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cob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第345章:中醫藥王商縱海閲讀-rmnt1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黎俏不动声色地弯唇,刚走到他身边,商纵海环顾堂下,沉声道:“都坐吧。”
窸窸窣窣的落座声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黎俏背对着众人坐在商郁的身边,泰然地应对周遭的打量。
据说宗族会,全族会悉数到场,可奇怪的是,商陆并不在。
而主桌旁边的第二张方桌,坐着三位上了年纪的老者。
看起来不像是旁系亲属,黎俏猜测他们大概是长老堂的人。
接下来,商纵海简单说了几句场面话,随即就看向黎俏,“丫头,你过来。”
黎俏起身,走到他跟前唤人,“伯父。”
商纵海点了点头,尔后对着商氏族人介绍道:“她是黎俏,少衍的女朋友,今天的宗族会正式带过来让大家见一见。
以后你们若是出门遇见了,可别说不认识。”
说罢,会客堂内鸦雀无声。
商纵海这番话,把黎俏的身份公之于众的同时,也多了些隐晦的警告。
此时,诸多审视落在黎俏身上,有不屑,有玩味,更多的则是惊讶。
小小年纪的姑娘,何德何能让商纵海亲自介绍身份?
黎俏对于众人的打量,非常从容淡定地回望着。
官場特工 風度猶存
她不卑不亢,举止得体:“各位好,我是黎俏。”
……
随着时间临近十二点,商纵海便挥手说道:“今天咱们一切从简,午膳就委屈各位在会客堂简单吃一顿,等宗族会议结束,晚上再移步饭堂举行家宴。”
没一会,佣人陆续上菜,商纵海从太师椅走下来,坐在了商郁的对面,并侧首询问萧管家,“少珩呢?”
少珩是商陆的字,姓商,名陆ꓹ 字少珩。
整个商氏宗族,只有主家的子嗣才会被冠上字的称谓。
史上最強兵王
是承袭了老祖宗的历史遗训ꓹ 也一种身份的象征。
萧管家讪笑一声,俯身解释:“二少爷还没赶回来,不过估计快到了。”
“胡闹ꓹ 他不知道今天是宗族会?”商纵海面露不愉,对商陆是恨铁不成钢。
棄妃妖嬈:狼王絕寵庶女妃
都市妖孽狂龍 番薯戰神
萧管家也没敢多说ꓹ 毕竟……在二少爷眼里,商氏宗族会可没有西尔贝豪车发布会来的重要。
……
这顿在会客堂内举行的午膳ꓹ 看似与普通家宴没什么不同ꓹ 但因为黎俏的存在,又处处透着诡异。
比如用餐期间,向来霸道且不可一世的商少衍,旁若无人地给黎俏夹菜,那细致的动作,连葱花和姜丝都挑出去了。
两人偶尔还低头交流着什么,任谁都看得出来ꓹ 商少衍对她有多宠溺,深眸里仿佛盛了酒ꓹ 温柔的能醉死人。
不仅如此ꓹ 更让全族震惊的还有家主商纵海。
官商 更俗
他是什么人?能力压群雄ꓹ 凭借一己之力稳坐多年家主之位的老狐狸。
一个老奸巨猾比商少衍的手腕还狠辣ꓹ 一分药,能治病也能要你命的中医药王。
这般淡泊冷漠的人物ꓹ 在宗族会的家宴现场ꓹ 对黎俏和颜悦色ꓹ 一会让她多吃点,一会让她喝口茶。
惡魔之吻
跟亲爹似的。
明明只是简单公布了黎俏的名字ꓹ 但是这顿午餐之后,商氏全族都不会再小觑她了。
不管有没有本事,但她能得到商纵海的另眼相待,足以让全族忌惮。
饭后,会客堂内的众人相继离开。
為愛而狂
宗族会议在下午两点举行,这期间旁支纷纷撤离,三三两两地散落在宅院各处,讨论的重点全是黎俏。
……
而另一边,苏华阁休息室。
商芙脚步凌乱地走进客厅,甩上房门就焦急地对着电话里问道:“你再说一遍?”
对方迅速地阐述了关键点,商芙目光一厉,“不可能,我做了这么久的ICO空气币都没被人发现,怎么会在今天被查出了漏洞?”
电话那端的人也很无奈,看着屏幕上被锁定的交易平台,咽了咽嗓子,“商总,这事我现在也说不清楚。
今天早上的时候网站交易还在正常进行,但就在一个小时前突然崩了。
要不您回来一趟,这情况我们真的处理不了……”
商芙仅仅捏着手机,表情略显狰狞。
ICO虚拟空气币是她好几年的心血,断不能出任何问题。
可是……
商芙沉默了很久,不得不语气僵硬地要求道:“我今天回不去,不论如何,你也要给我扛住。
如果你处理不了,就找其他的理财师。一个不行,就把帕玛所有顶级的理财师全都找回来。”
任何时候她都能赶回去处理,唯独今天不行。
商氏宗族会,她若是离开,必定会错过重要的家族讯息,绝对不行。
商芙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不到三秒钟,下属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她看着闪烁的屏幕,心焦不已,但也没心思接电话,直接关了机。
也因此,她错过了下属想要汇报的重要消息:帕玛最顶级的理财师,今天集体‘失踪’了,根本找不到人。
商芙心神不宁地坐在休息室里深呼吸调整情绪。
待她冷静下来,思绪不由得飘到了黎俏的身上。
投资项目出了问题,会和她有关吗?
这个想法刚产生,商芙就伸出手指抵着鼻端,讥讽地笑了。
怎么可能!
首席的錯位蜜寵
她未免也太高看黎俏了。
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就算她能力不错,身手不错,商芙也不相信她还能玩转虚拟货币市场。
至尊狂醫 慕瓔珞
只不过……
商芙低头看了眼手机,忖了忖,终是放弃了开机打电话的念头。
昨晚商时对黎俏出手了,但一天一夜过去,他却音信全无。
末世帝國
商芙知道,八成是失败了。
可惜了这些年对他的培养,本来寄予了厚望,没想到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
同一时间,会客堂内,三位长老和商纵海出了门,扬言要去后院议事。
黎俏垂着头,嘴角笑意薄凉。
从开餐到现在,她早就注意到那三位长老对她似乎颇有微词,甚至是……莫名的敌意。
长老堂在商氏和商纵海平起平坐,他们所谓的议事,大概也和自己有关。
黎俏扯了扯嘴角,端着茶杯呷了一口,静观其变吧。
这时,流云脚步铿锵地走了进来,俯身在黎俏和商郁的身边低声说:“老大,黎小姐,温时已经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