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es6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58 衝陣之龍展示-1jzc4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白峰雨音这个时候,刚刚完成和服的穿戴。
这是她出生前就按照母亲的身材订制的和服,然而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并没有能看到这件和服完成,自然也看不到雨音真正穿上这件和服的时候。
雪子仔细帮白峰雨音调整腰带。
和服其实对身材的要求很宽松,只要调整好腰带,即使身材差别很大的女性也可以毫无障碍的穿同一套和服。
所以日本这边就算普通人家也经常会弄一套很贵的和服,有女儿就母亲传给女儿,没有就传给儿媳妇。
雪子调整完腰带,稍微拉开距离,像打量自己的得意作品一般上下打量白峰雨音:“嗯,很好。虽然我没见过太太本人,但是小姐你和照片上的太太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顿了顿,换了副严肃的表情:“听着,等打起来的时候,你这样往后一掀衣服,就可以露出手臂,这样便于活动。缠胸布就是为了这个时刻准备的,所以我刚刚才要你一定缠上。”
白峰雨音一脸惊讶:“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啊。小姐你还少个纹身,明明是玩摇滚的,怎么就没在身上纹个骷髅什么的啊。”雪子一副很可惜的口吻,“光溜溜的肩膀,没有极道会长的气势啊,你看我家晋作,一身纹身。”
白峰雨音啊哈哈的干笑着,说实话坂田晋作那个纹身有点太夸张了,夸张到让人恶心的地步。
雪子似乎一点没看出来白峰雨音对自己丈夫的纹身的看法,她准备给白峰做头发。
这时候白峰雨音开口了:“等一下,头发……就这样就好了。”
“这样吗?你这么喜欢双马尾吗?我觉得还是弄全套吧,毕竟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穿和服了。”
白峰雨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雪子把她的双马尾的橡皮筋拿掉,发夹也全都取下,让头发散开来,然后再绑成细麻花辫,一圈一圈的绕起来。
白峰雨音看着雪子把自己的脑袋折腾成了偶尔去关东联合总会时,看到的那些“贵妇人”们的发型,看着雪子把一个个精美的发饰插进她的头发里。
她忽然拿起桌上那个红豆发夹,自己夹到额前的头发里。
“小姐,那个便宜的发夹看着太突兀了ꓹ 还是都交给我吧。”
“不,就这一个ꓹ 请让我自己决定。”白峰雨音用不容置喙的口吻说,“我才是白峰会会长,不是吗?”
雪子沉默了几秒ꓹ 笑了:“好吧。”
又过了一会儿,雪子拍拍手ꓹ 然后按着白峰雨音的肩膀,看着镜中的她说:“完成了!整个关东联合ꓹ 没有比你更漂亮的极道小姐了。”
“整个关东联合ꓹ 就没几个生女儿的好吗。”说罢,白峰雨音拿起摆在旁边的长刀。
这是爷爷从一个专门贩卖赃物的地下店铺秋田屋买来的,据说是名刀,但是刀铭上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任何一本名刀录上。
一般的刀,刀铭都会先写流派,然后是锻冶村的名字,接着是刀匠的名字ꓹ 偶尔还会写上刀上纹饰的名字,看起来一长串朗朗上口。
这把刀的刀铭只有四个字:断时晴雨。
白峰雨音很喜欢这个名字ꓹ 所以她求了地球屋的老伯很久ꓹ 终于把乐队的名字改成了这个。
雨音的爸爸白峰彰很不喜欢这把刀ꓹ 觉得秋田屋骗了白峰总吾ꓹ 他一直心念念的要给雨音弄一把真正的名刀,刀铭里有著名锻冶村名字的那种。
后来ꓹ 桐生和马拿着同样出自秋田屋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砍穿津田组ꓹ 又创下许多传奇ꓹ 白峰彰才放弃了给雨音换把刀的念头。
白峰雨音拿着爱刀,心想接下来多半是最后一战了ꓹ 如果能把这把刀砍进名刀录就好了。
这样想的瞬间,她忽然听见一种轻盈的声音。那声音细若游丝,但是存在感却异常的强,像是在呼应着她的呼吸一般。
她立刻想起自己神道无念流的师尊讲过的轶闻:真正的名刀,在合适的人手中会发出刀鸣,但只有掌握了心技一体,才能感受到——
白峰雨音感受着这刀鸣,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
看起来自己能多砍几个仇敌了,应该算好事吧。
可是,极道和极道之间的仇杀,本来就无所谓好坏。
白峰雨音挥开了这无聊的念头。
她没有迷惘。
如果这就是极道之女的命运,那白峰雨音已经准备好坦然的接受命运,然后华丽的谢幕。
不是没考虑过真的远走高飞,可是扔下会里这么多人,她做不到。
这些人不是好人,但他们是家人。
白峰雨音忘不了一起练剑的日子,忘不了坐在晋作肩膀上放风筝的日子。
所以这就是她的选择。
“传令。”白峰雨音拎着爱刀断时晴雨,威风凛凛的下令,“全员准备出击,目标福寿帮总部。”
“诶,现在?”
