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5ly好看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844章 六個不可忽視之地-obpkq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短短几天时间,胡云就十分自然地将对獬豸的称呼从谢先生改到了师父,本来胡云是只想叫獬豸为谢先生的,因为在他心中,总是想着或许有一天,计先生能收他为徒,但计先生在梦和他说了几句之后让胡云对獬豸的态度上了一层楼。
这会胡云兴冲冲地跑进来,将手中麻袋里的红芋取出来几个放在桌上。
“这个可以生吃,味道挺好的,听说煮了更好吃!”
这麻袋很大,十斤红芋也就兜了个底。
咒棗記 鄧誌謨
“煨红芋会更好吃的,蒸一些,等煮好饭了放一些在灶内用柴碳或煨烤就好了。”
计缘说着,视线则看向了居安小阁院门方向,胡云的门关得不严实,有一条门缝露出来了,外头这会有人影浮现,应该是有人站在外头。
果然,敲门声很快响了起来。
似愛而非 橙子雨
“咚咚咚……”
“进来吧。”
计缘说了一句,外头的人才轻轻推开了门,原来是杨宗和鲁小游,二人进了居安小阁之后,立刻躬身向计缘行礼。
“杨宗……”“鲁小游……”
“见过计先生!见过诸位道友!”
除了计缘,院中的人他们两个一个都不认识。
计缘笑了笑,摆摆手道。
“比起鲁老先生,你们两个倒是蛮在乎这种礼节的,不必多礼了,进来坐吧,正好我们要煮红芋。”
院中除了石桌前的四个石凳,还是有一些竹椅木凳的,倒不用担心没座位,杨宗和鲁小游知道计缘的脾气,也不客气,就过来找了凳子坐下,视线自然落到了桌上的红芋上。
“计先生这里都有红芋了,看来我大贞如今的办事效率确实比以前快多了。”
杨宗感慨一句,而胡云则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然后忽然问了一句。
“你叫杨宗?和大贞上上个皇帝一个名字啊。”
杨宗向着这位提着麻袋的少年拱了拱手。
“道友见笑,那正是曾经的鄙人。”
这少年虽然应该是幻化的ꓹ 但杨宗却看不出他的根脚,气息好似常人ꓹ 却若隐若现出淡淡灵光,想来绝对不简单。
“你真是那个皇帝啊?”
升龍道 血紅
胡云头顶上几尺位置,围着《剑书》的小字们有不少都转了个方向面向下发ꓹ 其中有几个发出声响。
“他就是杨宗。”“对,他就是。”
“那个元德皇帝。”“没错!”“是鲁老先生的徒弟。”
杨宗和鲁小游一抬头ꓹ 这才发现小字们和挂着的一卷文字密密麻麻的书文,内容被墨光所阻ꓹ 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ꓹ 但也不敢多看,怕窥探了什么法门。
“哦。”
胡云这么应了一句,就提着麻袋和枣娘去了厨房,知道他是那个皇帝就行了,其他也没什么意思。
獬豸已经拿起一个红芋去皮啃了一口,嘴巴里咯吱咯吱作响。
“你们来居安小阁,可有什么事?”
鲁小游看向杨宗ꓹ 后者便直言道。
“计先生,乾元宗打算派遣修士在大贞开辟一处外宗福地ꓹ 另外还有派遣弟子入大贞天师处的打算ꓹ 趁先生在家ꓹ 特来问问先生意见。”
计缘点了点头ꓹ 乾元宗的嗅觉还是比较灵敏的。
“开辟外宗福地,计某能有什么意见ꓹ 不过你们也需问过大贞朝廷ꓹ 至于入天师处嘛ꓹ 计某定个规矩,修行岁月超三十载的修士就不要去了ꓹ 免得将乾元宗的习气带入天师处,让道元子道友酌情考虑哪些年轻有活力的弟子,以适应未来变化。”
杨宗微微皱眉但很快舒展,郑重拱手道。
“是,我会把话带到的。”
“嗯,其他山野散人、小门小宗以及家族散修你们可以不问,但有两个地方也得事先会知,一个是玉怀山,一个是通天江。”
听到计缘的话,杨宗再次郑重回答。
“谨遵纪先生指点,玉怀山那边师父已经以乾元宗掌教师弟的身份亲自过去了,我们先来您这通知一声,师父也准得来一趟,通天江那边,师父再去一趟想来应该没问题。”
杨宗十分清楚当年一起炼制捆仙绳的那几位关系算是都不错,通天江龙君那边应该问题不大。
鲁小游这会却忽然又说话了。
超級遊戲制作者
狼子野心
“对了计先生,还有两处要会知的地方在哪?”
