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1lk精彩絕倫的小說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第214章:會叫爹孃了閲讀-stges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小說推薦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正当大家等得有些不耐烦之际,他们的晋王妃和她的助手林大夫手推着车子走出来了。而后面却跟着步履蹒跚的晋王爷。以及脸色有些苍白、双眸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两位将领。
“咦,难怪先前找你们死活找不到。你们这是进了手术室观摩去了。感觉如何呢,好玩吗?”
殺天
好玩吗?好玩得很,不信你也可以申请进去玩。呕,忍不住奔到树下,“哗啦啦”得大吐特吐了起来。
另一个虽然没有吐出什么来。但是一直弯着腰在那儿干呕着。这样也是十分难受地好吧。
“哎哟喂,你说你们俩个这是怎么了?难道进去一会儿,就开始怀孕了?”
小霸王遊戲穿梭機 避世刀皇
听着这句话的俩人,一口老血恨不得直接喷了出来。俩人对视一眼,明白俩人对方眼神里的含意之后,猛然冲了上去。将嘴贱的那人按在地上猛揍了一顿。
众人一见这还了得,怎么什么话都还没说呢,上来就开打。还有没有同袍之情谊了?均上前去拉架。哪知拉着拉着,也不知道是谁先下了黑手。
总而言之,等安顿好夏大将军以后,明遥和云锦再出来时,外边已经打得乱成一窝粥了。此时早就记不起来,当初是因为何缘故打了起来。
“万一受伤了怎么办?王爷你不下去劝阻他们?”
云锦看到这种情景,心里头有些慌神。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到时非出点什么事不可。却见他家王爷整个人慵懒地趴在栏杆上。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也不怕到时会出点什么事来。不由地开口问道。
“没事,这帮家伙大多数都是从军有十年以上的人了。都是些身经百战的老兵油子了,打人怎么打,到底打哪里最痛。心里门而清得很。”说着指着场中那个冒似横冲直撞的家伙。
“平日里那家伙你什么时候见过他打架过。可现在你瞧他在那儿走的路线,完全都是在不经意之间避开他人捶向他的拳头。还有那个,现在反了过来。不在躲避别人的拳头,反而是迎着拳头也要还。相反的别人现在躲他都来不及了。”
按照明遥刚刚所说的话。云锦认真地看过去。嘿,这哥们果真像自家夫君所看到的那样,以攻击他人来进行防御。都在想尽办法来躲避他的拳头了。自然也就没办法朝他挥出拳头了。
“好了,别理这帮疯子了。他们还要疯耍一阵的,既然这些事都安排好了。咱们也该回去看看平平和安安这俩孩儿了。”
说的也是,他俩可很那帮疯子可是有区别的。俩人还有孩儿要管的呢。
俩人回到大将军里他们的院子里,看看自己那一身。俩人赶紧先去沐浴更衣,等二人忙清楚后出来,已到用晚膳的时候了。
俩个本来正在用着膳的孩儿,见到这对夫妻走了进来。顿时眼前一亮,跌跌撞撞地就朝他们俩走了过来。一人扑进了一个人的怀里。然后“咯咯”地笑着。然后俩个小家伙七手八脚地努力挣扎着。
晋王爷夫妻俩明白自家孩儿的意思。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让小家伙们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这俩个小家伙依偎在父母怀里。想法得到了满足,嘴角边的笑容迅速荡漾开来,
“爹爹!”
“娘亲!”
權少追妻,盛婚秘愛
这俩声不亚于天际边传来的响雷,顿时将晋王爷明遥和王妃云锦炸的外焦里嫩的。俩人又惊又喜。颤抖着声音,轻轻地问道。
“刚刚你们俩喊了什么,再说一遍好不好?”
俩个小家伙“咯咯”的仍旧笑着,并不再答理他们夫妻俩了。等了半天,也没见到这俩破小孩再开口说话了。
“夫君,难道是我刚刚重听了吗?我明明觉得我听到了平平叫你爹爹,而安安叫我娘亲的。为何现在他们又不叫了呢?我刚刚明明听到了的,你也听到了的,是不是?”
“好了,好了。刚刚他们确实叫了,等他们想叫时自然还是会叫的。”
“可为什么现在他们不叫了呢?我真得好想听他们叫我一声娘亲的。做梦都想的……”
王爺太妖孽:腹黑世子妃
“娘亲!”清脆的叫声,这回兄妹俩齐声叫着。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哎!”
听到这一声叫唤,云锦心里踏实了,这回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母亲仨人笑闹了成了一团。晋王爷无奈地瞧着眼前这仨人,难道他这是被抛弃了吗?
怎么可以这样了呢?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他可是这俩个孩儿的父亲,只他们的亲爹爹,怎么能这样来对待他呢?这不公平!
“叫爹爹。”
声音里充满了无限地委屈。倒是把云锦从虚空中的云端唤了回来。急忙拍拍自家夫君的手,忍着笑安抚他道。
“别着急啊,孩儿会叫你的。当然地排在我后面了,谁让我是他们的娘亲呢?十月怀胎他们俩可是在我的肚子里呆着的,当然得先学会叫我先了。”
晋王爷哭笑不得地瞧着自家娇妻那小人得志的那付嘴脸。我说孩儿他娘,你确定你这是在安慰我,而不是在往我伤口处撒盐?
“叫爹爹,你们忘了,爹爹每次回来都会陪着你们玩抛高高的。”
俩破小孩一听,眼睛都亮起来了。这是他们和自家爹爹最喜吹玩得游戏了。
囂張寶寶:惡魔首席的逃妻 丁曉橙
“拋高高!”
俩人脸上笑得甜甜地拍着小手。
晋王爷心塞。
“叫爹爹后,我们再玩抛高高!”这一点绝对要坚持。云锦见了差点就笑倒在了一旁,晋王爷明遥不满地瞪了她一眼。转过脸来又是阳光灿烂。
“平平安安,叫爹爹,然后爹爹就陪你们玩抛高高好不好?”
兄妹俩互相对视了一眼,看了不喊的话。自家爹爹是绝对不会带自己俩个玩抛高高地了。于是笑眯眯地望着眼前的这个一脸渴望着的男人。
“爹爹,抛高高!”
晋王爷闻言,脸上笑得顿时犹如一朵盛开了的花了。
強制軍婚 呂丹
“再叫一遍!”
“爹爹!”
“哎!”
“爹爹,抛高高!”再一次提出了要求。
神獸傳承在現代
这回晋王爷倒是痛快地答应了他们,还得瑟的看了云锦一眼。瞧瞧,我比你得多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