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9r人氣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 起點-第1098章 滔天怒火看書-ewkgq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看到北河出现后,张九娘眼中先是有些浑噩,好片刻后,她似乎终于明白眼前出现的是谁了,目光深处能够看到一抹明显的波动。
这一刻北河的心中,出现了一丝莫名的痛。
紅顏禍,太傅霸情 亦來姑娘
他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这一次张九娘或许凶多吉少。
北河没有迟疑,将张九娘抱在怀中后,身形一动向着来时的方向掠去。
“小友……”
“这位道友……”
就在这时,北河的耳中,突然传来了几道神识传音。
北河一顿停了下来,看向了他周围几道被禁锢在半空的人影。
这些人大都是无尘期修士,但是眼下的这一刻,他们不但身躯变得干枯,更是无法动弹丝毫。
“老夫乃千心门内阁长老,若是小友肯相助的话,事后老夫必然重谢。”
“鄙人是天武神宫张光,希望小友拔刀相助,我答应可以将我天武神宫的无上秘典奉上。”
“在下是……”
溫柔點,市長大人! 伊人輕語
眼看北河停下,众人的神识传音,纷纷响彻在他的脑海中。
听到这些人的话,北河身形一动,继续向着来时的方向掠去。
眼下他只想救下张九娘,这些人跟他没有一丝的关系。
接下来,一路向着来时的路急遁时,在他的脑海中,不断传来一道道神识传音。
周围被禁锢的众人,都想让他将自己救下来。
当一道道声音重叠,就像是魔音一样在他的脑海中徐绕,挥之不去。只是片刻间的功夫,北河心中就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
周围的众人,甚至连法元期的存在,都被禁锢得动弹不得,体内的精元更是不断被吞噬,但是北河这个无尘期修士,却能够来去自如。这让众人震撼的同时,内心也生出了一丝北河会救下他们的希翼。
“嗡!”
蓦然间ꓹ 一股强悍的神识将北河给笼罩。
让北河神色微变的是,这股神识极为惊人ꓹ 而且有一种来者不善的势头。将他笼罩后,还形成了一层薄膜,将他给包裹。
“小辈ꓹ 顺带将老身也救下吧。”
紧接着,就听一道沙哑老妪的声音响起。
以神识将他笼罩的这位ꓹ 赫然是一个法元期修士。而且此人在说完后,她激发的神识ꓹ 竟然变得极为凌厉ꓹ 将北河给包裹,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仅此一瞬北河就明白过来,对方应该懂得一种神识攻击。眼下明显就是在威胁他,若是不听从命令的话,恐怕对方不会轻易放他走的。
“唰!”
北河陡然抬头,看向了他侧前方一道佝偻的人影。
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此人本来就苍老无比ꓹ 在被夜魔兽给吞噬了体内精元后,身上甚至已经散发出了淡淡的死气。
“嗡……嘭!”
北河身躯一震ꓹ 那层罩住他的神识就支离破碎。
这一切看似繁琐ꓹ 实则不过呼吸间的事情。
在将那股神识给挣脱后ꓹ 北河身形向着前方那老妪掠去。从远处看ꓹ 他化作了一道残影从老妪面前掠过,而后就是“嘭”的一声ꓹ 那身形无法动弹的老妪ꓹ 身躯直接爆开成了血雾。
北河的身形去势不减丝毫ꓹ 笔直的从血雾中掠过,一闪就消失在了百丈之外。
此刻的他ꓹ 脸上遍布杀机。
眼下这种时刻,对方还想威胁他,简直就是在找死。
数十股神识都看到了这一幕,众人心中有些恐惧。倒是没想到北河也是一个杀神,法元期修士都照杀不误。此刻不少人心中,立刻打消了对北河威胁的念头。
但他们也没有放弃,而是苦苦哀求,或者是利益来诱惑,想要让北河带他们一程。
只是对于这些人,北河没有丝毫出手相助的意思。
他的当务之急,就是从万丈黑光中掠出。因为在黑光的照耀之下,虽然他身上有千眼武罗的气息护体,可依然有一种寿元在缓慢流逝的感觉。
那具黑色棺椁就在他的身后,夜魔兽的躯体还在不断的从棺椁中涌出来。
心動沒有道理 席絹
除了夜魔兽之外,北河还感受到周围有好几股强悍的气息。这些气息不出他所料的话,应该是天尊,其中就包括季无涯。
他救下张九娘立刻就走的原因,除了是张九娘几乎到了弥留之际外,还有就是他怕招惹到季无涯的本尊。
在他的手里,还有一具以对方分身炼制而成的金身夜叉。虽然那具金身夜叉经历了雷劫的洗礼,已经彻底改变了自身的气息,但是在北河看来,以天尊境修士的手段,若是看到话,难保他不会暴露。
“嗡!”