雪子一脸震惊。
“是的,现在。敌人知道我们明天要去寻仇,所以会有准备,今晚突击,像桶狭间一样漂亮的赢得胜利,才是上策。”
雪子:“我要提醒你,桶狭间是战国时代,信息传递很慢的。我们行动,就算内部没有泄露情报出去,我们一出动,附近福寿帮的眼线就会打电话报告。突袭没什么意义,不如准备完成之后……”
“不,你不懂,雪子。必须要快,拖到半夜烦人的家伙就要来搅局了。”少女一脸决绝,“所以要报仇就必须现在行动,能不能成功另算。”
雪子深吸一口气:“好吧,我这就去让他们开始集结,大概二十分钟内能完成。”
白峰雨音轻轻点头。
雪子离开了。
开门时有风吹进白峰所在的堂屋,撩起她和服的水袖,让水秀上的白色山峦仿佛水中倒影一般波动起来。
风中,她手中的断时晴雨刀鸣不止,仿佛呼应着少女的心境。
**
福寿帮总部追月楼,红棍李如海上了三楼,对还在喝茶的张先生说:“都布置好了,日本瘪三能进这追月楼大堂,张哥你崩了我。”
“不要说这种话,”张先生悠然的喝着盖碗茶,“进了几个老鼠,打死就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真正要小心的是真拳会,探子打电话回来没?”
“打回来了,还没有变化。”白羽扇立刻回答。
“嗯,盯着韩国人就行了。日本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了,记得让兄弟们拜好关二爷,别到时候打起来运气太差丢了性命。”
张先生说完轻轻挥手,李如海点点头离开了。
张先生放下盖碗茶,看了眼白面的书生白羽扇:“你觉得能进来几个?”
“我赌一个都进不来。”白羽扇回答,“老李会拿着他心爱的三棱刺刀守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张先生笑了:“看来赌局又开不起来了,不如想想明天怎么洗地。”
**
和马疾驰在大街上。
突然背后窜出来一辆警车。
“前面的人听着,你超速行驶了!”
然后警车就以更加匪夷所思的速度到了和马身边,车上的女警正好是老熟人夏树,她一瞅是和马,立刻又喊道:“现在还要加一条无证驾驶!我命令你立刻靠边停下!”
和马很急,白峰是知道他会冲过去搞事的,所以白峰一定会很快行动。
他肯定不能现在被拦下来,得说服这俩警察才行。
他想了想,说:“夏树小姐,我要去制止一场暴力团械斗!”
极道的官方名称就是暴力团。
夏树:“暴力团整天都在械斗的,毕竟叫暴力团嘛。你给我靠边停下!”
誘妻入懷:國民老公住我家 雨默
“这是很大规模的械斗,白峰会要去正面冲击福寿帮,可能要死几百人上千人的!”
夏树这下没有立刻回应,她将信将疑的看着和马,问道:“那为什么樱田门的暴力团犯罪对策课不出动?”
“他们还不知道,你可以帮我通知樱田门的白鸟晃警部吗?”
夏树撇了撇嘴:“好吧,我先呼叫问问情况,你先开着。”
和马根本懒得理夏树,他现在只想尽快赶到白峰会总部。
他要说服白峰会停止行动,如果不能说服,就用别的办法让他们停下。
十几秒钟后,夏树嚷嚷道:“我会让同事净空你去白峰会总部的道路!但是我们交通警不管暴力团械斗的事情,你加油啊,少年!”
和马对夏树竖起大拇指。
然后小早川开着的警车就慢了下来,迅速被和马甩在后面。
和马只想快一点,更快一点。
他胯下的钢铁坐骑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念想,释放出惊人的动力。
引擎的声音回荡在大街上,俗称“炸街”。
疾驰中,和马根本没注意红绿灯这种东西,反正就算是红灯他也不会管,他现在分秒必争。
但是,好像他通过每个路口,都恰好变成了绿灯,还有穿着带反光条的背心的交通警在路边目送他远去。
和马低头看了眼速度计,发现他已经飙上了三百迈——这尼玛是摩托能达到的速度吗?这摔一下是不是尸体都要碎几块?
