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psv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討論-第五百九十七章凰公主的真名展示-8sdfa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宿钧浮想联翩时,任鸿重新拾起净世天剑。
统合九大真火属性的净世天火,潜力无限。若给它成长空间,纵然破灭宇宙也可做得。
轻轻一弹剑身,任鸿轻声道:“这把剑中藏着两道灵神。”
“是董朱和凰公主。”纪清媛道:“当日太初对董朱二人下手,齐瑶担心他二人出事,便故意留在昆仑。想来在太初祭炼天剑时,齐瑶设法护持二人灵神吧?”
不错,齐瑶早前让他们服用瑶池甘露,护持一灵不昧。只要解封天剑,就可把二人唤醒。
任鸿陷入沉思。
解封净世天剑有可能释放净世天火,对天地造成破坏。不如稍后去四海之地再做尝试?
但宿钧抢先一步夺过天剑,直接将两道灵神释放。
他满脸不愉快:“还耽搁什么?再拖下去,他俩在剑内怕是撑不住了。”
看到任鸿淡定的神情,宿钧暗中一叹。
果然是这具肉身的问题。数千年天皇神力洗礼,导致现在的他,已经快走到“天本位”。
以天为本,代天行道,天地世界犹在众生之前。
这便是忘情之后的天皇大道。
失去情根的任鸿,距离太上忘情只差一步。
若是真能跨出去,大罗道果反手可得。
宿钧以太一紫气解封天剑,瞬间纯白净火从剑身溢出。
任鸿屈指一弹,一缕缕天皇神力化作烟霞,将这团团净火重新锁入剑内。而两道灵神顺利逃脱。
董朱化虹现身,急忙道:“任鸿,齐瑶,快,凰公主她情况不对。”
另一道灵神脱困后,凰公主并未现身,而是犹如一团散灭不定的火焰漂浮在空中。
任鸿瞥去一眼:“她是上界离母化身。虽诞生灵性,但无根浮萍难以久持。如今被净世天火灼烧,本我已然不存。”
玄臨天下 沈默中的小蝸牛
换言之,没救了。
“什么?”董朱脸色大变。
原本在空中观望的弇妃娘娘匆忙赶来:“弟弟,你说凰公主没救了?”
任鸿看了看她,又望向空中其他探视的道君。
他们之所以在莲花山驻留,主要是担心太初再弄什么幺蛾子。
任鸿掐指推演天命,缓缓道:“先用招魂之术,点化其真灵,或许能支撑几年。但她灵神破灭,想要招魂怕是不容易。”
“此事简单。”一位老翁飘然而至:“我太阴一脉有‘太阴凝神秘术’,我又有姻缘红线。只要为她牵引红线姻缘,扇动一丝情火萌发,便能恢复一点意识。然后,再由爱人唤其真名,即可固定灵神。只是她的道君业位ꓹ 是废了。”
董朱:“能活下来便是。请月老人速速施法。”
弇妃也连忙点头。
董朱和凰公主的姻缘本就是她一力撮合。此刻更是推出董朱来牵引红绳。
月老甩出一丝红线,围着董朱缠绕三圈后ꓹ 另一头牵引空中散灭不定的离火。
“董朱,你唤她真名,将她破碎灵神唤醒。”
真名?
董朱突然一怔。
“凤……凤凰?”
凰公主常年避居炎谷ꓹ 外人对她的公主称呼,是从南离老母而来ꓹ 将她视作凤凰一族的小公主。
但要说名字,即便是齐瑶、弇妃这等亲友都鲜少听闻。
董朱和凰公主情谊深厚ꓹ 曾听她提及自己名字简单ꓹ 就是使用凤凰这个种族来称呼。
但要说真名……
董朱忐忑不安看着红线,当他念出“凤凰”后,灵神毫无反应。
宿钧皱着眉头:“喂,你俩不是道侣吗?你连她真名都不知晓?”
“不是。我俩只是普通朋友,只是关系有些好。“董朱脸一红,连忙摆手。“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呵……连看双修书都害羞,量你俩也没什么进展。
纪清媛翻白眼ꓹ 然后和弇妃一起,努力回忆凰公主的真名。
真名是修士最大隐秘ꓹ 知道真名就可以施展各种巫咒。这一点ꓹ 作为南昆仑传人的董朱深有见解。
所以凰公主没有对外人透露真名ꓹ 的确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
但现在ꓹ 没有真名不是抓瞎了吗?
