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nb8玄幻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四百三十四章 改變形勢熱推-dbhwj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六次源劫想要封神祖境,陆家历史上都未记载过,但想起陆隐的种种事迹,即便白望远与王凡都不敢说他一定不能成功。
另一边,下凡界角落,夏神机分身吐血,不仅吐血,鲜血甚至从皮肤渗出,就跟从血水里打捞出来一样,“快走,夏神机能感觉到方位,他应该来了”。
刘少歌扶起夏神机分身,按照准备好的路线离去。
这个路线头顶就是祖莽,他们以祖莽气息威慑夏神机,让夏神机难以找到他们。
“值吗?”,刘少歌问道,看夏神机分身,眼底深处第一次带着惊叹。
夏神机分身咧嘴笑了,满嘴的血,看起来相当狰狞恐怖,“一次重创,大不了闭关百十年恢复,却能换来一个承诺,当然值”。
刘少歌语气低沉,“你早就知道?”。
“知道你跟陆小玄有联系?小家伙,你太小看我了,一代新人换旧人是不错,但别忘了,我们不是旧人,祖境,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被淘汰的旧人,当初陆小玄能追过来,我就觉得不对,陆小玄凭什么追我?就因为我是夏神机分身?你又为什么那么谨慎,步步为营,甚至算计到了陆小玄,让他无法再追下去,怎么看,这都像是你们两个的博弈”。
“既然博弈,当然有赌注,你的赌注就是我,能形成这场博弈的根本原因,就是你与陆小玄有联系”,夏神机分身一字一句说着。
明明身受重伤,走路都要扶着,根本反抗不了刘少歌,但却什么都说。
我的左手愛人
刘少歌赞叹,“不得不说前辈比我想象中更聪明,也更厉害,更狠”。
夏神机分身嗤笑,忽然抬头,两人有默契的一动不动,等候片刻,“走了,就是夏神机,如果不是祖莽气息干扰,我一定会被他找到”。
“前辈,你通过我与陆隐联系,以重伤夏神机为条件,换取他将来帮你对付夏神机的承诺,你就这么相信他?”,刘少歌问道。
这件事同样发生在陆隐来到树之星空后,他看到种子园,想起了封神农易,接到刘少歌联系,与夏神机分身取得了交易。
夏神机分身抬头,喘着粗气,示意刘少歌把他放下,背靠树根坐着,“四方天平放逐陆家,是一次豪赌,他们赢了,而我这次也下一个豪赌,就赌陆家能翻盘”,说到这里,他看向刘少歌,“我知道你跟陆小玄有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少歌打断,刘少歌笑道,“我跟他无仇,只是这黑暗森林中的一员”。
夏神机分身深深看着刘少歌,“或许未来有一天,这片星空,有你一席之地”。
刘少歌淡笑,“再说吧,夏神机重伤,看来这树之星空暂时乱不起来,前辈重创夏神机不仅是帮陆隐,换取他的承诺,更是认为四方天平可以胜过其他人吧,不仅是帮陆隐,也是帮前辈你自己”。
夏神机分身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中平界,种子园不远处,陆隐看着封神图录降落,上面,有一抹影子,与农易形象一模一样,这就是,封神。
前方,农易目泛异彩,看着封神图录,他没什么变化,那抹影子来自封神图录的金色光芒,有光,就有影子,而影子,成了他。
“你有什么感觉?”,农易问道,看着陆隐。
陆隐收起封神图录,“没感觉,前辈,走吧,找白望远他们聊聊”,说着,取出至尊山,放出了狱蛟,随着狱蛟一声嘶吼,陆隐登上。
农易惊叹,“每次看狱蛟都很惊叹,怎么也想不通你究竟是怎么收服它的”。
“前辈,走吧,别让寒仙宗久等”,陆隐大喊。
农易身形一闪,出现在狱蛟头顶。
狱蛟张牙舞爪嘶吼了一声,祖境之力横扫周边,猛地冲出,朝着顶上界而去。
顶上界,寒仙宗内,白望远脸色低沉,他们感觉到狱蛟的力量了,陆小玄来了。
而王家大陆下方的山坳内,龙祖脸色难看,果然是狱蛟的气息,那么刚刚的就是,封神图录,陆小玄果然来了。
一旁,白胜奇怪,“陆小玄怎么来的?”。
龙祖皱眉,一脚跨出,他猜到了,必然是木星。
木星能直通树之星空已经不是秘密,只是之前没人尝试过,如今陆隐的到来算是验证了这个猜测。
陆小玄到来,事情有变故。
主宰界,雾祖平静看着,她没有立场,如果有,就是人类。
无论什么境界,什么修为,都有恩怨情仇,她不是陆家,掌控不了第五大陆,更掌控不了这方恩怨情仇,只能看着。
狱蛟与龙祖几乎同时到达。
在寒仙宗外相遇,看到彼此,龙祖惊愕,“农易?你怎么会跟陆小玄在一起?等等,他封神的是你?”。
农易冷眼扫过龙祖,随同狱蛟一闪进入寒仙宗。
龙祖也急忙进去。
“夏神机呢?”,龙祖看到白望远与王凡,奇怪问道。
王凡将夏神机一事说了一下。
龙祖脸色更难看,怎么事态一下子变了?陆小玄封神农易,等于说不仅多了个陆小玄,也多了个农易,而夏神机还重伤,他们减员,这还怎么弄?