在和马的视野里,雨丝已经差不多变成横着飞行的白线了,街边的霓虹灯全是一道道拉长的光。
光看视觉效果,和马怀疑自己进入了超光速飞行——星际迷航里超光速就这样的感觉,一点一点的星光拉长成条——
忽然,在一片模糊的光影中,和马看见一个清晰的形象。
是的,它仿佛不受和马此时速度的影响,清晰得仿佛静止。
地藏菩萨戴着斗笠,手拿锡杖,脖子上的红巾跟和马的围巾一般鲜艳。
玩轉沙盒異界 苦大且仇深
它静静的看着如闪电般疾驰而过的和马。
“果然山脚下那个,不是你啊。”和马轻声说道。
菩萨的身影消失不见。
前方白峰会的大门已经进入视野。
**
横滨,山田一如既往的在摆弄着无线电,忽然他听到警用频率上有明码呼叫:“各位各位!出了一点紧急状况,有位大英雄说要去阻止一场可能会死几百上千人的暴力团械斗。
“樱田门的搜查四课已经出动了,要我们配合一下。请***大道开始,到****町***号白峰会总部之间的同袍帮下忙,控制车流,我会请吃饭啦!”
这是个女警察,山田用KGB的情报分类法给了她一个“山楂树”的代号。
已知山楂树上次把桐生和马送到了横滨附近,可能是在帮助桐生和马寻找山田的藏身处。
那么,一个答案显而易见了。
山田站起来,一抬手撕掉了身上的纱布,刚拆线没多久的伤口现在看起来还没完全长好,但山田并不在乎。
他打开装备箱,开始武装自己。
不过横滨离东京市区有点远,徒步去肯定不可能,得搞辆交通工具——
山田理所当然的想到了就在旁边的美军基地。
上次戒严之后,这几天美军基地的警备都明显放松了许多,显然之前的关键任务已经结束了。
对KGB的超级战士山田来说,潜入这种状态的美军基地偷一辆车子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这个安全屋,还有一些针对美军基地的特殊准备。
比如,一个伪造的美军士官身份。
蛰伏的这些天,山田早就把安全屋里全套证件上的证件相都贴上了自己的,只是骗一下岗哨一点问题没有。
山田做好准备,船上美军军装,背上美军运动包,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安全屋。
现在他就是度假归来的日裔美军士官山田了,他刚刚回在日本的老家,钓了一整天的鱼。
**
和马在白峰会总部前表演了一个摩托车漂移,然后还是冲过了头。
他只能转了一圈再把减了速的摩托开回来,最后才在白峰会门前停下。
不过看到白峰会门口戒备森严的样子,看来白峰雨音还没发动突击。
和马反而放下心来。
赶上了就好,剩下的就是说服他们。
和马下了车,小心的把车支好。
这可是哈雷,很贵的。
然后他转向白峰会的大门,大步向前。
刚刚和马那冲过头的动静,早就惊动了白峰会,现在除了大门口本来的八个门卫,又从门里面出来一群人。
看起来像是小头目的家伙,毫无新意的大喊:“KISAMA!”
未來科技代理人 湛陽
和马本着先礼后兵的原则大声喊:“我是桐生和马!我来和你们的会长白峰雨音讲道理的!”
“大小姐早就下令了,她不想见你!你滚吧!”那小头目大喊。
和马啧了一声,果然想见她没那么容易啊。
那就只好硬闯了。
他把背后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拿到手里——刀在背后不好抽刀。
另外和马现在没准备拔刀,他只想把装在刀鞘里的刀当木刀使。
结果他这个动作,让刚刚从里面出来增援的那波白峰会若众稀里哗啦全拔出枪来。
和马咋舌,之前就听白鸟晃说过,白峰会藏了不少军火,可这也太特么多了吧。
他单手拎着还没出鞘的刀,在大雨中坦然向前,迎着众人的枪口。
“站住!再靠近我要开枪了!”小头目大喊。
和马咧嘴笑了。
这个场景,忽然让和马想起上辈子喜欢的游戏《战地5》的一个DLC的宣传片,那宣传片的背景音乐,似乎很适合现在的场景。
记得好像叫《Beat The Devil’s Tattoo》,直译就是“恶魔纹身节拍”,很带感。
他凭着记忆哼起来,步伐也全都踩在了节拍点上。
小头目听到和马哼起歌来,整个人都不好了:“喂,你疯了吗?”