就在他心中生出这个念头时,空间突然颤抖了起来。
而后北河就发现,他周围照耀的黑光,此刻竟然汇聚在了他的身上。仅此一瞬,他仿佛就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与此同时,北河还有一种被人给注视的感觉。并且注视他的那位,就在他的身后。
秘巫之主
重生之將門嫡女:第一毒妃 璃蕓
这一刻他无法做到继续往前急遁,在黑光的束缚下他停了下来,而后缓缓转身,看向了身后。
一具看起来极为古朴破旧的黑色棺椁,就落入了他的眼中。
此刻那具黑色棺椁,依然在不断喷涌着黑色气息,但是北河却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在黑色棺椁中,有一双目光正在注视着他。
“夜魔兽!”
仅此一瞬,北河的脑海中,就浮现了三个字。
在他的注视下,棺椁中黑色气息狂涌,同时大片的黑光从棺椁上爆发,使得此物看起来就像是一轮黑色的太阳。
不止如此,在棺椁中还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在凝聚。
“咻!”
电光火石间,从黑色棺椁中,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符文激射了出来,一闪而过打向了北河的眉心。
虽然北河不知道那枚符文是什么,但是从此物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诡异无比的危险气息。
更让他震怒的是,此刻他被黑光束缚,无法动弹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枚指甲盖大小的符文,在他的瞳孔中越放越大。
“呼啦!”
千钧一发之际,在他怀中原本死气沉沉的张九娘,这一刻似乎将仅存的生命力都给爆发了出来,身形一跃而起,挡在了北河的面前。
死神之星幻閑人傳 血言星幻
“噗!”
接踵而至的,就是一声轻响。
女神保衛戰:校花的貼身神探
那枚指甲盖大小的符文,没入了张九娘的后脑。
此刻的北河跟她近在咫尺,他还能看到张九娘眼中的那一抹决然。
瘋狂的手遊 蕭鹹魚
“走!”
而后从张九娘的口中,以微弱的气息,艰难无比的吐出了一个字。
语罢,此女的双手一把推在了北河的胸膛。北河下意识的要将胸膛上此女的双手给抓住,但是张九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硬生生将他给推开了。
不过在北河一抓之下,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只储物袋,赫然是张九娘之前将他一推塞给他的。
奇异的是,就在那枚符文没入张九娘后脑的瞬间,张九娘干瘪的皮肤上,浮现了一颗颗蝌蚪大小的奇异符文。
这些符文仿佛活物一样,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游走,就连脸颊还有瞳孔中都是。
紧接着,张九娘的双目就变得漠然,同时此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给北河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仿佛眼前的张九娘,换了一个人。
九千 半世崢
更让北河恼怒的是,一股惊人的吸力,突然将张九娘给笼罩。只见此女枯瘦的身躯,在那股吸力之下,向着后方倒射而去,没入了喷涌出大片黑色气息的棺椁中,继而消失不见了踪影。
北河眼睛宛如毒蛇一般眯起,从他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杀机。
“嗡!”
蓦然间,大片的黑光再次以他为中心凝聚,使得他的身形难以动弹。
而后从前方的黑色棺椁内,又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在酝酿。这一幕跟之前所发生的,可谓如出一辙。
如果北河所料不错的话,不消片刻应该就会有第二枚符文凝聚出现了。
“咔咔咔……嘭!”
