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jfp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業務”來了 (第一更)看書-5qcr7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没有说话,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依然看着汉斯先生。
“当然了,这次来找向先生,我的确是有事相求的。”
汉斯先生也知道这事儿早晚得说出来,干脆也不再藏藏掖掖,他笑着说道,
“我早年前从一位米国的朋友那里,置换到了一幅华夏古画,是元末明初画家王蒙所作的《秋山萧寺图》。这幅古画,我拿到手时,就已经有些保存不善了,这些年来,我偶尔拿出来晾一晾,吹一吹风,不过情况似乎并没有改善,反而恶化了不少。”
“你也知道,D国这边从事华夏古书画修复的人并不多,而且这幅画价值不菲,我也不是很信得过那些人,这古画就一直没有修复。”
顿了顿,汉斯先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如今向先生来了博临,我想,我的这幅古画,总算可以好好保养修复一下了,当然,我也很欢迎向先生到我的私人博物馆里参观一下我这些年来的收藏。”
汉斯先生说完之后,向南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坐在汉斯先生左边的那位金发D国人好像有些忍不住了,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拿眼睛看了看汉斯先生那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汉斯先生一见,顿时笑了起来,又对向南说道,“对了,向先生,我还忘了向你介绍一下。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坐在我左边的这位是卢卡斯。”
深宮情鸞劫 白鷺未雙
说着,他又指了指另一位一脸络腮胡子的D国人,笑着介绍道ꓹ “这位是安德里亚斯。他们两人也都是生意人,当然ꓹ 同样也都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古董收藏家,他们对古老的东方文化非常着迷,没错ꓹ 非常着迷!”
向南朝这两位当地数一数二的古董收藏家笑了笑,然后看向汉斯先生ꓹ 一脸为难地说道:
“汉斯先生,我倒是很乐意去参观一下你的收藏ꓹ 不过你也知道ꓹ 我们这次到博临来,是受了贵国文化遗产保护组织的邀请,前来学习交流文化遗产保护相关技术与措施的……”
“向先生,这跟我们请你修复文物一点也不冲突,不是吗?修复文物,其实也是在交流文化遗产保护技术啊。”
煉丹筆記
汉斯先生还没有说话,那位金发顺滑得苍蝇都要摔跤的卢卡斯就哈哈笑了起来ꓹ 他左右看了看两位同伴,说道ꓹ “我说的应该没有错吧?”
“当然没错ꓹ 修复文物ꓹ 本来就是在保护物质文化遗产。”
汉斯先生笑着点了点头ꓹ 对向南说道,“我想这一点ꓹ 哪怕是贵国访问团的赵团长也会赞同的。”
“这是双方互惠互利的事情ꓹ 向先生就不要犹豫了。”
见向南皱着眉头没有说话ꓹ 汉斯先生又笑着说道,“当然了ꓹ 从加利特、弗兰克等几位老朋友那里,我们也知道向先生的‘规矩’,修复华夏文物,必须用同等价值的华夏文物来抵扣修复费用,这一点,我们同样也会遵守的。”
向南一听到这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得,连加利特和弗兰克都搬出来了,果然啊,这些海外的大收藏家们,基本上都是不分国界的,认识了一个,就等于认识了一帮,现在连D国收藏家都知道自己的那个“规矩”了。
不过,他们知道了也好,自己还不用亲自开口说明了。
想了想,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汉斯先生三人,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还是先请汉斯先生找我们赵团长说明一下情况再说吧。毕竟我如今身在访问团中,如果要单独行动,必须征得团长的同意。赵团长要是同意的话,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少年舜帝 嬉樂文人_91_91
汉斯先生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很快就笑道,“请向先生等我们的好消息。”
回到三楼的宴会厅后,酒会还在继续,钱昊良依旧坐在那个角落里品着红酒,而熊嘉正和鲁立军却是不见了踪影。
秦樓春
钱昊良笑着对向南说道:“他们两个人说要锻炼一下英语,就跑去找别人聊天了。”
由于酒会中的华夏访问团成员中会D语的很多,因此大家在交流时用的大多都是英语,熊嘉正和鲁立军倒是也会一点,就耐不住寂寞出去找人聊天了。
“钱大哥怎么没去?”
向南一屁股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葡萄酒抿了一口,笑着问道,“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也不无聊?”
行腳商人的奇聞異錄
“我就算了,我的英语本来就磕磕巴巴的,就不丢人现眼了。”
钱昊良笑着摇了摇头,转过头来问道,“刚刚赵团长找你干嘛了?真的有‘业务’来了?”
“差不多吧。”
向南就将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忍不住摇头笑道,“这些收藏家的消息可真是灵通,我刚到博临,他们就知道了。”
冷酷魔醫少夫人 依然悠然
“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朋友可是遍天下的,消息灵通那才正常。”
钱昊良笑了笑,说道,“你现在算是名扬四海了,以后只要去了哪里,哪里的收藏家就会想着法儿地找你修复文物,出门一趟就能有收获,这样也挺好。”
向南想了想,问道:“钱大哥,你要跟我一起去修复文物吗?”
“人家又没邀请我,我怎么能巴巴地自己凑上去?”
钱昊良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再说了,我跟你不一样,你是没文物修复就不开心的那种,我天天在单位都修复够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可以不修复文物,我巴不得歇几天呢。”
向南本来还想着带他一起呢,一听他这么说,只好作罢。
和钱昊良聊了一会儿,华夏文物学会的熊凯文又找过来了,说是团长赵炳天喊向南再过去一趟。
向南大概猜出了什么事情,也没多问,跟钱昊良打了声招呼,就站起来跟着熊凯文往另一边走去。
没过一会儿,向南就又见到了赵炳天,此刻他身边已经没了那些D国人,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歇息。
看到向南来了,赵炳天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对向南笑道:
“向南来了,坐,坐下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