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com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俠客管理員-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死亡診斷(月票換更第四更)-43dox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李世民摇摇头,颇有点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也不想,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皇后的病……”说着又重重叹了口气,一脸哀伤道:“她还只有三十六岁,这辈子跟着我,就没过过几年好日子,我真不能就这么舍她去了……”
毕晶本来还想唠叨两句,但见李世民神情黯然,连身子都似乎瘦了不少,终于不忍心再骂他,摆摆手道:“行了,料到这回事了,带着医生呢!”心里却惊叹,李建成这厮还真够聪明的,这都事先想到了?
李世民果然精神大振,一溜小跑往里就闯,那速度都快比得上他突击李建成那回了。
殿内陈设很大气,却也很朴素。转过巨大的八扇屏风,一张长宽都超过两米,雕刻着复杂花纹的暗红色木床上,一个中年女子斜靠在柔软的枕头上,她头发散乱着,脸色苍白,胸口急速起伏着,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不时还咳嗽几声。
穿越奇緣之虐妃
就算是毕晶耳力并不特别强,都能听到呼吸声中带着哨子一样的尖锐呼啸。
再看那张苍白的脸,虽然天气已经凉了,但她的头上脸上,却到处都是汗水。
这就是长孙皇后?
毕晶和母老虎对视一眼,都叹了口气。想不到第一次见到这个历史上最出名的皇后,竟然是在她的弥留之际——历史上记载得很清楚,长孙皇后,就是在636年,也就是贞观十年去世的。
“观音。你,你很难受么?”李世民快步走过去,拿起一块柔软的丝巾,轻手轻脚地仔细给她擦去脸上的汗水,轻声道:“你放心,我给你请了一千……天上的神医ꓹ 一定会治好你的。”
说着转回头来,面带恳求地看着毕晶。
小叔放過我
毕晶心就彻底软了ꓹ 李二还真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而且,听他的意思,他仍然恪守了当初的诺言ꓹ 并没有把玄武门最后的真相,告诉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艰难地动了动脖子ꓹ 这简单的动作,竟然让她喘息的越发剧烈了。半晌才惨然道:“我的身体ꓹ 我自己清楚ꓹ 只怕神仙也难救了……”
胡青牛和程灵素轻轻走上前去,微笑道:“看看也无妨么。”说着坐在床边的条凳上,胡青牛伸手搭住长孙皇后的脉搏,微闭双目,开始诊脉。
程灵素先是仔细观察她的脸色,跟着轻轻在她嘴角擦了擦,沾起一点点微微发白的口沫ꓹ 放在鼻端深深嗅了几下。
虽然现场十分肃静凝重,但毕晶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ꓹ 生怕程灵素把手指头放嘴里尝尝味。
好在这可怕的情形终于没有出现。程灵素嗅了几下就擦干了手ꓹ 开始在沿着长孙皇后咽喉、胸口、小腹ꓹ 不断探摸挤压。
雲流 葉同飛
别看毕晶一过来ꓹ 李世民就松了口气,但真等到俩人诊起病ꓹ 却又一脸担忧。眼睛在程灵素和胡青牛之间转来转去ꓹ 希望能从他们脸上得到点什么消息。
越愛越墮落
但两个人专心诊治ꓹ 脸色无忧无喜,一点表情都没有ꓹ 什么都看不出来。李世民呼吸逐渐粗重,隔着老远好像都能听到他的心脏砰砰砰跳得飞快。
胡青牛和程灵素动作看上去不快,但诊疗的时间却不慢。不到盏茶时分,程灵素就已经探查完毕,胡青牛也同时收了脉。
李世民大气都不敢出,可怜巴巴地看着俩人,想问却又不敢问。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不是那个纵横八荒、混一四海的天可汗,而是变成了一个最普通的,关心妻子病情的丈夫。
胡青牛和程灵素对视一眼,点点头,同时说出了四个字:“气疾之症。”程灵素随即向毕晶和母老虎解释道:“就是哮喘。”
火狐銀貍
哮喘?毕晶一愣,他倒是不知道,长孙皇后之死,竟然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哮喘。唐代的医术有这么差吗,连个哮喘都对付不了?他们不是有药王孙思邈么?
鬼王梟寵:腹黑毒醫七小姐 第三張牌
文娛之我的愛情公寓 燕山嬰石
胡青牛瞟了他一眼,道:“别小看这个气疾之症。即使现代也只能能缓解,无法根治,重症患者随时有可能猝死。何况,皇后的症状十分严重,已经导致肺部受损——简单说就是慢阻肺,而且气管变窄,甚至心脏也有损伤……”
楚王妃
殘情毒愛:霸寵小情人
李世民当时呆住:“这,这可如何是好?”
胡青牛看他一眼道:“而且,她是不是受过什么惊吓?嗯……据脉象判断,该当有一年左右了。”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同时一惊,诊脉连一年前受惊都能诊出来么?
“是。”李世民点点头,回忆道,“去年冬天,我们到九成宫小住。有一天半夜,柴绍忽然入宫奏报急事,我披甲而出,观音也跟着出来……现在想来,就是从那时候起,她的病就一天重似一天。”
毕晶大惊,真能诊断出来?但随即又心里嘀咕,这老头儿不会打史书或者什么医案里看来这事儿,上这儿故神其说来了吧?据说神棍和老中医都比较喜欢这手……
胡青牛好像猜到毕晶怎么想的,瞪他一眼,这才点点头唔了一声道:“这就是了。她本就身有气疾,受惊之后,气息散乱,直冲脏腑,是以日渐沉重。”
“是啊。”李世民握住长孙皇后的手,叹口气道:“观音本来素有气疾,冬天尤其重,当时谁也没在意。可是今年这病非但总不见好,而且越来越重。太医院百药无效,束手无策,孙思邈大夫又遍访不着……眼瞅着这就……”
“我也是,大冬天去什么九成宫啊!”李世民越说越来气,用力捶打着自己的,悔恨之意溢于言表,“就算有急事,半夜披什么甲啊!”
长孙皇后轻声道:“咱们夫妇本是一体,既有大事惊动了你,我还能高枕安卧么?”
毕晶也顾不上问李世民究竟出了啥事儿了,直接问胡青牛和程灵素:“怎么样,有救……有办法吗?”
胡青牛叹了口气,问李世民:“有针么?要一尺长左右的。”
“有,有!”李世民精神一振,一路小跑冲到不远处一个大箱子边上,抱出几大包银针来,又一路小跑着回来递给胡青牛。
PS:今日已经兑现完成,打完收工,明天见!