……
齐瑶仅仅站在远处,看着远处众人ꓹ 也在沉思。
凰儿真名?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及?
“你不过去吗?”齐瑶身边凭空多出一位帝袍男子。
齐瑶神色复杂ꓹ 默默摇头。
“你担心他们责怪你?说到底ꓹ 你也是受害者。”
齐瑶苦笑道:“即使重来一次,我仍然会这么选。”
“前世ꓹ 我没有陪他走过最后一程。当我得到消息时,他已经合道陨落。”
財色無疆
“父——陛下,您知道吗?在那个人自称‘太初’的时候,我是多么高兴?”
“虽然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根本不是我的丈夫。但即便是他自称这个名字,我也不可能放下他不管。”
“正如他所言,我自己在骗我自己。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人了。”
虽然齐瑶很向往前世,希望自己和太羲转世再续前缘。
但哪怕她自己,都悲哀的发现。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姑娘,不是那个为了爱情可以私奔出宫,为了太羲追逐天涯海角的女孩。
她要考虑瑶池仙娥们的安全,要考虑董朱凰公主的生命,更要考虑任鸿和宿钧的存在。
甚至纪清媛、菡萏……
这些多年相较的朋友,她万万不容许因为太初的把戏,而彻底断送。
所以,她顺水推舟来到太初身边。
情感上,是因为从太初身上寻找风太羲的影子。而理智上,是为了卧底在太初身边寻找机会。
而在刚才,在焚烧太初的大火中,她的爱情与天真,彻底葬送了。
變身孽情
“所以,这才是长大啊。”农皇看着昔年的小女儿,眼中透露着怜惜。
作为父亲,他希望自己女儿能无忧无虑过完一生。
但现实永远是残酷的。
人必须要向前看,人必须要成长。
“就如同你不再是当年的孩子,他也不是当年的太羲。如果你真要再续前缘,眼中更应该看到他的今生,而不是前世。”
齐瑶哑然。
她当年就曾经这么劝过自己。
她是姜瑶,但也是齐瑶。应该从今世着手,和任鸿重新相处。
但不知不觉得,她总会试着在任鸿身上寻找太羲的影子。
前世的执念,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尤其是任鸿避而不谈的态度,更让她迫切执着于前世。
“我明白。道理我都懂,但真做起来谈何容易?”
突然,她看到任鸿提笔写下一个名字,投入凰公主灵神。然后凰公主灵神复苏,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凰儿!”齐瑶露出喜色,顾不得农皇就在身边,赶忙冲过去。
凰公主劫后余生,和扑过来的齐瑶抱成一团,彼此诉说情谊。
董朱看了一会儿,走到任鸿身边:“你怎么知道她的真名?”
“很难猜吗?我就是知道啊。”任鸿瞥向宿钧,宿钧略略一想,恍然大悟:原来她的名字是“风凰”?那这么说,当年南离给她取名“风氏”,莫非是因为我?
任鸿母亲名叫风胥。她写名字时会因为避讳,刻意将“风”写成“凤”。任鸿刚才只是随便联想,会不会凰公主的真名是颠倒过来。
芙蓉帳暖:皇妃不要逃
于是,随便试了一下。
没想到竟然真撞上。
而且……
宿钧猜测的,他也想到了。
当年南离老母用风姓,怕是因为颛臾之故吧?
……
三清境,一袭凤羽霓裳的元君娘娘和一位白衣素装的狐仙对弈。
突然她心血来潮,掐指算了一卦。
“真让那厮察觉了?”她面色微红,但随后恢复过来,继续和对面的九尾天狐下棋。
狐仙似有所感,笑问:“我观你红鸾星动,莫非又要牵扯什么情缘?”
鄉村小醫仙
誤惹豪門:老公鬧夠了沒
南离仙子面色羞恼:“什么情缘,不过是当日我斩却化身时,一并将情缘因果斩落。哪知那化身竟然诞生意识,自己又牵扯了一桩姻缘。”
当初南离仙子和颛臾有一番露水情缘,且颛臾对她有大恩。得道后,她将这份因缘斩掉,本打算日后化身成形,待颛臾转世回归后,以化身下嫁。一来了却姻缘,二来还了往昔恩情,三来助颛臾重修大道。
哪知离火之精自然孕育灵神,成了她“女儿”。
“不过因缘已断,日后他太上忘情,与我再无瓜葛。”
狐仙还要说话,南离元君立刻反问:“莫说我,你又如何?”