就在他思量着,是不是要爆发实力,将黑光给挣脱,而后尽快遁走时,突然间他周围的空间因为遭受剧烈挤压,发出了一阵不堪重负的声响,紧接着就被捏碎。
“哗啦!”
下一息,北河的身形被一股无形的巨力给拘住,一路向着后方飞驰而去。
只是短短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他的身形就从黑光中掠了出来,出现在了距离那具黑色棺椁,足有万丈的地方。
北河有所感应的转身,而后就看到在他的身侧,多出了一个人影,赫然是洪轩龙。
事已至此,他自然明白刚才是洪轩龙出手,将他给救下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洪轩龙也看向了他,并开口问道。
闻言北河并未立刻回答,此刻他注意到此地除了他和洪轩龙之外,还有三道人影在不远处。
因为黑色气息笼罩的原因,所以他看不清那三人的模样。他只能判断出三人中两男一女。
而且无一例外的是,这三人都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北河有一种直觉,那就是这三人和洪轩龙一样,都是天尊境修士。
在三人中最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老者。因为从身形上,北河已经判断出来,对方是季无涯。
让人心中一紧的是,在北河看到季无涯的同时,季无涯也有所感应一般看向了他,二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嗯?”
下一息,季无涯口中就传来了一道疑惑的声音。
而不只是季无涯,此刻就连另外两位天尊的目光,也落在了北河的身上,并且将他上下一番打量。
这是因为北河之前的举动,让他们觉得极为惊讶。
在棺椁爆发的黑光中,除了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之外,就连法元期修士都只能被汲取体内的精元,但是北河这个无尘期修士,竟然能够穿梭自如。
在他们看来,北河身上应该有什么秘密,或者是有什么奇特的宝物护体。
“哗啦啦……”
就在北河想着,季无涯会不会已经认出了他之际,从万丈之外的那具黑色棺椁中,喷涌而出的黑色气息,陡然凶猛了十倍不止。
大魔神
在黑色烟气息的冲击之下,处于黑光笼罩中的众人,他们的身躯就像是被火焰焚烧的纸片一样,一寸寸化作了飞灰,而后从身躯上剥离,飘散在了半空,最终烟消云散。
“诸位,现在还有机会,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蓦然间,只听四人中那个女子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后,季无涯还有另外一人回过神来,看向前方的那具黑色棺椁点了点头。
“你先走!”
与此同时,洪轩龙也向着北河道。
几乎是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在北河身侧的这四位,身形宛如鬼魅一般,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北河知道,这四位应该是冲着前方的那具黑色棺椁而去了。
“唰!”
他没有任何的迟疑,闪身就向着万灵城的方向爆射而去。
这一刻的他,目光阴沉如水,眼中有着惊人的杀机弥漫。
在他的脑海中,还不断浮现之前张九娘替他挡了那枚诡异符文,并让他走的一幕。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身中符文的张九娘,被拉扯入了黑色棺椁中。
北河看了看他手中的储物袋,如果没有此物在的话,他恐怕还会以为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
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他无法想象,张九娘已经陨落。
北河神识探开,向着手中的储物袋而去。
当神识从袋口钻入其中,他就发现在储物袋中是诸多的玉简、石书、典籍等物。
北河甚至都不用翻阅,都能猜到这些东西必然是张九娘给他收集的各种炼体术法,让他修炼元煞无极身用的。
一想到此处,一股滔天的怒火,还有不甘,以及一丝浓浓的后悔,瞬间从内心涌上了他的喉咙。
“啊!”
种种情绪形成了一道怒吼,从北河的口中爆发了出来。
在怒吼声中,他的速度暴涨了一大截,双目瞬间就充斥了血丝,凶戾得情绪,几乎是从他沸腾的血液中开始滋生,而后瞬间就让他身躯滚烫。
张九娘的陨落,让他即将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