神罰之上
都市最強皇帝系統 天上帝一
三人看向木邪他们。
木邪也看向陆隐,惊奇,“封神了?”。
陆隐笑了,“是”。
木邪点点头。
鬼祖同样看着陆隐,陆隐也看向他,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见面,明明使用的都是死气,明明数十年前龙七身份暴露,鬼渊还有人拼死助他逃生。
但如今不同了。
龙七的时候,他是陆小玄,一个需要保护,被四方天平追杀如丧家犬的蝼蚁,鬼渊愿意保护他,成为他的后盾,将来或许他能带领鬼渊登上巅峰,也或许,他被鬼渊利用到价值耗尽,鬼渊占据了主动。
而今不同,他的力量早已失控,鬼渊根本把控不住,也就不再与他联系。
他们彼此谁都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然在寒仙宗。
“鬼祖?”,陆隐先开口,看着对面阴气森森的人,此人死气之浓郁让人惊叹,鬼渊内的死气绝不在第五大陆任何一个死神力场之下,如此看,死神左臂与勾廉同样可以用一击。
对面,鬼祖可不知道陆隐想的是这个,如果知道,必然警惕,要知道,被死神左臂与勾廉使用一击,那是会耗干整个死神力场的,鬼渊也一样,等于断了他的传承。
“陆小玄,久违了”,鬼祖开口,看陆隐目光犹如看稀世珍宝。
陆隐道,“是久违了,当初的情,我承下了,有机会定会报答”。
鬼祖没有多说,看向白望远。
陆隐也不再与他说话,同样看向白望远与王凡三人,“怎么说?你们是想打一场?”,说着,他挥手,金色光芒再次绽放,农易的影子惟妙惟肖。
所有人都惊奇望着,除了九山八海,其余人都是第一次看封神图录,当然,龙祖除外,他的年纪比九山八海还大。
“封神图录我也是第一次使用,用得不好,莫怪”,陆隐说道,言语中充满了威胁。
王凡沉声道,“陆小玄,数日前你还与我等有过约定,不再踏足树之星空,这么快就违反约定?”。
“数日前,刘岳前辈也还在,但现在没了”,陆隐道。
“刘岳一事与你无关”,白望远道。
陆隐叹口气,“同为对抗不死神的战友,怎会无关,前辈当初特意说过,邀请我去刘家饮茶,谈论剑术,并说会将剑道归一传给我,因为我是最合适的剑道传人,虽还未来得及传授,但这份恩情,我要收,前辈岂容你等随意污蔑,想杀就杀”。
“你胡说,刘岳从来不喝茶,而且刘家的剑道归一怎么可能传给你?”,白望远厉喝。
陆隐挑眉,“怎么,我与刘岳前辈说话,当时你在旁边?”。
白望远噎住了。
調包王妃:王爺下堂去 檸檬沒我萌
櫻空之雪1
“陆小玄,不用胡搅蛮缠了,刘岳是什么人我们都清楚,你赶紧退回第五大陆,这里的事与你无关”,王凡道。
陆隐看向他,“王凡,立刻把重越前辈雕像送去种子园”。
王凡一愣,“什么?”。
陆隐厉喝,“当初重越前辈与农家相交莫逆,誓死也要加入农家,既然前辈死了,雕像自然应该矗立在种子园”。
王凡看向农易。
农易看向陆隐,有这回事?他跟重越没那么熟啊。
“陆小玄,你胡说些什么?”,龙祖皱眉。
重越是一位散修,祖境强者,死在了主宰界,当初只有王凡与他在一起。
在重越死后,王凡将重越雕像矗立在王家大陆,以此吸引众多散修高手加入王家,而这一举动,他说是重越授意,但具体如何谁也不知道。
逆世小邪妃 風間雪舞
“重越前辈与农易前辈的关系岂是你可以比的,王凡,你太无耻了”,陆隐指责。
王凡怒极,“重越愿意加入我王家,是他亲口说的”。
“谁听见了?刘岳前辈也亲口说请我喝茶,教我剑道,你们承认了吗?”,陆隐反驳道,义正言辞。
王凡怒喝…
陆隐毫不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