和马不理他。
“他妈的,少瞧不起人了!”小头目大喊一声,就要扣扳机。
极道这帮人用手枪开火的时候,会有一个往前送枪的动作,这是因为他们大部分人平时就不用枪,根本不懂,所以他们开枪就很滑稽,各种往前送一下打一枪缩回来。
在小头目往前送枪的这个瞬间,和马拔刀了。
红色的围巾高高扬起。
刀光在雨幕中划出了一个转瞬即逝的“缺口”,小头目的手指齐刷刷的被砍断,枪也掉落在地上。
其他极道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静待了,全都愣了一下,结果和马已经像风一样冲进他们之间。
一切结束得非常快,被刀光斩断的雨幕再次接上的时候,所有的极道都倒在地上呻吟起来。
和马在雨中一甩刀,本来就没沾几滴的血水全到了地上,雨水顺着刀上的纹路流淌,从刀尖滴落。
他继续迈步向前,踏着《Beat The Devil’s Tattoo》的节拍。
他的刀捶在身侧,刀刃是漆黑雨幕中唯一的光亮。
进门的时候,侧面有个特殊的结构,一个拿着竹枪的极道藏在里面,现在怪叫着冲上来要刺死和马。
和马一抬手竹枪就被切断,接着他轻轻一刺,刀就插进这人肩膀。
这人的右手直接失去力量,根本没法把短了一大截的竹枪刺进和马的身体。
和马轻轻一推把这人推开,再也不看他。
门后面的小广场上,几十名极道已经严阵以待,半数持枪,剩下的都拿着极道最爱的那种没有护手的小太刀。
离门最近的太刀极道怪叫着冲上来。
和马一刀砍到对方持刀手的手背,但是并没有接切落之后的那个突刺,而是用左手拿着的刀鞘猛推这人,让他向后飞去。
有极道开枪了。
和马人已经没入雨幕。
天色这么黑,还下大雨,和马就像幽灵一样潜入了黑暗中。
惨叫此起彼伏。
枪声。
“别随便开枪!”堵在主屋正门前的极道头目持枪大喊,“会打到自己人的,收缩防御!别给他可趁之机!”
然而此时,和马正在他头顶上。
遇事不决就上房。
这么大雨,自己上了房,和隐身没区别。
当然要把刀先入鞘,不然这刀不知道咋回事就是这么亮,跟绝地武士的激光剑似得。
和马不再理会门前那批极道,沿着房檐快速前进,越过门前的一系列附属建筑进了内院。
内院基本没有杂鱼极道,主屋的大门完全敞开。
和马从房檐纵身跳下,看了眼主屋大门内。
一名极道干部正襟危坐在门内第一道门前方。
和马一边注意着周围,一面向主屋走去。
主屋是非常传统的日式大屋,也就是说内部所有的墙都是可以拉开的纸门,只有那些支撑着屋顶的柱子比较坚固。
这种地方视野受限,最容易被杂兵透过纸门突袭,和马从进屋开始就十分的小心。
不过这位干部镇守的房间,视野倒是很开阔,似乎他不愿意用偷袭的方式来占便宜。
看和马进门,干部站起来,整了整衣服。
和马看了眼他头顶,街头斗殴八级,很菜嘛。
这时候,干部大声自报家门:“白峰会若头辅佐,关俊二,在此等候多时了!啊!”
和马一脚把手被拔刀斩砍伤的关俊二踹到一边,然后一刀劈开他身后的纸门。
门后是个熟面孔。
木村信盛。
津田组覆灭后,白峰总吾就是带着这个家伙,来和马面前要试一试和马的水平。
木村信盛在那冥想,所以和马趁机确认了一下他等级。
二十八级,好像升级了?
看来作为凡人,他有在好好的努力。
虽然木村信盛没有词条,但是这个等级,应该是值得一战的对手。
于是和马走进房间,对冥想中的木村信盛说:“哟,木村桑,一年不见了。”
木村信盛没有立刻睁眼,而是先笑道:“你比我想象的,要更早来到我面前啊。值得鼓励。”
说完他一边睁眼,一边拿起放在身边的竹刀站起来。
然后他愣住了。
他的目光盯着和马手中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
和马也低头看了眼刀,发现刀上居然粘血了,那关俊二不怎么能打,血的粘度很高嘛。
于是和马左手把刀鞘夹胳肢窝里,掏出擦刀纸——不过那么大雨,擦刀纸早就湿透了。
和马把刀上的血仔细的擦掉,把带血的纸扔到地上,然后看着木村信盛。
木村信盛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竹刀,然后转身就跑,还在侧面的纸墙上撞了个洞。
和马愣住了,正因为他愣住了,木村信盛拖延的时间,竟然超过了关俊二。
白峰会还行不行了,就算不是武斗派,这样的极道组织真的能晋升关东联合直系吗?
