱總裁小對象 琪子跡
在青年动手的一瞬,躲在阴影中的二老肥身形前扑,手里的军刺结结实实的怼在了青年的后腰上。
“艹你妈!全给我双手抱头!跪地上!”尾随四人进门的小鱼此刻也从另外一侧出现,攥着手里的枪一声暴喝。
……
同一时刻。
一处位于市郊,隶属于长天集团旗下的物流仓储基地仓库内,一个小青年用塑料袋拎着两个快餐盒,推开了一处休息室的房门,此刻休息室内灯光明亮,已经失踪了数日,作为引发李静波和薛猛纷争导火.索的独眼马进,此刻正被反铐双手,用胶带封嘴的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