“我断得早,人间最后一劫便是情劫。我和颛臾了结情缘,恢复本相,早就没了因果。”天狐仙子幽幽一叹:“想不到,太昊帝纪后我沉沦人世,竟被一风氏后裔所救,惹出这场数千年的情孽。”
天狐仙子原是太乙道行的妖仙,时常聆听上清教主讲道。奈何太昊帝纪末年被天皇迫害,沦落女娲界。后来被风太羲于人间所救,二人互生情愫,成就一桩青涩初恋。
但在颛臾时期,这段情缘便彻底了结,回归三清境。
眼下,她和南离之间的友谊,也是因为二人曾经在人间共同爱上了一个人。
“说来,上清宫那位圣母还没出关吗?”
天狐:“无当师姐祭炼大罗道身,进度缓慢。大概在下一劫时,能真正出关,随我等一起下凡。”
顿了顿,天狐又道:“师姐也断了人间情缘,恢复无当本相。你说,那人的伴侣最后会是谁?”
风黎,那可是太羲真正爱过的人。如今断了情分,他还能选谁?莫非,真要孤苦一生吗?
“怎么,你对他的情缘很好奇?”
“倒不是八卦他的趣闻,而是担忧他的前程。”天狐忧愁道:“前番我听闻定海上仙和太上教主详谈。他一魂二分后,星主之灵倒是无碍。可天皇之灵没有情根,若无情爱牵绊,日后一步忘情合道,岂非再无本我?”
对南离元君和天狐仙子,任鸿和宿钧都是昔年那冤家。
但宿钧明显很正常,而任鸿的状态很不妙。所以,天狐仙子对他比较挂念。若能有一段情缘,或许能让他诞生一条情根?
南离元君默然。
在她眼中,任鸿已是将死之人。
而且,这或许也是一个比较圆满的方案。
宿钧只要躲起来,等任鸿合道,彻底抹去本我,就可以成为完整的太羲。届时双子劫数自然度过,还少了他们俩之间的互斗。至于任鸿,忘情合道不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吗?
但转念一想,这样对任鸿又何其不公?
“你说,假如有情丝牵绊,能阻碍他合道。或许那个人是木黎吧?”南离:“当年我便觉得,他二人很般配。”
……
凰公主醒来,虽然道果散去,甚至寿命不久,但好歹也算存活下来。
见此间事了,道君们纷纷散去。
唯有月老返还太阴星时,宿钧匆忙上前拦住。
“老仙,问一件事。”
月老回转身子,略显恭敬:“阁下请说。”
以宿钧的天赋,未来大罗可期。他可不愿得罪。
“如果一个人没有情根,感情渐渐淡化,能不能想办法补救?”
末日超級遊戲系統
月老一听,哂然道:“修仙求道之辈,多视情爱为毒苦,许多仙家修炼到最后,嫌弃情爱为累赘,主动斩断情丝,消去情根。岂有补救之术?我劝阁下莫要选择这条路。这等忘情仙家固然修行迅速,一心求道。但求道之后失去情感,如同一个个顽石木头,又有什么意思?”
老翁盯着宿钧瞧了瞧:“阁下,我观你逍遥自在,远比那位阁下更加有道性。你只要保持这赤子之心,何愁大道不成?”
末了,他还忍不住打趣:“若阁下你动了凡心,不妨来找老倌。届时,多帮你牵几桩良缘美事。”
宿钧无言,拱手谢过,送他离开。
任鸿忘情修仙,对很多仙家而言,并不算什么大事。
玉清一脉的清微仙体,原本就会淡化情根,消弭负面情绪,以求一枚清净心。
只是任鸿的天皇大道比较特殊。忘情之后,很容易将自身和天地同化。到时候真成了一尊天道代言人,不就是另一个天皇。不,比天皇更加无私,更加公正。
昆仑道君们虽然对任鸿状态有所察觉。但因为玉清一脉的忘情仙家有很多,商议之后大家并未得出一个结论,便自行作罢。
真正为任鸿如今状况奔走的,除却宿钧外也只有菡萏、齐瑶、纪清媛等诸女。
毕竟任鸿瞒得严实,任魁、白寿那些小家伙根本没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