和马突然有种自己用力过猛的感觉,其实——带个木刀就能打穿了啊。
这样的想法产生的瞬间,他听到自己的刀在刀鸣,仿佛在哈哈大笑,又仿佛在警告他后面还有强敌。
哦对,和马想起来,白峰雨音说过,白峰会有个号称白峰之虎——不对,白峰之tiger的人。
滄浪淒迷一點中 十一心先生
那个大概很强吧,说不定会有四五十级的街头斗殴等级。
和马打起精神,劈开前面的纸门。
后面一个房间,陈设很多。
——看吧,这一看就是街头斗殴贼高的大佬镇守的房间啊。
一名面色凶狠、膀大腰圆的大叔正端坐在房间正中央喝酒吃生鱼片。
他身旁,一名身穿和服的阿姨拿着酒壶,似乎在伺候他喝酒。
一看到和马进门,大叔直接把盘子里的生鱼片一筷子全夹起来,送进嘴里。
接着他站起来,抬起左手抓住衣服的右上角,滋啦一下把整个衣服撕开扔一边去,露出肌肉扎实的上半身,还有那布满全身的纹身。
这已经不是大花臂级别了,他整个上半身都是花的。
按照纹身越多的极道越屌的设定,这大哥光露出纹身就能吓死一帮下级极道。
可惜和马这种时候都先看头顶,无视了可怕的纹身。
这大哥有词条,但是词条很微妙。
叫纸老虎,说明是:就是字面意义。
感觉就是,金手指用一个很弱的词条来总结大叔的灵魂特质,然后还要用说明来强调一下这大叔真的很弱。
不过,大叔15级的街头斗殴倒是有点威胁。
锦山平太等级的战斗力——不对,平太桑有挺厉害的单独词条,而且最近街头斗殴的等级也上升了不少的样子。
和马正要放下心来,那倒酒的阿姨站起来了,于是和马目光下意识的扫过去。
然后发现阿姨头上28级街头斗殴。
守关的是你啊!
阿姨还有词条:
罗刹
没有说明。
但是看词条字面就知道这阿姨超级能打,毕竟词条是佛教中的恶鬼。
还有28级的街头斗殴,这已经接近普通人的极限了吧?
阿姨看着和马,笑道:“看起来我们夫妻的小把戏已经被看穿了。明明连小姐都还不知道呢。”
大花臂壮汉点头:“嗯,看起来是这样的。那就只能堂堂正正的打了。”
和马:“我说,你们就不能把我这么放过去吗?我可是来拯救你们小姐的。”
大花臂扭头看罗刹阿姨。
阿姨摇头:“小姐已经做出了决定,她毫无迷惘,不需要人指点。所以我们决定跟随她走到最后,不论结果如何。”
大花臂大叔挠挠头:“毕竟,那可是我们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小姐啊,虽然我一直不敢公开说,但是……她就像我们的女儿一样。”
“她是我们大家的女儿。”罗刹阿姨露出和她的词条完全不相符的温柔表情。
然后她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和马:“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我和丈夫大概会为小姐有了个好男人而欢呼雀跃吧,现实真是悲哀啊。”
花臂大叔也露出和他满是横肉的脸毫不相称的悲哀笑容。
和马把左手一直拿着的刀鞘放下,改用双手握刀。
“我会把悲剧,变成喜剧的。”他说。
罗刹阿姨不屑的大笑起来:“大话谁都会说!但是极道的世界,要用实力来说话!”
大花臂大叔则平静得说道:“请回吧,你已经斩了我们这么多人,再斩我们两个,小姐会把你当成死敌的,就算你见到她,也只有不死不休一条路了。”
“这就不用你们担心了。”和马说话的同时,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发出了高昂的刀鸣声。
大花臂大叔扭头看着罗刹阿姨。
阿姨表情严肃:“明白了。先说明,我们不会留手哦,接下来会以杀死你为目标战斗,哪怕这会让小姐哭泣。”
“放马过来。”
和马一边说一边架好刀,然后高声报出家门:
“北辰一刀流
桐生和马!”
花臂大叔笑了:“就是这个气势!
“白峰会舍弟头
“坂田晋作!”
罗刹阿姨:
電子掌控 萬事如風
“以及,他的妻子
“尹武雪子!”
三人一起大喊:“见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