计缘莫名其妙地看向鲁小游。
“还有两处?”
“来之前掌教真人说大贞应该有六处地方需得注意,计先生您是一处,大贞朝廷是一处,玉怀山是一处,通天江是一处,还有两处是哪啊?”
“道元子道友自己不说明白?”
鲁小游挠了挠头道。
“掌教真人说他只是算到六处,但不是每一处都明晰的,然后师父说不知道的来问先生您,他现在不在,我就先给问问了。”
还有两处?
计缘有些懵,难道大贞范围内还有他计某人不清楚要紧地方?
两界山?不对啊,两界山已经在海外了,和大贞关系不大吧。
计缘正想着,头顶的小字们则叽叽喳喳议论开了,它们这些小家伙坚信大老爷的厉害,所以也坚信在大贞这块地方,大老爷肯定知道一切事。
“大老爷肯定知道的!”“对,肯定知道的。”
“说不出来就是忘了!”“对对,不不,不对,大老爷这样的仙人怎么会忘呢。”
“那就是忽略了。”“对对,忽略了,那会是哪?”
“我知道了!”“快说快说。”
“云山观和幽冥正堂。”
“对对对,一定是的,难怪大老爷会忽略!”
“对呀对呀。”
百多个小字们的争论的声音十分嘈杂,在这份嘈杂中得到的结果计缘和在座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计缘面露恍然,确实,如果是这两个地方他会忽略并不奇怪。
“计先生,云山观和幽冥正堂是何处?”
杨宗立刻询问出来,既然这些字灵都知道,计先生也面露恍然,那显然是清楚的。
计缘想了下,斟酌着说道。
“幽冥正堂嘛,来,你们看。”
说着,计缘将自己杯盏中的茶水泼出一些,茶水在石桌上流淌,很快摊平成一个形状。
“这是如今大贞的版图,这个嘛……”
图形不仅有变化,并且出现了明暗深浅,有一半明亮一些,另外的则暗一些,并且两者相合的形状在大贞原有的版图上向外延伸出许多,尤其是向北的方向。
“这个你可以理解为以大贞为主要区域的阴间,明的那部分皆有如城隍土地等正神管辖,暗的那一些则要么暂无鬼神要么比较少,而幽冥正堂差不多在统管此类区域,引导人死之魂,约束野鬼铲除恶灵。”
阴间?
从来没见过这等规模的阴间势力,而且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正神之属?
“那幽冥正堂,可有百姓上香礼拜?”
“或许有吧,不过更多的是为众鬼所拜,是真正鬼道正修之所,不可小觑。嗯,一些个正神城隍之流,如今对幽冥正堂应该也有些了解,甚至有在打交道,乾元宗自去询问就好。”
“是。”
杨宗心中定了定,想着是否会对大贞行册封鬼神一事有什么影响,得接触了再说,心中先压下这事,继续询问道。
“那云山观呢?”
计缘笑了笑。
“云山观不管这些事,所以不用去问了。”
“是,谨遵计先生教诲。”
既然计先生这么说了,杨宗还以为可能有什么忌讳,也就不多问了,顶多到时候和自己师父说一声,让他来搞清楚一些。
想着正事已了结,杨宗在稍显犹豫中取出了一个铜钱。
“计先生,这个铜钱,是不是您留下的?”
计缘伸手接过来看了看。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正阳通宝啊,嗯,当初带着杨浩出去逛了逛,回来的时候送他做个纪念。”
“先生,既然浩儿他也接住了这个铜钱,不似当初的我那般让月饼掉落,是不是……”
计缘将铜钱放在桌上,推回杨宗那一边。
超級無賴戰神
“只是个纪念,没你想得那么复杂,你若想念杨浩,自去京畿府阴司看看他好了,虽说皇帝阴寿短,但这也没几年呢,他还在的。”
“是……”
杨宗无奈回应一声,不敢再多说什么,有些话讲太过了反而不美,计先生已经说得很直白了。
作为皇帝,死后仙修之路断绝,鬼修之路同样十分渺茫,短暂的阴寿结束就如灯燃尽了,杨宗回想自己,也全靠了师父的大法力相救,且那会他还不算鬼呢。
“去看他的时候,别忘了把这铜钱带上。”
计缘正拿着一个红芋打量,口中轻声传出这么一句话,令杨宗立现欣喜。
“先生您要渡他了?”
计缘不置可否,掂了下手中红薯,心中想着,或许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